「為什麼」一些老士官和一些軍官,肯定不服。

「這個地方剛剛被火力覆蓋了,根據指揮部發來的位置,和導彈的參數,殺傷範圍,在這個範圍里,全部失去了戰鬥力,你們等會都到戰俘營休息去吧。」一個軍官耐心的解釋著。 大家,一臉嚴肅的,很是傷心的,走了。 其實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內心笑了。 就像星河,在內心不知道是笑還是哭了。。。 第

「這個地方剛剛被火力覆蓋了,根據指揮部發來的位置,和導彈的參數,殺傷範圍,在這個範圍里,全部失去了戰鬥力,你們等會都到戰俘營休息去吧。」一個軍官耐心的解釋著。

大家,一臉嚴肅的,很是傷心的,走了。

其實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內心笑了。

就像星河,在內心不知道是笑還是哭了。。。

第一波上岸了,第二波上岸了一半,剩下的全部被一顆導彈銷毀了。

就想知道這群人能夠發揮的戰鬥效果是不是比一枚導彈的戰鬥效果強大,導彈都用上了,一群人就這樣被一顆虛擬的導彈給報銷了。

好了,除了這些人,其他人繼續走吧。

星河一直在原地沒有走。。。

不是他不想走,而是走不了。。。

打仗都是要帶裝備的,星河的大器還沒上岸呢,有槍就要有子彈,有炮就要有炮彈!

真以為拿著一把九五,就能橫掃全場啊,那是遊戲,自帶主角光環,子彈不限。。。

就這樣星河在半道截胡去了。

這個時候有經驗的人,都不會選擇迫擊炮,想知道原因去問星河。

在搜羅了一大包彈夾子彈后,在著手加強火力配置。

最佳選擇當然是120啊,

一根炮管,兩顆炮彈,一個火控,兩條腿,足了。

腳架也不用帶了。

帶著這些裝備,星河就出發了,熟知地形談不上,但是大部隊走的路還是有跡可循的。

循著路徑,很快星河就追上了先頭部隊。

只是,太驚訝了,都是精英啊,到了這個時候,剩下的都是精英了。

都是猛人。但是他們看見星河之後,星河才是最猛的人!

那火力配置簡直就是移動的彈藥庫!

一根炮管直接秒殺眾人。

120火箭筒,又長又粗,不熟悉的人,自然不知道他很輕。

看著霸氣不說,威力還吊炸天!

背後背著兩顆反坦克火箭彈,胸前掛滿了彈夾。左右還有各種手雷,左手火箭筒,右手九五自動步槍,就這裝備,誰能匹敵。

主要是就是這樣,星河還來一個風騷的走位,壓根就不給敵人秒到自己的機會。

但是星河不管什麼時候,好像都是在控場,總是在主導著戰爭節奏。一般看影視資料主角總是衝鋒陷陣,火中取栗,但是星河只是在打配角。

沒辦法啊,總不能帶著這麼多的裝備還以為自己輕功了得吧。

星河在等,等待著機會,果然,星河露出了笑容。 第十四節堅強的漂著

星河露出了笑容,開心,不不不。

開心怎麼能形容此時的心情呢。

裝逼的時候到了。

「都散開,我身邊二十米之內都不要站人。」星河用自己以為最霸氣的語氣在呼喊著

大家一臉嚴肅的看著我,似乎在思索。

120火箭筒不是每個人都見過的,電視上打的威力大的一般都是93雲,就是93雲爆火箭彈,還有40火,有時候看電視我也是醉了,導演和演員有時候連40火和93雲都分不清。

但是這款120火箭筒,絕對秒殺一切。

120火箭筒是低界射擊,迫擊炮是高界射擊,這個大家不懂,但是對於熟知武器的星河來說太熟悉了,所以星河選擇了這款武器,也不僅僅是這樣,更是射擊之前的氣場,射擊之後的撤場,雖然這兩款都不是單兵武器,但是120火箭筒單兵操作更方便一些,而且就是更能打出自己的氣場,一炮打過,絕對威懾敵人,更能嚇住自己人。

大聲喊過之後,星河就放下了火箭筒,拿出背後的火箭彈。

裝上火控,裝好火箭彈,左腿弓步,右腿膝蓋支地。左手膝蓋支在左腿膝蓋上,左後托住火箭筒。

右手扶在扳機上。

星河環視一周,又來一句。

「大家離我二十米開外,尤其是後面不要站人」

哈哈,我要帥到炸天!星河心裡無比的高興。

星河觀察周圍之後,冷靜下來,感受一下心跳,檢查好各個細節,在火控中鎖定目標,設置參數,調整好狀態。

深吸一口氣。右手輕輕扣動,嗒,一個輕響,哄一聲巨響。

一個輕響是火箭筒扣扳機的聲音,哄一聲巨響是火箭彈爆炸發射的聲音,

咻的一聲,火箭彈帶著破空聲,飛射而去。

而就在那一刻星河的後面直接就是一片火海。

隔著衣服,星河也能夠感受到那股熱浪。

看著炮彈劃出的弧線,目標直接被摧毀。

一般人都只會在意打出去的炮彈,看著炮彈有沒有打中目標,而當他們回頭的那一刻,那一片火海已經直接灰飛了。

剩下的只有被火烤過的泥土,

星河迅速換下彈殼,再次裝彈,動作一氣呵成,再次發射,

兩發命中,命中率百分之百,完美。

「沖啊,殺」星河一句大喊,似乎告訴眾人,該是你們表現的時候了。

還是那樣,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星河默默的退出了現場。

在那一瞬間的爆發之後,星河就退去了,攻陷敵方陣地是大家的功勞,不是哪一個人的。星河不和他們爭。

背著兩個彈殼,扛著一根炮管,原路返回,著實很輕鬆,也許堅持那麼久,就是為了那一刻的爆發,爆發過後,任務也就完成了,如果你在打到插旗拔營,那還給不給別人活了,星河還沒有狂妄到說一個人攻下一座城池。

你在厲害,如果說要搶大家的功勞,不接受大家的表現,不肯定大家的努力,那麼你就永遠做不了一個管理者。

你表現的在帥也是大家給你的機會,把關鍵的一擊留給了你,促使你能夠超常的表現出自己的能力。但是並不能表示無論在什麼時候,你都能夠這麼優秀。

沒有大家的努力,沒有大家的支持,你什麼都不是!

而你所能做的就是,營造這個氛圍,全力以赴,帶動全場事態向更好的結果加速邁進。

當你全力以赴的時候,全世界都會為你加油,當你全力以赴的時候,全世界都會跟著你一起全力以赴!

有的人最難的就是華麗的登場,卻找不到適合的場合退場。

華麗的登場簡單,但是退場有的時候確實需要勇氣!

背著彈藥的星河,如果不退場,還扛著炮管去衝鋒,結果必然是悲催的。所以及時的退場,也是對自己那帥到掉渣的形象做空前絕後的加深。

在戰場上,永遠的給人們留下一個唯我獨尊的影像,挺好。

來到了戰俘營,還在海邊的防護林里。

只是,此刻戰俘營很熱鬧。

絕對的超乎想象,沒有失望,沒有被打擊,大家玩的很嗨。

不是說星河一定要退,而是每一場演習,已經知道過程,已經做好部署,為什麼執行的時候會有差別,這是一個梗一直在星河的心中,

他要去尋找答案。

就在戰備演練推演的時候,明明有一條深溝的,怎麼都打到了山頭,都沒有發現。

直到這次回頭,星河發現了。

還是剛剛的戰場,還是剛剛的沙灘。

只是海水已近到了防護林的邊上。

隔著海岸,星河看見好多人在岸邊。。。

出於好奇心,星河走過去看了看,

一看不要緊,星河直接笑了。。。

剛剛下船的地方,感覺好遠啊。。。

是好遠!

海中有一點點的沙灘,大家都是從哪個地方下船,然後就是剛剛上岸的他們,又要下水。。。

星河剛剛下的水是黑色的淤泥,而現在真的是一條大水溝。。。

海水漲潮了,

本來二連作為先頭部隊,三連作為主力部隊,

現在二連的先頭部隊已經打到了山頭上,而三連的部隊直接都泡在水裡。。。

先頭部隊繼續發揚精神,不怕苦,不怕死的精神,再次華麗轉身作為了主力部隊,繼續進攻。

看著三連兄弟們,帶著各種裝備,現在上演著武裝泅渡。。。

大海啊,好神奇。

一浪一浪又一浪。

縱然三連的兄弟們在努力,但是總感覺在原地游。。。

有的時候吧,在海里游泳,自己感覺遊了好遠,可是一個浪花過來,好像又被推了回來。

不是敵人太厲害,而是我們太無能,也不對,軍人也是人,在面對大自然的時候,也是非常渺小的。

哪怕是我自己也不敢說帶著這麼多裝備,在海浪里能夠來去自如。。。

征服自然,說說就可以了。不要想。人類是征服不了自然的,只能夠利用自然,在自然規則下,合理的合適的尋找切入點,尋找生存發展的空間,僅此而已。

看著他們在海里遊了那麼久,我自己都感覺累了。

真的應了划船不用槳一生全靠浪,不對,應該是,游泳向前走,後退全是浪。。。

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壯烈的景觀。我估計這次武裝泅渡,都能夠給大家留下磨滅不了的記憶。

太陽當空照,浪花對我笑,

游啊游,游啊游。

三連的兄弟們終於上岸了。

看著一個個臉色發白,一個個火的很,太憋屈了。

我是不知道自己是應該慶幸呢,還是慶幸呢,還是慶幸呢。那種海水,那種武裝泅渡,那種人力在大自然面前的無力感,那種只在心裡裝著必勝的信念,其他的什麼都沒有了,在自然面前沒有尊嚴,沒有自信,連憤怒都沒有了,更多的是躲避,你來我躲,在殘酷的環境中,想的就是怎麼生存。哪怕是被海水嗆著,眼睛被海水淹紅,那也不能磨滅我們求生的慾望,也是在這種殘酷的環境下,我們才變的更加堅強。

「你們已經失去戰鬥力,原地修整一下,等會演習結束,你們一起回去吧。」導演指揮部參謀長說著。

其實這個時候,演習已經接近尾聲了。

主力部隊一直在水裡泡著。他們應該會遺憾吧。雖然我不在其中,但是看著他們的表情,我能感受到,那種委屈,那種憋屈,那種憤怒,

儘管在之前的戰備演練的時候,多次推演到這種情況,但是真正遇到的時候,總會與想象的不一樣的。

沒辦法啊,這就是那種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神擋殺神,佛擋殺佛。那是一往無前的氣勢和態度,但是能夠做到的確實少之又少。

三連失去戰鬥力,原來一連左前鋒,二連右前鋒,兩個連隊合圍,二連改右前鋒為主力部隊,繼續進攻。

二連沒有讓大家失望,最後的勝利還是屬於我們的。

其實今天的三連能夠武裝泅渡,堅持那麼長時間已經算成功了,因為這件事情的本身就是在挑戰自己的極限。

在這裡,沒有辦法,因為是演習,沒有救援隊會在這個時候去海里撈人。除非說,他們認慫,顯然不會。

這是他們的機會,一個挑戰自己的機會,這種機會不是誰都能遇到的,挑戰過了,在以後的生活當中,都會成為自己引以為傲的經歷! 聽到老鬼的話,陳浩默然。

化工廠破壞環境,貽害地方,這種事他不知道怎麼說。

曾經追求發展,地方招商引資。

如今講究綠化,地方開始環保。

這就是政策變化,時代發展過程中必不可少的一些經歷。

陳浩沒法去說什麼,也不想操心這個。

看着十幾個鬼魂,陳浩問道:“情況我瞭解了,你們也算是可憐,不過這化工廠也停了,後期會得到治理,地方生態也會慢慢恢復,你們也該放下執念,重新投胎了,否則留在這裏,除了魂飛魄散,根本沒有第二個選擇。”

“大師,話雖這樣說,可是這裏關閉一年多了,除了一些人來過幾次,做了一些簡單的佈置,就一直沒有什麼改善的措施,我偷偷去打聽,才知道是上面撥下來的治理費用,被那些貪官私吞了,這些時日來,我也收集了不少貪官貪污的罪證,可是無處伸冤,大師既然來此,能否爲我們做主,爲這一方生民做主。”老鬼說着,就要跪下來。

叮咚:病死鬼方大友,趙鐵柱,李珊巧,李……,衆鬼死願,完成任務,獎勵一點功德。

系統任務突如其來,不出意外。

不過任務獎勵,卻是讓陳浩有些驚呆。

一點……功德!

臥槽,真的有功德啊!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