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理由,真的可以被原諒的,不是嗎?

即使是欺騙了他,但能幫這樣的女孩逃出生天,他就不去計較了。 這件事誰也沒有攤開來說,但到這個時候,他對葉靈的戒心,算是基本放下了。 於是葉靈在公司的處境變得越來越好。 最讓她欣喜的事,竟然是老闆讓她有機會賺外快! 教會她本領還讓她有外快可賺,這樣的老闆,這樣的好人!她這輩子

即使是欺騙了他,但能幫這樣的女孩逃出生天,他就不去計較了。

這件事誰也沒有攤開來說,但到這個時候,他對葉靈的戒心,算是基本放下了。

於是葉靈在公司的處境變得越來越好。

最讓她欣喜的事,竟然是老闆讓她有機會賺外快!

教會她本領還讓她有外快可賺,這樣的老闆,這樣的好人!她這輩子就遇到過這一個!

葉靈的感激放在臉上,大家自然就把她成了小妹一樣對待。

於是公司里的一群男生,開她玩笑,請她吃飯,帶她遊戲,還給她工衣(之前一直是臨時工待遇自然沒有),讓葉靈覺得,她大概遇上了一群世界上最好的人! 葉靈覺得自己跟男生越來越像,像在公司里那個短髮女生一樣,從開始的長發,剪成了短髮,現在基本連裙子都不會穿,只穿牛仔褲,有時候葉靈都會把男生。

這樣的日子,葉靈表示過得很舒暢,如果李潔不經常來「攪擾」她的話。

每次都要她把老闆約出去和她一起吃飯,葉靈堅決搖頭。

首先,約人吃飯要自己付錢,她沒有這項支出!

其二,她一個小員工約老闆怎麼能約得動?

另外,一個女人約男人出去,她已經懂什麼意思了好嗎?

她在學校的緋聞已經夠多了,才不要惹禍上身呢。

李潔用憤怒的目光盯著她,表示當初這份工作還是她幫忙要來的呢,怎麼能這麼忘恩負義!

葉靈歪頭,這樣做就是忘恩負義嗎?

她要不要讓步?

「小潔來了?吃了沒? 老公不壞,嬌妻不愛 一起去吃飯吧?」

李智和林君安走在一起。

「智堂哥…好啊!」

李潔向葉錄挑了一眼,彷彿在說:哼,不靠你了!

葉靈回以淡笑,這樣最好了。

「小靈一起去吧?」李智又發出邀請。

葉靈連忙搖頭,這次你請,下次還不是她要請回去?堅決不要!

於是,葉靈自己一個人煮麵吃。

一塊錢麵條可以吃到她撐,就算加個蛋加點錢,也能控制成本在二塊錢,這簡直是她發現省錢的不二法則之一!

葉靈正吃得津津有味的時候,公司的門開了!

聽到動靜的葉靈差點把碗摔了,門不是鎖好的嗎?!

看著走進來的林君安,葉靈提著的心才放下來。

「有些東西落在公司回來拿。」

葉靈點頭。

林君安把手上的東西遞給她。

葉靈退後一步,她不收別人東西。

「剛才吃飯點多的,想著你沒去,順手打包回來了。」

葉靈有些猶豫,吃大餐剩下的東西哦……

「不要我扔了,反正留著明天也不會吃。」

「要!」扔了不如給她!

緣起笙安 林君安遞過去,眉眼彎了一下,然後回了辦公室拿東西。

葉靈看他帶著一份文件離開,安心的回去吃她的「加餐」。

雖然吃飽了,但大餐上的東西,她能再來雙份!

一一一

葉靈偶然想起她有過一個企鵝,在一次同事休息時間登上去的時候,紅點99+,是唯一的好友發給她的。

似乎跟林躍分開后,一直沒聯繫過他。

把信息從頭看到尾,像看著一個衝動少年一直在發尋人啟示,然後是炮轟,什麼話都說遍了,後來就是一堆圖一堆省略號,最後連他自己都只在記得的時候給她發幾個表情……只是最近,又在瘋狂的轟她,也不說什麼事,就是希望她出現說個字,讓他感覺遇到的是個活人,不然,他甚至懷疑她人間蒸發了或者是他做的一場夢?

葉靈看著這些,莫名心裡有些熱呼,這種有人掂記的感覺似乎有些特別。

她嘴角笑了笑,然後在對話框輸入了幾個字發送出去。

而那邊的林躍剛好在線,看到她的信息時,起初沒注意,再看的時候瞪大了眼睛說了句粗話,那個消失大半年的人,竟然回他了?! ……

陳彪有些不懂了,眉頭緊鎖:「那林先生,你要怎麼殺掉洪國傑?話已經說出去了,如果做不到,那林先生的名聲恐怕……」

「我肯定要殺洪國傑,不過我要換一個方法,」林逸笑著,指著對面洪天集團的樓頂道:「我要從那個地方去!」

陳彪愣了一下,隨即倒吸了一口冷氣,洪天集團把所有的人手都用在了守衛樓下,甚至樓中也有,樓頂上面沒有守衛,如果能從樓頂進入,那順順利利的進入大樓當中,進而殺掉洪國傑等人就容易多了。

陳彪忍不住點了點頭,怪不得林逸這麼胸有成竹,原來早就想好該怎麼做了,直到今天他才明白過來,不愧是林逸,一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物。

林逸看了一眼手腕上面的手錶:「陳彪,十一點你準時攻擊,就攻擊前門,趁著他們沒有反應過來,給予重擊,等他們反應過來之後,你們就可以撤了,我需要半個小時的時間,可以嗎?」

「好,沒問題。」陳彪立刻答應了下來,然後轉身離開。

林逸望著一旁的洪天集團大樓,洪國傑,今天就是你的末日,別說四五千人,就是四五萬人,也阻擋不了你今天被殺的命運!

夜色漸漸籠罩了整個京城,霓虹燈璀璨,車來車往。

而洪天集團這邊,燈火通明,就是害怕林逸突然發動襲擊,今天晚上是洪門最難熬的一天,也是洪國傑和古老爺子兩個人最難熬的兩天。

洪國傑把監視器搬到了休息室裡面,二三十個大屏幕正對著他和古老爺子,兩個人親自上場,目不轉睛的盯著上面,等著林逸出現。

洪國傑忍不住緊握鐵拳,身軀顫抖了起來,林逸啊林逸,希望你最好識抬舉,不然我讓你屍骨無存!

一個人影出現在了銀光大廈上面,還大包小包的帶了很多東西,背後跟著一些小弟。

披肩發,黑色T恤,牛仔褲,仔細一看,發現是一個男人,一個男人居然留一個披肩發,這要是讓老人們看見了,肯定會說不務正業。

男子長得很帥,嘴角掛著一絲微笑,一擺手,手下人就開始在上面組裝大包小包背上來的東西,男子卻是一步一步走到了林逸的身邊,抽出一支煙來,遞給了林逸。

蜜婚之萌妻嫁到 林逸接過了煙,然後點著:「你來了!」

腹黑總裁:寶寶來襲 「嗯,我來了!」男子背負雙手,望著對面的洪天集團大廈:「林哥,你說你,真是太不夠意思了,在美國炸了美洪門這樣刺激的事情你都不來找我,真是讓我太傷心了!」

林逸笑著道:「不是不找你,只是不希望你惹事了。」

「那為什麼這一次又來找我了?」男子輕哼一聲道。

「因為我實在不知道找誰了,想來想去,也只有你我能信得過!」林逸拍了拍男子的肩膀:「劉帥帥,好久不見!」

劉帥帥輕輕的撫過了長發,忍不住嘆了一口氣:「是啊,好久不見,如果不是你給我打電話,我還以為你還在國外的戰場上面,你回來了也不告訴我一聲,林哥,你就是這麼對你曾經的手下嗎?」

「我不告訴你,只是不想給你惹麻煩,你也知道,大月氏那群人正在找我,而且那是一群瘋子,我不想把你也牽扯到裡面。」林逸無奈道。

「我是你的兄弟,就算被牽扯到裡面,我也不會怪你。」劉帥帥聳了聳肩道。

「好了,不說那些了,今天我們的任務你知道了吧?」林逸轉過頭問道。

「知道,洪國傑這小子,自以為是,早就該解決了他!」劉帥帥輕哼一聲:「招惹誰不好,居然招惹我林哥,該死!」

望著對面的大樓,劉帥帥輕輕的擰了擰脖子,發出了「咔吧咔吧」的骨頭爆炸聲,如果知道的人就會明白,劉帥帥這是在松筋動骨,準備大幹一場了。

「好久沒動手了,一直養尊處優的,希望我的身手不會有什麼倒退。」劉帥帥抽出了一把軍刺來,打量了一下,然後插在了大腿側面。

……

暢春園內,龍老爺子此刻也沒有睡,在房中左右踱步,焦急的等待著洪天集團那邊的消息,內心當中也是熱血沸騰,林逸這個年輕人給了他太多太多的驚喜,不知道這一次會給他什麼驚喜呢?

過了有十幾分鐘,警衛員小劉跑了過來,焦急道:「爺爺,我們剛剛發現,劉帥帥來了!」

「劉帥帥?」龍老爺子愣了一下:「就是滇南藥王劉長生的孫子?」

「沒錯,就是這個劉帥帥。」小劉喘著粗氣道。

龍老爺子的嘴角掛上了一絲若有若無的微笑:「看樣子這下子場面更加精彩了,連滇南藥王劉長生的孫子都出動了,這林逸又給了我一個驚喜。」

小劉則是皺眉道:「爺爺,這劉帥帥很厲害嗎?」

「嗯,身手也就那樣,算不上多厲害,但這小子的手段非常的卑劣,善用毒藥,記得當年我還在滇南的時候,那一日和劉長生一起吃飯,這小子闖禍歸來,我就說了一句頑劣,結果這小子就給我下了葯,腹瀉三天……」

龍老爺子的嘴角忍不住抽動了一下:「那時候這小子才十一二歲,小時候都那般頑劣,更何況現在呢?」

「敢在爺爺你的飯菜裡面下藥,這小子還真是活的不耐煩了!」警衛員小劉輕哼了一聲。

「非也,」龍老爺子嘆了一口氣:「還要感謝這小子當初下的不是毒藥,要不然我這條老命早就交代在那個時候了,看來這一次洪國傑難逃了!」

龍老爺子想起了那個年少的劉帥帥,輕輕的搖了搖頭,果然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林逸和劉帥帥這倆人的性格非常像,都屬於那種桀驁不馴,頑劣不堪的人,只是林逸回國這麼長時間都沒有找劉帥帥,看來這一次林逸是真的下了大本錢,要除掉洪國傑了。

過了一會兒,龍老爺子收斂了一下笑容,大喝一聲:「影子,出現!」

一旁的小劉愣了一下,手放在了腰間的手槍上面,警惕的望著四周。

「在!」

黑暗當中傳來了一個人影。

龍老爺子深吸一口氣:「讓那林逸教訓教訓洪國傑和那個姓古的老不死就好了,萬萬不能讓這倆人死了,必要的時候你親自動手,一定要保住這倆人的性命,明白嗎?」

「是!」

聽著影子的回答,龍老爺子這才鬆了一口氣。

倒是一旁的小劉,趕忙打開了門,卻仍舊沒有看到這個人,不由緊張道:「爺爺,剛剛那個是什麼人?」

「是一個跟在我身邊五六年的人了,」龍老爺子笑著道:「身居高位,日理萬機,為國家辦了不少的事情,國家待我不薄,讓這個人二十四小時保護我。」

「這個人是誰?」小劉愣然道。

「他無名無姓,就叫他影子吧!」龍老爺子沉聲道:「影子的身世我也聽說過一些,好像和那伊賀川平有些淵源,至於有什麼淵源就不得而知了,不過此人將那伊賀忍者的障眼法用的倒是爐火純青,小劉,你在我身邊待了有兩年了吧,到現在都還沒有發現過他,足以看見此人的障眼法之高超!」

小劉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這世上居然還存在這樣的人,簡直是太可怕了,索性,這個人是來保護龍老爺子的,並不是敵人,他這才鬆了一口氣。

龍老爺子站起身來,背負雙手,望著外面那無窮無盡的黑夜,沉聲道:「暴風雨就要來臨了!」

…… 林躍列為朋友。

這是葉靈的第一個朋友。

原因大概是林躍給她的異樣感覺。

雖然她對朋友的概念還不甚清楚,但是,如果她要有一個朋友的話,第一個選擇一定是林躍,所以就是她了。

她空間的第一句話就是:我有朋友了(笑臉)。

有了林躍,葉靈接觸了許多年輕人會接觸的東西,當然都是在網路上的。

她的信息量也在以驚人的速度在增加。

公司的人發現,單純的小姑娘已經被污染了,可是她一點都不自覺。

看著公司的人不明所以的嘆氣,葉靈問了一兩個都只嘆氣不解釋后,她聳聳肩,繼續跑腿。

一個月的時間,她學的東西都快遍及整個公司領域了。每個人手上的工作讓她瞄上半天,她就能照版宣科的做個七八分像,這種學習能力自然驚動了領導。因此她成為公司處理文件最快的文員。

只要是敲敲寫寫的東西,簡直是以秒速完成的。

葉靈每天的工作就是等別人給她工作,有時能坐著發獃一個小時都沒人找她。她又不好搶別人的活干。

後來嘆氣的人換成了她。

李潔每次來看她的神情都帶著幽怨,更多的是控訴:我們都在上課,你卻在這上班!

於是她被「特批」的事情又在公司傳開了,不過也正因為此,大家看她的目光也變成了普通人。

等葉靈開學日期到了,大家都莫名鬆了一口氣,彼此看見對方眼中的恐懼:這個人隨時都可以代替自己存在,太可怕了。

林君安用自己的車把她送到學校,表示對她這一段工作時間的滿意。

葉靈也非常滿意,雖然基本工資只有一千五,可加上外快與獎勵,多了二千!簡直是為她交學費預備的!

林君安禮貌的下車相送,看見葉靈滿臉的笑容,感嘆了下自己的學生時光,腦里一熱就說:「以後假期可以到公司里上班。」

「真的嗎?!」

「真的。」

「謝謝!」葉靈沒想到有這麼好的事,二話不說抱了上去:林躍說了,真誠的擁抱表示最真摯的感謝!

林君安愣了愣,然後好笑的拍拍人的後背,小女生的感情真是直接。

葉靈抱了一下就放開,對於自己這一下的衝動有些不解。

她記得自己聽林躍說這話的時候,並沒有多大的觸動啊?

她告別離開,馬上發出疑問:

「623,我是不是……?」

「某個程度上,原主意識會影響你。」

「……」

「這是她的身體,她的意識並不是完全脫離,某個程度來說,在你狀態不穩的情況下,她可以有本能的反應出現。」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