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向上就是她唯一的路,可是,她要渴死在山頂怎麼辦? ……

幾大聯軍在科威爾和薩博威兩個人的帶領下,殺進了銀狐所駐紮的以前猛虎雇傭軍團的總部,一路之上雖然遇到了一些零星的抵抗,不過這些都算不了什麼,並沒有對他們造成什麼太大的傷害。 科威爾和薩博威兩個人的內心當中也儘是激動,銀狐如此不堪一擊,倒是那鐵狼,嚇得渾身發抖,也不知道這傢伙是怎麼想的。

幾大聯軍在科威爾和薩博威兩個人的帶領下,殺進了銀狐所駐紮的以前猛虎雇傭軍團的總部,一路之上雖然遇到了一些零星的抵抗,不過這些都算不了什麼,並沒有對他們造成什麼太大的傷害。

科威爾和薩博威兩個人的內心當中也儘是激動,銀狐如此不堪一擊,倒是那鐵狼,嚇得渾身發抖,也不知道這傢伙是怎麼想的。

眼看就到了總部的華城,可是華城的守衛看起來比較厲害,畢竟銀狐也在這個地方,再加上一路行軍確實有些太累了,所以就讓所有人就地紮營,好好的休息休息,等養足了精氣神,明天再打。

薩博威此時正拿著高倍數的望遠鏡,望著華城裡面的守衛,一旁的科威爾嘴角叼著一枚粗大的雪茄:「情況怎麼樣?」

「還好,銀狐的手下都不過是一些不堪一擊之徒,根本對我們造成不了什麼傷害,等明天一大早,我們就進攻,到時候打進華城,讓他銀狐知道我們的厲害!」薩博威冷聲道。

科威爾的嘴角同樣掛上了一絲冷意:「銀狐這小兔崽子,居然趁著我們不在,偷偷摸摸的來襲擊我們的總部,簡直是找死,等明天打進華城,我要將他碎屍萬段!」

薩博威冷哼一聲,繼續望著華城裡面的守衛。

深夜,幾大聯軍的營地這邊除了一些警備守夜的守衛,都已經入睡了,而在華城這邊,銀狐卻是一刻也沒有睡,只是站在城牆上面望著外面的幾大聯軍。

一旁的手下有些緊張道:「首領,對方來勢洶洶,而且人數眾多,憑著我們這些手下要阻擋他們實在是太困難了,依我之見,不如我們今天晚上撤離……」

銀狐擺了擺手:「今天晚上就是他們幾大聯軍的末日!」

聽著銀狐的話,手下眉頭緊鎖了起來,表情當中儘是不解,對方人數可是自己這邊的五六倍,靠著這些手下去消滅幾大聯軍,實在是有些痴人說夢。

銀狐哪裡不明白手下的疑惑啊,當下只是神秘一笑:「今天晚上就不要睡了,你瞧好吧!」

手下只好點了點頭,應了一聲,內心當中也是有些好奇。

翻滾吧!皇宮 跟隨了銀狐這麼長時間,雖然算不上百分之百的了解銀狐,可是他還是知道銀狐在這種事情上面是絕對不會開玩笑的,所以今天晚上肯定是幾大聯軍的末日。

距離華城一百多公里的野外,林逸穿著一身綠色的戎裝,頭上還帶著貝雷帽,而在林逸的身邊,站著一位和林逸穿著不同,但同樣是野戰軍服的男子,這男子臉上有著絡腮鬍,身材健碩,一看就是彪悍之人。

這男子正是月無瑕的心腹,大月氏軍部長官維西斯卡,維西斯卡摘掉了墨鏡,望著林逸道:「林先生,我們什麼時候出動?」

「全力發動進攻,大概多長時間能到華城?」林逸問道。

維西斯卡不屑道:「一百多公里,一個多小時就可以到了。」

林逸點了點頭,看了一眼手腕上面的手錶,冷聲道:「現在讓大家休息吧,晚上十二點開始吃飯,吃飽了之後就發動進攻,今天晚上蕩平幾大聯軍!」

「好!」維西斯卡應了一聲,拉過了一旁的傳令兵,嘀嘀咕咕的說著一些什麼。

倒是林逸,忍不住輕哼了一聲,今天就是你們幾位的末日。

月黑風高,大月氏的夜晚比較寒冷,讓人忍不住瑟瑟發抖,在此時維西斯卡的營地已經冒出了裊裊炊煙,大家都已經開始吃飯了,林逸拿起一些簡陋熱乎乎的食物,塞進了嘴裡,隨便咀嚼了幾下就咽了下去。

一時之間,眼神有些迷離了起來,記得以前條件最艱苦的時候連飯都吃不上,只能吃雪山上面的積雪,哎,回想起當初那些堅信,都只能看到林逸是黑榜排名第一號的殺手,可是誰又能想到這位黑榜排名第一號殺手的背後到底經歷了多少東西?

吃完了飯就已經到了半夜一點多了,此時天空當中閃爍了兩枚信號彈,營地立刻集合了起來,數百輛裝甲車集結待命,隨時出發。

維西斯卡環視了一下營地裡面的所有人,冷聲道:「出發!」

隨著維西斯卡一聲令下,轟隆隆的聲音不斷傳來,裝甲車走過,天空當中飄來沙塵,大地上面的震動足以震撼人心。

林逸曾經在中東這一片地區上面稱王,可就是敗在了這些鋼鐵巨獸上面,回想起以前,被幾百輛裝甲車不斷追趕,追趕了十幾天,要不是因為逃出了中東,恐怕林逸現在已經被埋葬在這個地方了。

中東這一片地區全部都是沙漠,一馬平川,可謂是裝甲車的天堂,大月氏能在這一塊地區上面稱霸,靠的就是這些鋼鐵巨獸,今天,這些鋼鐵巨獸再一次出動了,讓人知道大月氏女王在這一片地區上面的威嚴,是不容踐踏的!

中軍的某輛裝甲車裡面,林逸正坐在裡面,旁邊就是維西斯卡,維西斯卡拿著戰略地圖,指著上面道:「林先生,我們的前軍探哨已經探查到了,薩博威可科威爾的隊伍就在這裡。」

林逸應了一聲:「那你打算怎麼辦?」

「這實在是太簡單了,我們的人數是對方的十幾倍,再加上我們擁有絕對的速度,所以只需要兩邊包抄封鎖,用強大的火力震懾住對方,剩下就是步兵們的事情了。」維西斯卡冷聲道:「二戰已經證明了,在沙漠這種一馬平川的地帶,步兵不是裝甲車的對手!」

維西斯卡的表情當中儘是自豪,月無瑕當初能坐上現在的王位,完全是因為維西斯卡站在她的這一邊,當初維西斯卡掌握了整個大月氏十幾萬的裝甲兵,殺得那幾十萬各國聯軍潰不成軍,所以他有足夠的資本驕傲自豪。

林逸應了一聲:「我沒有指揮過這麼多裝甲車作戰,這方面你是行家,聽你的!」

維西斯卡應了一聲,然後繼續在觀望鏡裡面望著兩頭的環境和地形,防止出現了差錯。

過了有一個多小時,一大群鋼鐵洪流才來到了華城這一邊,巨大的炮火瞬間覆蓋了整個華城的前沿,炮彈在沙漠當中爆炸,激蕩起來了一層沙塵,不知道的還以為颳起了沙塵暴。

巨大的聲響讓薩博威和科威爾兩位也驚醒了過來,他們以為是做了什麼噩夢,可是緊接著感覺到大地都在顫抖了起來,床開始搖晃了起來。

「出……出什麼事情了?」薩博威有些震驚的望著科威爾。

「我怎麼會知道出什麼事情了,」科威爾仍舊沒有從震驚當中緩過神來,沖著外面大喊道:「來人,來人啊!」

外面的警衛員立刻跑了過來,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焦急道:「首領,四周有無數的裝甲車,保守估計超過了三百輛,我們被包圍了,現在我們的營地亂成了一片,傷的傷,死的死,逃的逃……」

科威爾愣了一下:「哪裡來的裝甲車?是刀鋒雇傭軍團的嗎?不……這不可能,刀鋒雇傭軍團怎麼會有數量如此龐大的裝甲車?」

一旁的薩博威則是焦急道:「科威爾,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我們應該怎麼辦?」

「華城,對,華城!」科威爾鐵拳緊握,冷聲道:「在野外這種地方和數量如此龐大的裝甲車作戰無異於找死,只有攻破華城,利用城牆阻擋這些裝甲車,否則我們這些人死無葬身之地!」

薩博威一愣,仔細一琢磨,還真是這個道理,在這種一馬平川的野外和裝甲車作戰,那就是送人頭,只有在城市裡面才能讓裝甲車失去戰鬥力,當下趕忙對一旁的警衛員道:「集結人手,進攻華城!」

…… 越是沒有的東西,越是渴望得到。

越是沒有水的時候,越是覺得乾渴難耐。

看見別人的水瓶,都想開口問一聲:可不可以借我點水喝?

葉靈連忙低頭走過,免得自己整天掙扎其中。

「吼!」

一個轉角處,葉靈差點被一聲大吼嚇癱。

「哈哈哈!終於被你成功了一回!」

葉靈穩定心思看了看人。

「謝雨琪?」

「幼稚。」葉靈抿抿唇,掩飾起一剎那的委屈。

銷魂情人 「幼什麼稚,你還不是被嚇到了?」林子風不承認自己的行為,可是在鎮定的人面前,又覺得自己是有那麼一點幼稚。

「都是你們,打什麼賭!咦,我贏了,來來來,拿來~」林子風對同伴伸著手。

「切」同伴想起他們的賭約,不甘的看看他們倆:「你們倆個不是串通好的吧?」

「什麼串通?」

「你們明顯就是熟人啊,熟人怎麼會被嚇到?她是故意被你嚇的吧?」

一人的質疑,變成大家的公信,都點著頭認同。

「你……我……她……」林子風一時口結無從解釋。

「謝雨琪!你解釋一下!」

「解釋什麼?」

「我有沒有跟你串通?」林子風兇巴巴的瞪著她。

葉靈看了看人,想轉身就走,林子風卻攔住她:「說清楚。」

「沒有。」葉靈掩掩眸,這樣的林子風,感覺真的很幼稚。

「你們看,她都說沒有。」

「誰會認啊?」同伴都是你傻不傻的目光。

林子風滿肚子氣!

「切,你們沒一點風度!」沒有一點願賭服輸的精神。

同伴顯然也有點沒面子,於是出了個主意:「這樣吧,你要是能證明她真的只是路過,我們就信你。」

「這要怎麼證明?!」強人所難!

同伴聳聳肩。

葉靈看不下去了:「那你們怎麼證明我不是路過?」

「你明明跟他認識。」

「今天來的都是一個年級的,認識不是正常的事嗎?」

「可是……」

「你跟他熟!」

「我跟他不熟。」

葉靈平淡的語氣,動搖了別人的念頭。

「謝雨琪,你跟我不熟?」林子風卻鄙視她。

葉靈睨了人一眼:「不熟。」

「從小到大……」林子風話一出口就後悔了。

「還說不熟!從小到大就認識!青梅竹馬!裝什麼裝!XXX」同伴一百二十分鄙視林子風,說什麼也不肯再相信他的解釋。

「滾犢子!」

同伴氣憤的丟下林子風,揚長而去。

林子風在原地臉色不虞。

葉靈看了看前面的路,想要徑自往上走。

「謝雨琪!」

葉靈回頭,看著人的眼神,疑惑地問:「幹嘛?」

「你為什麼要出現!」

「我剛好走到這裡。」沒怪你嚇到了人,你還怪別人不該出現嗎?

「那你幹嘛要偏偏走這邊?」可以走到路的另一邊,嚇的人就不是她了!

「左上右下,我錯了嗎?」

「……這路又沒有車!你走中間也可以的啊!」林子風想想剛才的賭局,還是不甘心!明明已經成功了,為什麼在這個節骨眼上輸掉呢?而且輸得讓人如此憋屈!

看向葉靈的目光,都帶著忿憤。 自己做錯了什麼嗎?

葉靈自我檢討了一下,雖然走路走得急了點,可是還算規規矩矩,沒有撞到別人也沒有礙著別人的路。

對於突然跑出來嚇人的,不算是她的錯了吧?嚇人的又不是她,她是被嚇的那一個好嗎?

「林子風,你還可以再幼稚一點。」

「你說什麼話!別以為你大我一歲,就整天想要管著我!」

「我管著你?」

「從小到大,你管得還少嗎?」林子風嗤之以鼻,「我上星期還覺得說了重話,看來你一點都沒變!」

葉靈想想之前的他,一對比,有種突然回到小學時代的感覺。

「你還嫌棄我?我不嫌棄你嗎?」林子風走在她身邊,也不超過她,或許是知道她走不快,所以他的腳步倒是閑哉悠哉的,偶爾快了兩步,還停一停等她跟上再嫌棄。

嫌棄為什麼還要跟她走在一起?

葉靈倒是沒有想明白。

走著走著,林子風拿出一瓶水,大大的喝了一口。

葉靈看著那吞咽的動作,回憶起涼水流過喉嚨的感覺……

「是不是很帥?」

林子風對她拋拋眼睛。

原來在外面的林子風這麼活躍的嗎?

葉靈垂眸,抿了抿乾燥的嘴唇,沉默的走了過去。

「喂,謝雨琪,你真的不覺得我帥嗎?」

「帥」

「有眼光!我跟你說,我在我們班上可是知名人士。」

葉靈看了看人,點點頭。她知道的,縱使她不是特意去打聽,但總是會遠遠的看見他對女生展顏微笑,與同學打鬧,路過的時候也偶爾聽見過女生說他帥氣的話語,她一直知道,他是發光體,而自己一直在黑暗的角落裡看著他這團光,照耀著別人,卻始終不會照進她這個角落。

她一直告訴自己,他是屬於別人的,永遠不會屬於自己,所以寧願躲在角落裡黯然傷神,也不會走出去討半絲熱量。

所以她一直只是看著,遠遠看著,不管他做什麼,都不會幹涉,但要是他受傷,卻一定會衝上去的那種。

但是自從她受傷之後,沒有人再讓她衝到前頭去,彷彿是怕她幫忙不成反連累了別人,所以她也慢慢學會了站在最後,照顧好自己,也不會成為別人的累贅。

林子風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他班上的事,然後扭頭問她:「謝雨琪,你怎麼自己一個人走?」

過這麼久才發現嗎?

葉靈不說話,點點頭,你看見的就是真相,何必再問。

「謝雨琪,不會這麼久了,你在班上還一個朋友也沒有吧?」

這算是關心她嗎?

葉靈想想班上的同學,雖然不會說獨來獨往,但是重要場合一起走的,似乎真的連個壯膽的都沒有。

因為別人都有更重要的伴,自然不會在重要時刻想到關懷她呀,比如現在。

九尾美狐賴上我 但是被他這樣一說,為什麼會有種難堪的情緒上來呢?

葉靈想避而不答,可林子風還在窮追不捨:「不是說你們女生很容易成為朋友的嗎?」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