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我就要這件條格裙子跟藍上衣了。”程玲也將我僅有的還算高檔的衣服搶走。

我低笑,“姐告訴你們天生麗質是什麼?看看我穿給你們看。”我指着一件很普通的藍色連衣裙道。 “我們知道你是天生麗質,不用給我們說我們不嫉妒。”宋曉華有些幸災樂禍道,似乎覺得我穿不出驚豔的感覺。 我暗暗搖頭。 三個人又上了妝,開始換衣服。 其實我的藍裙子真的也不錯,夏傳明給我買

我低笑,“姐告訴你們天生麗質是什麼?看看我穿給你們看。”我指着一件很普通的藍色連衣裙道。

“我們知道你是天生麗質,不用給我們說我們不嫉妒。”宋曉華有些幸災樂禍道,似乎覺得我穿不出驚豔的感覺。

我暗暗搖頭。

三個人又上了妝,開始換衣服。

其實我的藍裙子真的也不錯,夏傳明給我買的也不會便宜了,他就是眼光不行,我一個剛十九的小姑娘,他不是買藍的,就是買淺灰的,老氣的很,好在我的氣質還好,也算能駕馭,不會難看。

果然我穿上這套連衣裙效果不錯,宋曉華跟程玲似乎都瞪大了眼睛,心服口服道,“不愧是天生麗質,穿個地攤貨也這麼頂眼,沒治了。”

我含笑糾正,“你們也夠了,這個是我爸給我買的,他要是知道被你們說成地攤貨非跟你們急不行,這個是他去美國給我買的,songer的今夏最時髦的產品被你們說成了地攤貨,真是無語。”

“真的假的?”兩個人扒開我後衣領上的商標,識貨的是程玲,恨恨放手,“子靜,你真夠黑的,好東西自己留着用,也不拿出來。”

我微笑,“是你們倆先挑的好不好?都放在那,你們沒看上眼,我穿了,又不樂意,快點,我們現在去藍調得四十多分鐘,別遲到了叫吳磊有話題懟我們。”

“吳磊是誰?” 腹黑寶寶:上校爹地別囂張 我沒想到雲亦楓好巧不巧進了我們的化妝間,站在門口微笑道。

我心中莫名一虛,還是宋曉華機智,“雲總裁是我們學校大一的學弟,跟我有點小恩怨,沒事,我能處理。”

雲亦楓點頭,可能是第一次看見我穿這件裙子,眼睛突然凝住了。

我聽到宋曉華笑道,“雲總裁,我們子靜漂亮吧!看看我們的大總裁眼睛都直了。”

我去打宋曉華。

雲亦楓點頭,眉眼都是笑,“是,很漂亮,你們今晚也很美。”

程玲笑的誇張,“我們竟然給子靜沾光了,不過謝謝雷總裁。”

“叫我雲哥就好,雷總裁有些彆扭。”雲亦楓依舊笑道。

“好呀!雲哥好!”程玲跟宋曉華笑道。

雲亦楓點頭,“美麗的女士,我們可以出發了嗎?”

原來一個人真的能改變很多,想起上一世他的冷漠無情,真是還有點恍惚,這個人跟上一世是一個人嗎?好不真實的感覺。 出了門,當我給雲亦楓說我們去“藍調”,雲亦楓也愣了。

“有問題嗎?”我低聲問道。

雲亦楓搖頭,“沒事,帶卡了嗎?有事就給我打電話。”

我點頭,“帶了,你的卡一直在我身上。”

他看起來像是很不經意的樣子,跟他這麼久,他就是蹙個眉我就能知道他在擔心什麼?

“藍調的後臺硬嗎?”我不解地問道。

雲亦楓依舊搖頭,“那倒不至於,我就是好奇誰會請你們來這裏,因爲它的後臺是張鵬。”

很久沒聽到這個名字,我稍微一怔,眼前出現那個陰鶩兇狠的男子,我不得不警惕起來,難道說這個吳磊跟張鵬還有勾結?

“亦楓,你也見過吳穎,你知道吳穎跟張鵬什麼關係嗎?”我問道。

顯然雲亦楓並沒有記得吳穎,“誰是吳穎?”

“就是蘭兆輝現在的女朋友。”我道。

雲亦楓點頭,“吳穎的父親是某食品廠的董事長,厲害但是還好,主要是他的妻子比較有名,是武家人,你應該有所耳聞。”

我點頭,“武家,雲家,張家,顧家”是b市有名的四大家族,只是武家稍微落魄了一點,但是一點不影響它的威懾力。

雲亦楓的媽媽姓顧,其實是跟自己的媽媽姓,而云亦楓的姥爺是姓張,只能說b市的四大家族像《紅樓夢》裏的四大家族似得,盤根錯節,關係密切。

而張鵬的父親娶的就是武家的小姐,吳磊自然跟張鵬是親戚,具體是什麼關係雲亦楓也不算很清楚。

眼前的建築物外觀氣勢宏偉,雲亦楓停了車將身上的會員卡掏給了我,“拿着,也許會不讓你們進去,還有就算是裏面沒有你們的朋友,領你朋友進去玩一下,別怕花錢知道嗎?”

我笑道,“知道了。”

還沒走進,宋曉華跟程玲都暗暗咋舌,“我的那個天,這都不敢進了,太豪華了吧!”

我微笑,“別慫,現在的人都是扒高踩低,你要自信,這些個迎賓侍者都是如此,你顯的小家子氣他們就瞧不起你,所以進去就要比他們更拽。”

“自信是不是?姐有的是錢這種感覺是不是?”程玲笑道。

我點頭,“孺子可教。”

上了樓卻忘了問幾樓,於是問了前臺的接待,濃妝豔抹看不出原來相貌的女孩還算客氣,似乎多瞅了我兩眼,“吳少是吧!七樓708房間。”

我們去了七樓,找到了708房間,敲了門我們走進,一屋的男男女女,孫鵬飛過來給我們打招呼,似乎沒有一絲的異樣。

我看了看這個包廂,似乎有檯球桌,麻將桌,棋牌,因爲有些人已經開始玩了起來。

帝少私寵寶貝妻 難道是我多慮了。

我本着既來之則安之的心理,拉着宋曉華跟程玲坐到了沙發上。

吳磊似乎在打檯球,上一世這個檯球也是我拿手的,在不是專業的一羣人當中,我算是水平很高了。

但是現在我是沒有興趣打,因爲這些娛樂已經離我很遠了。

“子靜,這麼多的好東西。”宋曉華興奮道。

我知道她家境貧窮,自己都是不捨得買吃的,現在一桌子的高檔乾果、水果、點心自然就控制不住。

“趕緊吃,絕對不會有人管你。”我衝她道,自己扒了個開心果放進了嘴裏。

“嗯嗯!”宋曉華嘴裏說着,手上已經是拿起了一塊哈密瓜。

我們正有一句沒一句的搭着話,頭頂出現一片的陰影,我擡頭,卻看見吳磊居高臨下看着我們,離開了賽場,這個小子還是比較高的。

此刻他一身的銀色西服,身姿挺拔,倒是有些帥氣。

“五少爺,做什麼?”一向不太愛搭理人的程玲卻先開了口,一聲“吳少爺”拖了長音,語氣冷嘲熱諷的很。 我心中冷笑,我讓你輸的信服口服,將十五個紅球全部送入洞中之後,我的嘴角上揚,看來今天真會給它清了桌,我看見吳磊的表情十分冷峻,似乎緊張的可以,心中越發開心起來。

可能誰也沒想到我還是高手,氣氛有些凝重,十幾雙眼睛都看向了我。

我向邊角上的黃球出手,這個角度很直,我可以說稍微用點力,黃球就會進洞。

可能是心存了輕視,也可能以爲這個球必進無疑,手頭的力量就沒把握住,球杆一送,我就知道自己的力道小了,果不其然,球就停在了洞口邊,我有些傻眼,吳磊的表情終於放鬆,給了我一個淺笑,似乎是說謝謝我給他機會。

我將牙齒咬住,太大意了。

宋曉華卻不以爲意,“子靜你贏了是不是,你進的球多,這個檯面上沒剩幾個球了,他就算都打進還是你贏是不是?”

我沉着臉,“不是那麼算的。”

這次要輸了,我有預感這小子的球技絕對不會差了,我還是心存僥倖,畢竟並不是所有的人有橫掃球面的本事。

果不其然他上了手,幾個綵球都是應聲落網,最後的黑球他像是賣弄一樣,連絲毫的機會也沒給我,我咬着脣道,“是我輸了,不過我也光榮,你贏個女生也不光彩。”

他低笑,似乎心情非常的好,吳磊的確是個讓人猜不透心思的人,前兩天似乎要撕了我,現在卻一直含笑,令人感覺像是神經病一樣。

“我沒說光彩,但是你要請我吃飯的,這些人都是證人。”他的心情似乎十分的好,像是我請他吃飯他很榮幸一樣,我心中有了主意,所以並不緊張。

我回答的很乾脆,“當然可以,星期一我就請。”

他點頭微笑,笑的有些傻,真是莫名其妙。

一場比賽結束,宋曉華還有點不忿,“你說這個檯球是誰發明的,不是打的多贏,相同的球也沒見值啥錢分還多,輸的真冤。”

“行了,別抱怨了,你的妙計在哪?我等着他吃癟呢!”我低聲道。

“他不是說你們的恩怨兩清了嗎?行了,我們不跟他一般見識。”宋曉華突然有些不自在道。

我翻了個大白眼,“我就知道你沒主意,以後我再不上你的當。”

玩鬧了一會兒,都是自助餐,我也有些餓了吃了點東西。

和宋曉華跟程玲一起去洗手間,我們三個順着紅色的地毯走,一路還嘻嘻哈哈,走到洗手間,前面的拐角處迅速拐走一個一襲紅衣的女子,雖然速度很快,我還是覺得那個背影很像孟映雪,她不是被雲家人關起來了嗎?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

我覺得她能出現在這裏一點的問題沒有,因爲這個“藍調”是張鵬開的,但是她是如何逃的是個問題,我不太確定,所以想知道是不是她?

“怎麼了子靜,臉色這麼難看?”宋曉華拉着我的手道。

“看見了一個討厭的人,不知道是不是她?我想知道。”我盯着走廊的拐角,心中想着把問題搞清楚,要不我真的會心存不安,這個孟映雪太可惡了,她現在懷着孕不會整出什麼幺蛾子吧!

“你倆先回去,我過去看看,大不了就說走錯房間,誰還能吃了我不成!”我低聲道。

“子靜,我怎麼感覺你在做地下黨工作似得,心裏毛毛的,別出什麼事纔好?”程玲似乎很擔心。

“沒事,我又不亂闖,我就過去看看,看看能不能找出點蛛絲馬跡。”我安撫道。

“行,你要是沒發現什麼趕緊回來,別讓我們擔心。”宋曉華道。

我點頭,趕緊拐到了那邊,這個是7樓單號的房間,我每一個房間都靠上去聽了一聽,不過什麼都聽不到,“藍調”不愧是本市最豪華的娛樂會所,房間的隔音也是一流,我走了七八個房間裏面似乎都是一片的死寂。

我不敢多待,怕被人懷疑,有種鬼鬼祟祟的感覺,我自己都心慌,所以我想趕緊撤。

可是對面陽臺風吹起窗簾扯出一抹的紅色,我心中狂跳,如果那個人是孟映雪的話,她就是在七樓的陽臺上。

我在古代當夫子 我心中有些焦急,因爲我的位置是走廊,燈光明亮,她的位置在陽臺,外面漆黑一團,只要窗簾吹起,她往裏看,我絕對是無形頓足,可是我要怎麼知道她想做什麼?她是跟張鵬見面嗎?她不會想對付雲亦睿吧!手心開始冒汗。

雖然我對雲亦睿一直沒有好印象,但是畢竟是雲亦楓的弟弟,不能讓雲亦睿中了孟映雪的圈套,她這個女人真的是太危險,我真的沒想到有一天我會跟她如此的水火不容。

實在是沒有辦法,我連個躲的地方都沒有,如果我能進最後這間709的房間,那麼我就有可能知道孟映雪到底見了誰,因爲這件房間是完全黑的,我敢保證裏面是沒人的。

是張鵬嗎?他一向最恨雲亦楓,我怕他倆聯合起來對亦楓不利。

無計可施,只要他們一出來就會把我堵了正着,我想着進709的房間試一試,顯然根本就是無濟於事,門是鎖的,時間越久對我越不利,我又不甘心,躊躇起來。

身後似乎是來人了,豪華的地毯雖然聲音很輕我還是聽到了,我趕緊回頭,一眼一下原來是吳磊,他似乎很吃驚我爲什麼在這裏。

看他馬上要衝我叫道,我不管不顧幾步迎上他用手捂住了他的嘴,“噓”。

他的桃花眼亂轉,似乎驚的眼珠子都要出來了,不知我爲何有此舉動。

“我有要事,你能不能有辦法進這個房間。”情急之下我指着709小聲在他耳邊道。

他一愣,不知是不是我的錯覺,耳朵似乎有些紅,他點了點頭,示意我把手放來。

我慢慢把手放下,他用身上的卡片將門“吧嗒”一聲打開,我其實還是害怕的,不管這個小子可能更危險,我還是拉着他的衣袖走進了房間。

我不敢開燈,好在裏面一個人都沒有,我拖着他,卻聽見他低低的喘息聲,我把手放在我的嘴上,又“噓”了一聲。

我發現他用他的手捂住了他的嘴。

шшш☢ t tkan☢ ¢ O

我慢慢地溜到了窗臺邊,外面並不是伸手不見五指,我依稀看見陽臺外邊是兩個人,還能聽到模糊的對話聲,我正全神貫注,身上一熱,似乎有人靠在了我的身上。

我又“噓”一聲,不再管他,然後專注的聽着外面的對話。

“說好的一千萬,給了我錢我就遠走高飛,行不行?”真的是孟映雪的聲音。

“再給我做一件事,我給你三千萬。”男子的聲音,由於隔着鋁合金窗,我並不能聽出此人是不是張鵬,因爲我對他不熟悉,但我猜測是張鵬。

“張哥,他們不好對付,求你了,要不給我五百萬就行,我怕。”孟映雪低三下四的聲音。

原來真的是張鵬。

“你有什麼好怕的?你現在已經懷孕了,他們都是正人君子,不屑對付一個孕婦的,相信我,這一次只要是成了,我絕對把錢給你打上,再不來煩你了,如果你不聽說。。。”十足的威脅。

吳磊的氣息正靠在我的脣邊,我推了推他,他似乎沒察覺一樣,似乎也在關注着外面的對話。

真的很不習慣,天挺熱,這間屋子又沒開空調,他呼出的熱氣撲在我的臉上,真的十分的不舒服。

可是我不敢動,怕驚動了外面的人。

“我也恨她,但是雲亦楓我真的不敢惹,他的手段我見識過,我還不想死,求求你張哥。” 妻逢對手,溫先生請賜教 孟映雪又低聲道。

“放心,這個東西吃不死人,只要你找機會。。。”他突然聲音小了,可能是靠在了孟映雪的耳邊,我有預感這句話很重要,可是不管我怎麼凝神聽就是聽不到。

我正在仔細聆聽,脣邊似乎一熱,黑暗中吳磊放大的俊臉似乎要貼到我的臉上,我一驚,怎麼忘了他的惡劣,猛推了他一把。

吳磊沒有站住,直接碰到了牀上,“砰”的一聲聲音還很響,我傻了眼,完了會被張鵬發現的。

果然他一聲斷喝,“誰?”

我知道就算我跑出去也會被他堵在走廊。

冷汗溼透了全身。

幾乎是瞬間我的身子一輕,被吳磊摔到了牀上,我一聲驚呼,他瞬間覆到我的身上,用手捂住了我的嘴,“別吵,有我。”

瞬間牀上的毛毯蓋到了我倆的身上,而他的吻就這樣落了下來,我心中又怕又驚,努力將頭扭過,他的吻落到了我的脖子上。

門瞬間被踢開,燈也迅速打開,我被吳磊壓在身下感受着他真的是在吻我的脖頸,心中惱怒萬分卻無可奈何。

吳磊表現的一愣,將我裹了個嚴實,擡頭怒道,“舅舅你做什麼?”

張鵬可能沒想到是吳磊,“小磊,你怎麼跑這裏來了?”

“靠,想找個地方都不清閒,你發什麼瘋?”吳磊氣勢的很,我想同作爲男子,張鵬肯定能理解吳磊,哪個男人被人打斷了好事態度都不會好了。

“幹嘛跑這個房間,哪間不行,好了,好了,不打攪你了。”張鵬似乎對吳磊還不錯,有些縱容道。 我的整個臉被吳磊擋住,但是身體還在微微顫抖,我也不知道我在怕什麼,說的不好聽,我什麼有用的話都沒聽到,直覺張鵬是爲了對付雲亦楓,我就不能被他發現。

門在張鵬的嬉笑中關上,我的冷汗浸透衣衫,猛然發覺吳磊還壓在我的身上,似乎身體還有些變化,腦袋一麻,知道我這個時候更不能亂動,我恨聲道,“你還不趕緊下來。”

我聽到他的悶笑聲,似乎心情不錯,“卸磨殺驢呀!幹嘛那麼怕我舅舅,難道說他也是你的入幕之賓?”說完他從我身上爬起。

“要你管,反正我說什麼你也不會信,趕緊走了。”我瞪着眼睛恨聲道,幹嘛又跟這個小子扯在一起,心中有些不甘。

“剛纔就是開個玩笑,別當真,我爲以前跟你說的話道歉。”他倒是誠心誠意的很。

真是天要下紅雨了嗎?這麼跋扈的人還給我道歉,不會是下一個陰謀的起點吧!

我扯着冷笑道,“真不敢當,不用道歉,只要你守信以後再跟我無瓜葛就行。”

他皺了下眉頭,聲音有些不悅,“我說夏子靜,剛纔是誰利用我的,求我的時候又是笑臉又是牽手的,現在安全了就把我一腳踢開,沒想到你還是這樣的人!”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