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察司並沒有徇私枉法,姜超的確替地府做了很多事。

又不是不處罰,只不過是放到他下輩子而已。 查察司看向了一邊,滿不在乎道:“既然如此,那就去閻王殿吧,看看秦廣王是怎麼說的。” 崔判官舉起了手。 “不必了,此事刻不容緩,我同意先把姜超拘起來。” 查察司一驚。 論關係的話,崔判官和姜超的感情,遠比自己高得多了啊。

又不是不處罰,只不過是放到他下輩子而已。

查察司看向了一邊,滿不在乎道:“既然如此,那就去閻王殿吧,看看秦廣王是怎麼說的。”

崔判官舉起了手。

“不必了,此事刻不容緩,我同意先把姜超拘起來。”

查察司一驚。

論關係的話,崔判官和姜超的感情,遠比自己高得多了啊。

“崔判,你看是不是再研究一下?”

崔判官搖了搖頭,旋即拿出判官筆寫着文書。

“罰惡司,你命你率領黑、白、牛、馬四列中隊,臨凡抓捕姜超,即刻行動,不得有誤!” 罰惡司一愣,旋即指着自己的鼻子問道:“我,我親自帶隊?”

我都多少年沒幹過這事兒啦。

“有什麼疑問嗎?”崔判官板着臉問道。

罰惡司糾結了起來。

“崔判,我從事文職工作一千多年啦,現在你讓我臨凡抓人,萬一,萬一……”

崔判官將文書往罰惡司面前一扔。

“沒有萬一!此次任務只許成功不許失敗!倘若完不成,請你主動引咎辭職!”

罰惡司終於知道崔判官有多重視這個案子了。

“好,保證完成任務!”

說完,罰惡司便帶着文書出去調兵遣將了。

凡間,飛往陝溪的飛機內。

這是頭等艙,只有姜超三人。

李緣霸問道:“董事長,我們這次出來並沒有帶工具,應該如何進入主墓室呢?”

一般的墓就算了。

可這個不同,武則天是和唐高宗李治合葬的,稱爲乾陵。

乾陵寢位於梁山主峯內,梁山主峯是石灰岩整體結構。

這相當於將陵寢,置於一個巨大的天然混凝土工事下。

根本沒法挖掘。

過去的一千多年裏,光是有名有姓的盜墓賊,就多達17號人馬。

其中人數最多的一次,共計40萬人。

就這,卻連乾陵的大門在哪兒都沒挖到。

“老鼠剛纔不是說了麼?他立於山頂,先找到墓口,然後直接用命魂飄進墓室,剩下的見機行事即可。”

一般去盜墓的都不會道法,會道法的人,一般也不會去盜墓。

“董事長,那我在這次任務中,需要做哪些事情呢?”

姜超閉上了眼睛。

“老鼠的分金定位道行比你高,不用肉身的話,施展不開。”

“你要配合老鼠,找到墓口後,把他的命魂抽出來。”

李緣霸點了點頭。

小事一樁。

肖洪卻是沉默了,他思考了一陣後,正要開口。

姜超揮了揮手道:“安靜,我要睡一會兒。”

三個小時後,飛機降落在了閒陽機場。

姜超等人打車去了乾陵所在的梁山。

車子開到山腳下,司機就不肯上去了,說是乾陵太邪,大晚上的不敢去。

姜超沒說什麼,付了錢就下車了。

山上種着很多樹,夏日的夜晚,蟲鳴和蛙鳴從不停歇,伴隨着吵鬧聲音的,還有陣陣山風。

“媽的,這特麼海拔1000多米,咱們就這麼爬啊?”肖洪抱怨了起來。

姜超淡淡道:“走吧,追兵來了。”

說完,姜超拿出準備好的紅米灑在了路上。

這些大米被硃砂泡過後,又在冥王血中泡過,對付鬼物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三人跑了起來,每隔一段,姜超便會撒下一些紅米。

罰惡司率領的四列中隊也趕到了凡間。

“大人,這些陷阱肯定是姜超下的!”白無常指着地上的紅米說道。

罰惡司瞥眼一看。

“哼,雕蟲小技,何足掛齒?全體都有,注意躲避,給我追!”

四大陰帥每人都點了十名鬼差。

這可不是普通的陰兵,而是陰氣值達到6000以上的隊長級別,官居五品。

即便來到了凡間,他們最少也保留了3000點的陰氣值。

一羣鬼差浩浩蕩蕩地衝了上去。

肖洪也感受到了那強大的陰氣。

“董事長!地府居然派了這麼多追兵!”

姜超一邊跑一邊說道:“不用管,到山頂再說!務必先拿到東西!”

等拿到東西了,老子跟你慢慢玩兒!

李緣霸說道:“董事長,要不我還是聯繫家裏人吧?我們家在這裏沒有人看守的。”

“不必了,來不及了,你……”

沒等姜超說完,後面響起了一陣驚天動地的呼喊。

“姜超!你欺師滅祖,罪惡滔天,現本官要將你捉拿歸案,還不快快投降!”

罰惡司的聲音。

姜超沒想到居然是這老小子親自帶隊。

失算了。

即便姜超有那個視頻在手,但罰惡司這會兒都臨凡了。

肯定是想着快速處決姜超,不給姜超拿出那視頻的機會來。

“董事長你先走,我抵擋他們一下!”

肖洪停下了腳步,轉身着那四十多個追兵。

“不行!你要下墓的!”姜超喊道。

宮闈庶殺 肖洪露出了笑容。

總統吞掉小草莓 “別騙我了董事長,下墓這活兒誰都能幹,你今天是不準備回去的是嗎?”

“霸霸!拽着董事長的心口把他拉走!這些臭魚爛蝦我十分鐘就搞定了!”

李緣霸當然以大局爲重,她在姜超沒反應過來之前,便將手伸了過去。

姜超全身最薄弱的地方,正是心口,這是亡靈罡煞所在的地方。

被這麼一拽,姜超的身子當場就軟了下去。

“撒開!老鼠會死的!” 人若有情,天荒地老 姜超怒吼道。

李緣霸直接將姜超抱了起來,繼續跑向山頂。868的陽火值,抱起姜超輕而易舉。

“抱歉董事長,他早就是個死人了。”

鏡頭轉向肖洪,他微微彎下腰,伸出了一雙利爪。

至尊冷少:盛愛絕版未 “對不住了各位,此路不通,換條道兒吧。”

罰惡司饒有趣味地看着他。

“我道是誰,原來是鑽天聖鼠,你不是早就死了嗎?現在怎麼還復活了?”

白無常建議道:“大人,我們還是抓緊時間捉拿姜超吧,萬一讓他跑了可怎麼辦?”

罰惡司笑道:“他跑得了嗎?今天他插翅難逃!小白,你先和這位肖主管過過招。”

白無常和姜超也有仇,爲了儘快抓到姜超,白無常抽出自己的哭喪棒,冷笑道:“既然如此,拿命來!”

對抗鬼差,光用鷹抓功肯定不行,肖洪快速將雙肩上的陽火轉移到雙手。

他的爪子瞬間就燃燒了起來。

“鏗!”的一聲,爪子和哭喪棒相交,居然發出了金屬碰撞聲。

肖洪腳下踩着七星步,右手變換成劍指,一腳踢向了白無常的襠部。

白無常全然不懼,揮起哭喪棒進行格擋。

與此同時,肖洪擡起劍指捅向了白無常的眉心——鬼門。

“老白當心啊!”黑無常喊道。

白無常嚇得差點抽過去,趕緊和肖洪拉開了距離。

差點被一個凡人給殺了,還當着這麼多人的面,白無常頓時羞憤無比。

“找死!”他將無上神力瘋狂地注入進哭喪棒中。

那哭喪棒的體積也越來越大。

肖洪轉過頭,看着李緣霸和姜超的身影變成了一個黑點。

“董事長,再見了。”

嘀咕完,肖洪拿出一隻小巧的葫蘆,將裏面的液體一飲而盡。

“啪”的一聲葫蘆被摔落在地。

肖洪的雙眼頓時通紅了起來。

“來啊!” 這聲吶喊直衝雲霄,李緣霸回頭一看。

發現那塊地方居然多出了一隻黑漆漆的怪物,隔這麼遠都能看到。

這怪物的體積可想而知了。

“董事長,老鼠他……”

姜超面無表情地看着那隻怪物肆意妄爲。

“瘋血。”

“三年前,有一隻修煉了800年的鼠妖渡雷劫失敗了,接着便走火入魔。”

“這時,老鼠剛從一個墓裏上來,發現後直接將其殺了,並且把那隻鼠妖的血液都抽了出來。”

“自那之後,老鼠一戰成名,名震八方,號稱鑽天聖鼠,榮升主管級別。”

這事兒李緣霸也聽說過。

“沒想到是老鼠做的,那他是喝了鼠妖的血?這樣會不會有副作用?”

姜超嘆了口氣。

“有一次協同作戰時,老鼠喝了這血,變得敵我不分。最後是三眼和羅漢聯手,纔將其拿下的。”

李緣霸鬆了口氣。

“人沒事就行,咱們馬上就要到了。”

姜超淡淡道:“霸霸,放我下來吧,老鼠撐不了多久的,你應該會元神出竅的吧?”

“麻煩你下趟墓,拿到東西后直接回蘇城,我師父的命,可都在你手上了。”

李緣霸回頭看了一眼肖洪那裏,也是皺起了眉頭。

“不行!咱們一起來的,就要一起回去!”

鏡頭轉向山腰。

此時的肖洪渾身被一股黑色的氣息包圍着,整個身體就像一隻體長四米的大老鼠。

他兩眼通紅,張牙舞爪,不少隊長級別的鬼差已經倒地不起。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