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逸眉頭微微一皺,在心裡嘀咕道,他的神魂強大的離譜,可現在,竟然無法感受到聖主跟天妃的氣息,雖然威壓很恐怖,可彷彿就像是紙老虎一般,似乎沒有一點內在,這簡直讓林逸的心裡充滿了好奇。

「難道是因為老子的境界太低了,所以感受不到他們的具體氣息?亦或者是因為功法的原因?」 林逸眉頭緊皺在心裡嘀咕道。 而聖主此時也走到了兆龍殿內,坐在了朱陳第九的兩旁,頗有幾分保鏢的感覺坐了下去。 「今天,是阿九的生日,諸位更是整個仙域內最頂尖的天才,妖孽,全部都是最優秀的存在,你們

「難道是因為老子的境界太低了,所以感受不到他們的具體氣息?亦或者是因為功法的原因?」

林逸眉頭緊皺在心裡嘀咕道。

而聖主此時也走到了兆龍殿內,坐在了朱陳第九的兩旁,頗有幾分保鏢的感覺坐了下去。

「今天,是阿九的生日,諸位更是整個仙域內最頂尖的天才,妖孽,全部都是最優秀的存在,你們的到來,本我很高興!」

聖主面帶笑容道,但,即使滿臉笑容,依舊給人一種威嚴不凡的感覺,聖主一開口,彷彿就天生自帶一股奇異的魔力一般,讓人心頭情不自禁的就生出一種尊敬的感覺。

「九兒,去,給諸位客人敬酒,千萬不要怠慢了客人,過了今天,你可就是大人了,以後的路你只能自己走,我跟聖主可不在庇護你了啊!」

天妃盯著自己的兒子,抿嘴優雅的笑道,朱陳第九雖然仗著她的名頭得到了很多的資源,可誰也不能否認,朱陳第九的實力天賦的確非常的恐怖,堪稱是驚艷萬古的存在。

作為母親,她自然也是顏面有光。

「是!~」

朱陳第九恭敬說道,隨後起身先是走到了自己父親的面前,恭敬的拿起了酒壺,給聖主倒了一杯之後,又給天妃倒了一杯,如此,才拿起自己的酒杯,在龍婆的帶領下朝著兆龍殿內的強者走了過去。

「林少,多謝你不遠千里而來,更是送上了一品丹藥,我敬你一杯!」

朱陳第九盯著林逸抿嘴有些激動的笑道,一品丹藥,便是他都有些心動了,因為那可是能夠實實在在提升自己實力的東西啊!

「哈哈,九公子客氣了,我預祝你千秋萬載。」

林逸聞言,哈哈一笑,便準備拿起龍婆手中托盤裡的美酒。

可此時,一道人影卻哈哈一笑,直接拿起了龍婆手中托盤的美酒,看著朱陳第九豪邁的大笑道:「九公子,你我有一段時間沒見了,我很是想念啊!這第一杯酒,我黑瞳王敬你!」

話落。

整個兆龍殿一下子再度陷入了詭異的安靜之中。

之前,林逸呵斥群雄,收下了幾十枚儲物戒指的事情眾人可都看的清清楚楚,可現在,黑瞳王竟然走了出來,這是公然要挑戰林逸的意思啊!

果然。

林逸的面色也在一瞬間陰沉到了極點,此時,聖主,天妃都在這裡,朱陳第九的生日宴會可以說是開始了,在這個時候,黑瞳王給他難堪,就等同於是挑戰書。

在仙域中,黑瞳王早已經是神話一般的人物,只要不夭折,將來,註定是可以成為一方霸主的存在。

若是機緣巧合,能夠充衝破仙人之境,那將來他的成就更是不可限量。

一時間,兆龍殿內的所有人都隱隱有些期待起來,林逸是否一如既往的囂張?

林逸是否敢對黑瞳王直接出手?

聖主跟天妃此時也是嘴角含笑,一臉的玩味之色,他們雖然現在才到這兆龍殿,可兆龍殿內發生的一切,同樣被他們盡收眼底。

「呵呵,黑瞳王,你若是想要喝酒,等會兒我陪你喝個夠,不過這一杯是林逸的。」

朱陳第九見狀眉頭微微一皺,神色冷漠了一分說道。

黑瞳王的這種行為,在他看來,不單單是對林逸的一種挑釁,同樣也是對他的一種挑釁。

畢竟,這次敬酒可是他朱陳第九主動的。

「呵呵,林逸?」黑瞳王聞言,眼角輕蔑的瞟了林逸一眼輕蔑的冷笑道:「他又算是個什麼東西?有什麼資格在這裡喝酒呢?」

「你……」

朱陳第九的面色瞬間陰沉了下去,黑瞳王的確是仙域內少有的天才強者,可那又怎麼樣?他朱陳第九難道就不強了?

他朱陳第九的格局難道就小了?就是他能夠隨意無視的了?

「九兒,今天是你的大日子,既然小黑有興趣跟林逸過兩招,那就讓他們過兩招吧!」

聖主端坐在了寶座上,淡淡的笑道。

小黑?

眾人一聽,全部都忍不住麵皮猛的一抽搐,恐怕也只有聖主這等級別的大佬,才敢直接這樣稱呼黑瞳王了吧!

黑瞳王一聽,頓時面色大喜,急忙彎腰抱拳,看著聖主笑道:「多謝聖主給我這個機會!」 「林少,既然聖主已經開口了,那麼,你小心吧一點吧!」朱陳第九看著林逸一臉愧疚的說道,自從林逸來參加他的生日宴會之後,那可是一天都沒有閑過啊!

不是這個找林逸的麻煩,就是那個找了林逸的事兒,這才不過一天多的時間,可林逸卻已經經歷了好幾場大戰。

「呵呵,九公子放心,我只是想要殺了他,拿走他身上的儲物戒指而已。」

黑瞳王盯著林逸貪婪的大笑道,那神情簡直就像是餓狼見到了美味的食物一般,原本漆黑如墨的雙瞳,在這一刻,都綻放出了無比耀眼的光芒。

話落。

黑瞳王神情瘋狂而嗜血的鎖定了林逸,獰笑道:「林逸,你之前囂張跋扈,欺負了不少人,現在大家心裡都有怨氣,我想這生死戰你應該不會拒絕吧?」

生死戰?!

黑瞳王戲虐的聲音傳遍整個兆龍殿。

寵婚醉心:老公,求別寵 一眾強者一聽,頓時面色一變,神情有些凝重了起來。

「黑瞳王,今天是我的生日,我不想見血!!」朱陳第九一聽,有些著急,雖然,他知道林逸的實力不俗,可黑瞳王的名氣可在林逸之上,而且實力也絕對不在林逸之下。

畢竟,黑瞳王能夠有今天這樣恐怖的名氣,他靠的可不是家族背景,而是自己的實力,自己的雙手,他擁有的一切可都是用無數敵人的鮮血換來的。

所以,他的戰鬥力,絕對恐怖到了極致,便是越級而戰對他來說也不是什麼問題。

而林逸,畢竟只是地仙之境的修為,在境界上就已經有了幾乎無法彌補的差距,再加上黑瞳王如此的逆天,這一戰他還真是有些擔心,畢竟在他心裡,林逸已經是他的盟友了,萬一出了什麼意外,他的計劃可就要被擱置了啊!

「修行,本就是逆天而行,如此貪生怕死,恐怕也不會有修行上有什麼建樹了,他們二人之間的戰鬥,還是讓他們自己決定吧!」聖主沉聲道。

朱陳第九一聽,頓時面色驟變,聖主這話可就等同於是同意兩人生死戰了,只是一旦確定生死戰,到時候便是他想要救下林逸也不現實了啊!

有聖主,天妃在這裡,哪怕今天是他的生日,他也沒有動手的救人的機會。

「既然聖主已經發話,此戰,生死戰,任何人都不得插手,否則,殺無赦!」

宛如奴才一般,站在聖主旁邊的公羊侯,陰險的冷笑道。

「林逸,你敢嗎?!」黑瞳王抬頭,一臉挑釁的盯著林逸大笑道,漆黑的雙眸之中殺意毫不遮掩:「你如果不敢!!!本王可以讓你一招,不對兩招,三招也都行啊!哈哈!」

他本來一開始看到林逸收取眾人的儲物戒指時就對林逸不滿了,只是當時的儲物戒指不多,再者,聖主跟天妃都不在這裡,所以他一直把自己心中的殺機壓制,可現在不同了啊!

聖主在這裡,天妃也在這裡,儲物戒指林逸也收的差不多了,他此時出來斬殺了林逸,那就是名利大豐收啊!

林逸之前瞬間打爆徐童的一幕,他可是真真切切的看在了眼裡,他有絕對的信心可以藉助那一劍,而且他也可以肯定,那應該是林逸能夠爆發出來最強大的攻擊,沒有之一了。

畢竟,林逸的境界擺在這裡,逆天,又能夠逆天到什麼地步呢?

「你確定要讓我三招?」林逸開口了,嘴角噙著一抹玩味的笑容,別說黑瞳王了,便是那些聲名遠揚的超級老牌強者,想要擋住他三招也不是容易的事情啊!

林逸此話一出,兆龍殿內的所有修士都忍不住眉頭微微一皺,覺得林逸有些不要臉了。

毒妃傾城:王爺碗裏來 可黑瞳王卻一如既往的囂張,狂妄,咧嘴猙獰的冷笑道:「我確定!」

「好。」

林逸微微點頭嗯了一聲,心神一動軒轅劍落在了手裡,不在有任何的廢話,仙劍揮動,以霸道絕倫的衝擊力狠狠的朝著黑瞳王砸了過去

頓時。

「轟!!

虛空咆哮,宛如巨龍飛舞,猶如天地在嘶吼一般,兩百靈之力,在天帝拳,心劍,荒天劍法的加持之下瞬息而至。

快!

簡直猶如瞬移。

恐怖!

簡直恐怖到了極致,彷彿這一劍要把這整個祖山都轟成無數的碎片一般。

僅僅只是千分之一個呼吸,軒轅劍就到了黑瞳王的面前,恐怖的殺機,如同無數把無形的利劍,彷彿要把他的心臟就斬碎一般,那種恐怖到了極點的殺機,死亡,彷彿能夠禁錮一切,讓他渾身欲裂,無處躲藏。

黑瞳王發誓,他這輩子從來沒有感受到過這樣驚悚,宛如氣吞天地的殺意和死亡味道,那是一種絕望,看不到任何生路的絕望。

他那漆黑的雙瞳中,此時只有一把劍,一把跳躍著仙焰的軒轅劍,彷彿這一刻,整個軒轅劍就是一方世界一般他根本躲不了……

什麼阻擋,防禦,什麼讓林逸三招,此刻統統都被黑瞳王拋之腦後,生死關頭黑瞳王緊要槽牙,瘋狂驅動體內的魔氣,瞬間,整個兆龍殿內彷彿一下子進入了阿鼻地獄一般,冷的讓人全身發顫。

「嗡!!!」

一道奇怪的翁鳴聲驟然響起。

隨後,光芒大盛,一抹光亮撕裂了無盡的黑暗,宛如魔界升起了一輪烈日一般,緩緩照亮了整個兆龍殿,不過卻並沒有對黑瞳王的魔氣造成絲毫的干擾。

兆龍殿內的強者下意識的朝著光芒散發之地看了過去,這一看,個個都是眼睛猛的一瞪,心頭狂顫,只見,聖主此時萬法不侵周身沐浴漫天聖光燦燦生輝,宛如一尊真正的神王一般,散發著無盡的威嚴。

特別是周圍黑漆漆的魔氣,無形中為了把他的形象烘托的更加的恐怖威嚴起來。

而此時,黑瞳王也在沒有了之前的囂張跋扈,此時,整個人的心臟像是要爆炸了一般,瘋狂的抽搐,在林逸這一擊之下,他甚至忍不住生出了一種錯覺,他都是一張白紙,林逸手中的軒轅劍能夠輕易的把他撕裂。

「不!不!!不!!!」

黑瞳王慌張咆哮,眼球都彷彿要爆炸一般,而後,周圍無盡的魔氣化成了條條手臂粗細的黑色蟒蛇,瘋狂的朝著林逸的軒轅劍沖了過去。 這些魔氣本來幾乎就已經充斥了整個兆龍殿,此時驟然化成毒蛇,那數量簡直龐大到了一個極致,讓人咂舌的地步,不過只是半個呼吸的功夫,一條條讓人亡魂俱冒的黑色蟒蛇,就衝到了軒轅劍面前。

而後。

眾人就見到了無比可怕的一幕。

只見。

那一條條猙獰恐怖到了極致的毒蛇,在軒轅劍那極其不凡的劍光之下,竟然就像是炸彈一般砰砰的炸開,一瞬間,整個兆龍殿似乎都猛烈的晃動了起來。

可見這黑瞳王的實力是何等的可怕,兆龍殿,作為四大聖地之一朱陳家的議事大廳,這裡的防禦陣法簡直堪稱是無敵,尋常人想要撼動整個兆龍殿是根本沒有可能的。

可見,這黑瞳王能夠成為雄霸一方的強者,的確有自己的過人之處,這一招萬蛇狂舞威力的確驚人。

「小黑,如果你只有這麼一點實力的話,今天恐怕要死在這裡哦!」

林逸盯著不遠處,神色緊張的黑瞳王,一臉玩味的冷笑道,而後,手中的軒轅劍再度瘋狂的顫抖起來,宛如北極的極光一般,美麗,飄忽到極致了,又似君臨天下的王者,以雄渾蒼勁到了極致的可怕力量,朝著四周的黑色蟒蛇砸了過去。

「砰砰!!!」

宛如鞭炮被點燃了一般,一道道刺耳的爆炸聲密密麻麻不斷的在眾人的耳邊響起。

隨後。

軒轅劍在萬眾矚目之下,以讓人心驚的姿態狠狠的落在了黑瞳王的身上。

「砰!」

黑瞳王艱難避開了自己的要害,可是他的肩膀依舊還是被林逸的軒轅劍掃中,當場,宛如之前被斬殺的強者一般,直接化成了血霧,最恐怖,最致命的是那血霧似乎如跗骨之蛆一般,竟然不斷的在擴散,不過幾個呼吸的功夫,就已經從他的肩膀擴散到了脖子。

之前大言不慚,殺氣衝天,唯吾獨尊的黑瞳王在這一刻,就像是受到了驚嚇的小雞仔兒一樣,忍不住扯著嗓子尖叫了起來,「林逸,饒了我,饒了我啊!」

林逸聞言,嘴角噙著一抹不屑的冷笑,手中的軒轅劍再度瘋狂顫抖,朝著對方的腦袋上落下。

「夠了!」

一道宏大的聲音驟然響起,這聲音如海如潮在整個兆龍殿內響起。

林逸一聽,瞳孔不禁微微一縮,眸子里浮現了一抹怒容,本來他跟黑瞳王就是生死戰,可現在聖主竟然妄加干預,這簡直讓他恨欲狂。

正處於死亡邊緣的黑瞳王,一聽到聖主竟然開口了,頓時面色大喜,急忙跪在地上看著宛如大成神王一般光芒衝天的聖主激動的笑道:「聖主隆恩,黑瞳王永世不忘!」

「給老子死來!」

林逸一咬槽牙,手中的軒轅劍再度以雷霆萬鈞之勢狠狠的朝著跪在地上的黑瞳王砸了過去。

「砰!」

一片血霧炸開。

微風吹來,緩緩在整個兆龍殿內瀰漫。

而後。

幾百人的兆龍殿一下子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中。

每個人都驚悚到了極致,都恐懼到了極致,都害怕到了極致。

林逸,一個區區九品宗門的小子,竟然敢違背聖主的旨意?

震驚,驚悚,害怕之後,便是嘲諷,一個個嘴角都噙著一抹不屑的冷笑,冷冷的盯著林逸。

強者不可辱,聖主,那更是強者中的強者,林逸敢違背他的旨意,直接斬了黑瞳王,這問題可就嚴重了,甚至可以說是對聖主的一種挑釁。

仙域內,聖地不朽,傳承久遠,聖主幾乎是不可撼動的存在,是無數天才,都只能跪拜的存在。

可現在,林逸竟然違背了聖主,那幾乎等同於是違背了天地的意志。

漫天聖光瀰漫,殺氣肆虐瘋狂,一股無形的壓力,宛如四海內數之不盡的海水一般,洶湧澎湃的朝著林逸鎮壓而去。

林逸瞳孔猛的一瞪,神通金剛不壞轟然炸開,周身瀰漫仙光,只是,他終究還只是年輕一輩的強者,始終無法跟聖主這樣超級強者相媲美,僅僅只是氣息,就如同一座十萬大山一般狠狠的壓在了林逸的身上,讓他全身的骨骼都抑制不住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響。

「哼! 腹黑孃親:拐個王爺好暖牀 我說你怎麼有這麼大的膽子,看來,高俅當年得到的那十萬小道之一的小神通竟然落在了你的手裡!」

聖主威嚴不凡的聲音驟然響起,只是語氣卻冷漠到了極致。

我真的想助攻 「哈哈,聖主,你簡直就是老狗!」

林逸咬著槽牙,目光瘋狂而猙獰的怒吼道:「生死戰,在場幾百號人都聽的清清楚楚,你也敢插手?註定要淪為笑話!」

「轟!!!」

整個兆龍殿內,幾百號人的腦海里彷彿一下子山崩地裂一般,爆發出了驚天海嘯,而後,每個人都愣住了。

「罵聖主?」

「這小子瘋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