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一起扭頭望著她,

「哪裡?」 「就是岳山水潭邊,以前那兒是有幾戶人家的,後來搬走了,他們當年種過一些芋頭,我昨天看到了那些散落在水潭附近的芋頭,長勢不錯,本來我昨天就要提出來的,後來被那個怪魚一嚇,忘記了,幸虧楊嘯大哥剛才提醒我才想起這件事來。」 芋頭這種植物,只要不剷除掉,便會一年一年生產,越長越多,

「哪裡?」

「就是岳山水潭邊,以前那兒是有幾戶人家的,後來搬走了,他們當年種過一些芋頭,我昨天看到了那些散落在水潭附近的芋頭,長勢不錯,本來我昨天就要提出來的,後來被那個怪魚一嚇,忘記了,幸虧楊嘯大哥剛才提醒我才想起這件事來。」

芋頭這種植物,只要不剷除掉,便會一年一年生產,越長越多,隨手丟一個芋頭,如果環境適合生產的話,三五年之後就是一大片的芋頭。

楊嘯臉色一陣尷尬,輕咳一聲,說道:

「我是今年的大一新生,不是大哥,是學弟。」

黃雯等人先是一愣,隨即哄堂大笑起來,有個女孩打趣道:

「你昨天不是說要做我們老大的嗎?自然是大哥了,呵呵!」

氣氛就這麼不經意間點燃了。

楊嘯突然發現,要想做人家老大,最好年紀上也要大一點,否則有點尷尬呢。

楊嘯望著那個高個子女孩,問道:

「你確定看到了芋頭?」

「當然,我是沙河市本地人,以前中學的時候經常來這邊郊遊,對岳山周圍比較熟悉。」

「嗯,既然這樣,我們到可以想辦法去挖這些芋頭,這樣你們就能吃飽點了。」

楊嘯說道。

黃雯和陳菲等人猶豫了一下,表示質疑:

「可是,水潭裡面有水怪啊,我們昨天親眼看到了一個同學被水怪拖入水中咬死的。」

「那芋頭是在水中還是岸邊?」

楊嘯望著那個高個子女孩,女孩名叫陳璐。

陳璐說道:

「水中也有,岸邊也有,水中多一些吧。」 楊嘯思考了一下,說道:

「與其坐在這兒等死,為什麼不冒險拼一把?水怪在水中,我們在岸上,只要我們不下水,只挖岸邊的芋頭,應該沒有什麼問題的,而且,我覺得水潭的水還是可以裝一點帶回來的,不用當場燒水,直接用水瓶裝了帶回來再燒開了喝水,我袋子裡面的水畢竟有限。」

楊嘯這樣一說,大家也覺得似乎沒有更好的辦法了。

黃雯望著楊嘯,說道:

「我們都是女孩子,膽子小,你現在是老大,我們都聽你的。」

一句話就把楊嘯架在了火上烤了。

楊嘯愣了幾秒,按照昨天的約定,他可沒有義務帶領大家冒險,可是,一看到這三十個女孩可憐的眼光,他又實在不忍心。

楊嘯想了想,只能當一回聖母了,說道:

「我帶你們去可以,不過,一切都要聽我指揮,否則出了事情我就拍屁股走人,絕對不停留一秒。」

「行,我們都聽你的,誰叫你是我們老大呢?」

陳菲等人也都跟著起鬨了,楊嘯這次發覺老大真不是那麼好當的。

「嗯,我要先挑選一下人員,覺得自己還能跑動,有點力氣的站出來,實在餓得暈沒有力氣的坐在地上別動。」

黃雯等人彼此看了一眼,站起來了十幾個女生。

楊嘯掃了一眼,說道:

「好,就你們這些人,我先提幾個要求,第一,大量收集空的礦泉水瓶,等下我們要去裝水,第二,每人準備一根鐵棍,最好能夠找到幾把鐵鍬,這是要挖芋頭用的,第三,所有人要求長衣長褲,最好是牛仔褲,把褲腿綁住,長袖都要扣好,現在分頭行頭,半個小時候來這裡集合。」

黃雯,陳菲,陳璐等人立即行動,空的礦泉水瓶昨天就準備了,有幾十個大大小小的瓶子,鐵棍原本就有的,是她們現在用來自衛的武器,至於長衣長褲,有幾個女孩還是七分褲,有的是裙子,和那些不用去行動的女孩調換一下就好了。

一陣忙碌之後,半個小時候,大家基本上準備好了。

黃雯等人還從附近團隊哪裡借來了三把鐵鍬。

楊嘯看了一下,基本上差不多了,便帶著眾人出發。

楊曉不認識路,由黃雯等老學員帶路,十多分鐘之後,大家便踏入了岳山的山路。

楊嘯讓大家停下來。

「老大,什麼事情?」

黃雯問道。

楊嘯一笑,從背包裡面摸出一包蘇打餅乾。

「你們把這包餅乾吃了,等會好歹有些力氣,還有這瓶水。」

黃雯等人看著楊嘯,內心有些激動,大災變一來,她已經見慣了各種人性冷酷無情,卻沒有想到楊嘯這個陌生人居然會對大家這樣好,富有愛心。

黃雯哽咽地點點頭,大家突然發覺,有個男人做老大,真的是件很爽的事情啊,難怪那些女孩都要投靠別的團隊,哪怕犧牲身體也不在乎。

「你們一邊吃我一邊說,山上的情況或許已經超過了我們的預料,我們這次是去冒險的,不是送命的,大家走路的時候要小心點,千萬不能一個人落單,遇到一些變異的生物,直接用手中工具敲死……」

楊嘯現在最擔心的就是山上的昆蟲老鼠毒蛇開始大量變異,威脅不堪設想。

這些女孩原本是很膽怯的,現在有楊嘯這個老大,又吃了兩塊餅乾,膽氣多少恢復了一些,大家紛紛表示跟著老大混口飯吃,這些女孩子一活躍起來,氣氛很熱烈。

楊嘯心想,果然是一群悶騷的女人,自己日後的小心點,千萬別中了她們的道。

大家拿著鐵棍,相互照看這向水潭走去。

「大家看,那樹上有個蜘蛛,居然有巴掌大,以前從來沒有見過啊?」

「還有那些蚊子,已經有拇指粗了,好恐怖啊!」

「連蝴蝶都變成了蒲扇大小了,這世界太恐怖了,古博老頭說的沒錯啊,全世界的生物都發生了基因突變。」

……

大家沿途不斷發現一些變異的動物,內心開始感覺有些恐慌,好在這些變異的生物並沒有主動襲擊她們,加上有楊嘯堅定的領導,大家便壯著膽子前行。

又走了十多分鐘,大家終於來到了水潭邊,遠遠地站著。

因為昨天水潭發生怪物襲擊事件,除了楊嘯她們這隊人員,沒有其他任何人來這裡,大家還能看到水潭邊丟棄的很多盆子和水壺,水瓶等等,有些已經灌滿了水。

陳璐指著不遠處的水潭邊,說道:

「大家看,芋頭的葉子。」

在水潭邊,密密麻麻長著很多芋頭,沿著水潭邊,至少有二十多米長的水岸,水中和水邊岸上都有。

「黃雯,你帶九個人,三人一組,站在距離岸邊遠點的地方,只挖岸上的芋頭,一個人挖,另外兩人注意觀察周圍的環境,尤其注意草叢裡面的各種變異蟲子,小心被咬到。」

黃雯點點頭,只要不下水,她們倒不是那麼擔心,於是帶著幾個人過去挖芋頭了。

楊嘯拿了一個大鐵桶,對另外幾名女孩說道:

「你們站在岸上負責灌水,我負責去水邊把水端上來。」

大家一聽都說好,站在岸上應該是安全的。

楊嘯先將鐵桶交給一個女孩,讓她跟著自己,他雙手拿著鋼管走到水邊的一個簡易碼頭查看了一番。

潭水比較清澈,一眼可以看到岸邊的水草和底部的泥沙,估計即便有水怪也不會躲在岸邊了。

楊嘯吧鋼管插在岸邊。

「把鐵桶給我。」

接過鐵桶,打了一桶水,快速提到遠處的斜坡草地上。

這邊的幾個女孩趕緊拿幾個小盆子舀水灌入水瓶之中。

楊嘯提到第三桶水的時候,突然,從水中冒出了一個手臂粗像蛇一樣的怪物,跳出水面,對著楊嘯飛來。

楊嘯的感官早就異於常人,那怪物剛一冒頭,他便已經警覺,急忙轉身向岸上跑去。

站在不遠處的幾個女孩看到那怪物襲擊楊嘯,都是一聲尖叫。

黃雯等人正再挖芋頭,聽到尖叫,嚇得就往回跑。

好在楊嘯反應及時,那怪物並沒有咬到楊嘯,啪地一聲掉落在岸邊的草地上。

楊嘯慌亂之中,從背包中抽出兩把一尺長的西瓜刀,轉身對著草地上的怪獸,仔細一看,發覺這怪獸不是蛇,卻是一個放大版的鱔魚。

哇靠,連鱔魚都變得如此巨大! 那鱔魚不知道什麼情況,落在草地上,看著楊嘯,張著大嘴,露出鋒利的牙齒,似乎想要攻擊,卻因為在草地上不如水中那麼強勢。

這絕對是楊嘯今生為止見到的最兇狠的鱔魚。

「狗/日的,嚇你爺爺一跳啊,老子今天要燉了你喝湯。」

楊嘯揮舞著手中一尺長的西瓜刀,對著鱔魚躍躍欲試。

黃雯算是膽子最大的一個,拿著一把鐵鍬趕了過來,看到這手臂粗的鱔魚,吃驚不小。

楊嘯一看,趕緊從黃雯手中拿過鐵鍬,對著草地上的鱔魚直接拍了下去。

那鱔魚似乎知道厲害,趕緊轉身向水潭游去。

「想跑,沒那麼容易。」

楊嘯一鍬拍空,一個箭步衝上前去,再次狠狠拍下。

砰!

這下拍得結實,直接砸在了鱔魚的背上,那巨大的鱔魚咯吱叫了一聲,轉身張口咬向楊嘯。

楊嘯緊急後退一步,手中鐵鍬再次拍下,砰地一下直接拍在了鱔魚的腦袋上。

這一下,鱔魚的腦袋給拍扁了,躺在草地上抽搐著。

楊嘯豎著鐵鍬對著鱔魚的腦袋砍下,鐵鍬砍掉了半個腦袋,鮮血直流,巨大的鱔魚終於死翹翹了。

楊嘯激動、驚訝,興奮,一屁股坐在草地上,小心臟撲通撲通直跳,喘著粗氣。

黃雯等女孩子看得膽顫心驚,沒有人敢上前。

就在此時,陳璐突然尖叫道:

「楊嘯,快跑,水潭的怪物又出來了。」

楊嘯一驚,抬頭望去,數十米遠處的水潭浪花四濺,一條巨大魚鰭露出水面,對著這兒快速游來。

楊嘯哪敢繼續站在岸邊,屁滾尿流地向上坡跑去,那些女孩子更是一陣尖叫,向更遠的地方跑去。

楊嘯跑了數十米,距離水潭已經比較遠了,並沒有感覺身後有什麼怪獸追過來,按照他的理解,既然是水中的怪獸,應該不會離開水潭的。

楊嘯回頭一看,果然,那巨大的魚鰭距離水潭岸邊十多米的地方停留了下來,攪動水花不斷翻滾。

楊嘯深呼吸,冷靜一下,看到水中的巨型怪獸沒有跳上岸,只是在岸邊游來游去,內心安穩了許多。

黃雯等人跑得更遠了,大家感覺楊嘯沒有跟上來,回頭看了一眼,發現楊嘯站在岸上發獃,眾人便都停了下來。

「楊嘯!」

黃雯大聲喊了一句。

楊嘯回頭對她們招手道,「沒事,你們回來吧。」

「真的沒事?」

「暈啊,你們什麼時候見過魚能上岸的?」

眾女生一愣,這話好像有些道理啊。

又看到楊嘯的確站在岸上沒有威脅,便又一起鼓勵著走了回來。

眾人心有餘悸,只是站在岸上遠遠看著,不肯走下水潭岸邊的草地。

楊嘯問黃雯。

「挖了多少芋頭了?」

「估計有十幾斤吧?」

「還有嗎?」

「還有,可是?」

「害怕了?」

黃雯等人點點頭,不害怕絕對是假的。

楊嘯並不想代勞,這群女生如果連這一關都過不了,等以後這些生物完成了基因突變,具備更強的攻擊性之後,她們如何存活?

楊嘯可沒有想過要負責她們一輩子,又不是自己的老婆。

「今天是大災變的第四天,按照古博老頭的話,七天之後所有的生物都會完成變異,到時候,這山上估計就不能上來了,現在趁這些生物還沒有完成變異,正是它們比較虛弱的時候,這個時候你們不儲備一點食物,過幾天就真的只能等死了。」

黃雯等人一聽,彼此看看,面對未來死亡的威脅,內心漸漸有了一股拼一把的勇氣。

「挖不挖隨便你們,我反正是有食物吃的,再說了,你們只挖岸上的芋頭,水中的怪獸也不能傷害到你不是?你們也知道肖哲他們是如何對你們的,難道你們寧願去受那個屈辱?」

一句話把黃雯等人點燃了。

黃雯,陳璐等人相互點點頭,最後堅定地說道:

「姐妹們,大不了死在怪獸嘴裡,也總比被肖哲那些流氓侮辱要強吧?」

「對,我們拼了!」

「好,我們一起!」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