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老爺子比掌櫃更緊張,看來他今天勢在必得。

其他的人,有兩個已經拍了,到了第六幅畫的時候,我看到那掌櫃,吞嚥了兩口唾沫。 “起拍!”他道。 “十萬!”我一轉頭,就看到那胖子舉起手,一下站了起來。 他真的是每一幅都要插一腳。這時,那老爺子也轉過頭來,狠狠地瞪着他。 “看什麼看!老不死的,沒錢?憋着!”胖子指着他道。

其他的人,有兩個已經拍了,到了第六幅畫的時候,我看到那掌櫃,吞嚥了兩口唾沫。

“起拍!”他道。

“十萬!”我一轉頭,就看到那胖子舉起手,一下站了起來。

他真的是每一幅都要插一腳。這時,那老爺子也轉過頭來,狠狠地瞪着他。

“看什麼看!老不死的,沒錢?憋着!”胖子指着他道。

老爺子橫了他一眼,第一次開口,舉起手,“十五萬。”

我草天草地草空氣,你們都是神豪,隨便一加五萬,老子賣血賣成人幹都還不上!

我一股無名業火冒了出來,蹭地站了起來:“尼瑪!二十萬!”

胖子愣了,轉頭看着我,輕輕捅了捅我:“狗尿哥,這裏花的可是真金白銀,不是你的小蝌蚪!”

我一下毛了,大聲道:“別跟老子叨叨,老子的蝌蚪,幾個億!”

就在這個時候,只聽見老爺子嘶啞着嗓子:“三十萬,這畫歸我了。”

我反應就慢了一步,就被這老爺子搶先了?就怪這胖子!

只見那老爺子走了過去,伸手準備拿畫,但是掌櫃卻沒有遞給他。

我大喜,老爺子雖內行,還是缺了點兒火候。

我走過去,一把抓起鼎裏的銅錢,一共八枚,擺在了掌櫃面前。

老爺子驚訝地看着我,我淡淡一笑,對掌櫃道:“三十萬,歸我了。”

掌櫃好像鬆了一口大氣,沒想到的是,他對我鞠了個躬,伸手坐了個請的動作,“樑先生,裏屋,掌吃有請。”

其他人都看呆了,老爺子一下抓着我的手腕,感覺就要氣炸了,“爲什麼給他?”

我剛想說什麼,掌櫃一把攔住,微笑着說:“這位樑先生,纔是真正的行家。放心,其他人拿到的,都是真跡,絕對比30萬要值當。”

老爺子可能萬萬沒想到,自己算了那麼久,還是被人算了。

我抱着狗,回頭對胖子做了個拜拜的動作,一手抓着畫卷,在他們驚歎的目光注視下,昂着頭,走進了裏屋。 「你們這幾個廢物,留你們有何用!」

艾克西看到自己的這幾個手下,居然一出來就長別人志氣滅自己威風,一怒之下掏出了手槍將他們接連擊斃!

黃毛沒想到自己的老大居然那麼絕情,連眼睛都沒合上就斷了氣。

原本黃毛還想提醒他,讓他不要平白送死,不要去招惹許曜,然而這些話語在艾克西的眼裡就是懦弱無能!

懦弱無能的人,沒有資格在這條道上混!

他們野狼幫發展至今,全憑藉著一股狠勁!

艾克西十四歲的時候就跟著自己的父親外出打獵,曾經憑藉著一把砍刀,將一頭成年的狼擊殺!

當他拖著大狼的屍體滿身染血的回到小鎮上時,所有的住戶都被他的膽識所嚇到,也全都被他性子里的那股狠勁所震驚。

這件事情傳出去之後艾克西在學校的名聲很差,所以還沒有上高中就輟學加入了當時的野狼幫。

那時的野狼幫頭領看上了艾克西的這股狠勁,於是將它作為自己的專職打手,想要將他培養成為自己的精英部下。

艾克西跟隨著野狼幫的頭領,一路走南闖北學會了很多東西,不僅逐漸的獲得頭領的信任,同時野心也在不斷的擴張。

直到一天晚上他將野狼幫的頭領擊殺,並且將他的頭顱硬生生的砍了下來,隨後拿著他的頭顱號令整個幫派!

影帝偏要住我家 一時間不僅整個幫派的人都為之震驚,就連羅伯特小鎮周圍的其他幫派都震驚無比。

隨後艾克西用了不到兩年的時間,就將周圍的幫派全部剷除,最後只餘下他們野狼幫一家獨大。

在此期間艾克西一路橫掃整個羅伯特小鎮,所遇到的對手通通都敗倒在自己的手腕之下!

至今未曾有過對手!

現在一個憑空出來的神秘乞丐,而且還是一個外國人,就妄想要動搖自己的王國?

這對於艾克西來說,簡直就是痴人說夢!

「你是哪條道上混的人? 寵物小精靈之庭樹 就連我的手下你也敢動?」

艾克西帶著自己的小弟不斷的朝著許曜移動,妄圖用自己的人數優勢來為自己形成巨大的氣場,以此來壓倒許曜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勢!

面對數百之眾,許曜並不畏懼!

一隻螞蟻一腳就可以踩死,一百隻螞蟻也是一腳就能夠踩死!

堂堂金丹中期修道者,一腳已步入仙班之位!面對區區百眾凡人,也不過清風徐來,未起半點波瀾!

「華xia江陵,許曜。」

這名號一報上,艾克西不由得一陣思索,他還從來沒聽過道上有這號人物。

「你的人又如何?他們惹了不該惹的人,所以遭受到了應有的懲罰。你若不從,也當如此!」

此言既出許曜殺機畢現,一股寒氣驟然升起!

「哈哈哈!可笑!我們這裡有近乎兩百人,手上有著最新研製出來的武器。而你不過是一個人,你一個人來到我們的基地想做什麼?打了我的人,還想要跟我們心平氣和的坐下來好好談話嗎?」

艾克西仰頭大笑了起來,對於許曜所展示的殺機絲毫沒有放在眼裡,他身後的小弟也放聲大笑。

他們覺得許曜實在是太愚蠢了,就算本事再怎麼高強,孤身一人來到他們的面前,不是送死是什麼?

一頭猛虎再怎麼強,面對數百匹野狼,也會死於狼爪之下!

此刻有艾克西作為狼頭率領的群狼,已經將眼前的這頭猛虎圍在了包圍圈之中!

在艾克西看來,許曜此刻的淡定也只不過是虛張聲勢罷了。

他舉起了手中的槍朝著天空中們打了數槍,一直將子彈的彈夾打空,隨後又換上了一副新的彈夾,這一次他將槍口對準了許曜!

「年輕人你非常的狂!但是我非常欣賞你的勇氣,能夠解決掉我十一個廢物手下,也說明你有一定的力量。只要你現在跪下來磕頭像我認錯,我可以考慮到你加入我們野狼幫,從此之後我可以將你視為兄弟,帶你吃香喝辣共闖天下!」

艾克西這句話聽起來非常的給面子,也很符合江湖道義,實際上他身後的小弟在入伙之前都聽到過這句話。

他們對於老大這種招人的方式,早就習以為常。

艾克西覺得自己的優勢非常大,他的手上有著最新改良的沙漠之鷹,從這個距離給誰一槍,都會直接將其報廢!

在這個武力至上的世界,誰的手中有槍誰就有話語權!誰的手中有槍,誰就是老大哥!

所以當艾克西拿槍指著許曜的那一刻,他就覺得自己已經贏了!

一個人的武功再高,再能打,也比不過自己手中的槍快!

危及到自己生命的那一刻無論是誰都會表現出軟弱的態度,這是源於自己體內的求生欲。

也是因為有了手中的槍,艾克西才敢保證,許曜最後肯定會向自己下跪!

「跪下來?」

聽到他的這句話,許曜也只不過是笑了笑。

眼前的這群螻蟻,竟然也配讓自己跪下?

許曜輕輕的動了動手中的戒指,赤霄劍憑空出現在了他的手上。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 「給我跪下!」

許曜體內的氣息一震,手握帝王之劍,對著野狼幫的人怒斥一聲!

帝道之劍赤霄劍!此劍乃當年漢皇斬殺白蛇,一舉稱王所配之劍!

此刻利劍出鞘,王霸之威震蕩四海!

野狼幫的所有人包括艾克西,在赤霄劍出鞘的那一刻!竟忍不住齊刷刷的跪倒在地上!

他們的腿都不受控制的跪了下來,身子更是彎了下來,對許曜頂禮膜拜!

惶恐!這種情緒在他們的心中蔓延!

此劍出鞘的那一刻彷彿漢皇再臨!

漢皇神威無雙,震怒之下九州俱焚!豈是他們這群小小的鼠輩能夠與之正視!

艾克西等人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知道一股強大到讓他們完全無法反抗的壓力以及威嚴,如同大山一般死死的壓在了他們的頭上,讓他們連喘息的機會都沒有!

這一刻,他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自己的小命被許曜捏在了手掌心之中!只需要一個念頭他們便會身形俱焚!

此刻睥睨天下的氣勢從許曜的身上綻放而出,掌握生殺大權的許曜僅是輕輕的一揮手,半數野狼幫成員,化為一團血霧灰飛煙滅!

無需任何的理由,舉手投足之間,抹滅半壁江山!

毀滅你,與你何干! 目睹了這一切的艾克西,此刻才真正的察覺到何為差距!

他現在非常的後悔,若是一早就聽黃毛的話,得知許曜尋來就立刻逃跑那該多好。

原本他還以為黃毛所說的話是在敗壞軍心,是在妄自菲薄,是因為膽小懦弱。

此刻在真真切切的直面許曜所帶來的壓力時,他才明白什麼是真正的恐怖!

「你知道我為什麼留你一命嗎?」

此刻許曜已經收起了赤霄劍,因為那把帝道之劍給他們帶來的威壓實在是過於強大,若是不把劍收起來他們可能連話都不敢說出口。

艾克西搖了搖頭,雖然感覺身上的壓力少了些許,但許曜那可怕的形象已經深深的烙在了他的心中,怕是連做夢都會被嚇醒。

「因為我有話要問你,想要繼續活下去就老實的回答我的提問。」

艾克西聽聞連忙點頭表示自己的忠誠,他們哪還有半點野狼幫的樣子,簡直就是一群忠誠的野狗幫。

「是誰指使你們來對付我?」

許曜開門見山直接點出問題。

「是……喬治安!是他花錢雇我們對付你的,他花了二十萬美元,說要把老約翰的小賣部給砸了,還說要把你抓到他宅子里。」

艾克西一股腦的將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完完全全的告訴許曜。

他現在腸子都快要悔青了,當初他以為自己敲詐了喬治安二十萬,簡直就是血賺。未曾想碰上的許曜,居然是如此可怕的對手。

倘若再給他一次選擇的機會,就算是給他二十億,他也不敢去惹許曜這個大殺星。

僅是舉手投足之間就將自己半數的人抹滅,這是平常人能夠辦得到的事情嗎?那是平常人能夠做得出來的事情嗎?

艾克西一想到這裡,就恨不得拿著手槍跑到喬治安的家裡,用槍指著喬治安腦袋狠狠的罵他一頓!

「現在你們打電話給他,就說要辦的事情已經完成了,讓他自己過來這裡見我。」

許曜留下了這句話后,終於是解除了自己對他們的壓力。

此刻艾克西才發現自己的身體終於能恢復於自己意識控制,他身後的手下們也接連站了起來。

雖然他們已經能夠重新恢復行動,但腦海之中早已沒了反抗的念頭,他們對於許曜只剩下唯一的一種印象,那就是恐懼!

「我馬上打電話聯繫他,許曜老闆要不就先上樓好好的休息一會,我叫他們準備一下火鍋。」

艾克西看到許曜收起了殺意,連忙上前進行討好。

許曜一點頭,跟著他們上了樓。

安頓好了許曜后,艾克西立刻打電話給了喬治安:「喬治安同學,上次那位侮辱你的黃……的人,已經被我們帶到基地里,現在就等著你過來。」

喬治安有些不滿的問道:「不是說把他送到我這裡來嗎?」

「少說那麼多廢話,現在人到了我們這裡,你愛來不來。」

艾克西也沒跟他多客氣,直接就逼喬治安現身。

「好吧,我現在就過去。」

喬治安不知道這是陷阱,他以為這就是他們黑暗勢力的規矩,也沒有想太多。

他覺得野狼幫的人,對付當日欺負自己的那位乞丐應該沒有問題,而且自己可是他們的大金主,將來也不會對自己做出什麼殺雞取卵的事情。

於是換好了一身合適的衣服后,十分正式的走出了家門,開車前往野狼幫所在的地點。

一路上他甚至高興的哼起了歌謠,想著一會見到許曜,該用什麼方式折磨他。

明明只是一個乞丐卻破壞了自己的好事,不僅毀了自己的名聲,甚至就連自己的父親都在責備自己!

喬治安覺得自己並沒有錯,錯的是當日救人的乞丐!

如果沒有那個乞丐插手,他現在的名聲和名望,足以讓整個學校的人都仰望自己。

越想越是生氣,喬治安一踩油門便加快了自己的速度,以最快的速度抵達了野狼幫所在的地點。

自己在打錢的時候曾經特意的吩咐過艾克西,若是抓到那乞丐必先一頓毒打,把他打得跪地求饒,這樣才能解自己的心頭之恨!

所以等到自己上去的時候,那個乞丐估計已經被艾克西的手下打得鼻青臉腫,看到了自己肯定會低頭認錯跪地求饒。

想到這裡他就覺得心中一陣爽快,這幾天聚集在心中的抑鬱之情,一掃而空!

只是今天的野狼幫有些奇怪,基地人數比以往要少很多,而且自己上樓的時候,他們都用著一種奇怪的眼光看著自己。

喬治安感覺心頭有些不安,他今天出門之前特意照了照鏡子,臉上似乎沒殘留下什麼痕迹。

當他來到了第5層樓,推開了艾克西所在的房間時,看到的卻是艾克西和他的其他小弟,正圍繞在一個陌生男人的身旁。

那男人正十分悠閑的將火鍋里的肉撈出來,沾了一些醬油後送入口中。

艾克西等人看到喬治安上來后,低聲對許曜說道:「許曜先生,你點的人已經上來了。」

這話聽起來怪怪的,讓喬治安感覺自己就好像是許曜點的一道菜。

「來了啊?老弟。」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