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則天不知道蹦極是什麼,但知道絕對不是什麼好東西,她不敢強硬了,乾脆不回,氣呼呼地收起了手機。

此舉在楊雲看來,就是心虛了。 姜超說的有板有眼,挺像那麼回事兒,楊雲當然會選擇相信。 別看武則天現在地位高,但殺了凡人,嚴查起來還是很麻煩的一件事。 那句話怎麼說來着? 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嘛。 “娘子,你若不回覆,豈不是等於默認了?還是回他吧。”楊雲勸道。 武則

此舉在楊雲看來,就是心虛了。

姜超說的有板有眼,挺像那麼回事兒,楊雲當然會選擇相信。

別看武則天現在地位高,但殺了凡人,嚴查起來還是很麻煩的一件事。

那句話怎麼說來着?

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嘛。

“娘子,你若不回覆,豈不是等於默認了?還是回他吧。”楊雲勸道。

武則天心想也是。

“姜董事長,我希望你能擺正自己的位置,羅浮山上會出現什麼項目,還輪不到你來指手畫腳。”

“至於男鬼淚,我是不會賣給你的了,你就算有錢我也不會賣了,讓你的朋友等死吧,待到她來地府後,我會好好關照她的……”

媽的!

“你給我等着!我倒要看看誰先哭!”

眼看姜超收起了手機,肖洪這才小心翼翼道:“董事長,你隨我去總判殿取男鬼淚吧……”

姜超正在氣頭上,一把扯開了自己的胳膊。

“你他媽腦子有問題?!總判殿有男鬼淚我師父怎麼不知道?!如果有的話他早就通知我了!”

就是,宮三元可是頭一個知道姜超需要男鬼淚的。

未婚夫,我是重生的 若是他那裏有,何必讓姜超四處求人呢?

肖洪急切道:“老董事長不知道呀。”

“那你怎麼知道的?!”姜超怒問道。

奇了怪了,總判殿的事情,我師父不知道,你倒是先知道了。

咋的?你拜三眼爲師了?

能掐會算?

“那就是我哭的我不知道嗎?!”肖洪跺腳道。

本來肖洪都沒把這個當回事,他也不知道鬼是哭不出來的,當然就不清楚男鬼淚的重要性咯。

難不成哭了以後還把眼淚撿起來帶回家?

肯定就扔在那裏了。

姜超一愣。

“誰欺負你了?我收拾他去,走。”

姜超下意識的反應也讓肖洪很感動啊,之前看姜超那火急火燎的樣子,顯然這男鬼淚是個十分重要的東西。

可當姜超知道肖洪哭了之後,直接把這事兒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不不不,董事長,沒人欺負我,一開始我不是準備給你送寒天散嗎?然後我想着,我這麼做,肯定就回不來了。”

“我和蕾蕾纔剛在一起沒多久,我這又得死一次,你說我這心裏得多難受呀?不過我可沒哭啊,是那眼淚自己掉下來的。”

得,還不好意思了。

姜超總算是弄清楚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那就甭廢話了,去我師父那兒。”

很快,兩人便來到的總判殿。

此時的宮三元正在判案。

兩邊各站着九名鬼差,宮三元也收起了地痞模樣,一眼的嚴肅,不怒自威。

“啪!”的一聲,驚堂木音起。

“來啊,把人給我帶下去!先打入刀山地獄三百年,再打入枉死地獄五百年,刑滿後打入畜生道,待三世輪迴後重回人道。”

此言一出,兩列各走出一名鬼差。

被判那人猛地擡起了頭。

“大人!冤枉,冤枉啊!我沒有!人不是我殺的!大人明察啊!”

宮三元冷冷道:“孽鏡臺上已有顯示,你不必囉嗦,帶下去!”

“是!”

那五十歲左右的小老頭便被拖走了,一邊被拖還一邊嚷嚷自己是被冤枉的。

待到退堂後,姜超和肖洪才走了進去。

“咋回事啊董事長?什麼人需要你親自來辦?”肖洪問道。

宮三元白了他一眼。

“殺人犯,在陽間被發現後畏罪自殺了。你還有臉問?這本該是你的案子,你死到哪去了?”

肖洪趕緊解釋道:“不是的老董事……”

“說多少次了!在單位以職務相稱!你還嫌別人說我搞小山頭說的少嗎?!”

肖洪立即改口。

“好的宮判,您聽我解釋,我接到求救電話,說是有人在黃泉路上毆打陰……”

說着說着,肖洪的聲音便小了起來,還時不時地看向姜超的臉。

宮三元也看了過去。

“小超,你又給我惹什麼麻煩了?”

姜超不以爲然道:“我什麼時候給你惹麻煩了?你弄不到男鬼淚,我肯定要自己想辦法啊。”

宮三元已經能猜到姜超都做了什麼好事兒了。

他養大的徒弟,他還不清楚?

“那你們來我這所爲何事?”宮三元問道。

肖洪抱拳道:“是這樣的宮判,之前我準備赴死送藥,臨走時流下了一滴眼淚,就在您這兒。”

宮三元樂了。

“還有這事兒?那你們趕緊找啊。”

說着他也從案桌上飛了下來。

可經過三人的仔細查找後,什麼也沒有找到,不過卻有一條長長的劃痕,一直延伸到殿外。

肖洪一拍大腿道:“肯定嵌在那個犯人的鞋底了!快去刀山地獄!”

[本章完] 想想姜超想要弄到這個男鬼淚還真的是一波三折。

好容易聽說總判殿裏有,跑來一看居然又沒了。

這尼瑪叫什麼事兒啊。

“慢着,你怎麼知道就在那個犯人的鞋底?”姜超問道。

就是啊,畢竟總判殿裏那麼多人來來往往,肖洪是如何肯定的呢?

肖洪急赤白臉道:“真的呀!我來到殿門口的時候還能感受到那眼淚的氣息,後來聽老董……聽宮判講話就沒注意了。”

“等宮判講完,我就發現那氣息沒了!我流的眼淚我肯定最清楚啊!董事長,咱們趕緊去刀山地獄吧!不然又要有麻煩!”

姜超搖頭嘆了口氣。

已經夠麻煩了好嗎?!

“師父,你跟我一起去。”姜超說道。

畢竟是要下地獄,姜超肉體凡胎,肖洪級別又不夠,必須得有個人來撐場子。

宮三元不以爲然道:“我怎麼去?我堂堂總判,跑到刀山地獄就爲了一隻破鞋?這要是傳出去還得了?”

就是,不論怎麼說,宮三元這麼做也未免太不合規矩了。

肖洪舉手說道:“宮判,那你幫我們打個招呼,我帶着董事長去吧。”

老董事長要面子,這個我清楚,所以只能麻煩我咯。

正好也能和董事長單獨在一塊混着,這感覺可正好。

怎料宮三元眉頭一皺,兇狠道:“你哪兒都不許去!這在你的工作範圍內嗎?!我已經幫你審了三個犯人了!”

“一天天的也不知道在忙些什麼,整天跟着小超晃悠什麼東西?!再敢到處亂跑,當心本判定你個玩忽職守之罪!”

肖洪解釋道:“宮判,此事對董事長而言非同小可,我如果不……”

“如果什麼?什麼董事長?哪個董事長?罰惡司,我請你擺正自己的位置,這不是你的工作!”

如此,肖洪張了張嘴,還準備解釋着什麼。

姜超卻是打斷道:“行了,我一個人去,你把定位和那犯人的信息發給我。”

老東西,我有困難了不幫着我是吧?

別等你哪天遭了難。

看你幾時完!

宮三元將定位發給姜超後,單手一揮,姜超便直接飛向了刀山地獄。

別說,還真挺方面,不然姜超還不知道該怎麼過去呢。

總判殿內。

“老董事長,你爲什麼要這麼安排呀?”肖洪問道。

宮三元不幫着姜超,這在肖洪看來是十分奇怪的。

這老頭爲了姜超可以連命都不要,可如今這點小事都不幫,的確很奇怪。

至於稱呼不稱呼的,這都是喊給外人聽的,現在就他們自己人,不叫老董事長叫什麼?

宮三元沉吟了一聲。

“之前我準備在羅酆山建立動物園,召開了一個常務閻王大會,把所有的工作內容都簡單地彙報了一下。”

“還以羅浮山景區爲例,說了不少有關動物園給地府帶來的經濟利益,其他閻王都附議通過了,唯獨刀山地獄的平等王反對。”

“這平等王也不知道怎麼了,居然說人人平等,那些異獸雖然不是人,但也應該享受和鬼衆一樣的待遇。”

“說是把他們關在籠子裏,供人欣賞是對他們的pò hài,真是放他娘個屁,如果不關的話,異獸們是不被pò hài了。”

“但到時候就是鬼衆受pò hài了,很多異獸的戰鬥力是與生俱來的,不加強管理怎麼行呢?況且這樣還能推動經濟。”

“那老東西就是不給我通過,最後還把地藏王搬出來了,怎料地藏王留下一句‘阿彌陀佛’都就走了,媽的。”

“最終還是我拍桌子叫板,以官職擔保動物園的建設,對地府有利無弊,秦廣王又配合我放了兩個屁,這才全票通過的。”

名門閃婚慢慢愛 肖洪把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都思考了一陣。

“那平等王會不會和楊雲是兄弟啊?”

宮三元聳了聳肩道:“我管他和誰是兄弟呢,我和小超聯手騙了楊雲兩千萬,這樑子早就結下了,我怕什麼?”

肖洪一驚,嚇得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

“兩千萬?!咋騙的呀?!”

“什麼咋騙的?不騙,你和小朱那獎金是哪兒來的?你以爲小超發什麼財了?這錢就是來自這裏。”

肖洪聽聞後也是憂心忡忡的。

“老董事長,你這不是把董事長往火坑裏推嗎?!這錢我不要了,我讓蕾蕾也拿出來,咱們還給楊雲,不然董事長就危險了!”

和姜超的性命比起來,這點錢,肖洪還真看不上。

別瞧他長得賊眉鼠眼的,心態端正着呢,夠義氣!

“你是不是又沒事做了?錢還回去動物園不還是要建設嗎?況且小超去找平等王,吃虧的未必就是小超。”

“放你娘個屁。”

說完,肖洪便大步流星地離開了。

什麼人呀這是?

男鬼淚情願不要,肖洪也不能讓姜超去刀山地獄。

“砰!”的一聲。

佔少的心尖小甜妻 總判殿的大門忽然關上了。

“老董事長!平等王當閻王當了數千年了!姜董事長不可能是他的對手!你真的要害死董事長嗎?!”

宮三元眼中滿是冰冷地看着肖洪。

“你好大的膽,連我孃的屁都敢放,眼裏沒有尊卑了是麼?這件事我有我的安排,你再囉嗦一句,我定當不客氣。”

肖洪知道,宮三元絕對不在跟自己開玩笑,自己罵人,也是逼急了沒辦法。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