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忠恍然大悟道,這玩意原來是他自己造出來的~想憑這個贏了自己?

笑話! 看這破弓,連個拉弦的地方都沒有,如何能射出箭? ...... 不提黃忠的疑惑 這邊山丘之上倖存的玩家們都是送了口氣,還好自己等人跑的遠了些,僅僅是被餘波給轟到了,沒被黃忠給射死,再靠前點,那百米範圍的坑洞,就是剛剛那幾十個玩家們的墓地.... 「哈哈哈,大難不

笑話!

看這破弓,連個拉弦的地方都沒有,如何能射出箭?

……

不提黃忠的疑惑

這邊山丘之上倖存的玩家們都是送了口氣,還好自己等人跑的遠了些,僅僅是被餘波給轟到了,沒被黃忠給射死,再靠前點,那百米範圍的坑洞,就是剛剛那幾十個玩家們的墓地….

「哈哈哈,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啊!」

倖存下來的玩家還是挺多的,沒被黃忠給射死,當下心裡都是大鬆一口氣,歡快的說道

就像是在生死線上走了一遭的感覺

不少人都被感動哭了…

正當玩家們抱團哭泣,慶賀之時,有人朝賀翎那邊看了一眼,瞬間面色大變,嘴巴張的能撐得下一個雞蛋:

「卧槽!!」

有人注意到這個玩家的情況,連忙順著他看的方向看去,只見賀翎的身前,正架著一門類似迫擊炮的巨大炮筒對準了自己這的山丘,瞬間雙腿發軟,癱坐在地上:

「卧槽!迫擊炮!?」

什麼玩意,難道這三國時期就有這東西了!?

其他玩家們也立刻注意到了,紛紛向賀翎那邊看去,一陣陣卧槽此起彼伏,這下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各自拼了命的往山丘下面跑了!

…….

「咦~還有這麼多玩家啊?」

賀翎有些驚訝的看向那個山頭,上面人頭涌動,黃忠這一箭下去,竟然還有這麼多玩家活著?

可惜,自己這門大炮已經設置了定時發射了….

隱隱約約之間,賀翎彷彿聽到了八百米之外玩家們熱情的問候:

「賀(天)翎(殺)好(的)帥(賀)啊(翎)!!」

「我(沃)想(曰)要(泥)簽(祖)名(宗)啊!!」

….

黃忠對這炮有些好奇,就湊近了些觀察

賀翎連忙好心勸阻:

「哎,黃將軍小心點,離遠點吧,小心傷到你!」

「哼!多謝賀領主擔心,黃某還不相信就憑這個能傷到我!」

黃忠卻是不屑的冷哼道,就憑這個稀奇古怪的玩意,能傷到自己?

種種田嘮嘮嗑 說到這,還刻意又往前湊了湊

「厲害,黃將軍果然是藝高人膽大啊!」

賀翎見狀,也懶得管他,反而還誇了一句,一會就讓他見識見識~到時候他被炮彈給轟了,誤傷了,那可就不管自己的事了,讓你裝逼!

「3!」

「2!」

賀翎心裡默數道,一邊數,一邊拉著程咬金往後使勁跑~

剎那間…… 要求觀看楊嘯和秦小天生死決鬥的人遠遠超出了三千人,尤其是高級學院部的學生,覺得這是一個難得的觀摩學習的機會,要求學院開放比賽場地,允許更多的人有機會觀看比賽。

院長星河大人臨時決定,將楊嘯和秦小天生死決戰的比賽場地改到了學院的露天大操場,在這裡,可以容納2萬名觀眾。

操場的中心已經被設置成了一個直徑四百米的圓形競技場,整個競技場四周被防禦光幕包裹著,高度達到了五十米以上。

這個大操場是一個類似古羅馬斗獸場的模樣,操場中心向下凹陷,四周的看台逐級向外擴張,升高,每個座位都有良好的視野。

從1號競技場改為露天大操場之後,所有人都可以免費進入。

比賽時間是上午十點,大家為了佔據好的座位,很多人上午八點就開始進入操場佔位了。

參與場外賭盤的人高達數千人,賭金也到了二十億晶幣,這其中大約6成以上的人都是賭秦小天贏。

理由也很簡單,秦小天的基因進化等級達到了帝級初級巔峰,接近突破帝級中級,相比楊嘯剛剛突破帝級初級,幾乎是高了一個段位。

在當天夜裡,又有消息傳來,秦小天已經被確定會使用他母親的二星神兵,斷虹劍。

秦小天在高級學院的很多朋友都確定了這個消息,他們親眼看到了秦小天親自拿出了斷虹劍炫耀,

於是,這些人紛紛大手筆下注購買秦小天贏。

這個消息很快傳開了,很多人紛紛改變賭注,甚至重新加大賭局。

於是,所有資金中賭秦小天贏的人逐漸佔到了8成左右,總資金也突破了五十億晶幣。

高樓、陳蒼山、耶律彩雲等人重金下注賭楊嘯贏,每人購買了一千萬晶幣以上。

……

肖玲的宿舍內。

一大早,肖玲就起床,親自下廚做了一頓豐富的早餐。

楊嘯還躺在沙發上睡覺,聞到了香味,打了個噴嚏。

「這麼香啊!」

肖玲喊道:

「是啊,起床了,過來吃早餐。」

「這是床嗎?」

楊嘯從沙發上坐起來,故意揉了一下腰。

「哎喲,我的老腰啊,這沙發睡得是腰酸背痛腿抽筋,我這苦命,什麼時候能夠睡床啊?」

肖玲白了楊嘯一眼,隨即噗嗤一笑,說道:

「趕緊過來洗臉吃飯了。」

楊嘯站起來,伸了個懶腰。

洗漱完畢,肖玲的早餐已經擺上餐桌了。

肖玲穿著一件寬鬆的睡衣,頭髮鬆散地垂著,楊嘯從身後看了一眼,內心一動,走過來,從身後一把摟著肖玲。

肖玲猝不及防,「啊」地一聲叫了起來,很是慌亂地掙扎著,想要掰開楊嘯的手,但是楊嘯摟得很緊,

肖玲掙扎了幾下,掐了幾下楊嘯的手,輕聲罵了幾句無賴,只得任由楊嘯摟著。

「乖,別鬧了,快點吃早餐吧,今天還有重要的事情呢。」

密戰無痕 楊嘯從身後摟著肖玲,感受著她的溫柔,聞著她身上的幽香,用下巴蹭著肖玲的脖子,臉頰,輕輕地親吻著她的肌膚,

肖玲先是無力地掙扎了幾下,結果被楊嘯弄得也是有些情迷意亂,只要任由他佔便宜。

楊嘯更大膽了,輕輕扭過她的頭,親吻著她的嘴唇。

肖玲雙眼微閉,呼吸急促,臉色潮紅。

楊嘯也更加饑渴,一邊親吻著肖玲,雙手摟起她的睡衣,雙手直接伸入裡面,抓住了兩個堅挺的半球。

「嚶!」

肖玲一聲嚶叫,緊急轉過身來,推開楊嘯,臉色潮紅,看著楊嘯,

「不要!」

楊嘯深呼吸一下,控制自己的情緒,讓自己冷靜。

「對不起,我,」

「你如果真心待我,我自然會有給你的一天,還請你尊重我。」

肖玲雖然敢愛敢恨,但卻不是個隨便的女子,楊嘯是她的第一次戀愛,她看得很神聖,自然不願意這樣隨便就給了他。

她的內心對有些事情看得很神聖,至少,她覺得現在和楊嘯的感情也還沒有到這一步。

牽手,親吻都可以了,但是最後一步她想有所保留。

楊嘯微微一笑,再次摟著肖玲,柔聲說道:

「好,我尊重你,我喜歡你,對你的感情也是絕對認真的。」

「嗯,我相信你。」

楊嘯再次親吻了肖玲,不過這一次卻沒有剛才那麼衝動,一雙手也老實多了。

「楊嘯,答應我,好好從競技場上走出來。」

「嗯。」

楊嘯點點頭。

兩人坐下吃早餐。

早餐完后,肖玲回房間換了一套漂亮的淺綠色裙子,襯托她雪白的肌膚和美麗的容顏,更加光彩照人。

楊嘯檢查了一下身上的鎧甲,首飾,空間戒指中的兵器等等,確定一切都沒有問題。

時間上已經不早了。

萌寶甜妻:總裁的私人誘寵 「楊嘯,現在九點鐘,我們先去競技場吧,聽說今天來了很多學院領導,星海院長和幾個副院長都親自來觀看,還有基因商店的店長古青也來了,此外,還有幾個你想不到的嘉賓,」

「誰?」

「秦小天的父親和母親,也就是飛豹帝國第一富豪秦川,以及秦川的老婆,當今飛豹帝王的親妹妹完顏麗公主。」

「秦小天的父母都來了?」

「是的,我昨天去學院辦公室,教導主任朱鵬親自跟我說的,還有,朱鵬讓我轉告你一句話,」

「?」

「如果你能打敗秦小天,希望你最後能夠放過他,不要再殺他了,否則,仇恨積累的太深,把秦家逼到絕路上,日後恐怕你在飛豹學院也是待不下去了。」

「這點我知道,我已經答應過葉老要放過秦小天一條命,只要他不過分,我不會為難他,我當然知道,接連殺死秦家兩個兒子意味著什麼。」

「朱鵬也是這個意思,他說,如果你能夠饒秦小天一命,秦家應該可以原諒你曾經殺死過他們的小兒子,

這也算是一命抵一命,只不過是拿秦小天的命,來換取你的命。」

「放心吧,我有分寸,我只想在飛豹學院安靜地待一段時間,不想惹那麼多的是非。」

「看來你還是很自信的嘛,嘻嘻!」

「呵呵!」

異界召喚之君臨天下 兩人又聊了一會兒,一起出門。

一出門就碰到了對面的羅浩正開門出去。

三人都是一愣。

楊嘯心想,怎麼次次都遇到羅浩這個醋罈子啊?

「羅導師,你好。」

楊嘯打了個招呼。

羅導師也很鬱悶,尼瑪,怎麼每次都遇到這兩個賤人?每天都給自己撒狗糧,還讓不讓人活啊?

羅浩發現,肖玲今天打扮的格外美麗,而且,她和楊嘯的感情特別親密那種。

這種事情,他只需要看一眼肖玲站在楊嘯身邊的距離和表情就能感覺到。

羅浩尷尬一笑,說道:

「楊嘯,你們是去大操場吧?正好我也去,祝你好運啊!」

「呵呵,謝謝。」

「不過,我已經聽學院高級部的導師說起,秦小天的父母也來了,而且,秦小天會拿他母親的那把二星神兵斷虹劍和你決鬥,

你可要小心點啊,二星神兵啊,秒殺所有帝級境界的強者,不管你是帝級初級還是帝級巔峰,一劍劈過來,基本沒有解,那狂暴的殺氣瞬間就可以將你絞成碎片。」

羅浩的表情很誇張,彷彿他已經看到了眼前的楊嘯死在了秦小天的斷虹劍之下。

楊嘯當然知道羅浩是故意打擊自己,還沒來得及反擊兩句,身邊的肖玲突然伸手挽著楊嘯的手臂,溫柔地說道:

「我們快走吧,否則等會要遲到了。」

肖玲扭頭對羅浩說道:

「羅導師,我們先走了。」

溫柔地挽著楊嘯的手,直接向樓梯口走去。

羅浩看著肖玲摟著楊嘯,內心一股酸意翻騰,氣得臉色都綠。

看到肖玲美麗性感的背影消失在樓梯口,羅浩生氣了吐了一口。

「呸!」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