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劊∽∽∽∽,●.≥.ne→t縣的變化,霍梵也是有所關注的。現在他主政牟平縣,他也要讓牟平縣達到劊縣的效果,要踏踏實實的做出政績。

“報!” 忽然,史阿急匆匆的走了進來。 劉宣看到史阿的神色,問道:“發生了何事?” 史阿表情嚴肅,緩緩道:“卑職剛接到消息,我們的一隊士兵在城內巡邏時,不小心撞翻了商販的貨攤,雙方發生衝突,導致商販倒在地上,而商販恰好是腦袋撞在石頭上,導致當場死亡。這一事情激起了民憤,百姓把士兵

“報!”

忽然,史阿急匆匆的走了進來。

劉宣看到史阿的神色,問道:“發生了何事?”

史阿表情嚴肅,緩緩道:“卑職剛接到消息,我們的一隊士兵在城內巡邏時,不小心撞翻了商販的貨攤,雙方發生衝突,導致商販倒在地上,而商販恰好是腦袋撞在石頭上,導致當場死亡。這一事情激起了民憤,百姓把士兵圍得水泄不通。”

說到這裏,史阿道:“我們的士兵被困在其中,無法出來。好在其他巡邏的軍侯發現及時,已經控制了局面。雖說暫時沒有發生衝突,但我們的士兵也沒有出來。這件事牽扯到了我們的士兵和牟平縣百姓的相處,如果處理不好,那牟平縣就不算穩定。”

劉宣問道:“被困住的士兵有多少人?”

史阿道:“有十二人!”

霍梵蹭的站起身,道:“殿下,卑職立即就去處理。這件事,會處理妥當的。”

劉宣想了想,搖頭道:“這件事,本王親自處理。”

涉及到牟平縣和他麾下士兵的事情,必須處理妥當,才能讓百姓信服歸心。否則,這就會造成牟平縣剛歸順的百姓離心。

霍梵聞言,臉上有着不解神色。

劉宣解釋了一遍,道:“現在發生的是北海國士兵和牟平縣百姓的衝突,你出面解決,達不到最好的結果。唯有本王出面,才能把事情妥善解決。”

霍梵點了點頭,不再言語,和劉宣、史阿一起往城內行去。

隨行的,有一隊護衛的士兵。

一行人只用了不到兩刻鐘的時間,就來到了牟平縣的城西。

這一片區域,是牟平縣商販聚集的地方,因爲人多嘴雜,擔心有圖謀不軌的人混雜其中,才加派了士兵巡邏。

劉宣帶人抵達,看到街道上圍堵了起來的百姓,眉頭皺成了一個川字。這麼多的人聚集在一起,人山人海,密密麻麻。

劉宣道:“鄉親們,本王是來解決事情的,請讓一讓。”

百姓聞言,看向劉宣的眼神中有着一絲的質疑。

然而,所有人也是讓開了路。

劉宣順着道路來到街道的中心位置,卻見倒在地上的商販腦袋流血,屍體都僵硬了。而商販的家人趴在死者的身旁,不停的哽咽出聲,一個個臉上的表情都無比悲慟。

十二個士兵站立,全都手持戰刀,嚴陣以待。

一個個的眼中,如臨大敵。

雙方對峙着,局面甚至是一觸即發。

趕來的軍侯也在,小心翼翼的維持着局面,避免徹底發生。

劉宣到了後,他朝周圍的百姓拱手揖了一禮,再看向麾下的十二名士兵,沉聲喝道:“全部收起戰刀。”

十二名士兵聞言,收起了刀。

“靖王,今天的事情必須給一個說法。雖說靖王拿下了牟平縣,但也不爲所欲爲。莫非,靖王麾下的士兵就可以爲所欲爲,命就更加的高貴嗎?如果是這樣,那還不如昔日黃巾軍在牟平縣的時候。”

忽然,人羣中一箇中年人站了出來,這個人器宇軒昂,相相當的出彩。

劉宣問道:“閣下怎麼稱呼?”

中年人回答道:“在下名叫錢禮。”

劉宣點了點頭,道:“今天的事情如何,本王會調查清楚,給百姓一個交代。”

錢禮道:“靖王如果帶着人回去處理,誰知道是怎麼處置的呢?就算靖王對外宣稱是斬殺了犯罪的人,但如何讓人信服呢?我們又如何知道呢?”

頓了頓,錢禮說道:“靖王殿下要給百姓一個交代,就請靖王現在處理,當着牟平縣百姓的面處理。如果靖王打算偏袒罪犯,我錢禮第一個不答應。”

劉宣笑道:“閣下放心,本王會給你和牟平縣的百姓一個滿意的答覆。”話鋒一轉,劉宣看向麾下的士兵,喝道:“誰是領兵的人?”

“卑職薛躍!”

忽然,一箇中年人走出來。

薛躍年紀在三十出頭,面容剛毅。

劉宣微微頷首,再看向其餘人,問道:“誰失手殺了人?”

“卑職趙岱!”

忽然,又有一個年輕的人站出來了。

此人是薛躍麾下的士兵,年紀不大,只有二十四歲。

劉宣再看向薛躍,道:“薛躍,是怎麼回事?”

薛躍說道:“回稟殿下,事情是這樣的。我們巡邏到了西城,在集市外面發現了一個盜賊,便一路追過來。趙岱看到了可疑的人,就快速的追趕,沒料到會不小心把商販的貨攤子撞翻了。當時,商人抓住了趙岱,讓趙岱賠償。趙岱爲了追人,想把商販推搡開,可沒想到失手之下,竟是把商販推到在地上,導致商販腦袋撞在石頭上死亡。”

劉宣看向其餘百姓,道:“諸位,薛躍的話可信嗎?”

“可信!”

周圍的百姓倒也沒有否定,認可了薛躍的話。

劉宣聽了後,表情漸漸嚴肅了起來,說道:“既然事情的經過沒有異議,本王現在就着手處理,給鄉親們一個滿意的交代。” 劉宣的目光落在趙岱身上,問道:“你家中有幾口人?”

趙岱一聽,心頓時沉了下去。

邪醫狂妃:帝尊,寵翻天! 劉宣的詢問方式,他已經想象到了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趙岱也明白這一次的事情,是他失手殺人。雖說是失手殺人,但也是殺了人。換做是平常,不會導致他被殺。

但這次不同,已經激起了民憤。

不殺他,不足以平民憤。

不殺他,北海國的士兵難以立足。

趙岱深吸口氣,語氣轉爲平淡,冷靜的回答道:“回稟殿下,小人家中還有老母、婆娘和一個三歲的兒子。”

劉宣又問道:“你是什麼時候入伍的?”

趙岱道:“小人是觀陽縣的老兵,在殿下到了觀陽縣後,小人才建立了一些功勳,追隨殿下攻打田昭,反攻田楷,能養得起老母妻兒了。”

劉宣聽了後,深吸口氣道:“你是好樣的,是本王的士兵。但即使你在執行公務,但也失手殺了人,殺人償命,你逃不過法紀的追責。”

撲通!

趙岱忽然跪了下來。

周圍的百姓見狀,一個個臉上都露出鄙夷神色。

果然是軟骨頭!

一聽劉宣的話,就要求饒了。

錢禮心中興奮無比,正色道:“殿下,治理國政,需要的是公平公正。 重生異能 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何況是一個軍中的士兵。士兵殺人,必須處罰,否則錢禮不服,牟平縣的百姓不服。”

劉宣冷冷道:“本王怎麼處理,用得着你來教嗎?”冷厲的眼神盯着錢禮,剎那間,錢禮彷彿如墜深淵,冷不禁的打了個寒蟬。

殺氣!

霸愛虐戀:總裁的殘愛 錢禮真切感受到了殺氣,感覺劉宣要殺他一般。

“蹬!蹬!”

錢禮後退了兩步,才穩住身形。他臉上的表情很尷尬,然後昂着頭,大吼道:“靖王,就算您威脅在下,在下也不會屈服的。”

“閉嘴!”

忽然,趙岱開口了。

冷厲的呵斥聲,令錢禮更是大怒。

錢禮眼神很是不屑,道:“你一個罪犯,殺人償命,你還敢囂張?”

“閉嘴!”

劉宣再次開口,殺氣更甚。

一時間,錢禮彷彿置身於刀山火海,彷彿要被劉宣活剮了一般。

劉宣盯着錢禮,沉聲道:“本王和麾下的士兵說話,有你說話的餘地嗎?如果你不是牟平縣的百姓,而是軍中的士兵,本王現在就一刀宰了你,沒規矩的東西。本王說話,容得了你插嘴嗎?”

啪!

一記響亮的耳光,打在錢禮的臉上。錢禮臉色極爲難堪,眼神更是憤怒。

敢怒不敢言!

此時的錢禮,真不敢和劉宣較勁兒。

劉宣的目光掃過周圍百姓,纔回到了趙岱的身上,道:“殿下,小人是家中獨子,一旦小人死了,家中的老母妻兒無人照看。故此小人懇請殿下撥冗錢財,確保幼子能平安成長。”

劉宣聽了後抿着嘴脣,眼中有着一抹柔和神色,更是表情沉重。

這是他的士兵啊!

這番話,已經是託孤之言。

劉宣道:“本王答應你的請求。”

“多謝殿下!”

趙岱以頭叩地,雙手俯伏在地上恭敬的行禮。

“撲通!”

忽然,霍梵跪在了地上。

他挺直腰桿,朗聲說道:“殿下,趙岱失手殺人有罪,但趙岱之所以失手殺人,也是爲了我牟平縣的安定。如果他不是爲了追擊盜賊,也不至於撞翻商販的貨攤,就不會發生爭執,也就不會推翻商販導致出了人命。趙岱有錯,也罪不至死啊。”

此時此刻,霍梵毫不猶豫的求情。

周圍的百姓看了後,臉上表情也是各不相同。他們剛纔見趙岱提出請求,心中下意識的認爲趙岱會求饒,但趙岱的請求竟是照顧家眷,令百姓心中震撼,更爲之動容。

他們有妻兒,也有父母,想到趙岱被殺後妻兒孤苦無依的場景,百姓心中也受到了感染,也生出了不忍之心。

“靖王,趙岱雖然有罪,但的確罪不至死。”

“趙岱是爲了牟平縣的安寧,他失手殺人,可以重罰,沒有必要殺死。”

“趙岱可以免死。”

一個個百姓開口,說話的人也越來越多。

劉宣表露出了處置趙岱的意圖,已經是給足了百姓臉面,百姓滿足了。除此外,再加上趙岱的所作所爲,百姓也頗爲同情。

無數的百姓求情,劉宣表情絲毫未變。

趙岱看向周圍的百姓,看向跪地替他求饒的霍梵,再看向哭泣哽咽的商販一家人,挺直了胸膛,眼神堅定而自信。

死,並不可怕!

有劉宣照顧他的老母妻兒,趙岱更是心中放心。

趙岱朝劉宣叩響了三個響頭,朗聲道:“小人一叩頭,答謝殿下知遇之恩。因爲殿下到了觀陽縣,整飭軍政,小人在軍中才感覺有了做人的感覺。”

“小人二叩頭,答謝殿下救濟之恩。殿下厚待軍中士兵,小人得了糧餉,才能讓一家老小免於飢餓,不受飢餓威脅。”

“小人三叩頭,答謝殿下扶持之恩。殿下撫卹家中老母妻兒,小人後顧無憂。”

趙岱語氣慷慨激昂,朗聲道:“殿下是北海國的王,有殿下的驕傲,不能因爲小人而承觀陽縣百姓恩情受人詬病。小人雖是北海國的士兵,卻有北海國士兵的傲骨,不接受施捨。”

“鏗鏘!”

清吟的聲音響起,趙岱拔刀出鞘。

刀鋒在空中一閃,頃刻間,便已經朝着脖子上抹去。

“呲啦!”

刀鋒劃過脖子,鮮血噴濺。

趙岱跪直了身體,瞪大眼睛,大吼道:“靖王萬歲……”

話音落下,趙岱的身體轟然倒地。

劉宣看着趙岱的身體,猛地深吸了口氣,眼中竟是溼潤了起來。趙岱失手殺人,爲了不讓他的名望受損,竟是選擇了自殺。

百姓看到這一幕,也是驚愕無比。

好剛烈的性子!

竟然不接受百姓求情,而是選擇自刎!

這樣的士兵,令人敬畏。

劉宣看向霍梵,讓霍梵站起身,吩咐道:“霍梵,趙岱已經自刎謝罪了。但是他造成了商販死亡,人死了,該賠償的必須賠償,不得怠慢。”

霍梵說道:“殿下放心,卑職會處理妥當的。”

劉宣微微點頭,就走到趙岱的身前,蹲下來,雙手很小心翼翼的抱起趙岱,喃喃道:“趙岱,本王帶你回去。你生是北海國的人,死也是北海國的人。”

話語中,情緒沉痛。

這樣的結果,劉宣心中頗爲難受。

劉宣抱着趙岱一步一步的往外走,士兵則跟在後面。

劉宣知道這一次的事情,會讓牟平縣的百姓認識到北海國士兵,更徹底的信服北海國士兵不會侵擾百姓,但是劉宣卻高興不起來。 趙岱最終葬在了城外的一處山坡上,可以眺望牟平縣城。

趙岱一事,也給留在牟平縣的士兵提了個醒,他們雖然入住牟平縣,卻也不能逾越,一個個都規規矩矩的,不敢有任何逾越的舉動。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