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之間,兩頭的基因狼,身上掛了不少彩,葉雄身上也被巨狼爪子抓傷。

疼痛激發葉雄的殺氣,他迎上其中一頭撲過來巨狼,身體倏然從它肚子下鑽過,匕首狠狠扎在它肚子上,奮力一削。 冷墨匕首直接將巨狼開膛,血水腸子狂涌而出,很多噴濺在葉雄身上。 那頭基因狼倒在地上,抽蓄著,幾次都爬不起來,最終口吐血沫死去。 鐵牢里的人,知道這三頭基因狼的厲害。 它們

疼痛激發葉雄的殺氣,他迎上其中一頭撲過來巨狼,身體倏然從它肚子下鑽過,匕首狠狠扎在它肚子上,奮力一削。

冷墨匕首直接將巨狼開膛,血水腸子狂涌而出,很多噴濺在葉雄身上。

那頭基因狼倒在地上,抽蓄著,幾次都爬不起來,最終口吐血沫死去。

鐵牢里的人,知道這三頭基因狼的厲害。

它們是專門看管牢室的,如果有人想逃出去,見到這三頭狼都要嚇死,他們哪想過,這世界上居然有人類能屠殺掉這種龐然大物。

「不想死的,過來啊!」葉雄朝剩下兩頭巨狼咆哮。

兩頭巨狼嗚嗚不停,退了幾步,雙目之中,露出震驚之色,它們何曾見過,如何強悍的人類。

見它們退開,暫時沒有撲過來,葉雄飛快地跑到鐵籠邊,看著鳳凰。

被關一個多星期,鳳凰臉上很臟,也瘦了很多,但是很起來情況很好,應該沒什麼大礙。

跟她關在一起的,還有一個臉長得比較黑的女子,目光震驚地望著葉雄,顯然被他殺掉巨狼的血性,震驚到。

葉雄想打開鐵籠,卻發現鐵籠被死死鎖住。

他揮起匕首劈了一下大鎖,只切開一。想要完全切開,需要些時候。

關鍵是,現在時間根本就不夠。

「鑰匙在教授身上……心。」鳳凰急喝。

原來一頭基因狼,趁葉雄不注意,朝他撲過來偷襲。

速度好快!

葉雄轉身,一個黑影當頭壓落,想閃已經來不及了。

緊急之下,他顧不上暴露,一聲暴露,右掌用力一推,隔空掌劈出。

巨狼利爪眼見就要掃中葉雄身體,胸口突然被一涌莫力的大力擊中,直接打了它一個跟斗。葉雄如影隨形,身體欺上,手起刀落,直接將巨狼抓向自己那隻爪子切斷。

巨狼嘴裡發出一聲痛苦的咆哮,三隻腳一拐一拐,瞬間衝出牢室,逃得不見蹤影。

只剩下最後一頭,個頭最大的巨狼了。

「殺啊!」

葉雄化氣於胸,嘴裡發出一聲粗獷的大吼,聲音比巨狼還大,狠狠地朝最後那頭巨狼撲過去。

那頭巨狼居然不懼,跟葉雄狠狠地戰在一起。

鳳凰獃獃地望著葉雄,回想著他剛才那記隔空掌,半晌沒反應過來。

「這怎麼可能?」她喃喃自語,不敢相信葉雄內功已經突破。

正在這時候,朱雀從外面衝進來。

「不是讓你走嗎,還回來幹什麼?」

葉雄算算時間,已經不多了,焦急地吼道。

「我不是回來救你,是來救鳳凰,她是我以前的領導,我不能丟下她。」朱雀執固地。

「鑰匙在教授身上,快找找?」葉雄急道。

朱雀連忙在暈倒在地上的教授身上翻找,很快就掏出一大串鑰匙。

葉雄大喜,急道:「最後一個籠子。」

朱雀飛快地跑過去,找出鑰匙,將鐵牢的鎖打加,將鳳凰放了出來。

「快走,時間不多了。」朱雀道。

「什麼?」鳳凰奇怪地問。

「只剩下一分鐘,基地就要爆炸,教授啟動了摧毀基地的程序。

鐵牢里的人,聽到這些話,個個臉色大變,大叫起來。

「快,救救我們。」

「別丟下我們,求求你們了。」

「我的家人,都在等我回來。」

……

十幾個鐵牢里的人,全都大叫起來。

鳳凰於心不忍,將朱雀的鑰匙飛快地折下來,一分為三,急道:「大家分開,快開鐵牢,救人要緊。」

當下鳳凰,朱雀,跟那黑臉女人每人抓著幾把鑰匙,分頭去開鐵牢。

「快快快,時間不多了,只剩下十幾秒了。」葉雄大吼。

從打暈教授那一刻起,他心裡就一直在算著時間,現在只剩下不到三十秒鐘,從這裡跑到洞口,至少要十幾秒,留下的時間,也只有十幾秒鐘了。

眼前的巨狼非常狼,葉雄在它身上劃了五六刀,硬是嚇不跑它。

比起剛才兩頭的基因狼,它的實力強太多了。

終於,鐵牢全部打開,被關著的人朝洞口湧出去。

朱雀跟鳳凰墊后,見葉雄還在纏鬥,頓時非常焦急。

「你們先走,快!」葉雄見她們還在愣著,大聲急道:「我想離開很容易,就是這怪物太難纏,我怕它傷害你們。」

鳳凰跟朱雀想想也是,兩人在這裡反而拖累他,只有離開,他才沒有後顧之憂。

「我們在外面等你,你一定不能出事。」

兩女急急忙忙跑出去,剛跑出洞口,只聽聞轟的一聲巨響,整個石洞,轟然倒塌。(未完待續。) 第二天一大早連海大學校園內許玉揚、張妍、瞿小凡等滿臉綠光的七個傢伙進入了各自的考場,準備進行高數的補考考試。

面對著這七位一臉綠的考生每一個考場的監考老師都將他們視作眼中釘肉中刺一般的進行了重點盯防。

但是很無奈他們每一個人都十分耐心的在稿紙上寫著什麼。

雖然都是一些不知所云的四則混合,但是監考老師也不能把這些人怎麼樣。

最忙的恐怕要數隱身飄在空中的白小七了!

這隻可愛的小老鼠在許玉揚身邊偷偷的把試卷複製了一份,然後收在背袋之中,又以最快的速度來到了停車場的「瑪莎拉美總統」里。

蘇宏亮立刻開始了工作,對於一位信息工程系的高材生,大學數學的結業考試題目簡直就是小學算數。

不過半個小時就已經搞定了,蘇宏亮又略作檢查,很快的就有把答好的試卷交給了白小七。

可愛的小老鼠將這份答好的試卷再複製六份,而後邊一溜煙的飛回了考場。

在每一位抹著百合花粉面膜的小哥哥小姐姐書桌堂里放下了一份答好的複製品,並將之前的那套空白試卷收回了自己的背袋中。

事情就是如此簡單,不過十分鐘白小七就完成了自己的任務,最後落在許玉揚的耳畔低聲道:「玉揚小奶奶,小七順利完成任務了。」

許玉揚看著自己手中的空白試卷消失不見,而變成一張寫得滿滿的卷子許玉揚怎會不知其中玄機,於是微微一笑:「小七辛苦了,好好休息吧。」

隨著一陣清脆的鈴聲響起所有人交了卷子離開了考場,大家來到停車場相互擊掌,慶祝彼此終於通過了高等數學的補考。

大家在學校附近找了一個非常不錯的酒店進行了簡單的慶祝與休息。

對於路人們向自己幾個綠臉人投來的異樣的目光沒有半分顧忌,下午一點大學英語的補考開始了。

白小七跟在張妍的身旁,帶著一隻袖珍的收錄機通過耳麥將聽力部分錄了下來,之後將複印好的試卷與收錄機飛速送到了等在停車場的許玉揚手上!

對於許玉揚這位語言天才而言大學英語的補考試題只能稱之為幼兒園的加減法了。

二十分鐘搞定,白小七再一次的將複製好的試卷分別送到了氣味綠臉考生的書桌堂里。

至此任務完成,白小七悠哉悠哉的飛回許玉揚身邊,落在掌中。

許玉揚笑呵呵的撫摸著掌中的白小七道:「小七辛苦了,等明天姐姐一定給小七吃好吃的。」

白小七眨了眨眼睛,呵呵一笑:「能幫上玉揚小奶奶和您的好朋友是小七的榮幸,只要小奶奶高興就好。」

許玉揚無比開心,看著白小七痴痴發笑,又過了將近一個小時鈴聲響起,張妍他們紛紛走出考場,來到停車場,大家一陣慶祝之後袁姍姍提議大家再到她家的「華清池」好好慶祝一番。

大家都跟高興,自然應允,唯有許玉揚搖了搖頭,「小夥伴們,你們去吧,今天我就不去了。」

袁姍姍皺了皺眉頭:「今天這麼高興的日子,玉揚姐姐怎麼怎麼掃興?」

許玉揚微笑著搖了搖頭,「不是今天掃興,而是今天姐姐卻是有事要辦。」

袁姍姍還想再勸,卻聞身後的瞿小凡微微一笑:「姍姍既然玉揚姐今天有事,咱們也就不要勉強了,只是不知道其他的幾位小哥哥,小姐姐能不能賞光呀。」

胡慧娘微笑道:「我陪著玉揚,其他的人都沒有什麼事,你們就去與小凡她們好好聚聚。」

宋小安自然已猜出許玉揚心意,知道自己和張妍沈惟一、蘇宏亮留下來也幫不上什麼忙。

於是對著袁姍姍一笑:「三哥,今天你要不要再耍一耍這車?」

袁姍姍欣然點頭換了車后仍然由沈惟一開車載著瞿小凡、周娜娜以及黃三郎。

原本黃三郎有意留下跟著許玉揚以防有何不測,但是胡慧娘執意要其與張妍等人同行,黃三郎知道胡慧娘擔心張妍、宋小安等人遇到麻煩身邊無人照應。

想一想不過去對付一道亡魂而已,縱使其怨念再重胡慧娘一人足以,況且還有雲舒的元神以及藏在項鏈中的胖子,當真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而且到了華清池中有一眾泳裝美女養眼,還有袁姍姍陪著自己喝酒,這有什麼不好? 旋風百草3-虹之綻 當然是高高興興的答應,於是上了車與一眾少男少女同去。

胡慧娘開著「馬拉力波托菲」本來想在在學校附近的商業圈逛一陣,但是由於許玉揚滿臉綠油油,為了不使許玉揚尷尬便躲進電影院百無聊賴的看了場又臭又長的《英幻聯盟24》。

從影院出來后許玉揚非常不解的問道:「神仙姐姐您為什麼喜歡看這種電影?沒有任何意義就只是打來打去,一堆炫目的特效鏡頭羅列起來的視覺垃圾。」

胡慧娘笑道:「這個系列電影已經看了七十年,里的畫面比姐姐我和三爺施展的法術還要玄幻。所以姐姐來學習學習!」

許玉聽了都覺好笑,「姐姐您真幽默。」

胡慧娘道:「七十年了這一隊人天天這麼打來打去的既不老也不死,就算是有的角色死掉了過不了幾集也會起死回生。姐姐就想知道這個IP什麼時候能結束,給大家一個結局!」

許玉揚笑道:「神仙姐姐沒想到您還挺懷舊的!」

胡慧娘卻少有的露出一絲苦澀的微笑:「其實作為一個神仙有的時候記憶太清晰並不是什麼好事,這樣會有太多苦澀的回憶會永遠留在心底。」

許玉揚不大明白鬍慧娘說的是什麼意思,便只微微點了點頭。

胡慧娘看著眼前的許玉揚也只是微微一笑,看著繁星點點的夜空道:「好了,差不多了玉揚咱們回學校吧。」

兩人開車回到連海大學的停車場,這時已經是夜晚九點有餘,反正校園裡也已經沒有多少行人。胡慧娘就把車直接開到了外語系圖書樓門前。

錦繡嫡女之賴上攝政王 雖然還沒到關閉時間但是整個圖書樓除了門口還亮著燈,其餘所有的燈光都已關閉。

那座六層小樓就那樣踩著腳下一抹微弱的燈光孤零零的立在夜空之中,又是孤獨又是凄涼。

望著之前無比熟悉的小樓許玉揚心底生出一陣寒意:記得原來無論多晚這裡都是人頭傳動,只要沒到關閉之前,這小樓里永遠都是通火通明。此時此刻卻是眼前這般落寞景象。

許玉揚正在神傷之時卻忽然聽聞耳畔響起一陣嚶嚶啼哭之聲。

此時夜色已深,身邊更無他人,這啼哭之聲有何而來?許玉揚立時想起了蘇宏亮所說的網上傳言這圖書樓里有鬼,不免頭皮發麻,手心冒汗。

雲舒的元神開口道:「怎麼玉揚經歷了這麼多怎麼還是這樣沒出息,剛剛聽到聲音就已經嚇成這般模樣,待會真的見到本尊又當如何?」

許玉揚壯著膽子冷笑一聲:「雲舒神君你開什麼玩笑?這有什麼好怕的?」說話時便已壯著膽子邁步向樓中走去。

燈筆 巨大的爆炸餘波,洶湧襲來。

鳳凰跟朱雀雙雙撲倒在地,轉身盯著背後倒塌的石洞。

「阿雄。」

「阿雄。」

兩女同時大叫起來。

轟轟轟!

爆炸聲不停地響起,山洞部,凹陷下去。

強大的炸彈餘波,讓流石四飛。

鳳凰跟朱雀站起來,一直跑離山洞三十幾米,這才停下來。

兩人傻傻地看著塵煙滾滾的山洞,半晌沒反應過來。

盛總,你老婆又鬧離婚了 「那混蛋完蛋了。」朱雀回想先前葉雄在山洞裡的話,眼睛里泛著淚光。

「楊心怡還在山下等著,讓我怎麼跟她交待。」

鳳凰眼睛也紅了,盯著山洞出口,半晌不出話來。

「都怪我,如果他不是因為救我,就不會死。」鳳凰喃喃自責。

「我們叫人挖開山洞,不定他還活著。」朱雀。

「你在這裡看著,我馬上去叫人來幫忙。」

兩人正準備分頭行動,正在這時候,身後突然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

「我都快要感動得哭了,原來在你們心目中,我是這麼重要,嗚嗚,看來除了以身相許之外,我沒有其它報答方式了。」

兩女轉身一看,頓時又是激動,又是氣憤。

葉雄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她們背後,一直在偷聽她們兩個話。

「你作死啊,逃出來也不一聲,害我們的白擔心,很有意思嗎?」朱雀怒道。

「你覺得這樣,很有趣嗎?」鳳凰冷冷地瞪著他問。

前一刻,兩女還為他死了流眼淚,傷心不已。下一刻自己還活著,她們應該高興才對,怎麼又變成這副冷冰冰的模樣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