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煙火似乎察覺到了什麼,在被沈家主盯上的那一刻,他感到有一種非常奇怪而又熟悉的感覺。

然而這種感覺到底是從何而起,他已經不記得了。於是也就禮貌性的輕輕點了點頭,當做示意。 許曜看向了新來的一群人,有些好奇的問道:「那邊的人怎麼那麼高冷?他們是哪個家族的?」 楊驍說道:「他們一看就知道是沈家的,沈家人雖然很少與外人進行交流,但是他們家族的實力非常的強大。上次那個沈鏡你應該

然而這種感覺到底是從何而起,他已經不記得了。於是也就禮貌性的輕輕點了點頭,當做示意。

許曜看向了新來的一群人,有些好奇的問道:「那邊的人怎麼那麼高冷?他們是哪個家族的?」

楊驍說道:「他們一看就知道是沈家的,沈家人雖然很少與外人進行交流,但是他們家族的實力非常的強大。上次那個沈鏡你應該也認識,他們就是沈家的人。」

一提到沈鏡,許曜就想起來了,就是那個對於陣法製作以及毒技非常嫻熟的人,雖然話說的不多但性格算是外冷內熱。

聽到楊驍那麼一說,許曜就注意到了,這次沈鏡也在其中,而他卻並不是沈家的領頭,也就是說沈家還有比他更強的存在。

「鼠,牛,虎,兔,蛇,馬,羊……已經來了超過半數的人,剩下的還有龍,猴,雞,狗,豬,代表就這幾個圖騰的家族成員沒有出現了。」

寵妻總裁有點壞 許曜伸手數了一下,此刻已經來了超過半數,剩下的還有大概二十分鐘,位屬於生肖末尾的那幾位人物還沒有出現。

就在許曜剛數完的那一刻,天空中突然傳來了直升機的聲響,過了一會後,一輛軍用直升機停在了環宇酒店的頂樓。

從直升機中下來了七位身上穿著白大褂的人,而他們的身邊居然有著特殊部隊進行保護。

這特殊部隊似乎是中央派來的部隊,他們的手上都拿著標配的槍支,看起來嚴陣以待的保護在了這七個人身旁。

婚情告急:休掉國民老公 過了一會後他們坐著電梯從頂樓下來,七位穿著白大褂帶著眼鏡的年輕人來到了現場后,許曜一眼都還以為是同行來了。

那幾位持槍保護著他們的特種兵來到酒店第一層時,就停留在了樓梯上。

因為領頭的家主伸手做了停止的手勢,寓意讓他們到這裡就可以回去了。

領頭的那位年輕人,雖然看起來是所有人之中最年輕的,但是卻長了一頭白色的頭髮。

那白髮少年在服務員的帶領下走上了第二層,沒想到他居然就是家主。

「這些人什麼來歷,難道是醫生嗎?」

許曜看向了楊驍。

「他們就是侯家的人,現在致力於中央的高新科技開發,你可別小瞧這些人他們可都是大發明家,侯家的人腦袋可機靈了,有的時候甚至可以洞穿人心。」

楊驍正說著話,突然間就注意到侯家的人,居然集體都看向了他們所在的方向。

其中領頭的一人居然無視了旁邊迎上來的張毅,徑直的朝著許曜走了過來。

「沒想到你就是許醫生,久仰大名失敬了,你為我們中央的生化研究取得很大的進步呢。我叫侯哲思,希望在這次交流會結束之後,可以與你好好的聊一聊。」

侯哲思瞪大著自己的眼睛看著許曜,那好奇的瞳孔之中似乎對許曜充滿了興趣。 當我走下最後一階石墩子的時候,布魯克公司的人,都坐在石樓梯上侃大山。他們撇了我一眼,頓了頓,又繼續交談起來。

袁天芷沒有參與,她站在邊緣,望着對面的石壁出神。

我掃視一圈,唯獨不見居魂的蹤影。心裏一下發了慌,心道這小子總是到關鍵時刻就給老子玩失蹤,早知道該提醒袁天芷,好好看着他。

我趕緊跨到了袁天芷旁邊,剛想發問,然而我突然就意識到,這腳下的石樓梯,跟我頭頂上的,是一樣的!

我站的位置是比較高的地勢,樓梯向對面的石壁傾斜,傾斜度比上面的樓梯要大。幾乎有三十度。

這次我吸取了教訓,不敢站到邊緣。我退到袁天芷背後,離她還有一臂遠的位置,問道:“居魂呢?”

袁天芷沒有回頭,仍然插着手,看着對面,我看不見她的表情,只聽得出她的語氣,她有些焦躁,道,“他在那邊。”

我往側面走了幾步,看着袁天芷擡起了手臂,順着她指的方向,我望了過去。

對面很暗,我什麼也看不清楚,不知什麼時候,來自於腳底下的那一絲奇特綠光也消失不見了。我有一瞬間懷疑那是不是我的幻覺。

“我靠!他怎麼過去的?長臂猿啊!”

我一直聚精會神地盯着對面,沒注意到矮子已經湊到了我的邊上。他這一出聲,嚇得我一個激靈。

我推了矮子一把,沒好氣地道:“你看到啥了?居魂在對面?”

初愛成殤 矮子眯着眼睛,做眺望狀,道:“你怎麼那麼關心他,你特媽跟他什麼關係?你什麼時候也關心關心老子!”

我說你丫別貧了,這都什麼時候了,你不覺得他總能想出解決事情的辦法嗎?他是我們革命的領軍人物,當然要盯緊一點。

袁天芷嘖了一聲,道:“你們有完沒完,能不能有點緊迫感。”

wωω ●t t k a n ●c○

她嘆了口氣,繼續說:“居魂說這個樓梯的旋轉頻率應該和上面的房間頻率相同,每轉動一次,才能與對面的石墩子匯合,我們才能繼續往下走。但是我們並不知道底下有多深,以及有多少這樣的樓梯,按照房間轉動的頻率,應該是24小時,太慢了。這樣的話,我們就危險了。”

矮子疑惑地問:“怎麼危險了?這裏沒鬼沒怪的,就算有,我們還怕打不過?”

我立刻就意識到袁天芷說的危險到底是什麼,對矮子道:“不,她說的危險,並不是來自外界的。”

矮子一愣,轉過頭,不解地盯着我。

我繼續道:“我們現在沒有任何補給,沒有食物,沒有水,要是這底下有幾十層樓梯,我們根本撐不了一半的路程,就餓死了。”

袁天芷點點頭,“必須想辦法爬下去。居魂去探路了。”

我看了看對面,忽然就發覺,並不是我的視力不好,而是,這裏變寬了?

學霸從改變開始 之前就算沒有光,也可以隱隱約約看到對面的石壁,而現在,只有一團黑暗。

從這裏跳過去,危險不言而喻。除非有透視眼,能看到對面的情況,要不然,沒有人會不帶顧慮地撲向未知。

或者說,這根本就不是人類可以做到的事情。

突然就在這時,我聽見對面傳來一陣響動,袁天芷趕緊向後退,對我們道:“讓開。”

我和矮子趕緊散開,讓出一塊空位置。

緊接着,只見一個黑影衝了過來,然後半蹲落地。

居魂用手撐着地面站了起來,他徑直走向囉嗦,對他道:“你的繩子有多長?”

囉嗦對正英打了個響指,本來在閒聊的他們立刻進入狀態,從包裏迅速翻出一捆繩子。

囉嗦道:“所有的繩子加起來有二十米。”

居魂點點頭,他拿過繩子,迅速地對摺,然後把兩股擰成了一股。

他轉頭對矮子道:“我先過去,你最後把這邊的繩子解開,自己蕩過來。”

矮子一揚手,撇了撇嘴,一副不爽的臉,道:“得嘞,老子就是你們革命的墊腳石。”

居魂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囉嗦,拿着繩子的另一頭,退到樓梯的另一側,只見他深呼吸了一口,緊接着一個助跑,快速衝到邊緣,騰空而起。瞬間消失在黑暗之中。

過了幾秒鐘,對面傳來他落地撞擊石壁的聲音。

又過了大概一分鐘,我看到繩子慢慢地繃緊了,隨之,居魂大喊了一聲:“過來!”

袁天芷瞥了一眼囉嗦他們,湊到我的耳邊,說:“你先過去。”

我知道他們一直警惕着囉嗦他們,我雖然不知道爲什麼他們不信任布魯克公司的人,但是和六門的人一起經歷了些事情,漸漸地能感覺到,他們對危險的預知能力,彷彿是天生的。

我點了點頭,便爬上了繩子。

我雙手雙腳緊緊盤在繩子上,倒掛着一點一點向前挪去。

這登山繩即便擰成了兩股,還是很細,我一上去,繩子就往下一沉,我動一下,繩子就晃一下。

沒有專業訓練過的人用這種姿勢攀爬是十分危險的,體力也消耗得很大,一想到我的底下可能是萬丈深淵,我就不自覺地發抖。

我龜速向前挪動,手腳都勒得生疼,也不知挪了多久,我感覺像是過了幾個小時,到居魂把我從繩子上扶下來,我的手腳都是麻木的。等到最後矮子蕩過來,我才稍微恢復了一些。

也沒有停留,我們踩着石墩子,繼續向下。

用這個方法,我們又爬下了三個石樓梯。

接着,就到底了。

我的感覺是正確的,這裏的空間確實是在變寬,從上往下,是一個梯形。

下到底,我們所有人都目瞪口呆,這裏的景象,是任何人,都完全無法想象出來的。

在我們的四周的石壁上,就是那些發出綠光的東西。

確切的說,這已經不能說是“石壁”了,我們彷彿身處於一個水晶宮殿,四周的牆壁都是透明的,裏面灌滿了液體。

矮子聲音都是抖的,他滿眼驚訝和恐懼,轉頭問我道:“他們…難道一直是這樣,被囚禁在這裏?” 「啊?好的。」

許曜沒想到對方一出來,就能夠叫破自己的真名,連忙上前與他握手示意友好。

侯家人似乎都非常的熱情,上來就輪流跟許曜握手。

「真厲害,真厲害,真的是好厲害啊……」

進行了一輪友好的握手后,侯哲思則是一旁觀察著許曜,不斷的發出感嘆。

「啊?」許曜不知道他為什麼用一種看猴子的目光看著自己,這種感覺就如同自己是他的實驗對象一般。

「我是說,你聽內所蘊含的那幾種力量,實在是太厲害了。」

侯哲思一邊說著,伸手撫上了自己的下巴,一邊搖了搖自己的腦袋:「這實在是太不公平了,這實在是太不公平了……怎麼能夠在這裡出現,這簡直就是犯規。」

除了侯哲思外,所有侯家人全部都看著許曜,隨後不斷的搖頭。

張毅一直在暗中觀察著許曜和侯家的人,侯家其實在多年以前,在十二家族中一直都處於中下位的存在,直到科技的力量不斷崛起之後,他們得到了國家的重用,隨後一躍成為了十二家族中的上位存在。

反倒是曾經位於上位種族的牛家,此刻已經跌落到中位。

侯家之所以能有非常聰明的頭腦,是因為在他們家族的功法中,有著一項十分特殊能力,就是能夠透析物質的本源。

也就是說侯家的人,能夠一眼就看出敵我實力。他們甚至還發明出了一種儀器,可以從儀器中看到敵人的戰鬥能力。

原本張毅想要試探許曜,卻沒有試探出許曜真正的實力,心中還在糾結著許曜的修為是不是比自己還要強。

但是現在看到侯家的一群人,在看到許曜的第一眼后,居然是紛紛的搖起了頭,心下不由得大喜。

看來這許曜的能力也並不怎麼樣,否則侯家的那幾個人,也不會對許曜連連搖頭。

楊驍也不知道他們在做什麼,然而他知道的是侯家人搖頭的意思一定不是指許曜的實力弱,因為楊驍曾經見識過許曜的實力,知道許曜實力的恐怖。

侯哲思身後的另一位侯家人走上前,對他說道:「師兄,身後那幾個張家的二百五正在看著我們。」

「那就讓他們看著吧,反正他們也不知道我們是什麼意思。」

侯哲思倒是非常平靜的揮了揮手,隨後低下了頭湊到了許曜的耳邊,低聲對他說道:「你這種實力來參加交流會,簡直就是在考場上作弊。」

這句話全場他只對許曜一個人說,張毅伸長了脖子仍舊是沒聽到他們的對話,就連離許曜最近的千秋暮雪都沒有聽到侯哲思到底說了什麼。

留下這句話后,侯家的人就浩浩蕩蕩的離開了,並且坐在了離許曜他們比較近的另一桌。

他們一坐下來后,居然就從自己的箱子里拿出了筆記本電腦,手機以及印表機,同時列印了稿子,拿出了自己的筆記開始進行公式計算。

「……哇,實在是太厲害了,許曜先生,平時侯家的人比張家的人還要高傲,我總感覺他們看其他人的眼神,都像是在看傻逼似的,沒想到今天他們看到你的時候卻變了眼神。」

楊驍看到就連侯家的人都那麼重視許曜,自己也有些激動了起來。

「是這樣么……原來侯家的人全都是學霸啊……」

許曜看了一眼他們那筆記本上,刷刷寫上的各種各樣的公式。

而這個時候千秋慕雪也從手機上,找到了關於侯哲思的消息。

侯哲思的消息不多,只有幾句話描述,他在從小就會測出了智商高於常人很多,在十歲的時候已經能夠靈活的運用大學物理學科上的公式,十二歲的時候就被京城大學天才班破格錄取。

隨後他的消息就如同被封鎖一般,沒有了任何的下文。

「原來是個年輕的科學家?但是他們的家主看起來非常年輕……」

許曜還是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其實上一屆我來這裡的時候,就看到他們家主,其實就那麼年輕,她的容貌在這幾年裡不僅沒有變,彷彿還活得更年輕了。」

說到這裡的時候,唐韻有些興奮的拍了拍自己的臉蛋:「很有可能是已經掌握了長生不老的科技,這可是就連傳說中的始皇帝都羨慕的科技呢,這項研究要是公布出來,不知道會引起多少人的騷動!」

唐韻說到長生不老的時候,侯家有一人側目看了唐韻一眼,這個小細節卻被許曜發現了。

看來這個侯家明面上似乎對交流會不感興趣,一來到這裡不打算跟其他人交流就開始進行自己的研究,其實卻是在暗中的觀察著所有人的動向。

然而很快,許曜就打消了這個所謂的陰謀論的念頭。

因為那個暗中在悄悄觀察唐韻的侯家人,雖然表情淡定而嚴肅,但是卻流出了鼻血,非常冷靜的拿出了紙巾擦著。

「……原來是被美色給引誘了啊……所以說科技研究比不過女人嗎?還是說科學家都有一顆宅男的心?」

這個舉動著實讓許曜汗顏。

「按照這個陣勢,估計汪家得明天才會到了。汪家也是中央的人,而且還特別的忙,據說好幾次交流會的時候都還在加班加點,所以第一天晚上很少能夠見到他們,他們只有在第二天早上才會出現。」

楊驍見到許曜的注意力被侯家吸引過去,於是又想要將許曜的注意力又吸回來。

畢竟他這次的任務是想與許曜拉近關係,可不能被侯家的人搶了先。

「也就是說,這麼一來還有另外三個家族,會來得比較晚?」

聽聞許曜也將注意力,放在了另外幾位沒有來的家族上。

「如果算今天到的話,一般來說是朱家最晚,估計再過一會紀家和林家的人就來了。」

話音剛落門外就走進了一位穿著中山裝的老人,在老人的身後跟隨著六位弟子,他們剛進門,所有人都感受到一股極大的威壓,如同泰山壓頂一般死死的壓在所有人的心頭!

有些修為比較低的服務員,在看見這個中山裝老人時,居然忍不住撲通一下跪倒在了地上,就連頭都無法抬起。

那氣勢僅出現於一瞬間,便立刻收斂了起來,身著中山裝的老人面容威嚴而鋒利,走路的步伐沉穩而有力,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

在同一時間,另一股威壓也出現在了第二層的閣樓上。

張狂瀾此刻正以居高臨下的態度,俯視著自己面前那身著中山裝的老人。

兩者一見面,所有人的腦海之中,突然間就閃過了一龍一虎隔空相鬥的幻象!

林家人一到場,整個酒樓頓時就演變為了一場龍虎之爭! 如果我是電影導演,現在這個時刻,我肯定會讓攝影師來一個三百六十度全景。好萊塢大片裏的特效跟這個比起來,簡直就是五毛。

可惜我的手機早就獻給了大海,屍骨無存。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