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到了。」葉雄淡淡地說道。

面前半空,懸浮著兩名男子,除了黑影之外,還有一個人,他再熟悉不過,正是魔淵。 終於出現了嗎? 「江南王,引你過來還真是不容易啊!」魔淵冷笑著說道。 葉雄目光在周圍看了一眼,沒有看到埋伏,當下笑道:「魔淵,你花廢這麼大的力氣將我引來這裡,看來是胸有成竹,要將我殺掉了?」 「明

面前半空,懸浮著兩名男子,除了黑影之外,還有一個人,他再熟悉不過,正是魔淵。

終於出現了嗎?

「江南王,引你過來還真是不容易啊!」魔淵冷笑著說道。

葉雄目光在周圍看了一眼,沒有看到埋伏,當下笑道:「魔淵,你花廢這麼大的力氣將我引來這裡,看來是胸有成竹,要將我殺掉了?」

「明知道是陷阱,還要進來,江南王,我不得不佩服你的勇氣。」魔淵道。

「這些年,你給我設下的陷阱那麼多,你哪一次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葉雄目光閃爍著,在周圍的空間看著,說道:「有什麼底牌亮出來吧,別藏頭露尾的。」

魔淵冷笑一聲,突然從身上拿出一塊奇怪的木牌。

木牌三指寬,非玉非木,上面似乎刻著一個名字,但是什麼名字,隔得太遠,葉雄看不清楚。

轟隆隆,下同的大地突然龜裂起來,一物從下面的土地里破土而出,衝天而起,懸浮在半空之中。

赫然是一具黑色,體表刻滿銘文的棺木,散發著幽森的氣息。

一鼓十分讓人不安的感覺,從棺木之中散發出來,彷彿裡面埋葬的是一頭洪荒猛獸。

葉雄退出幾十米,目光炯炯地看著那棺材,提防不測。

突然,轟的一聲,棺木被推開,一道人影從裡面坐了起來。

當看清楚他的模樣之後,葉雄臉色大變。

(本章完) 棺木裡面的人,赤著上身,一身皮膚就像銅皮鐵骨,六塊腹肌看起來像岩石一樣。

他站了起來,身高有差不多兩米,這副面容葉雄再熟悉不過,因為前陣子他剛剛見過。

「霸絕,你居然將南方尊者煉製成了傀儡?」葉雄臉色大變。

此刻的霸絕,跟他在天權星皇城見到的假霸絕一模一樣,不同的是,這個霸絕眼珠子是灰色的,沒有生機,像極了一個死傀儡。

傀儡術是修真一道之中十分常見的神通,分為死傀儡術跟活傀儡術。

驅屍,機械傀儡等等,控制這些死物的神通,叫死傀儡術;操縱活物的傀儡術,比如御獸術,靈魂操縱術,這類控制活著的人類跟獸類的傀儡術,叫做活傀儡術。

死傀儡術跟活傀儡術的特點都很明顯,明顯活傀儡術的難度更大,也是更邪惡的神通。

看到霸絕死灰一般的眼睛,葉雄鬆了口氣,單從眼睛來看,霸絕應該已經死了,只要他死了,他的一身神通魔淵就無法使用,只能控制他的肉身,最多也只能利用他的肉身,釋放魔淵自己的法術而已。

「江南王,就讓你嘗嘗,南方尊者的厲害。」

魔淵手指不停地控制著,霸絕的屍體頓時湧起滔天的魔淵,氣勢洶洶地朝葉雄攻過來,比起沒有肉身的魔淵,更加厲害。

葉雄身上金光大盛,一掌拍出,朝半空壓過來的黑雲攻去。

風起雲湧,兩鼓氣勢在半空炸開,宮殿再次被毀,天空之上,轟隆隆的落石落下來,整顆星球發生劇烈的震動。

兩人同時退飛出去。

霸絕剛退飛出幾公里,就像沒有事情一樣,再次朝他攻來,黑色的魔雲化成一個骷髏頭,狠狠地吞噬而來。

葉雄雙腿微張,左右手虛划,一個小小的佛門卐印在面前形成,如同風扇一樣,快速旋轉起來,迎風便漲,很快就化成幾百米之高,帶著毀滅的氣勢。

很快,骷髏頭就跟佛門卐印撞在一起來。

滋滋滋!

半空之中,火光四射,罡風湧起,元氣爆炸。

海浪一般的元氣波動,朝四面八方涌去,將整個地下世界,足足炸開三分之一。

再這樣下去,整顆星球,非爆炸不可。

「江南王,今天就是你的死期。」魔淵手中的手勢打得更快,無數的元氣,進入手中的木牌之中。

霸絕體表魔氣更濃,在半空中形成一個地獄死神的圖騰,手中握著一把巨大的死神鐮刀,威勢十足,霸絕天下,彷彿來自地獄之中的死神一樣。

葉雄情知再下去,消耗的元氣肯定越來越多,當下大吼一聲,身體以肉身可見的速度,快速成長起來,很快就變身幾百米高的巨猿,手中緊緊抓住一個流星錘。

「上……」

「殺啊!」

再次硬撞,這一次真是天翻地覆,強大的元氣波盪,形成無數的旋風,周圍不為的爆炸聲傳來。

這裡面是星球的內部,被兩人的大戰波及,碎石越來越多。

突然,一陣巨大的風暴吹來,頭頂的地方最先承受不住,被破開一個大洞,無盡的風暴吹出去。

風暴從入口吹過來,再從頭頂吹出去,形成一個循環。

無數的碎石,宮殿,所有的一切,都被風暴吹出去,整個內部,以肉眼能見的速度,快速變大。

黑影看著半空之中大戰的霸絕跟江南王,嚇得臉色發白。

在山洞的時候,甚至在逃亡的時候,她無數次生起念頭想將葉雄殺了,但被魔淵警告。現在她才知道自己無知到了何種地步,這個傢伙的實力,整個南方星域,壓根就是無敵的存在。

除非霸絕沒死,不然的話,連天王都未必是他的對手。

正在此時,場上的戰鬥,已經進入白熱化。

「江南王,今天不殺你,我枉為魔殿殿主。」

魔淵將木牌收起來,身上滾起無盡魔氣,將自己的身形隱藏起來,朝葉雄那邊涌去。

他準備聯合霸絕,聯手將葉雄斬殺。

葉雄變身的山嶽巨猿至多跟霸絕打個平手,如果魔淵再出手的話,他根本打不過,只能求援。

「幽冥,求助。」山嶽巨猿大吼。

芥子石頭裡面,一道流光激射出來,帶著狂暴的冰雪寒氣。

幽冥如同絕世仙子,落到山嶽巨猿肩膀之上,目光凜冽地看著四周。

「幽冥教主,你終出來了嗎?」魔淵似乎早就猜測到。

「幽冥,這個傢伙將霸絕煉製成死傀儡,他所有的法術神通,這傀儡都會,千萬不能大意。」葉雄叮囑。

「霸絕交給我,你去對付魔淵。」幽冥說道。

「好,萬事小心。」

山嶽巨猿說完,揮舞著手中的流星錘,直接就朝魔淵殺去。

魔淵從身上掏出十張玉牌,散落到半空之中,大聲喝道:「十強魔使,下界。」

半空之中,每一個玉牌都發出一束光,在半空之中,形成一道道空間裂縫。

十名跟魔淵一樣的魔影,從空間裂縫之中出來,每一個氣勢都十分強大。

「殿下,對付這樣一個傢伙,還要我們十強魔使下界,是不是大材小用了?」其中一名十強魔使說道。

「少廢話,出手,把他殺了。」魔淵指著半空中的山嶽巨猿就道。

這一次,魔淵是下定決心要將葉雄殺了,如果這一次還是無法將他殺了,被仙魔界的人知道自己被一個下屆的人殺了自己好幾個化身,自己還無可奈何,他還怎麼混。

十名魔使化身氣勢洶洶,全都朝同山嶽巨猿攻去。

這些魔使,每一個實力都達到半步元嬰,這一次同時出手,氣勢何其強大。

山嶽巨猿絲毫不懼,揮著巨錘,迎了上去。

這一番打鬥,已經是這個世界上,最頂尖的對攻了。

葉雄知道這一戰,關係到自己的生死,也不再收斂,當下將五靈叫了出來。

五道流光,從芥子空間之中,落到半空之中。

「以我為中心,不超過一百米,布五行大陣。」山嶽巨猿吩咐。

五靈的實力還是微稍遜一籌,魔淵絕對不會眼睜睜讓他們五個布成五靈大陣,一定會出手解決一個,讓他們在自己百米之內,是最好的辦法。

「攔住他們,別讓他們布陣。」魔淵大吼。

(本章完) 五靈大陣的威力,魔淵已經吃過一次虧,他第三個被滅掉的化身,就是被五靈大陣合體幹掉的,這樣的虧,他不會吃第二次。

當下,十名魔使化身紛紛出手,朝五靈攻來。

山嶽巨猿掄著流星錘,趁機將一名魔使砸得粉碎,化為一縷輕煙。

「火兒,合擊術。」

火靈落到冰靈身邊,兩個同時運轉本命元氣,手掌併攏在一起,掌心之內,一顆爆炸般的冰火珠子形成,釋放著爆炸的力量。

「去死吧!」

兩人同時大吼。

珠子被彈出去,朝最近的兩名魔使殺去。

兩名魔使感覺到駭人的氣勢,連忙躲開。

轟!

驚天大爆炸。

兩名魔使險險躲過,剛鬆了口氣,突然感覺頭頂一片黑雲直壓而落,當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被砸得魂飛魄散。

十名魔使,瞬間失去其三。

魔淵臉色非常難看,他沒想到短短時日不見,不怕江南王實力飛漲,就連他的一些小跟班都這麼厲害了,再讓他們這樣下去,還了得。

我殺了你一個五靈,看你還怎麼布五靈大陣。

魔淵化成一點黑芒,無聲無息地靠近,轉眼之間已經到了木靈身邊。

「木靈,小心。」葉雄一聲大吼。

可惜已經來不急了,魔淵攻擊已到,手中的死亡之鐮,狠狠地斬落。

五靈之中,最笨的是木靈,戰鬥經驗也是最差,所以葉雄一直都留意著,沒想到還是保護不了。

剩下的四靈,失聲驚叫起來。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木靈九死一生的時候,驚人的事情出現了。

只見木靈的身體,突然幻化出七個分身,快速朝七個方向逃去。

魔淵一臉蒙逼,一出手,死亡鐮刀就收割了三個。

剩下的四道人影,紛紛靠近葉雄身邊求庇護,震驚地看著魔淵。

對方的強大,到了讓她震驚的地步,一眨眼就殺了自己三個分身。

「木兒,你沒事吧?」葉雄急問。

「主人,我沒事,我有重生能力,除非他一下子將我七個分身全部殺掉,不然他只能傷我。」

木靈說完,其中一個人身再次分裂,又分裂出三個化身,再次恢復七道分身。

葉雄喜極而泣,真是傻人有傻福,他都忘記了,木靈有著其餘四靈沒有的自愈能力。

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那是因為有根的原因;木靈的分身就像她的根,每個分身都是本體。

剩下的四靈,鬆了口氣。

「能還戰鬥嗎?」葉雄問。

「主人,我沒事,我現在已經一隻腳踏入真靈境了。」

五靈神靈的真靈境,相當於人類修士的半步元嬰了,也就是說,木靈的境界,現在比葉雄還高。

誰會想到,五靈之中最強大的,會是曾經最笨的。

看來在芥子空間之內,木靈沒少吸納珠子散發出的靈氣,畢竟,她是唯一能直接飲用靈液而不會中毒的人。

「這樣就好。」

山嶽巨猿說完,身體快速變小,恢復正常大小,然後將五靈劍拿了出來。

雙方再一次對峙起來。

魔淵的臉色越來越難看,眼神是各種羨慕嫉妒恨。

江南王的手下,一個比一個怪胎,他擁有如此多強力手下,再發展下去,遲早是自己的心腹大患。

「一起上,把他們宰了。」魔淵喝道。

葉雄五行劍光芒大盛,在原地劃了一圈,一道波紋狀的劍芒直斬出去。

將他們逼退之後,他將元氣輸入五行印記之中,一束光芒落到半空,那裡出現一道空間裂縫。

很快,五行尊者化身就從裡面出來,漫步於虛空之中。

「燕北書,果然是你。」魔淵化身目光炯炯地盯著燕北書,目光之中露出殺人的目光。

「天魔殿主,沒想到咱們會以這樣一種方式見面吧!」燕北書淡淡地笑道,書生氣盡顯。

「燕北書,你不過是元嬰修士,憑什麼跟殿主大人這樣說話?」一名魔使憤怒地大吼。

「魔淵,我實力確實不如你,但是你敢說在這裡,你一定能贏我嗎?」燕書名冷哼一聲:「我只有這麼一具化身下界,身為化神期的你,卻有無數化身下界,分散了你的力量,咱們鹿死誰手,手下見真章才知道。」

「燕北書,你就不怕我在仙界找到你,將你的真身碎屍萬斷,連元嬰都不放過。」魔淵威脅。

哈哈哈!

燕北書大笑起來:「在仙魔界,抗魔的大軍千千萬,你能找到我再說,就算你能找到我的真身,那又如何,我的徒弟已成氣候,你這一界的化身,就等著被屠盡吧!」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