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包括秦巖和葉曉倩。

葉曉倩看到秦巖後恨得牙癢癢。 秦巖假裝沒有看到葉曉倩,擡起頭看向了別處。 第四輪的抓鬮開始了,葉曉倩和衆閣派的一個弟子被分到了一起,茅山派的弟子和全真派的弟子被分派到了一起。 秦巖沒有被抓到。 “這小子命太好了吧!居然第二次沒有被抓到!” “是啊!我怎麼沒有這麼好的命

葉曉倩看到秦巖後恨得牙癢癢。

秦巖假裝沒有看到葉曉倩,擡起頭看向了別處。

第四輪的抓鬮開始了,葉曉倩和衆閣派的一個弟子被分到了一起,茅山派的弟子和全真派的弟子被分派到了一起。

秦巖沒有被抓到。

“這小子命太好了吧!居然第二次沒有被抓到!”

“是啊!我怎麼沒有這麼好的命!”

“這小子如果運氣繼續這樣好下去,萬一他勝出變成我們的隊長怎麼辦?”

“是啊!那可麻煩了!真是該死!”

“……”

人們紛紛議論起來,都不希望秦巖變成他們的隊長。

讓一個世俗的泥腿子當他們的隊長,他們決不答應,他們可都是天之驕子,怎麼能被一個泥腿子領導。

這對於他們來說絕對是巨大的恥辱。

秦巖聽到他們的話在心冷笑起來:你們越是不想讓我當你們的隊長,我偏要當你們的隊長。我倒要看看你們到時候怎麼辦?

想到這裏,秦巖翹氣嘴角冷笑起來。

第四輪賽結束了,葉曉倩戰勝了對手晉級了,茅山派的弟子也戰勝了對手晉級了。

而這個茅山派的弟子正是雲嵐。

現在剩下秦巖三人了。

爲了公平起見,賈士軒準備讓他們兩兩廝殺,是秦巖對戰葉曉倩,再對戰雲嵐,而葉曉倩和雲嵐也要同時對戰另外兩個人。 人們都知道,道法不長眼,如果雲嵐和葉曉倩鬥法,勢必會耗費兩人的體力,甚至是打傷對方。

這樣的話,秦巖和他們任何一人鬥法,在無意佔到了便宜。

“你說這是不是茅山派的陰謀?”一個衆閣派的弟子悄聲說,生怕賈士軒聽到。

茅山派在一百多年前也曾在世俗找過代言者,當時的套路是這樣。

先是尋找一個極具潛力的人,然後通過一場場競技,提升這個人的名氣和威望。

“不是不可能!以賈士軒的能力,絕對是想抓誰抓誰!”另一個道門弟子冷笑起來。

“不要亂說話,茅山派的弟子還在旁邊呢!萬一被他們聽到可麻煩了!”

這些人立即閉嘴不說了,生怕惹禍身。

擂臺,雲嵐和葉曉倩按照規矩互通了姓名,然後分別施展道術鬥在了一起。

這兩人實力相當,鬥得難分下,一時半刻根本看不出來誰勝誰負。

“看樣子云嵐這是要死死的拖住葉曉倩,準備耗乾耗盡她的魂力,以便秦巖一會兒可以坐收漁翁之利!”一個龍虎山的弟子壓低聲音說。

其實這個龍虎山的弟子這樣說,不是出自他的本意,他是聽從張亢龍的命令出來散播謠言的。

張亢龍深知葉曉倩和雲嵐旗鼓相當,繼續鬥下去只會兩敗俱傷,立即讓人出來挑撥是非。

聽到龍虎山弟子的話,其他道派的弟子紛紛點頭:

“是啊!這樣下去,秦巖絕對可以佔到便宜。”

“這也太不公平了!”

“對!太不公平了!我們應該向組委會提出異議!”聽到衆人的話,龍虎山的弟子看到時機成熟,立即提出了自己的建議。

緊接着,他又對大家說:“大家跟我來,一起去見我師叔,以及茅山派的賈長老!爲葉師姐討一個公道!”

在說到最後的時候,龍虎山弟子故意加重了口氣。

特別是提到葉曉倩的時候,更是拉長了聲音。

他心裏面清楚,這些男性弟子,十之八九都對葉曉倩有非分之想,因爲葉曉倩太漂亮了,而且又那麼有智慧有實力。

果不其然,聽到龍虎山弟子的話,大部分男性弟子紛紛亢奮起來,跟着龍虎山弟子向張亢龍和賈士軒所在的位置走去。

其實在這些弟子,有很多人都不願意趟這渾水,因爲他們都是衆閣派和全真派的弟子,而鬥法的兩人分別是茅山派和龍虎山的弟子,他們只願意在心發發牢騷和不滿。

可是當他們聽到要爲葉曉倩請命的時候,體內的雄性激素立即無限飆升。

看到龍虎山的弟子帶着人走來後,張亢龍心十分高興。

因爲這本是他的陰謀。

不過爲了表示與此事毫無瓜葛,張亢龍卻表現的十分鎮定,甚至是擰起眉頭向各派的弟子望去,裝出詫異又迷糊的樣子說:

“你們這是要做什麼?”

“師叔,我覺得這樣的賽不公平!”龍虎山弟子大義凜然地說。

“哦?爲什麼?”張亢龍依舊裝迷糊。

“師叔,是這樣的……”龍虎山弟子立即將他的想法告訴了張亢龍。

其他各派弟子也紛紛附和,說這樣對葉曉倩和雲嵐非常不公平。

聽完大家的控訴,張亢龍露出深思的樣子,想了一會兒點了點頭:“不錯!這的確不公平!”

其實這本是張亢龍搞出的事情,可是他卻假裝不知道。

緊接着,張亢龍轉過頭對賈士軒說:“道友,你覺得呢?”

賈士軒想了想說:“嗯!他們說的在理!不如讓秦巖也擂臺吧!誰能笑到最後算誰勝!”

張亢龍眼閃過兩道精光,笑眯眯地點了點頭:“好!我覺得不錯!”

聽到兩位長老的話,衆多弟子十分高興。

賈士軒立即宣佈了新的賽規則,讓秦巖加入了擂臺。

三個人站在擂臺,一個人守着一個角。

葉曉倩轉過頭向秦巖望去,眼寒光閃爍:“秦巖!”

“嗯!叫我什麼事?是不是想和我聯手對付雲嵐?”秦巖故意說。

聽到秦巖的話,葉曉倩和雲嵐不由皺起了眉頭。

秦巖這句話有引起雲嵐誤會的嫌疑。

如果雲嵐真的相信了秦巖的話,即便葉曉倩想和雲嵐聯手,雲嵐肯定也不會和葉曉倩聯手,他肯定怕葉曉倩在背後捅刀子。

“秦巖,想不到你離間我和雲嵐的關係!”葉曉倩畢竟是一個十分聰明的女孩,一眼識破了秦巖的計謀。

秦巖聳了聳肩,無所謂地說:“其實你們即便聯手也不是我的對手!而且我也希望你們聯手對付我!這樣的話,我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結束賽!”

聽到秦巖這樣說,坐在觀衆臺的各派弟子紛紛譁然。

無極吃貨 葉曉倩代表着龍虎山年青一代的最高水平,雲嵐代表着茅山派年青一代的最高水平,可是現在秦巖居然敢向他們兩人同時下戰書,人們覺得秦巖瘋了。

連賈士軒等各派的長老也覺得秦巖瘋了。

其實他們根本不知道,秦巖這是以退爲進。

像葉曉倩和雲嵐這樣的道門高手,又是各自道派的佼佼者,如果真的聯手對付秦巖那絕對會讓人笑話的。

畢竟他們的地位太過懸殊。

“這小子太囂張了!居然侮辱葉曉倩和雲嵐!”

“是啊!葉曉倩和雲嵐是什麼身份,怎麼可能聯手對付他一個土鱉!我呸!”

“葉曉倩,打死他!”

“雲嵐,打死他!”

圍觀的各派弟子義憤填膺,紛紛大聲叫起來,恨不能將秦巖生吞活剝了。

聽到他們的話,秦巖卻在心想笑。

這正是秦巖所希望的。

秦巖估計,各派的道門弟子們都這樣說了,身爲龍虎山大弟子的葉曉倩,以及身爲茅山派核心弟子的雲嵐肯定不會聯手的。

因爲他們丟不起各自門派的臉。

如果葉曉倩和雲嵐真的聯手了,秦巖還真的沒有一點把握取勝,畢竟他們的實力很強。 “秦巖,你想得美,我和雲嵐是什麼身份,怎麼可能聯手對付你!有我一人夠了!”

葉曉倩咬牙切齒地說,覺得秦巖在侮辱她和雲嵐。

雲嵐卻什麼也沒有說,面無表情地看着虛空,好像虛空之纔是他的對手。

聽到葉曉倩的話,秦岩心大定。

他要的是這個效果,要的是葉曉倩這句話。

只要葉曉倩和雲嵐不聯合起來,那他有十成的把握勝過葉曉倩和雲嵐。

不過在這些人,張亢龍和賈士軒卻看出了秦巖的動機。

好你個秦巖,想不到腦子這麼好使,隨便幾句話把葉曉倩和雲嵐聯合的可能性扼殺在搖籃了。

難怪能這麼年輕變成世俗第一道家高手,還擁有了天尊的實力。如果假以時日,那前途絕對不可限量。

想到這裏,張亢龍生出了殺掉秦巖的心思。

一直以來,對於敵人,張亢龍從來都是先殺掉再說,即便是沒有威脅到他,他也要先殺掉以絕後患。

更何況是秦巖這樣的好苗子。

不過賈士軒卻和張亢龍的想法完全相悖。

茅山派一直以來都想在世俗找一個代言人,可是一直以來都沒有合適的人選。

現在賈士軒覺得時隔百年之後,他們又在世俗找到了一個代言人,而這個人是秦巖。

秦巖無論是實力,還是智慧,以及現在在世俗的威望,都達到了茅山派的要求。

“那你呢?”秦巖轉過頭向雲嵐望去。

雲嵐回過神,轉過頭對秦巖說:“你雖然是我弟弟的好友,但是今天這件事關係到了我們茅山派的威名,我是不會留手的!”

第一抓捕隊的隊長可是一個體現實力的名頭。

如果茅山派獲得了第一,那代表茅山派在衆多道派首屈一指。

如果龍虎山拿到了第一,那說明龍虎山在衆多道派穩居魁首。

雲嵐沒有直說會不會和葉曉倩聯手,但是那口氣卻十分孤傲。

秦巖覺得雲嵐應該是不會和葉曉倩聯手的。

“嗯!這樣最好!各是各的交情!”秦巖點了點頭,非常贊同雲嵐的話。

“那我們開始吧!”秦巖緊接着說。

雖然已經開始了,但是誰都沒有先出手,而是警惕地看着另外兩個人。

這可是最頂尖的高手鬥法,一個小小的疏忽有可能變成功虧一簣,誰也不想被打下擂臺。

這樣,秦巖三人對持着,尋找着各自的機會。

可是像他們這樣的高手,怎麼可能給別人留下空子。

一分鐘過去了,兩分鐘過去了,三分鐘過去了。

雖然他們三個人都沒有動手,但是場的氣氛卻越來越緊張。

這像一顆定時炸彈被安置在擂臺一樣,而人們偏偏不知道這顆定時炸彈什麼時候爆炸。

連圍觀的各大道派弟子們都緊張到了極致,他們不敢呼吸,額頭的汗一滴一滴地從鬢角處流下來,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秦巖三人。

他們都知道,秦巖三人這一刻可是卯足了勁,不動則以,一動是狂風暴雨。

“還是讓我來吧!”秦巖哈哈大笑起來,打破了擂臺的沉默,飛身而起念動咒語同時向葉曉倩和雲嵐攻去。

看到秦巖這樣,所有的人都驚呆了。

他們怎麼也想不到秦巖的膽子這麼大,居然同時向葉曉倩和雲嵐兩人發起攻擊。

要知道這可是作死的表現。

其實他們卻不知道,秦巖這樣出手,看似兇險實則是自保。

如果秦巖向其一人動手,萬一另一人突然出手偷襲,那絕對不是好玩的。

所以秦巖還不如直接向他們兩人出手。

而且秦巖在出手的時候,不是用了全力,而是隻用了五成。

也是說,秦巖這只是想把他們引出來。

一旦大家都來到了擂臺正間,他們只會挑最弱的先下手,而最弱的那個人絕對不是秦巖,因爲他是其最強的一個人。

更何況剛纔葉曉倩和雲嵐都說了,他們是不會聯手的。

如果他們兩人聯手對付秦巖,那是在打他們自己的臉。

與秦巖猜想的一樣,受到秦巖的攻擊,雲嵐和葉曉倩立即開始反擊。

只不過當他們聯手攻擊了秦巖兩次後,不再對秦巖出手了。

他們驚訝地發現,秦巖並沒有他們想象的那麼脆弱,秦巖的實力居然高出了他們一籌。

現在是三人對戰,肯定不能和最強者廝殺,最好的辦法是打敗最弱者,然後和最強者周旋。

當然了,他們也可以選擇聯合。

可是他們心裏面清楚,他們不是同一道派的,沒有互相信任的基礎,一旦發現對方有破綻,絕對會出手的。

更何況他們剛纔已經說了,不會聯合起來對付秦巖。

不過令秦巖想不到的是,葉曉倩和雲嵐停下後,他們之間也沒有互相動手,而是同時向後撤走,再次形成了一個三角區。

雲嵐和葉曉倩心裏面明白,他們兩人捉對鬥法,只會便宜了秦巖,所以他們不會便宜了秦巖。

看到這裏,秦巖也弄明白了他們的心思。

“想不到他們還挺聰明的,居然識破了我的計謀!看來只能硬來了!”

想到這裏,秦巖再次出手,向雲嵐和葉曉倩出手。

雲嵐大喝一聲,擡起左腳踩在地。

“轟”的一聲,一股魂力通過雲嵐的左腳傳到擂臺,又從擂臺傳到地面。

地面立即升起一片陰霧,將雲嵐的身體裹住了。

雲嵐像被包裹在一片霧似的,即便秦巖開啓了陰陽鬼瞳都無法看到他。

雲嵐這樣做的目的很簡單,將自己隱藏起來,讓秦巖和葉曉倩鬥法,最後他坐收漁利。

看到雲嵐使出了陰陽迷霧,各大道派的弟子紛紛尖叫起來:

“快看,是茅山派的陰陽迷霧,這可是茅山派的七大祕術之一。”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