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早龍天的電話就打過來,有事商量,驅魔人小隊三人隨便吃了點東西,開車前往政務廳。

這次是耀光搶着坐在副駕駛上,萱姐坐在後排座,黃道生每次通過後視鏡觀察後面的車況,總是不小心和萱姐的眼睛對視上,緊接着迅速移開,躲躲閃閃。 萱姐哼了一聲,相當不滿:“黃道生!你怎麼昨天晚上交任務交了那麼久?” 昨天晚上黃道生交完任務,接着送喬嵐回學校,兩人並肩在『操』場上散步聊天,一直走

這次是耀光搶着坐在副駕駛上,萱姐坐在後排座,黃道生每次通過後視鏡觀察後面的車況,總是不小心和萱姐的眼睛對視上,緊接着迅速移開,躲躲閃閃。

萱姐哼了一聲,相當不滿:“黃道生!你怎麼昨天晚上交任務交了那麼久?”

昨天晚上黃道生交完任務,接着送喬嵐回學校,兩人並肩在『操』場上散步聊天,一直走到11點宿舍快要熄燈才分手,多數時間都是黃道生在絮絮叨叨講訴自己小時候的事情,喬嵐偶爾『插』上一句,多數也是鼓勵和讚揚的話,兩人像是剛剛互生好感的曖昧情侶一樣,手都沒有牽着,僅僅只是單純的散步。?? 最強靈魂收割者96

黃道生嘿嘿笑着:“哎呀昨天在政務廳碰到個神經病,耽誤了一點時間,而且昨天晚上大橋上發生車禍,堵了一個多小時誒~”

耀光好奇了:“師兄!你這個任務交了以後,得到了什麼獎勵?”

黃道生癟癟嘴:“積分100點,其他什麼都沒有。政務廳忒小氣了點兒!我拼死拼活一個打了三個,纔得到100積分,冒着生命風險才換回來這麼點兒報酬!”

耀光『摸』『摸』光頭腦袋,然後掰着手指頭算了起來:“1個任務100點積分,10個任務1000點,一次任務的獎勵還不夠在交易市場上買到一件普通裝備呢!”

萱姐笑着說道:“耀光,你那件兔寶寶的手套才80積分呢!”

黃道生還不知道有這回事:“什麼?一件3級裝備才80積分?爲什麼我的三件套花了2000積分?”

萱姐得意笑道:“也不看看是誰買的,我和小嵐兩人把那個攤主『迷』的神魂顛倒,就差免費送給我們了。”

黃道生沒有太在意,只顧着搖頭:“這個任務獎勵太差,看起來積分還真是值錢啊。”

積分到底值不值錢,到了政務廳,黃道生馬上就知道了。

龍天和炎火差不多同一時間到了,和黃道生一起,繼續來到政務廳外面的小茶樓裏商量事情。

三人坐定後,服務員端上來茶具,龍天揮手示意讓她離開,親自上陣,自己煮茶。

炎火問道:“龍天,你的收購計劃開始了嗎?”

龍天點頭:“放心,公司的流動資金有幾個億,我能調配支取的至少1億,死亡『迷』宮安排在國慶節最後一天,差不多還有十天的樣子,這些天我會盯着收購積分的事情,已經聯繫上其他城市的朋友了。”

炎火眉頭一挑:“其他城市的朋友?圈內的?可靠嗎?”

龍天微微一笑:“特殊局幫忙牽線的。我待會兒把名單給你,和你們風行子這半年做出來的關係網對照一下,如果有衝突,你儘快告訴我,我們這兩條線,一定要隱蔽獨立,不能讓外人知曉我們的關係。”

黃道生問道:“特殊局是幹什麼的?”

炎火解釋道:“這是人界管理幽冥戰士的一個半官方機構,不過約束『性』很小,一般不『插』手具體事務,有幾個超級高手掛名而已。龍天,現在的市場價是400-500元兌換1積分,1個億估計只能收二三十萬積分,我有點擔心盤子太小。”

龍天還是一副風輕雲淡的樣子:“1個億是我現在能調動的資金,到國慶最後一天估計可以達到2億。再說了,你們神農團難道就沒用一點儲備積分?難道你們都是賺多少花多少?這我可不相信啊~”

炎火呵呵笑起來:“雖然比不上你,但是十萬八萬的我們還是拿的出來。”?? 最強靈魂收割者96

龍天點點頭,想了想沒說話,突然表情變得嚴肅起來:“你這點家底,暫時先別動,我怕有變。”

炎火疑『惑』問道:“怎麼?聽到什麼風聲了?”

龍天沉聲說道:“你剛纔提醒我了,二三十萬積分,要想玩這麼大的一個局,可能盤子真的是有點小。暫時沒有什麼風聲,這只是我剛剛想到的,也許是我杞人憂天吧。我們按原計劃行事,隨機應變,以靜制動,隨時保持聯繫。”

三人沉默了,炎火換了個話題,他想到了一件事,問向黃道生:“舒克,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和一個牛頭人陰兵發生了衝突?”

黃道生略微講訴了一下過程,說道:“沒有什麼太大沖突,放放嘴炮而已。雖然它力量比我大,個頭比我高,但是在政務廳,它可不敢真正動手,攝魂衛士就在身邊呢。”

炎火沉思起來:“這件事我來想辦法查清楚,我感覺有點問題,可能和死亡『迷』宮有關。要是今天你們都沒事,別走遠了,我們就在這裏商量。”說完站起來就走。

黃道生好奇的問着龍天:“大哥,這個死亡『迷』宮具體是個什麼玩意兒?昨天就給我說了一個大概的概念,我就知道是一個競爭場景,裏面的具體事情,大哥你清楚嗎?”

龍天搖搖頭:“死亡『迷』宮裏面有什麼,我也不太清楚,外面傳出來的消息都是隻言片語。不過可以確定的是,死亡『迷』宮第一次被人發現,那還是在今年上半年春節期間。”

大年初七,有一組剛剛升級到3級的人類小隊,在香港迪斯尼樂園所在地,發現了一個大型結界。

這個結界差不多覆蓋住整個迪斯尼遊樂景區,面積有126公頃,一般普通人進去,看到的是正常的迪斯尼樂園遊樂場,而帶着神器進入各類屠靈者,踏入結界後就會在大門入口處看到四個血紅大字“死亡『迷』宮”。

這隻3級的人類小隊,小心翼翼的踏入結界,在最外圍繞行一週,看到有不少遊『蕩』的靈魂在四周隨意飄動,而且大多都是普通人類遊客的靈魂,偶爾纔會看到迪斯尼主題公園中的卡通人物,比如『迷』你型的小熊維尼靈魂。

這支人類隊伍有4名成員,在初步試探後,確定了結界的安全『性』,接着嘗試着與普通遊客和小熊維尼的靈魂戰鬥,結果讓人一喜一驚。

喜的是不管是遊客還是卡通人物,爆率都非常高,而且最外層遊『蕩』着的靈魂都是3級水平,在衆人圍剿之下基本上沒有還手之力,戰鬥時全部都是可愛的動作,嘻嘻哈哈,一點兒也沒有生死戰鬥的肅殺氣氛。

而驚的是,在幹掉小熊維尼的靈魂之後,掉落了一個金『色』的寶箱。隊長打開寶箱,發現了一個藍『色』的口袋,裏面裝着它常用的小玩意兒,以及一些金幣和糖果什麼的,隊長打開寶箱後,突發異變,其他人突然看不見這個寶箱了,裏面是什麼東西也不知道,隊長也是驚奇莫名,因爲口袋還在他手中,只有他一個人能使用和看見,結界給出的提示就是“拾取唯一”。

在發現異常後,這支隊伍被結界中的莫名力量強制解散,4個人成了競爭對手,變成可以自由攻擊的模式,每個人獲得了一個提示,完成任務才能離開結界。

離開結界的條件可以二選一,其中一條就是整個結界中只能存活一個人,當全部人員死到只剩下一個人的時候,這個存活者可以立刻出去,或者是等待24小時後自動傳出結界。如果24小時候超過1個人存活,結界會隨即抽取一名獲勝者,其他人被結界抹殺;或者是獲得死亡『迷』宮的出口令牌,這個令牌由死亡『迷』宮中的隨機靈魂攜帶,有可能是遊客,也有可能是著名卡通人物,只要幹掉它們,拿到出口令牌,持有者可以隨時離開結界,或是在24小時自動傳出結界時免於死亡點名。

這支人類小隊合作了一個多月,多多少少有一些感情,一開始當然不會相互廝殺,所以他們選擇第二條路,也就是集體合作擊殺死亡『迷』宮裏的靈魂,希望能夠人手拿到一個出口令牌,這樣就不會相互殘殺到只剩下一個了。

可是靈魂掉落的裝備是拾取唯一,而且掉落呈現寶箱形式,裏面裝着什麼,是出的裝備還是積分獎勵,有沒有掉落出口令牌,誰都不知道。四人初步商量後,決定採取輪流拾取,如果拾取到令牌,就會失去拾取權利,把機會留給其他同伴。

一個多月的配合,口頭的約定,互不相識的身份,詭異的結界氛圍,殘酷的規則,讓人怦然心動的裝備掉落,所有的一切,都讓這隻隊伍充滿了變數。

在輪流拾取兩輪後,隔閡開始產生,所有人都說自己沒有拾取到出口令牌,所有人都不願放棄拾取機會,於是有人開始懷疑其他人明明拾取了可是故意說謊沒拾取,這個懷疑一旦被人說出口,其他三人立刻開始相互指責起來,因爲這裏的掉落機率真的是太高了,寶箱裏不是極品裝備,就是可以賣給政務廳換積分的貴重物品。

相互猜忌之後,合作關係宣告結束,四人分道揚鑣,分頭行動獨自探索,因爲死亡『迷』宮外圈的遊『蕩』靈魂實力並不高強,都是3級水平,一個人單挑也能挑的過,所以沒有人提出異議,每個人都在快樂的與靈魂戰鬥着,很快每個人就給自己換上了一整套最好的裝備,並且印記裏存放着不少用不着的準備回去賣錢的東西。

與其與其他人一起戰鬥拼人品,還不如自己單挑自己拿,分開的四人都是這個想法,分頭在死亡『迷』宮裏探索着。等最外層的遊『蕩』靈魂一個個被幹掉,獲得巨大收益的幾人越來越興奮,他們漸漸的變的狂熱起來,腦海中只想着殺靈魂,撿裝備,再殺靈魂,再撿裝備。?? 最強靈魂收割者96

等外圍清理的差不多後,四人開始往『迷』宮內圈前進,誰都不甘示弱,誰都認爲其他人肯定捨不得這個送裝備的寶地,每個人都卯足勁了往裏面衝擊,可是越深入,越困難,單獨遊『蕩』的靈魂漸漸變少,兩個結伴的,三個成羣的,單獨的稀有靈魂,4級的普通靈魂,掉落越來越好,戰鬥越來越困難。

於是四人再次聯手起來,並肩戰鬥,可是經過一次分裂,原本齊心的隊伍怎麼可能團結一心?四人在聯手之後不久,還是因爲拾取一個稀有寶箱發生了內鬥,這次不是再度分裂這麼簡單,而是直接戰鬥,四人最弱的兩人當場死亡,另外兩人兩敗俱傷。

剩下的重傷二人決定休戰,他們手裏獲得的財富已經足夠多了,他們實力相當,誰也殺不死誰,最終達成了一個協議,等待24小時結界隨機殺死一個,他們準備賭命。

可是事情遠沒有他們想的那麼簡單,『迷』宮裏的靈魂始終是遊『蕩』着的,最終他們還是被靈魂堵上了,跑的慢的那一個被殺,剩下的這個完成了『迷』宮存活的規則條件,在靈魂追殺的最後緊要關頭,傳出結界,活了下來。

這段離奇的經歷,一直隱藏在這個唯一存活的人心裏,他也利用從死亡『迷』宮中獲得的各種裝備,將自己的實力提升到一個可怕的程度,大量的積分,讓他迅速走到所有屠靈者的前列,將人類和陰兵統統的甩在身後。他有積分換仙界資源強化自身體魄,有積分購買最厲害的裝備,有積分僱傭其他隊伍幫他做任務,半年過後,他成爲人類中極少的那幾個最厲害的頂尖人物之一。

黃道生都聽呆了,龍天講完這段類似傳奇般的經歷後嘆了口氣:“人的貪念,戒心,私心,硬生生的毀掉了這個小隊,死亡『迷』宮充分利用了這些負面因素,將所有人玩弄在股掌之間,一點點的誘『惑』就可以毀滅掉所有人。”

黃道生問道:“也不是所有人吧,那不是還有一個跑出來了,最終成爲絕世高手的人嗎?他是誰啊?”

龍天苦笑道:“半年前的春節,那個時候能夠到3級的隊伍,你知道有多麼了不起嗎?好多人都沒有進入到這個世界中,我和龍天幾人剛剛開始接觸,還是什麼都不懂的新人。那個唯一跑出來的人,就是我們人類最頂尖的幽冥戰士,他叫海神,現在是6級的靈魂收割者,他們當時的隊伍叫海洋之心,但是經過死亡『迷』宮這一戰,海神再也不會相信任何人,一直都是獨來獨往的戰鬥着。”

黃道生咂舌:“6級了,天哪。這是什麼妖孽般的存在啊!但是龍天大哥,剛纔那句話還是不對啊,他都成了頂級戰士,也沒算毀了他吧?”

龍天嘆了口氣:“即使是6級高手,那又怎麼樣?死亡『迷』宮他們當年只探索了不到10%的區域,剛剛從外圍進去,就死傷完畢,裏面還有90%的區域沒有人知道是什麼。海神僅僅憑藉外圍獲得的裝備變成強者,難道他不會對死亡『迷』宮裏面的90%區域動心?海神在經歷過死亡『迷』宮後,『性』情大變,據瞭解他的人說,這個人變得心眼極小,而且狂妄自大,動不動疑神疑鬼,而且貪婪成『性』,變成了讓人極其討厭的人。你說說看,這還不是毀了他嗎?”

黃道生大吃一驚:“大哥!您不會是說,這次他也會參加吧?6級那是什麼概念啊?!他要是貪圖這裏面的東西,我們這種小渣渣進去不是去送死嗎?還有,都過了半年了,這個死亡『迷』宮還在那裏,沒被人翻的個底朝天?”

龍天微笑起來:“忘記對你說了,死亡『迷』宮只在國家法定節假日開放,春節過後,只在五一勞動節的最後一天被人發現開啓,當時大批幽冥戰士,冥界陰兵以及僱傭兵,都向香港涌去,可是大部分人得到消息太遲,根據目擊者說,只有十幾個人進去,可是直到結界消失不見,也沒有看到人出來。”

“嘶……”黃道生倒吸一口涼氣,“全軍覆沒?那麼多高手都死在裏面了?那個6級的頂級高手海神呢?他也沒活着出來嗎?而且就算有兩個人在裏面什麼都不幹,等24小時過後,也會活着出來一個啊!”

龍天站起來笑着拍拍黃道生的肩膀:“誰說進去的都是高手啊?死亡『迷』宮只能3級以下的人進去,你以爲那是誰都能進去刷裝備的地方嗎?海神是6級,他當然不可能進去,但是聽說他收了一個徒弟,一直壓制着等級,這次的死亡『迷』宮,也許他的徒弟會參加呢!師傅陰毒小氣手段殘忍,徒弟會好到哪兒去?哈哈~老弟!你要加油啊!”說完,徑直走出包房,不知道幹嘛去了。

“頂級強者的徒弟!你們陰我……”黃道生悲憤的喊出來,可惜炎火不在,龍天又走出去,驅魔人小隊的其他幾人都在各忙各的事,誰能聽見他的慘叫聲呢? 黃道生心『亂』如麻,龍天對他講述的信息太過勁爆,他有點吃不消,想到自己可能會在死亡『迷』宮中面對人類頂級強者的徒弟,不由得心有慼慼。但是他又沒有什麼好主意,茶樓裏坐不住,乾脆站起身和龍天打了個招呼,來到隔壁的政務廳隨便逛着。

沒一會兒,接到信息的耀光和萱姐走了過來,耀光頭上戴着夏威夷遮陽帽,脖子上套着一個花環,加上自己身上的大汗衫和大褲衩,像極了剛剛從夏威夷度假旅遊回來的矮富帥。

黃道生沒心思和他們瞎扯,帶着兩人來到休息區,找了個角落坐下來,鬱悶的說道:“師弟,萱姐,和你們說個不好的消息,估計這次,我是真的要掛掉了。”

萱姐笑眯眯的說道:“好啦好啦,你這話都說了無數次了,可你不是正坐在我們面前嗎?”

耀光低頭扯着花環上的鮮花,什麼樣顏『色』的花在政務廳的碧綠『色』結界中,都好像是個綠油油的東西,不僅花環是綠的,連帽子也是綠的。?? 最強靈魂收割者97

聽萱姐說完,耀光跟着勸慰道:“師兄!咱們終南山的傳人什麼時候怕過誰誰誰了?不就是冰魂那小子嗎?待會兒我碰到他了,給他下個死亡模式競技,把他給提前做了,師兄你不是就安全了嗎?”

黃道生越聽越不對味兒,琢磨過來後一巴掌拍了過去:“滾蛋!你把他做了,我就安全了,是不是說你比你師兄我要強的多?行啊耀光,三天沒打還反了天了你!就你那德行,扔十張符出去八張打在自己人身上,還想和人家打死亡競技?”

這一巴掌打的耀光脖子上花環的小花兒簌簌簌的往下掉,一掌之威,花環變成了個光禿禿的鐵箍,耀光腳下掉了一地的碎小花兒。

耀光緊張的不得了,知道自己說錯話了,連忙道歉:“不是……不是啊師兄……我不是那個意思……”

萱姐在一旁勸慰道:“好啦,人家耀光是關心你啦。都是一片好心。”

耀光可憐巴巴的看着黃道生,一個字都不敢說。

黃道生心情有點鬱悶,今天聽到的消息已經夠窩火的了,還被耀光給無意中貶低了一次,怎麼讓他不上火?

萱姐看看情況不對,小聲問道:“怎麼啦黃道生,很少看你這樣的啊?”

黃道生略微解釋了一下死亡『迷』宮,提到了海神的徒弟。

聽說還有個超級高手的徒弟是競爭對手,耀光和萱姐也愣住了,海神是6級的靈魂收割者,人類頂級的幽冥戰士,絕對是他們現在可望不可及的一個高高在上的神,他帶出來的徒弟,會有弱者?從死亡『迷』宮裏出來,海神不知道收穫了多少裝備,打造一個3級的頂尖徒弟出來,真的不要太容易哦。

黃道生說完這些,感覺到有些煩躁,站起來說道:“萱姐,麻煩你幫忙在市場上打聽一下有關海神徒弟的消息,多和神農團的炎離聯繫,他們風行子應該有這方面的資料,你幫我找回來,我也好提前做準備。耀光,你和我出去一下,我有點事問你。”

黃道生和耀光走出政務廳,找了個安靜的位置,黃道生問道:“師弟,你和師傅一起生活了八年是吧?”

耀光點點頭。

黃道生問道:“你知道師傅是個什麼樣的人嗎?嗯,你看過師傅胸前沒有,他有沒有和我們一樣的神器?”

耀光搖頭:“師兄,師傅他老人家一天到晚好像神經質一樣,最喜歡的是拿着他的破葫蘆在空地上跳大神,看起來瘋瘋癲癲,但還沒有見人就故意『裸』『露』胸口的變態習慣,我也從來沒有看過師傅光着身子洗澡。”

黃道生嘆了口氣:“這師傅真是幹嘛吃的!把我們倆送入這一行,然後就不管不顧啦?任我們自生自滅?我還以爲他是個七八九級的超級大高手呢!人家個個都有高手師傅給裝備教功夫,我們師傅就留了兩封信,好像我們都是蒲公英種子一樣,飄哪裏就自己長哪裏。”

也不怪黃道生這麼氣憤,苦禪子這個師傅真的是毫無師傅的樣子,教了一套功法,傳了一件神器,就再也沒來看過兩人。

冷麪總裁只歡不愛 下午三人在交易大廳隨便逛着,看了看裝備,查了查任務,時間一晃就到了下午5點多。

黃道生正準備開車去接喬嵐,炎火過來了,笑着對大家說道:“晚上大家一起吃飯,去古琴臺的琴臺居,我請客!”?? 最強靈魂收割者97

有人請客那是再好不過的了,黃道生和耀光立刻精神煥發,急衝衝的往外跑,到同濟醫學院接上剛剛下課的喬嵐,一起來到琴臺居。

這次晚宴,人數衆多,三個小隊的成員都到齊了,龍之天空兩人,驅魔人四人,神農團的核心人物四人,八男兩女,剛好湊成一桌,炎火請客,炎離和龍躍負責搞活氣氛,大家是敞開了吃喝,歡笑一堂。

吃完飯炎離帶着衆人去k歌,只剩下三個隊長,等小隊其他成員一走,洋溢在龍天和炎火這兩個隊長臉上的笑容立刻消失不見。

黃道生心裏咯噔一下,心想壞了,肯定又是什麼壞消息。

果然炎火一臉嚴肅的說道:“龍天,這次死亡『迷』宮的莊,我們可能是做不了了!”

“什麼?!!!”龍天一臉的震驚,怒氣沖天,“做不了?”

龍天爲了這個莊,投入了不知道多少精力和金錢,從昨天下午和炎火確定合作關係之後,他連夜通知了自己投資公司的班底,以一個虛假的藉口讓他們做出一份計劃書,同時各處拆借,調用,變現,從早上開始,他的團隊整個白天都在做人民幣收購積分的事情,他不可以失敗。

炎火抱歉的笑着說道:“不好意思龍天,是我表達不對。我是說,這次死亡『迷』宮的莊,恐怕得由多家勢力共同坐莊,而不是我們之前設想的自己獨立開莊。”

龍天冷靜下來,說道:“說說看,怎麼回事?”

炎火皺着眉苦笑着:“是我的錯,我們神農團的風行子這邊不小心出了個岔子,泄『露』出去一點計劃,然後聽說我們要開盤,十字軍,聽風閣,遊騎營,他們三家找上門來了,要和我們神農團一起坐莊。”

一聽到這三個名字,龍天眉頭也皺了起來,沉『吟』半晌問道:“他們想怎麼『操』辦?”

炎火說道:“十字軍想佔一半……”

龍天想都沒想就拒絕了:“不可能!”

炎火點點頭:“我也是這麼認爲的,你先聽我說完。十字軍想佔一半,聽風閣和遊騎營想各佔四分之一,他們是分開與我聯繫的,所以我全部都沒有同意,當然也沒有拒絕。龍天,我認爲,既然他們找上門來了,拒絕和排斥肯定是不可能的,其他的小團隊也就算了,他們這三家可是大勢力,我們根本得罪不起。我們還不如把他們聯合起來,一起把這個盤做的更大一些,做成整個屠靈世界中的盛事,讓人界,冥界和仙界,全部認可這項活動,我們要做成固定組織者。”

龍天眼『露』精光:“做成永久『性』的盤?”

炎火得意的一笑:“死亡『迷』宮是那麼容易打通的嗎?連海神都惦記着裏面的東西,可見它的誘『惑』力和難度有多高。只要這個世界還存在,只要我們不死,將它做成永久『性』的盤,又何嘗不可?” 在炎火的詳細介紹下,龍天和黃道生這才明白爲什麼那幾個大勢力都會找上門來。

炎火在昨天下午確定合作後,手底下的外圍風行子開始在各處打聽消息,不小心走漏了風聲,驚動了三個勢力的人。

要求佔一半的十字軍,表面上是一個人數只有10個人的人類中型團隊,大本營在上滬,成員等級也不高,最高的4級,最低的3級,看上去實力平平,實際上它的背後站着地府十殿閻羅中的的第一閻羅——秦廣王蔣。

秦廣王蔣是十閻羅的第一位,第一殿負責審判靈魂生前的善惡,決定其命運,是立刻前往第十殿進入生死輪迴,還是發往其他神殿進行地獄審判,都是由秦廣王蔣一手『操』辦,是十殿閻羅中勢力最大的諸侯。十字軍則是他們伸到人界中的觸手,培養出來的傀儡,算起來,這支隊伍是秦廣王蔣手下的私人部隊,和地府官方拘靈隊有本質上的區別。

遊騎營是純粹的地府陰兵隊伍,代表着地府僱傭兵的最強實力,雖然數量上遠遠不如官方拘靈隊和人類幽冥戰士,但是各個單體戰士實力超羣。能夠主動從冥界中前來人界拘靈的僱傭兵,豈是那麼弱的?這股實力絕對不容小覷,政務廳發佈的僱傭任務,大部分都被遊騎營給包攬,得罪他們,絕對是一個錯誤的決定。?? 最強靈魂收割者98

聽風閣是大本營在京城的人類團體,據說背後站着一位人類頂級強者,但絕對不會是海神。聽風閣的『性』質和神農團類似,主要爲那位頂級強者服務,提供各種僱傭服務,兼做情報生意和消息買賣,是神農團的競爭對手。

炎火最後介紹聽風閣,是有他的用意的。

炎火看着黃道生,『露』出一絲莫名的笑意:“這個聽風閣,還是衝你而來的。”

黃道生拿手指着自己,吃驚地問道:“找我?”

炎火笑笑:“這是冰魂找來的團隊,他將消息透『露』出去,希望藉助他們的實力來對抗我們神農團,順便依靠這棵大樹,獲得他們的支持,堂而皇之的幹掉你。”

黃道生怒了:“我去!這個冰魂是個什麼東西!狗皮膏『藥』一樣貼着不放啊?”

龍天笑道:“這種跳樑小醜,不值一提。我們原來的計劃就是激怒他,然後在死亡『迷』宮裏幹掉他。他還不傻,看到你和炎火有來往,還知道去抱大腿。不過炎火,聽風閣是你的競爭對手,你可能和他們合作嗎?”

炎火笑道:“當然是有條件的合作。他們背後站着絕頂高手,難道我後面就沒有人?他們想將勢力擴張到江南,我照樣想過北上。但是大家都處於創業初期,實力不夠全盤掌控,我們只是沒有精力相互爭鬥而已。龍天,這次死亡『迷』宮的盤口,你主要是求財,我也一樣,他們也想吃塊肉,誰都不會輕易鬆口的。”

黃道生突然想到了海神,問道:“那個唯一從死亡『迷』宮裏活着出來的海神,他是哪個勢力的?”

炎火搖頭:“哪個勢力都不是,他是獨行客,我聽說他收了一個徒弟,一直壓制在3級實力,看樣子,他們也會參與進來,這可是個極大的變數啊。”

龍天拍着黃道生的肩膀,笑着說道:“變數越大,場面越混『亂』,老弟你就越有機會,不是嗎?”

黃道生擠出一個笑容:“如果炎火大哥給我弄上一整套極品裝備,說不定還有可能,否則你們要想買我勝出,我肯定會被有心之人注意到,恐怕還沒開戰,我就會被你羣毆掉了。”

炎火笑了起來:“放心,你不會被人注意到的。 萌妻來襲,總裁請滾蛋 相信我,沒錯的!”

——————

三天後就是舉國歡慶的日子,國慶長假要到了。

驅魔人小隊這幾天沒有大動作,每天晚上喬嵐都要在學校排練,國慶演出有她們護理系的舞蹈表演,作爲校花級別的美女,牢牢吸引住全校男生的美女,如果每天一到天黑就跑出去不見蹤影,這會讓人浮想聯翩,所以喬嵐乾脆每天待在學校,上課,排練,和普通大學生一樣。

另外一方面,這幾天萱姐不知道在幹嘛,每天早出晚歸。耀光不用去花鳥市場搬花,每天就躺在四樓萱姐家裏的沙發上,看中央臺少兒頻道和金鷹卡通。黃道生一個人呆着政務廳,守着發佈任務的曹婆,沒事就按f5刷新任務列表。

黃道生是在找單獨的清剿任務,要想在死亡『迷』宮裏活下來,提高自身實力絕對是沒錯的。所以他一直在尋找單獨的清剿任務。

1個怨靈,2個怨靈,黃道生都敢接,只要實力不強,他一個人能搞定,那麼這個任務就毫不猶豫的接下。因爲他要的是戰鬥,和靈魂戰鬥的次數越多,靈魂收割者吸取靈魂戰鬥技能的機率就會越高,多一個主動技,說不定就可以救他一條命。?? 最強靈魂收割者98

但是政務廳這種獨立『性』的任務數量太少,而且很多都超過他的實力,3個4個的很多,他不敢冒這個險。

排他任務倒有不少,不過黃道生是饞在眼裏不敢去接,一旦和其他隊伍發生了交集,很有可能他的實力就會被泄『露』出去,再也沒有祕密可言,只會死的更快。

9月30號一大早,喬嵐就給黃道生打了個電話,邀請他晚上去學校看她的表演,黃道生自然是滿口答應下來。

自從兩人相互傾述之後,由於各自事情都太多,沒有時間和機會好好的約會過,黃道生準備今天精心準備一番,晚上爭取看過演出送上玫瑰花,然後牽着美女的小手一起出去兜風。

可是到了下午6點,第二個電話打了過來,龍天和炎火有事商量,有關死亡『迷』宮,黃道生更加不敢怠慢,只好給喬嵐回了一個道歉電話,先到政務廳來一次。

黃道生來到三人經常聚會的茶樓,見過二位哥哥後,氣呼呼的坐了下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