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話?

呵呵,真是傑作。 下課之後,女孩沒有再來找我,我想她估計是想要放學之後在和我聯繫吧。 不過高中的課程多得有些變態,似乎一天都沒有什麼休息時間可言。 與其把精力放在她身上不如再去問問別的同學吧。 於是我就在門口閒逛,我想單靠女孩提供的信息也是沒有意義的。 稍微向同學們調

呵呵,真是傑作。

下課之後,女孩沒有再來找我,我想她估計是想要放學之後在和我聯繫吧。

不過高中的課程多得有些變態,似乎一天都沒有什麼休息時間可言。

與其把精力放在她身上不如再去問問別的同學吧。

於是我就在門口閒逛,我想單靠女孩提供的信息也是沒有意義的。

稍微向同學們調查一下咯。結果她們直接讓我去問班長,寒!我就那麼討厭嗎?不過能夠得知班長是誰也不錯.

我走到班長的身邊,班長名叫文雪。她是一個外表相當可愛的女生。嬌小的身體,剛剛及肩的短髮相當的灑脫,不過她帶着的一副大大的眼鏡卻硬生生爲她增添幾分文弱之感,所以很有班長的樣子。

這樣的女生不知爲何讓我有種想要欺負的慾望。這樣的女生爲什麼會當班長呢?真是奇怪。

“聽說這裏發生了殺人事件?”

一開始我就這麼問道,結果理所當然的把文雪給嚇住了。

班長立刻做出相當警惕的樣子。然後問:“……你聽誰說的?”

“這個你就別管了。”

“肯定是秋戀香吧。”

一猜即中,讓我情何以堪啊。

“她很出名嗎?”

“她可是最大的嫌疑犯………殺掉政教處主任的。”

班長似乎有幾分猶豫,但是既然已經說出了那幾個字就將面對我的逼問。

“死的不只是學生?”

“當然咯,最開始死的就是政教主任,之後不久就發生了那樣的事情?”

“政教主任和秋戀香有什麼過節嗎?”

“這個……”

“……”

情報斷了的樣子。

那麼接下來去問別人就是啦。

雖然轉校生這個身份稍微有點惹人嫌的樣子,但是去問一下外班的同學不就ok了嗎? 午休的時候我隨便買了兩個麪包就前往籃球場。

雖然學校有着必須午休的禁令,但是對於精力旺盛的同學來說,這種命令根本沒有什麼實際性的意義。

人類運動高昂之後,自然可以聊很多有趣的東西?

雖然我不是很擅長運動,但是隻是玩一下的話沒有問題。

那樣說還真是對不起每天刻苦訓練的同學們啊。

“哥們的球玩得相當不錯嘛。”

“過獎過獎,再怎麼說我也是校隊的。”

“校隊,那麼厲害啊。”

“也沒有多厲害啦,你的速度也相當快呢?簡直就像是殺手一樣呢?”

大神引入懷:101個深吻 “呵呵,聽說不久之後你們就要參加比賽了,肯定可以得到大獎咯。”

“不行啦,這間破學校由於發生了一堆亂七八糟的事情結果搞得我們訓練都被禁止了,只好來找這種時間咯。”

“是啊,聽說不但政教主任被殺了,還有許多學生都被幹掉了。真是糟透了。”

“不過也沒什麼啦,同學們死了的確很可憐,不過那個政教主任完全是死有餘辜的。”

“咦?爲什麼這麼說?”

“虧你在這裏讀了這麼久的書?(我裝的是老生)連那個該死的政教主任的骯髒行爲都不知道嗎?他不但喜歡來找我們的碴,動不動就把學生弄去折磨,暗地也威脅家長給他錢!”

“這個我倒是聽說過啦。”

“不過更加惡劣的是那個人渣還是一個老色狼,好幾次我都看到他吃那些女生的豆腐。”

“那麼女生應該很慘吧。”

“當然,甚至據說前一段時間跳樓的學生就是被他搞的。”

跳樓?

這間學校究竟是怎麼回事啊?

殺人事件?

自殺事件?

猥瑣主任?

還有怪異的女孩?

以及那個未曾謀面的劍仙?

簡直就是怪異的集中體,這樣的地方還以那樣的形態保持着微妙的平衡。

輕語這傢伙究竟是怎麼想的啊?

爲什麼我要來這種地方呢?這地方實在是過於讓人存在既視感了。

真的只是想要讓我找尋“劍仙”?

“不過據說把那個主任殺掉的就是那個跳樓的女生的男朋友。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不是說殺掉他的是女生嗎?”

“那個應該只是謠傳吧,畢竟能夠那個主任的身體還是很強的,想要殺掉他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更何況他的死法有趣啊。”

“有趣?”

“好像是被人用利刃直接穿心而死,簡直就像是武俠片嘛?”

穿心而死?

難道?

現在情報雖然仍然混亂,但是總覺得可以知道什麼東西了。

嗷啊啊。

好睏。

大中午的果然不能去做劇烈的運動啊。

累死人了。

下午的課直接就用來睡大覺了。

話說我才轉來就這樣不斷的昏睡老師難道不會發飆嗎?

雖然我的確不斷的睡大頭覺的餓樣子。

當然這種事情是需要技能的。

只要沒有人發現就ok咯。

其實我的擔心是多餘的,現在學校發生了這麼多得事情,老師們估計根本沒有一點心情來跟我們這種學生瞎扯。

萬一像主任一樣被咔嚓掉了就不好了。

總之我睡得相當不錯。

甚至還做了一個夢。

相當糟糕的噩夢。

昏暗的天空如同地獄一般昏暗。

那種明明就要下雨卻還未下的天氣最讓人感到噁心。

噁心得讓人想吐。

想吐卻又吐不出來。

那一天。

那一秒鐘。

那個女孩。

那個女孩。

從我的眼前,

跳了下去。

就那樣,毫不猶豫的跳了下去。

根本就沒有任何阻止的機會。

我拼命的想要抓住她。

甚至想要就那樣跟着跳下去。

但是……

我卻停下了。

被那血肉模糊的你嚇住了。

完全沒有辦法。

連眼淚也沒有辦法流下。

只能傻傻的看着你。

好想死!

好怕死!

爲什麼死的要是你呢?

下雨了啊。

可恨的雨啊。

水應該是美麗聖潔的啊。

但是爲什麼?

爲什麼會是紅色呢?

整個世界都是紅色的。

大地被血水染紅啦。

我看着自己骯髒的身體。

我的雙手握着的是刀子。

身體也是刀劍。

是我殺了她?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究竟是什麼夢啊?

讓我忍不住尖叫着發出了詭異的叫聲。

但是終於能夠從這種地獄中解脫了還是一件好事情?

不過全班同學看着我那種討厭的目光真是讓人難熬。

感覺老師也是一副瞬間就會暴走的樣子。

就在尷尬得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時候,下課鈴拯救了我。

看來放學了。

留意花叢 雖然晚上還有自習課,但是目前怎麼說也告一段落了嘛。

晚飯的時候我仍然隨意的去校外的小攤上買了一點涼麪。

雖然我很喜歡吃肉。

但是由於聽到了許多噁心的事情?

所以吃一點清淡的東西反而比較好。

在教室吃麪的時候自然就和那個女人坐在了一起。

話說這傢伙還真是怪異呢?

這種時候一般都是好友或者戀人菜會坐在一起吧。

像我這種連朋友都交不到的傢伙實在是有點那啥?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