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對於許攸的這個建議非常贊同,隨即讓王凌着手辦理此事,在一天內選出一位美女,然後交給滿寵,讓滿寵出使匈奴,將女兒嫁給匈奴單于。

一天後,王凌果然找來了一位美女,將交給了滿寵,滿寵對那個美女述說了當前的形勢,並告訴此女的行動將挽救整個幷州千千萬萬的百姓。 女子被滿寵說動,便答應了滿寵,然後滿寵找來一羣婢女爲其裝扮,不敢說傾國傾城,但也是閉月羞花。 事不宜遲,滿寵便帶着這個女子,以及一些禮物,火速前往匈奴駐地,途中

一天後,王凌果然找來了一位美女,將交給了滿寵,滿寵對那個美女述說了當前的形勢,並告訴此女的行動將挽救整個幷州千千萬萬的百姓。

女子被滿寵說動,便答應了滿寵,然後滿寵找來一羣婢女爲其裝扮,不敢說傾國傾城,但也是閉月羞花。

事不宜遲,滿寵便帶着這個女子,以及一些禮物,火速前往匈奴駐地,途中更是爲這名美女講述了許多關於禮儀和曹操家人的事情,讓那個美女牢記,生怕會讓匈奴單于生疑。

而曹操則重賞了女子的家人,此事就此作罷。

當天傍晚,一名斥候來到城裏,帶來了一則噩耗,晉陽尉王勇兵敗被殺,太史慈、徐晃率領大軍長驅直入,一路上各縣都無法抵擋,直奔晉陽而來。

這邊斥候話音剛落,又一名斥候從門外進來,向曹操報告,張彥率領大軍僞裝成曹軍模樣,一路上斬關奪寨,已經突破了太原三關,不日便可抵達晉陽城下。

福無雙至,禍不單行。

這兩側噩耗傳來,讓曹操倍感揪心。

“荀彧大軍是什麼情況?”曹操急忙問道。

斥候將探聽來的消息一五一十的告知了曹操:“荀彧大軍全軍覆沒,荀彧被韓範所殺,提着人頭投降了敵軍,但敵軍卻將韓範殺了。另外,樑岐被張遼斬殺,荀諶被俘,一萬多大軍在井陘縣因被在飯食中下了蒙汗藥,所以全軍被俘,都已經投降了敵軍。此次斬關奪寨的人,都是那批降兵所爲。”

曹操聽後,憤慨的叫道:“文若,休若!我對不起你們啊,不該把你們留下啊……”

看到曹操如此悲傷,王凌、許攸便一起勸道:“主公,人死不能復生,荀彧不會白白死去的,只要我們萬衆一心,擊敗了張彥,並將其殺死,就能爲荀彧報仇了。”

曹操皺着眉頭,面色陰沉,晉陽城中兵力不多,基本上都被夏侯惇和郭嘉帶到雁門關去了,張彥的大軍已經殺到,並且奪取了太原三關,那麼爲了防止夏侯惇、郭嘉派兵來救,必然會在太原三關層層設防,而夏侯惇、郭嘉的軍隊就很難進入晉陽。

如此一來,張彥大軍圍城,不分晝夜的攻打,而且對方還有霹靂彈這種威力極大的武器,無論是攻城,還是野戰,曹操都不會是張彥軍的對手。而他卻將負責製造霹靂火雷的王倫留在了荀彧的軍中,荀彧大軍全軍覆沒,也不知道王倫是生是死,自己反而失去了與張彥軍相互抗衡的力量。

曹操沉思片刻,忽然想到了一個主意,到了這個節骨眼上,只能孤注一擲了。

鮮卑人不是要金銀珠寶嗎,他就給鮮卑人金銀珠寶,只要鮮卑人能撤軍就好。

於是,曹操讓王凌打開府庫,從府庫裏裝滿了整整三車金銀珠寶,讓許攸率領着一百名虎豹騎,護衛着這三車金銀珠寶走水路,沿着汾水逆流而上,去雁門關將這些金銀珠寶全部送給鮮卑人,然後讓夏侯惇、郭嘉率領大軍順流而下,前來晉陽城支援。

許攸領了命令,帶着一百虎豹騎,然後祕密的將三車金銀珠寶全部運出了城,乘坐着一艘大船,逆流而上,將金銀珠寶運往雁門關。

次日,張彥率領大軍抵達晉陽城下,晉陽全城戒嚴,而太史慈、徐晃的大軍也隨後抵達,兩軍合爲一處,全部由張彥進行指揮,數萬大軍,在晉陽城外安營紮寨,但卻兵不急於進攻。

大帳內,聚集了許多將領,張彥逐一吩咐了一些要務,大多是以防禦爲主,並且命令張遼、許褚、甘寧三人帶着軍隊在方圓百里內搜索硝石、硫磺、木炭,有多少就帶回來多少,他準備就地製造火藥,用布包着,準備製成炸藥,炸開晉陽城,爭取在一天之內,攻下晉陽城,徹底將結束曹操的宿命!

曹操站在晉陽城的城樓上,眺望着城外的敵軍,見敵軍沒有攻擊的行動,不知道在搞什麼鬼。

同時,曹操也在牽掛着許攸,希望許攸能夠儘快抵達雁門關,然後夏侯惇、郭嘉的援軍儘快抵達晉陽。

此時此刻,晉陽城已經成爲了一座孤城,曹操被完全困在了這裏,這裏也成爲了他最後的一道防線,他的家人,根基都在這裏,他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並且在這裏與張彥血戰到底! 350西域商人

一連兩天,晉陽城下的張彥大軍都毫無動靜,沒有一點進攻的意思。

但是,在城中的曹操等人,卻早已經是心急如焚,見張彥等人只圍不攻,也不知道這是要鬧哪樣。

與此同時,許攸帶領着虎豹騎已經抵達了雁門關,向夏侯惇、郭嘉等人道明來意後,便要將金銀珠寶給送出去。

夏侯惇從許攸口中得知晉陽城危在旦夕的事情後,便立刻派人前去鮮卑人那裏談判。

鮮卑人浩浩蕩蕩的而來,卻被堵在了雁門關外,而且連日來爲攻打雁門關,付出了慘痛的代價,折損近萬餘兵力,鮮卑人也正在猶豫是否要退兵,卻不想迎來了夏侯惇派來的使者。

使者告知鮮卑人,只要他們肯退兵,曹操便用三車金銀珠寶來作爲饋贈。鮮卑人本來就是來搶財物的,一聽到這話,便果斷的答應了。

於是,使者帶人將三車金銀珠寶全部送到了鮮卑人那裏,鮮卑人得到好處之後,便主動退兵了。

但是,鮮卑人在回去的路上,沿途燒殺搶掠,五原、雲中、定襄三郡的百姓深受迫害,大部分百姓淪爲了鮮卑人的奴隸。另外,鮮卑人說是退兵回塞外,但實際上卻留在了雲中郡,並且大肆將鮮卑人遷徙到雲中、五原兩郡,竟然將雲中變成了單于庭,雄踞幷州北部,仍然對幷州虎視眈眈。

當然,這些事情。都是後話,夏侯惇並不知道。他見鮮卑人退兵之後,便留下部將守衛雁門關,他則祕密帶領大軍與郭嘉、許攸一起沿着汾水順流而下,返回晉陽城。

也是在這個時候,滿寵帶着曹操的乾女兒來到了匈奴,向匈奴單于道明來意,並且希望和匈奴永遠和平下去,匈奴單于見到曹操的乾女兒之後。非常的喜歡,當即答應了和曹操永遠盟好下去。

滿寵完成了使命,便離開了匈奴,興高采烈的回晉陽去了。

可是,出乎滿寵意料之外的是,匈奴的大閼氏偏偏是個嫉妒心極強的悍婦,加上賈逵派來的使者仍在匈奴。在邊上煽風點火,說那名女子很有可能會奪了大閼氏的位置。

大閼氏一怒之下,便直接闖進了曹操乾女兒的營帳,一劍便將美女殺了,然後請匈奴中所有的王公貴族一起去見大單于,要求大單于出兵太原。協助攝政王進攻逆賊曹操。

大單于呼廚泉是個懼內的人,而且他能當上大單于,靠的也是大閼氏的族人,不然的話,自己的大單于就會被頗有勇略的叔叔去卑當了。

當大閼氏以及匈奴王公貴族全部聚集到大單于的王庭時。呼廚泉不得不進行妥協,下令集結大軍。準備對曹操作戰,並且派遣右賢王去卑率軍兩萬,先行去晉陽城下協助張彥對付曹操。

去卑的年紀比呼廚泉大不了幾歲,但輩分卻比呼廚泉長,是呼廚泉父親羌渠的弟弟。除此之外,去卑還和漢朝的皇室沾了一點邊,身上流着部分劉氏的血統。

因爲,他的曾祖是漢光武帝之子沛獻王劉輔六世孫,度遼將軍劉進伯。劉進伯北伐匈奴是被擒,匈奴單于將女兒嫁給了劉進伯,生下了兒子尸利,而去卑就是尸利的孫子。

所以,去卑是個親漢派的貴族,加上個人武勇遠超過呼廚泉,在前任單于,他的侄子於夫羅死後,去卑成爲了呼聲最高的繼任單于的人選。

但是,由於呼廚泉娶了匈奴貴族裏最有實力的須僕氏的女兒,得到了須僕氏的支持,須僕氏又聯絡其他貴族,擁立呼廚泉當了單于,爲此,呼廚泉對大閼氏十分的感激,也常常懷有畏懼之心。

去卑是右賢王,與單于庭分庭抗禮,匈奴人坐北朝南,左手邊正好是太陽升起的地方,所以便以左爲尊。由於匈奴人人數衆多,地域寬廣,單于根本無法管理的過來,便將匈奴一分爲三,即左賢王部,右賢王部,以及單于庭。

左賢王、右賢王是單于的左膀右臂,一般有單于的宗族來擔任,其中,基本上每任單于,都會從左賢王中選拔出來,所以左賢王也被認爲是下任單于的繼承者。

不過,這些都是匈奴強大時期的職位,當匈奴分裂爲南北兩支之後,北匈奴西遷,南匈奴內附大漢,南匈奴單于所統治的人口也就那幾十萬人,加上又要在大漢所劃分的特有領域內生活,還要面對草原上另外一支遊牧民族鮮卑人的騷擾,時常有戰爭爆發,到了呼廚泉這個時候,南匈奴的勢力已經小的非常可憐了,匈奴人的總人口也才只有不到三十萬人而已。

所以,到了此時,左賢王基本上不怎麼設立,只有單于庭和右賢王部兩個部分,其中右賢王部統治十萬人口,在單于庭所在的西河郡美稷縣的西邊,一個叫谷羅城的小地方,隸屬於平定縣。

右賢王去卑,和他的族人,就生活在谷羅城一帶。

如今的匈奴人也早已經改變了遊牧的生活,跟着漢人學會了種植、農耕,谷羅城就是右賢王部逐漸發展而成的一個固定駐所。

單于庭的使者來到了谷羅城裏,去卑主動迎接,從使者的口中得知了單于庭的命令,去卑便下點了兩萬匈奴騎兵,帶着乾糧和馬奶酒,便踏上了征程,一路向東南前進,朝着晉陽城進發。

……

晉陽城下,漢軍的大營裏,張遼、許褚、甘寧等人將一筐筐找來的硝石、硫磺、木炭等物運進了位於後軍的營房裏。

張彥正在營房裏指揮着心腹進行炸藥的配比,見到張遼、許褚、甘寧等人運回來的東西后,便皺起了眉頭。問道:“怎麼才這麼一點?”

張遼、許褚、甘寧的臉上都是一陣爲難之色,許褚支支吾吾的道:“攝政王。我們已經盡心盡力的尋找了,可是這些東西真的很難找,尤其是硫磺,我們在方圓百里內幾乎都找遍了,能找來的也就這麼多了。”

張彥聽後,陷入了沉思當中,他倒是忽略了礦產分佈的問題,西北一帶多硝石。木炭也是隨處可見,可是這硫磺嘛,就少的可憐了。

之前在濮陽的時候,張彥的硫磺也是從商人那裏購買得來的,可是現在正值兩軍對戰之時,你讓他去哪裏找商人啊。若是派人到濮陽一帶採購,一來一回就要折騰許多天。而且還不一定能夠買到。

這一下,張彥也犯了難,硝石、木炭遍地都是,可硫磺卻少的可憐,他目前真有點巧婦難爲無米之炊的感嘆。

張彥道:“再給你們兩天時間,方圓百里內找不到硫磺。就擴大範圍找,或者尋找商人,看看商人手裏有沒有這樣的貨物出售,總之,不惜一切代價。都要找到硫磺,越多越好!”

“喏!”張遼、許褚、甘寧應了一聲。各自出了營帳,三個人互相商榷了一番,決定分頭行動,專門去尋找硫磺,而硝石和木炭則交給手下人去找。

張遼是幷州人,他知道雁門馬邑一帶常常有來自西域的商人,西域的商人總是會帶來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都馬邑進行銷售,他想去碰碰運氣,去馬邑試試看,姑且死馬當活馬醫,萬一碰上了有賣這種東西的,就全部買下來,然後帶回來。

爲此,張遼便向賈詡說了自己的想法,並且向賈詡從府庫中借了一千金,帶着這一千金,和五百騎兵,便出了太原三關,朝馬邑去了。

而許褚、甘寧則留在太原郡附近進行搜索,任何蛛絲馬跡都不放過,逢人便拿着硫磺問當地人,看看有人見沒見過這個硫磺,知不知道哪裏有賣的。

三人分頭行動後,張遼出了太原三關,便是一馬平川的大道,策馬狂奔,直奔馬邑。

馬邑位於雁門關外,鮮卑人來攻打雁門關時,馬邑的百姓都退入了雁門關內,其中更有不少異域的商人留在了當地。

但是,當鮮卑人來到雁門關時,那些商人害怕受到戰爭的牽連,便紛紛率領商隊南下,在廣武縣暫時避亂。

而廣武縣,也因爲這些異域商人的到來,一下子成爲了一個臨時的交易站,異域商人向內地百姓兜售來自西域的奇珍異寶,並且採購陶器、茶葉、絲綢,準備運回西域去販賣。

張遼經過一天的長途跋涉,聽聞西域商人到了廣武縣,於是便改道向廣武縣而去。

不過,此時的張遼等人,爲了不引起別人的注意,都穿着一身勁裝,在外人看來,是一支身份不明的隊伍,但也極少有人去管這閒事。

張遼帶着五百騎兵,來到了廣武縣,但張遼沒有讓五百騎兵進城,而是獨自一人進城,這樣一來,目標就小了很多,也能完全融入到集市當中,專心的尋找硫磺。

他進入城裏後,在集市上轉悠了很長一段時間,見西域商人所兜售的奇珍異寶都不是他想要的,但卻又沒有見人賣硫磺,於是他主動找到了一個西域商人,問道:“你知道哪裏有賣這個的嗎?”

西域商人看了一眼張遼手裏的硫磺,便問道:“你要這個幹什麼?”

“有用,你要是知道哪裏有賣的,麻煩請你告訴我好嗎?”張遼客氣的道。

西域商人用不太純熟的漢話說道:“你要多少?價錢怎麼說?”

“價錢好說,你有多少,我就要多少!”張遼爽快的說道。

西域商人見張遼十分的爽快,便從車子下面提出來了一個沉甸甸的大袋子,然後將袋子打開,直接亮在了張遼的面前,說道:“這些夠嗎?”

張遼看了一眼,覺得不算太多,便問道:“還有嗎?”

西域商人忽然眼前一亮,便問道:“先談價錢!”

“你說吧,咋賣?”

西域商人試探性的對張遼道:“這一袋子,一金,怎麼樣?”

“成交!”張遼沒有還價,直接答應了西域商人的要價,接着又問道:“你有多少?”

西域商人內心抑制不住的喜悅,這一袋子就一金,比他賣的東西賺的還多,而且還是穩賺不賠。因爲,這些硫磺,在西域隨處可見,根本就是不值錢的東西。他們這些商人基本人都帶着這個,因爲這個比較容易點燃,作爲引火之用。

商人見張遼出價非常高,當即問道:“你等着,我去去便回,你幫我先看着這些貨!”

隨後,商人便跑了出去,和其餘一起來的西域商人聚集在一起商議了一番,說是要用一百錢將他們帶來的硫磺全部買下來,那些商人自然是不亦樂乎,紛紛答應將手中的硫磺全部交了出來。

於是,商人便回到張遼的身邊,對張遼說道:“我叫巴巴拉布,我差不多能給你弄來三車硫磺,差不多有五百多包,也就是說,你得給我五百多金。但是這裏不是交易的地方,一炷香後,你在城外的小樹林裏等我,我們一手交錢,一手交貨怎麼樣?”

張遼答應了巴巴拉布的要求,轉身便走,並且在城外等候巴巴拉布。

一炷香後,巴巴拉布果然帶着幾個人,推着小車來到了小樹林裏,然後拿出錢給了那幾個人,打發走了以後,巴巴拉布便和張遼進行交易,兩個人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張遼很順利的將三車硫磺給買了下來。

巴巴拉布拿到了五百多金,心裏面美滋滋的,這一筆買賣比他幹了幾年賺的還要多。同時,巴巴拉布也看到了商機,詢問道:“如果你還需要這些東西的話,儘管找我,我還有很多呢。”

張遼也考慮到硫磺難找的緣故,便對巴巴拉布說道:“我是長安的客商,我叫張遼,以後你要是還有這些東西的話,就帶着這些東西到長安找我,你有多少,我就要多少。”

巴巴拉布歡喜的很,當即說道:“一言爲定。”

兩人分開之後,張遼便叫來了部下的騎兵,一人帶着一包硫磺,迅速的返回晉陽城下…… 351四門齊攻

晉陽城下,漢軍大營裏,許褚、甘寧兩個人都無功而返,經過兩天的折騰,始終沒有找到硫磺。

這讓張彥有些懊惱,第一次感覺到硫磺的稀缺。

其實,在中國的大地上,硫磺礦一直是相對稀少的,大部分依賴進口。

魔鬼首領:纏情綿愛 只是,張彥並不知道這些罷了。

張彥是一個僱傭兵,他所知道的知識有限,所掌握的科學技術也很有限,並不能因爲來之後世,便發明出很多東西。

但是,對於火藥、槍、炮以及各種野外生存的能力,一直是他的強項。

按照黑火藥的配置方法,張彥成爲了這個時代的發明火藥的第一人,而且這項發明,或許也會因此改變整個世界。因爲,火藥至少提前了八九百年用在戰爭上面。

“張遼呢?”張彥有些垂頭喪氣的問道。

“張將軍還沒有回來……”

張彥衝許褚、甘寧兩人擺手道:“算了,你們也都累了好幾天了,趕緊下去休息吧。”

“可是攝政王,我們沒有硫磺,就製造不出來霹靂彈,能否用其他東西代替?”許褚問道。

張彥搖了搖頭,連忙將許褚、甘寧打發走。

其實,製造火藥並不一定要用硫磺,但以現在的科技基礎,根本製造不出來高科技的武器,只能用最原始的方法。

正當張彥在傷心的時候,一個親兵從外面走了進來,抱拳道:“啓稟攝政王。張大將軍回來了!”

“快請!”

片刻之後,張遼從帳外走了進來,面無表情的,張彥見到張遼如此模樣。似乎不用開口詢問,就知道張遼沒有什麼好消息帶回來了。

張彥淡淡的道:“回來就好,你也累了,下去早點休息吧。”

“攝政王。難道不用稟告一下屬下這次行動的收穫嗎?”

張彥聽到收穫二字,立刻來了精神,問道:“你有什麼收穫?”

“還請攝政王移步前去一看!”張遼故作神祕的道。

張彥笑道:“你還跟我玩這一套?”

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早已經起身朝帳外走了過去,經過張遼身邊時,便道:“你在前面帶路。”

殷少,別太無恥! “喏!”

張遼帶着張彥來到了軍營的後面,仍舊是那個專門趕製霹靂彈的營房,張遼走在前面,一把拉開了捲簾。營房裏堆積成小山丘似得硫磺。赫然映入了張彥的眼簾。

張彥見到這些硫磺後。登時開心不已,急忙問道:“文遠,你是從哪裏弄來的這麼多硫磺?”

“從一個西域商人手裏買的。”張遼如實的回答道。

張彥徑直走進了營房。看着這些硫磺,那叫一個開心啊。如此一來,他就可以大批量的製造霹靂彈了。

正在張彥高興的時候,張遼適時的說道:“啓稟攝政王,我在回來的路上,探聽到了一個消息。”

“什麼消息?”

“駐守雁門關的夏侯惇,已經率領大軍走水路,前來支援晉陽,按照他們的速度,今天白天的時候,就應該抵達晉陽城了,不知道攝政王可曾收到消息?”張遼道。

張彥呵呵笑道:“不必擔心,這正在我的意料之中。我之所以沒有立刻進攻晉陽,就是因爲曹操還有夏侯惇這一支餘黨在幷州,而且所駐守的又是易守難攻的雁門關,就算擊敗了曹操,夏侯惇也未必會投降。若率軍前去攻打雁門關,則費時費力,不如在這裏靜靜的等着,等待着夏侯惇自己帶兵前來,自投羅網。”

“原來一切都在攝政王的掌握之中,屬下倒是多慮了。”

張彥有了這些硫磺,要重賞張遼,張遼卻堅決不要賞賜,說這不算功勞,只是瞎貓碰個死耗子而已。再說,和他一起苦苦尋找硫磺的人有很多,要是光賞他一個人,而不賞賜其餘人的話,恐怕會惹起衆人的不滿,並且建議張彥把這筆賞賜留下來,用作以後繼續購買硫磺用。

張彥聽了張遼的這一番話,很是感激,便取消了賞賜張遼的想法。而他則叫來了自己親隨,讓他們連夜趕製霹靂彈,準備明天便投入到戰鬥中去。

於是,數百人一夜不眠,辛勤的製造着霹靂彈,以備明天所用。

一夜之間,這些輕車熟路的人,竟然製造了近三千枚霹靂彈,加上前幾天製造的三百枚,這麼多的霹靂彈,都足以將整個晉陽城夷爲平地了。

重生蘇暖 拂曉,張彥便起來了,徑直來到後軍視察,結果看見堆積如山的霹靂彈,當真是歡喜不已。

於是,張彥下令讓人將霹靂彈全部擡到前軍去,然後交給甘寧來嚴加看管,並且切斷周圍的一切火源。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