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定好好的逼問一下陳志凡,問問他還有什麼事情是她不知道的。 一定是他跟小澈兒長得太像了!畢竟她可是最受不了自家兒子這種可憐兮兮的眼神了。

然而見夜冰依不吭聲,帝玄胤眸中的點點亮光漸漸的消褪,緊握的大手又放了下來,身體又重新靠了回去,臉上恢復一副淡然的神情。 冷冷的聲音道,「要是可憐我的話,你還是走吧。」 說完便將臉轉到一邊去,不再看夜冰依。 喲!這傲嬌的。 夜冰依眼睛都看直了。 嘖嘖嘖,這真是帝玄胤?帝

然而見夜冰依不吭聲,帝玄胤眸中的點點亮光漸漸的消褪,緊握的大手又放了下來,身體又重新靠了回去,臉上恢復一副淡然的神情。

冷冷的聲音道,「要是可憐我的話,你還是走吧。」

說完便將臉轉到一邊去,不再看夜冰依。

喲!這傲嬌的。

夜冰依眼睛都看直了。

嘖嘖嘖,這真是帝玄胤?帝尊大人?該不會是假的吧?

夜冰依摸了摸下巴,乾脆好好的瞧一瞧他。

眼前這個傲嬌到極致又殘忍腹黑霸道不講理像個毛頭小子一樣的男人,真的是她初見的那位光風霽月,清貴絕塵飄渺宛若謫仙的帝尊大人?

根本一點都不不像好吧!

帝玄胤皺眉,沉聲道:「在我改變主意之前,依依,你若要走,便趁早趕緊走,否則……」

否則別怪他用強的!

「撕拉——」

胸口的衣服倏然被撕了個粉碎。

帝玄胤猛然坐起身子,看著眼前怒氣沖沖的夜冰依,人生第一次,眼中閃過一抹愕然。

她……這是什麼意思?

他讓她離開,她不但沒走,還過來扯他的衣服做什麼?

這回不等帝玄胤開口,夜冰依便大罵道,「看什麼看!神經病!要死也別死在我面前!我可不想親手殺了小澈兒的父親!」

雖然這刀這不是她捅的,但畢竟是借她的手。

這混蛋簡直太陰險,太狡詐了!

夜冰依眯了眯眼,她都有些懷疑他是不是算準了自己會心軟,所以才這樣做的。

哼!她恨死自己了,為什麼要心軟!

一言不發的將他的上衣全部給撕了個稀巴爛。

帝玄胤看著她的舉動,神色莫名,想要說些什麼,張了張口,最終還是什麼都沒有說。

「唔……」帝玄胤倏然悶哼一聲,面色一瞬間變得煞白。

低頭看著已經被她拔去的那把插在胸口的刀,嘴角抖了抖,她還真是心狠手辣呀,一點都不留情!

胸前流著洶湧的鮮血,帝玄胤卻渾然不在意,專註的看著夜冰依,望著她一雙皺著精緻柳眉的小臉,紫眸微閃。

她怎麼又回來了?

她是捨不得他的,對嗎?

心情忽然變得很好,眼中閃過一抹堅定。

這可是你自己回來的!

說什麼我也不會放你走了,即便是……強迫你。

「看什麼看,把這個吃掉!」夜冰依對著發獃的帝玄胤兇巴巴的道,沒好氣的狠狠瞪了他一眼。

心中卻是對他有些刮目相看。

她就是故意不告訴他,直接把刀給他拔了出來,沒想到,卻不見他臉上有一絲痛色,反而還有力氣看她,呸!色胚。

帝玄胤淡淡的瞥了她一眼,什麼也沒說,直接抓起她手中的葯,便塞進嘴裡。

夜冰依哼了一聲,他倒是聽話,也不怕她毒死他。

隨即找一些乾淨的白布,用隨身而帶的止血丹藥粉給他上了葯,然後又包紮了一番。

在繞過他手肘下的時候,夜冰依的身體向前傾,頭離得他極近。

帝玄胤聞著女子發間的幽香,紫眸瞬間變得幽深,眸光涌動,忍了忍,到底還是沒忍住,一把將她扯進了懷裡。 「你……」夜冰依猝不及防的被他狠狠一攥,整個人不受控制的跌倒,臉撞在了他滑膩的肌膚上,頓時唰的一下紅了個透徹,一片火辣辣!

「你又幹什麼!」夜冰依咬牙切齒。

「我警告你別亂來!否則我現在就走,才不管你的死活!」

這麼說……她現在不走了?

帝玄胤微怔,隨即如她所願,鬆開了她。

夜冰依紅著臉,咬牙從他的懷裡站起來,揮著拳頭,就要向他的臉上狠狠揍去!

在即將落下的時候卻又倏然收了回來。

「哼!看在你半死不活的份兒上,就饒了你一次,少對我動手動腳,知道嗎?!」

「……」

帝玄胤沒有說話,保持沉默。

夜冰依:「……」

拿出車廂乾淨的毯子換上,將馬車裡帶血的衣服通通丟出去,空氣中的血腥味瞬間少了很多。

夜冰依拍了拍手,靠在一旁休息,冷冷的對他道,「繼續走吧。」

帝玄胤點了點頭。

很快,玉雪飛龍馬便飛奔了起來。

「你也找衣服穿上。」夜冰依看著光著膀子的男人,沒好氣道。

「好。」

帝玄胤淡淡的輕笑一聲,也不見他有所動作,一件白色乾淨的衣袍便落在了懷裡。

他拿著衣服,並沒有穿,而是將目光看向夜冰依。

「依依,我受傷了,不方便穿。」

「噗……」正在喝水的夜冰依聞言,瞬間一口水噴出!

所以呢?他想要她來給他穿嗎?

惡狠狠的瞪向他,正想要拒絕,目光倏然落到了男子白皙但卻充滿爆炸力有彈性的完美身軀上,夜冰依的臉色不由微微發紅。

呃……她總不能一直面對著這樣的他吧。

雖然這傢伙的身材確實很有看頭,何止……簡直堪稱完美!

可是……咳咳,他們這孤男寡女的算什麼?讓別人看到會怎麼說?

狠狠瞪了他一眼,然後屈尊降貴的接過精美華貴的衣袍,動手給他穿。

真是便宜他了,除了小澈兒,她還沒伺候過誰呢。

七手八腳毫無溫柔可言的將衣服胡亂套在了他的身上。

夜冰依拍了拍手,然後捂著嘴打了個哈欠,正想坐到一旁休息休息,手腕上便突然一緊。

隨即身體便跌進了帝玄胤的懷裡。

夜冰依:「……」

「又幹嘛?嗯?!」夜冰依發現她對於這個屢教不改的男人簡直到了已經無計可施的地步。

美眸兇巴巴的瞪著他,心中暗道,要能掐死他就好了。

帝玄胤紅唇輕扯出一抹邪魅的弧度,伸手寵溺的捏了捏她的小鼻子。

讓她舒服的躺在他的懷裡,磁性惑人的嗓音道,「你累了,睡吧。」

夜冰依正想開口說話,帝玄胤的俊臉突然放大,飛快的在她的唇上落下一吻,溫柔道:「乖……」

夜冰依豁然睜大眼睛,對上他一雙充滿十足威脅的瀲灧紫眸,那意思好像在說,你要不乖,我就把你調教乖,欺負你!

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夜冰依絕美的小臉倏然燒紅,清透琉璃般的眼眸亂晃……隨即恨恨的瞪了他一眼,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內心哀嚎一聲,她真的是救了一隻大尾巴狼…… 葉南疆呵呵的笑起來:“好了,你去休息吧,反正見到這個小子,我的一幅字,是少不了,陳大師,這小子還真的深藏不露!”

陳志凡莫名的打了一個寒顫,他怎麼感覺自己有種被人算計的不妙之感?

結束了功法修煉,陳志凡站起身,軒轅龍飛也同時站起來:“小志凡,你有你父親的消息了嗎?”

聞言,陳志凡無奈的搖搖頭,他爹一去杳無音訊,不但下落不明,而且還不和他聯繫,這叫他無比的鬱悶!

軒轅龍飛拍拍陳志凡的肩膀:“可能他就是想到處散散心,不想叫人找到他,你想,你現在又大了,他也沒有什麼牽掛了,出去無牽無掛的遊玩,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你說呢?”

“應該,可能吧?”陳志凡心裏覺得,不會這麼簡單,過去他爹也有大把的時間可以出去玩的,他不是從來沒有離開峯口鎮嗎?

陳志凡走下樓,水玲瓏已經被黑蓮拉了起來,正一臉睏倦:“蓮蓮,我想睡覺!”

“起來學習。你有那麼多字都不認識,萬一志凡哥出門給你留個紙條,你還得找人給你念!”黑蓮逼着水玲瓏讀書。陳志凡見狀,不禁笑了:“原來我家小玲瓏是個睜眼瞎啊!”

水玲瓏嘟起嘴:“我寫字,我念書,還不行嗎?志凡哥哥,你趕緊去上班,我保證會和蓮蓮好好學習,爭取早日擺脫睜眼瞎的帽子。”其實她還是認識字的,比如,她的名字,鈔票和車票上的字,還有地名,這是白千仞伯伯怕她丟了,專門教她的。

陳志凡笑道:“你這麼聰明,蓮蓮又耐心,你肯定會學習的很好的,我相信你。”

水玲瓏掙脫開黑蓮,撲到了陳志凡的身邊:“志凡哥哥,等你休息的時候,就多留在家裏陪我們把,我們不想出去逛街了,好沒有意思的。”

陳志凡擡手摸摸她的小手:“好!”

“歐,太好了,”小姑娘雀躍了起來。

陳志凡到了刑偵大隊,總覺得氣氛有些古怪,打量向周圍又沒有看出有什麼特別的,一走進辦公室,一個圓胖的身體幾乎就是貼到了他的身上:“陳哥,你對我真是太好了,太好了,真的真的!”

“有病是吧?你吃藥了嗎?”陳志凡嫌棄的將廖漢扒拉開,他的取向可是很正常的,可沒有興趣跟這個傢伙搞基。

廖漢忙道:“陳哥,陳哥,我是想對你說,你真好,以後你叫我去東,我絕不去西……”

原來是爲了昨天的事情,陳志凡做這些也是因爲要回報拿了廖漢的東西,另外就是養小小想要他介紹一個比較靠譜的對象,他縱觀整個行政大隊,他也就只熟悉這個圓胖的傢伙,當即,陳志凡一擡手:“出去,關門!”

剛表態完了的廖漢立刻知道了他給自己挖了一個陷阱,現在他被陳哥給嫌棄了,當即無比鬱悶的走出了陳志凡的辦公室,委委屈屈的看了陳志凡一眼,關上了陳志凡辦公室的門,誰叫他剛纔給陳志凡承諾絕對會聽陳志凡的指揮呢。

沒了廖漢的嘰嘰喳喳,辦公室裏安靜了下來,陳志凡懶洋洋的坐在沙發上,拿出了手機撥打父親的號碼,他老爹比他厲害的話,他根本不應擔心他的安全,可是他們父子情深,他怎麼可能真的不擔心他爹啊。

辦公室的門被輕輕的打開了,陳志凡不耐煩的道:“我說了你小子出去,怎麼又來了?不是給我承諾,我叫你向東你不向西嗎?”

辦公室裏沒有人回答他,卻是響起了一聲輕笑:“噗嗤。”

陳志凡忙坐起身,看見葉詩瑜正在辦公室裏笑着望着他:“我可沒承諾你什麼,你的好基友又怎麼得罪你了?”

“沒得罪,我就是想安靜一會,那小子話多的把我惆悵的,”陳志凡道:“隊長,有事嗎?”

葉詩瑜笑眯眯的在他旁邊坐下:“怎麼?沒事,我就不能找你了?”

“當然能了,”陳志凡看着她美麗的臉龐,心裏不由得一動,“我還巴不得你來找我,”他和葉詩瑜認識的時間最長,可他卻是和楊依依領了證。

他對葉詩瑜有種虧欠的心裏,他知道葉詩瑜對他的不同。在心裏,她也是他心裏特殊的存在!

兩個人之間的安靜氣氛漸漸的有些旖旎,葉詩瑜的俏臉微微泛起粉色,出聲道:“其實是我爺爺昨天在網上看見你給廖漢寫的兩幅字,所以他也想要你寫中堂給他,你隨便給他寫一副小字就行!”

陳志凡無語:“廖漢那小子怎麼可能回傳上網?”

葉詩瑜道:“好像是裝裱店的人,自作主張的行爲,他們有種墨守成規,自己裝裱的東西,都要拍照留存。怎麼樣?陳大師,賞臉給我寫一副吧?”

被叫做陳大師,陳志凡怎麼也覺得怪怪的,不過葉詩瑜的請求,他從來不會拒絕:“行,等我寫了,就給你!”

見陳志凡毫不猶豫的答應,葉詩瑜抿嘴兒一笑:“我爺爺肯定會倚老賣老要更多的,你可別答應,以後也別隨便給人亂寫字了,大師哪裏能隨便寫字?”

陳志凡摸了摸鼻尖:“我纔不是大師呢,我小時候很少練字的!”不過他的話,被葉詩當成了謙虛:“行,等你寫了就給我,反正我爺爺還要再z市待很久!”

葉詩瑜估計她的爺爺葉南疆是不求到字,是不會走的,葉詩瑜反而希望陳志凡不要那麼勤快的把字寫好,這樣,爺爺可以多陪她一段兒時間。

似乎是看出葉詩瑜的想法,陳志凡問道:“那你希望我寫快點,還是慢點?”

葉詩瑜道:“看你的時間吧,我沒事,我爺爺也不是很急了!”

陳志凡微微一笑:“那我明天給你!”

“那,那後天吧……”葉詩瑜到:“後天是週末,你正好跟我和爺爺吃個飯!”輕而易舉的的就要到了陳志凡的筆墨,葉詩瑜也是心裏一輕,她看向陳志凡,出聲道:“你那些小女朋友,萬一吃醋怎麼辦?” 死死的握了握拳頭,不行,她要跑。

可是想了想,這裡荒山野嶺……還是算了。

反抗吧?她又打不過帝玄胤。

別看他現在受傷了,但是夜冰依也知道,自己絕對不是他的對手。

心中飛快的算計一番,夜冰依還是認命的閉上了眼睛。

「我睡覺了,你別再來煩我,不然我要你好看!」

威脅似的吼了一聲。

雖然聽上去好像並沒有什麼威壓……

夜冰依也確實累了,這些天她擔心小澈兒都沒好好睡過,睡著了也睡不安穩。

哼了一聲,便很快的睡了過去。

帝玄胤微微垂眸,眉心的紫蓮栩栩如生,好像活的一般,長長的睫羽覆蓋下一層陰影,倏然,他伸手摸向女子雪白如凝脂的小臉,妖魅的紫眸中是濃濃火焰。

淡淡的低聲道:「連生氣的樣子都如此可愛,我怎麼捨得讓你離開?」

半晌,又喃喃道:「何況,你已是我帝玄胤的女人……」

他從未遇到過像她這樣有趣的女子。

更沒有體驗過,這幾天來的開心。

他雖然不擅長表達,但是,他想要追求的東西,便不會放手,哪怕傾盡所有,毀滅一切。

……

京都的大街上。

一匹長著潔白翅膀的通體雪白的馬兒拉著一輛豪華用純水晶裝飾的馬車,在大街上疾馳。

如此珍貴的馬兒,又華麗無比的馬車,很快便吸引了所有人的視線。

「哇!這是誰家好生有錢,居然打造出如此華麗的馬車。」眾人不禁發出驚嘆的聲音。

而且,就算有錢,也難以打造得出如此出神入化,華麗美觀的馬車吧?

「還有,這匹馬,怎麼好像傳說中的玉雪飛龍馬呀!」

「什麼?那可是神獸啊,不可能吧!」

馬車很快就從眼前疾馳過去,眾人驚鴻一瞥,依依不捨的收回目光。

見到這樣的一匹馬,愛馬之人心中此生也無遺憾了……

夜冰依坐在馬車上,雙手無聊托腮狀態。

瞥了一眼坐在旁邊閉眼假寐的男子,心中有些怪異,隨即淡淡的收回目光,很快又想到快要到家了,心情又瞬間飛揚起來。

沒好氣的哼了哼,屁股又不動聲色的往後面挪了挪,夜冰依渾身充滿了警惕,生怕帝玄胤會突然狼性大發撲過來逮著她再磋磨一頓!

她俏臉微微熏紅,飛上了兩朵紅暈,明媚的眼眸熏陶,有些不自然的輕顫了顫,恨恨的咬著下唇,然後狠狠晃了晃腦袋,揮去了腦中的雜亂。

這兩天,她真是被這個傲嬌腹黑的大尾巴狼給佔盡便宜,欺負慘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