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

楊浩在周耀傑的記憶裡面,看到了一道黑影! 這名黑影身披寬大的黑袍,躬著的背部高高鼓起,上面還雕印著繁雜深邃的符文,一股滔天的邪惡氣息,正從對方身上發出來! 「這難道就是……周家那位大供奉?」 楊浩的腦海里閃過一道思緒。 可是突然之間,楊浩的臉色就劇烈的變換起來,眼眸內的青芒

楊浩在周耀傑的記憶裡面,看到了一道黑影!

這名黑影身披寬大的黑袍,躬著的背部高高鼓起,上面還雕印著繁雜深邃的符文,一股滔天的邪惡氣息,正從對方身上發出來!

「這難道就是……周家那位大供奉?」

楊浩的腦海里閃過一道思緒。

可是突然之間,楊浩的臉色就劇烈的變換起來,眼眸內的青芒也是搖曳起來。

因為從他這個角度「看」到的畫面,那位周家大供奉竟然突然扭頭,朝著楊浩這邊妖異的看了一眼!

只是一眼!

嘭!

楊浩只感覺頭暈眼花,整個人退後三步才止住了退勢,反觀周耀傑,卻是腦袋發出悶響,竟然轟然炸裂而開!

「我靠!這他媽什麼鬼!」

「難道被發現了?」

楊浩臉色慘白,眼眸里儘是驚駭!

要知道,他只是在探查周耀傑的記憶,而且是好幾年前的記憶,運用噬魂戒周耀傑只是一個媒介而已,就算是這樣,竟然還是被那個大供奉發現!

「這他媽的……到底是什麼修為?」

「難道是和蒼老頭他們一樣的老怪物?」

楊浩強行壓制住內心的驚駭,內心裏面暗暗思忖起來,如果正是古武老怪物,那這件事情就大發了,一位魔修老怪物潛伏在世俗當中,簡直就不亞於一枚定時核彈啊!

楊浩的臉色滿是凝重,臉色也是陰晴不定,他已經算是高看那位大供奉了,想不到還是小看了!

突然。

楊浩神情一動,扭頭看向角落裡,正準備悄聲潛逃出去的人影。 「周宏斌,你這是要是去哪啊?」

楊浩冷冽的聲音,淡漠傳出來。

冷漠的聲音說出來,角落裡,周宏斌正四肢著地,慢慢挪移的身子,驟然停止了下來。

「楊浩!楊同學,求求你別殺我啊!」

「這一切都是周耀傑命令我做的,都不是我特意要針對你啊,求求你放過我吧!」

周宏斌匍匐在地,不斷的磕頭求饒。

他內心的恐懼,簡直是達到了巔峰所在!

也不知道這個楊浩施展了神秘妖法,竟然將周耀傑迷惑住,最後還爆頭而亡,這一切,都是被周宏斌盡收眼底!

在他想來,這楊浩分明不止是殺神,還是一個可怕的魔鬼啊!

一個正常人的眼睛里,怎麼會冒出青芒?

這個楊浩肯定有問題!

周宏斌渾身都在顫抖起來,極度的恐懼,使得他牙齒都在上下打顫,發出「咯咯咯」的聲響!

「怎麼,現在知道怕了嗎?」

楊浩冷眼看了一眼,語氣冰冷無比。

要不是這個周宏斌慫恿,周家怎麼會想到綁架唐佳怡和蘇雨柔?此人三番幾次的從中作梗,楊浩內心的殺意愈加銳利!

就在他準備上前,了解這個禍害的同時,套房外面,卻是傳來一道急促的腳步聲。

「快!把這裡全部封鎖!」

「閑雜人等,全部驅散開來,我倒要看看,隨他們這麼大檔子,敢在皇庭大酒店鬧事!」

一道氣急敗壞的怒吼聲,猛的傳進來。

這人正是向思明,財神向家的繼承人!

末世之保護小師姑 聽到這道聲音,楊浩的眼睛微眯了起來,可是周宏斌,卻是如同找到了救星一般!

「向老闆,在這裡!我們在這裡啊!」

「向老闆救命啊,有人要殺我,快來救我啊!」

周宏斌使出渾身的力道,扯開嗓子嘶吼出聲,一邊喊著,還一邊拚命朝著門口跑去!

楊浩冷笑一聲,倒也沒有直接出手!

幾個呼吸后!

噠噠噠!

一堆精銳的大漢趕了過來,為首之人正是向思明,平時的他都是西裝革履笑眯眯的商人打扮,可是今日,他眉頭緊皺,蘊含著無窮的煞氣!

京都向家,這可是整個華夏最為有錢的財神家族!

比勢力,向家或許還比不了四大家族幾百年的底蘊,可要是比財力,四大家族聯手起來,或許才能和向家堪堪持平!

甚至有人說,最晚二十年,華夏的四大家族,就要變成五大家族了!

可想而知,財神向家的實力!

「周宏斌?!」

「這到底怎麼回事!你們家二少爺呢!」

向思明見到周宏斌這狼狽的模樣,不由得皺眉問道。

「向老闆救命啊!」

「你們有暴徒,我家二少爺,已經被暴徒給斬殺了,你快救救我啊!」

周宏斌哭嚎著叫喊道。

「什麼!周耀傑死了!」

向思明臉色劇變,眉頭立馬緊皺起來。

周家二少爺死在他的地盤上,這件事可就嚴重了!

「進去!」

「把這裡全部封鎖,我倒要看看,是誰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向思明陰沉著臉揮手命令道。

唰!

向家那些保鏢頓時分散開來,佔據了各種有利的戰略位置,同時還有兩名身穿素色中山裝的老者,站立在向思明的身後兩側,閉目不語。

這兩個老者,正是向家的供奉,都是黃階高級的修為!

周宏斌見到向家來了這麼多人,懸著的心終於鬆懈開來,可是向思明接下里的話語,確實讓他臉色大變!

「周宏斌,你帶我進去,我倒看看,誰這麼膽子,連你家二少爺都敢斬殺!」

向思明沉聲開口道。

「啊!我……我帶你們進去?」

周宏斌傻眼了,他現在好不容易逃脫出來,這回卻讓他再次進去,這不是送死嗎?

「少廢話!這件事不弄清楚,你以為你能輕鬆?」

向思明冷哼開口道,使了個眼色,一名精壯的大漢直接來到周宏斌的身後,不善的盯著他!

「那……那好吧……」

周宏斌無奈,渾身顫抖的踱步,朝著那道破碎的大門走去。

幾步腳的功夫,周宏斌硬是花費了半分鐘,這才走了進去,向思明自然臉色陰沉的跟了進去!

剛一進去。

一股濃郁的血腥味撲面而來。

到處都是屍體,金碧輝煌的牆面上,全是血跡斑斑,慘不忍睹!

向思明的瞳孔緊縮,死死盯著客廳里,悠閑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的青年,向思明掃視一圈,眼眸里的驚駭愈加濃烈!

只見周耀傑那無頭屍體,正躺在地面上,異常的猙獰血腥。

所有人的臉色全部都變了,他們再來的路上,就看到了許多周家打手的屍體,可是那些和這客廳相比,簡直是小巫見大巫!

「向老闆,就是這人!」

「就是這個人,屠殺我周家的人,還把二少爺給殺了!」

人群裡面,周宏斌低垂著頭悄聲說道,說話的時候,他都不敢抬頭看楊浩一眼!

嗯?

這個青年……有些面熟啊。

向思明微眯著眼睛,打量著坐在對面的楊浩,微微一思索,腦袋裡面瞬間就有了記憶,這個青年不久就是前段時間,跟隨沈冰凝來他皇庭大酒店,花了好十幾個億拍賣東西的那個青年嗎?

十幾個億的生意,向思明自然記得清楚,更讓他有印象的是!

在哪吃的拍賣會上,就是這個青年,拿出了一張黑市至尊卡!

「莫非,這人是殺手榜的超級殺手?」

向思明思緒飛快的運轉開來。

如果對方是殺手榜的超級殺手,能夠屠滅周耀傑的這些打手,倒也說得過去!

「這個殺手就算實力通天,可是斬殺了周耀傑,怕是也難逃一死了!」

向思明內心嘆息一聲。

他自然明白,京都周家的底蘊和實力,可不是某個殺手能夠抗衡的!

楊浩見到這些人進來,微笑著點頭示意,依舊翹著二郎腿,悠閑的坐在沙發上!

向思明面色一沉,剛準備開口說話。

「少主,這人不簡單!」

他右側的那位灰衣老者,突然拉住了向思明的胳膊,沉聲說道。

「沒錯,這青年身上的殺意,凝而不散極為驚人,怕也是一個黃階高級的修士!」另一位老者,也是滿臉凝重的開口道。 都市之神級宗師 「嗯?」

「李叔,張叔,這話怎麼說?」

向思明神情一震,不由得開口問道。

這兩人,可都是向家的高級修鍊者,是家族裡面專門派過來保護他的,實力非常的強悍,可是現在,連他們都這麼說……

「少主,你看那。」

名叫張叔的灰衣老者,突然瞳孔緊縮起來,看向門口不遠處的一具屍體。

這具屍體正是梁鴻峰,對於這位周家的高級供奉,他們自然也是有所了解,可是現在,梁鴻峰的眉心一道可怖的血口,分明就是一擊必殺!

「這……」

向思明內心一驚,眼眸里閃爍著未知的光芒,看向楊浩的目光也是充滿了驚駭!

不過今日這事既然發生在他的地盤上,總歸是要解決的。

「這位小兄弟,周家的人和你有什麼樣的深仇,值得你這麼下殺手?」

向思明神情凝重的開口道。

「什麼樣的深仇?呵呵,這個問題有點意思!」

楊浩挑了挑眉頭,翹著二郎腿幽幽道:「新仇加舊恨,這個理由夠了么?」

一邊說著。

楊浩終於是放下了二郎腿,站起身悠閑的伸了個懶腰,這才玩味似的開口道。

「向老闆,今天這事,你打算怎麼處理?」

楊浩笑著問道。

唰!

見到這名年輕人站起身來,向思明身後的兩名灰衣老者,神情驟然一變,向前踏步謹慎的盯著楊浩。

我怎麼處理?

向思明臉色陰晴不定,再次掃視了一眼周耀傑那具無頭屍體,只感覺一陣頭大!

這件事周家肯定不會善罷甘休,若是處理不好的話還要連累向家,可真要將這青年就地擒拿,看情形也不是件容易事!

更何況!

他財神向家世代生意,最講究利益二字,幫助周家得罪這個神秘的青年,得不償失!

「小兄弟,這既然是你跟周家的恩怨,我向思明不變插手,不過你在我的地盤上斬殺了周家的二少爺,為了不難做,我會把這裡的事情,如實向京都周家訴說的!」

「我賣你個面子,三個小時后,才把這事通報給周家如何?」

向思明思忖一二,抬起頭靜靜的說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