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呼,你不用擔心了,我既然回來了,誰給你們的委屈,我就讓他十倍百倍的償還,對了,十三太保呢?他們為什麼沒有出面?」

林逸有些不解的問道。 「京城那邊也出了幾件大事兒,好像有人在試探你到底是否還在華夏一樣,不斷的發動一些襲擊,再者,夏瞳說了,只要京城沒事兒,我們就還有活下去的可能,所以就沒讓他們動。」 林逸聞言微微的點了點頭,顧夏瞳的這個做法還是比較正確的,覆巢之下豈有完卵? 可只要華夏還在,只

林逸有些不解的問道。

「京城那邊也出了幾件大事兒,好像有人在試探你到底是否還在華夏一樣,不斷的發動一些襲擊,再者,夏瞳說了,只要京城沒事兒,我們就還有活下去的可能,所以就沒讓他們動。」

林逸聞言微微的點了點頭,顧夏瞳的這個做法還是比較正確的,覆巢之下豈有完卵?

可只要華夏還在,只要十三太保還在京城,以他們的恐怖戰鬥力,不斬了十三太保,他林逸這些最重要的親人,一定是安全的。

「砰!」

房門被人踹開。

「舉起手,放開小姐,否則,林少回來,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一名名韓家的保鏢,紛紛手持槍支,盯著林逸的背後憤怒的呵斥道。 林逸見狀,嘴角微微上揚,浮現了一抹滿意的弧度,從他發飆到現在,不過二十秒的功夫,這些人就能夠急匆匆的衝上來,而且還時刻把韓雨菲的安全放在第一位,這的確是難能可貴了。

當即,林逸緩緩扭頭看向了衝上來的眾人。

「什麼?林少,竟然是林少?」

眾人眼睛一瞪,皆是一臉的震驚激動之色。

林逸那在整個華夏就是神仙一般的人物,他的傳說,幾乎在各國之間都有流傳,特別是在F國力斬兩位大天使的事情,更是被全球強者議論紛紛,那可是真正天上的神仙啊!

可結果呢,二人顯聖都不是林逸的對手,可謂是一戰成名天下知,至於在島國橫行無忌的那一幕,也同樣無比的讓人震撼啊!

可這次林逸去崑崙虛的時間太長,太長,以至於不少人按耐不住心中的衝動了,一入江湖身不由己,你不想找別人的麻煩,可別人卻想要踩著你出頭,上位,這幾乎都是一個死循環了。

現在,他們這些跟林逸關係比較密切的人可就倒霉了。

牆倒眾人推,在一直沒有見到林逸出現的情況下,這些人可是把他們欺負慘了啊!

「什麼?他就是林少嗎?」

那些不曾見過林逸的人也是神情一怔。

而後。

眾人紛紛雙腿一彎,跪在了地上。

「見過林少!」

「好了,都起來吧!韓家現在的情況如何?」

林逸開口,淡淡的問道,可眸子里那恐怖的殺機,卻有如颶風一般在肆虐,在瘋狂的暴動,在場眾人都能夠清楚的感受到那讓人亡魂俱冒宛如大海一般無邊無際的殺機。

「有不少天榜上的強者,還念著您的恩情,一直隱藏在四周,倒是擋下了不少的強者,暫時小姐還是安全的,不過韓家卻死了幾名嫡系。」

一人抬頭看著林逸有些悲戚的說道,林逸在華夏的時候,他們這些人的身份是何等的尊貴啊!

便是本地的一把手都要親自登門拜訪,便是見到了他們這些下人,也不敢大意馬虎,可現在呢?哪裡還有人把他們放在眼裡?甚至,連他們的性命都敢取走,可偏偏這些人個個都強大無比,又隱藏在暗處,他們這些之前高高在上的人,此時卻像是黑暗中的困獸,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明天是什麼樣的,可林逸的出現卻不然了。

以林逸的恐怖,定然能夠力王狂瀾與風雨之中。

「哈哈,好好,我倒要看看是什麼人,這大大膽,竟然敢動我的親人朋友!」

林逸咬著槽牙獰笑。

而後。

一顆顆不過拇指肚大小,散發著淡淡白光的丹藥,便猛的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這無比神奇的一幕,讓跪在地上的眾人同時都愣住了。

「這些都是可以幫助你們突破境界的東西,吃了吧!」

林逸淡淡的說道,眼前眾人都是一些還不曾進入宗師之境的人,否則,也不至於動用手槍這種比較低端的武器了,不過能夠靠在韓家這棵大樹之下,他們也得到了不少的好處,現在實力都還還不錯,都是大師之境後期的修為,加上林逸這一顆丹藥,以及他給予的信心,這些人想要進入宗師之境絕對不是什麼難事兒。

修行,有的時候更像是在修心,只有你的心足夠強大了,你的修行之路,才會披荊斬棘,才能夠一帆風順。

可這話落在眾人的耳朵里,卻簡直有如天籟之音,讓每個人都驚呆了。

突破現有的境界?

那豈不是要進入宗師之境?

這個想法讓每個人的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

現在宗師之境在林逸的眼中,簡直有如地上的螻蟻一般弱小不堪,可是對於他們這些普通人來說,宗師之境卻如同天上的神龍,是他們只能仰望的存在啊!

「多謝林少!」

眾人激動不已的大笑道,而後,紛紛張嘴吞下了眼前的丹藥。

「轟轟!!!!」

一股股恐怖到令人心顫的氣息,驟然在這些下人的體內爆發出來。

「哈哈,我,我進入宗師之境了啊!」

「嗚嗚,宗師之境啊!這輩子,我就算是死了,也有顏面去見列祖列宗了啊!」

一名名林家的下人,都激動的有些語無倫次的說道,實在是宗師之境對他們來說太難,太難了。

「多謝林少!」

眾人紛紛跪在地上,無比恭敬的答謝。

「呵呵,好了,你們暫且繼續守護在韓家,我今天倒要看看是哪些爬蟲敢在背後動手!」

文娛復興 林逸說完,眼睛猛的一瞪,仰天怒吼道:「我林逸回來了……」

可怕的怒吼,帶著迴音,宛如神明在九幽之上吶喊咆哮一般,響徹天地間。

「什麼?主人回來了?」

隱藏在韓家附近的一些天榜強者一聽,一個個頓時激動的熱淚盈眶,這些日子,他們完全就像是野人一般長在了韓家周圍,生怕韓雨菲出了什麼事情,每天不但要承受恐怖的精神壓力,還要時刻防備敵人的偷襲,以至於他們連洗漱的時間都沒有,全部都是蓬頭垢面。

可這一刻,每個人都像是滿血復活了一般,一個個就像是山間的靈猿急匆匆朝著林逸所在的位置沖了過去。

不過幾個呼吸的功夫,一群全身髒兮兮,蓬頭垢面的強者便出現在了林逸的面前。

九重春華 「主人!」

不知道是誰率先喊了一聲。

而後,便是砰砰的下跪聲音。

「你們辛苦了,我這次既然回來了,以後我林逸為你們遮風避雨!」

林逸咬著槽牙,盯著眼前的眾人,淡淡的笑道,隨後,一個個精美的白瓷瓶便驟然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那些韓家的隨從一看一個個都是眼睛一亮啊!之前,林逸隨便賜予他們一顆丹藥,都讓他們進入了宗師之境,可現在,林逸賜下的竟然是用白瓷瓶,可以想象這白瓷瓶裡面裝的丹藥,一定是十分珍貴的。

「主人?這是?」

眾人一臉不解之意。

「呵呵,都是一些增加修為的丹藥,你們吃了吧!能到什麼境界,就看你們的造化了!」

林逸淡淡的說道,他在崑崙虛內之所以如此瘋狂貪斂財,為的不正是自己的這些僕人,兄弟,親友嘛!現在,他身上各種丹藥,簡直多如牛毛,隨便賜下一些,還真不心疼。 「什麼?增加修為的丹藥?」

眾人一聽,皆是眼睛一瞪,髒兮兮的臉上充滿了濃濃的震驚之色,他們能夠登上天榜,已經足以說明了他們的恐怖,所以對於這丹藥的了解程度,遠在韓家下人之上。

末法時代,幾乎沒有能夠煉製丹藥的靈草了,以至於煉丹這一門技藝是徹底的失傳了,平時偶爾有一顆丹藥冒出,也大多都是一些上古時期流傳下來的,每一次有丹藥出世,也幾乎都要打一個頭破血流,可現在,林逸竟然隨手就丟出了這麼多的丹藥,眾人如何能不震驚呢?

「別愣著了,儘快突破自己的境界,否則,你們未必有資格跟我一起進入崑崙虛!」

林逸淡淡的笑道。

「進入崑崙虛?」

眾人一聽,眼睛再度一亮,崑崙虛啊!那可是傳說中的仙家福地啊!能夠住在那種地方,在普通人的眼裡,幾乎就等同於是仙人了啊!

一想到這裡,眾人哪裡還敢遲疑呢?

一個個都是一臉激動的抓住了飄浮在自己面前的白色瓷瓶急忙打開,頓時一股股丹藥獨有的清香慢慢在房間內瀰漫開來,眾人下意識的閉著眼睛深吸了一口氣。

一股清新到了極點又讓人無比愜意的香氣便進入了五臟六腑,那種感覺,就像是春天,萬物復甦,生機勃勃之時突然下了一場春雨一樣,那種清新的感覺是平時根本無法感受到的。

眾人幾乎是同在第一時間把裡面的丹藥一起倒入了口中。

「轟轟!!!」

一顆顆丹藥,就像是一枚枚蘊含著無盡靈氣的恐怖炸彈一般,直接在眾人的經脈之中炸開,可怕的靈氣,使得眾人的修為幾乎如同雨後春筍一般不斷的在暴增。

「我,我竟然進入了靈威之境?」

「我的天啊!天威,天威,我終於衝進了天威之境啊!」

「哈哈,神威,神威啊!老子只差一步便能夠逆天改命,進入天命之境了啊?」

一名名天榜上的強者,紛紛一臉激動的大叫了起來。

天命之境那可是所有人夢寐以求的境界啊!可現在,竟然離他們只有一步之遙了。

在眾人無比激動的同時,隱藏在韓家附近的那些強者,此時一個個卻如喪考妣,神情惶恐不安。

林逸二字,在這華夏,在這地球上幾乎就是無敵的代名詞。

可現在,這麼一個無敵可怕的傢伙竟然回來了,眾人如何能不心驚膽顫呢?

林逸回歸的消息就像是長了翅膀一樣,不斷的飛過廣袤的大地。

「你們都下去吧!我有事兒跟菲菲商量。」

看著熟悉的眾人,林逸淡淡的笑道,只是這笑容卻有些尷尬了,弄的眾人都是一頭霧水,不過卻無人膽敢廢話,畢竟林逸的身份地位實在太過恐怖了。

「怎麼了?這次去崑崙虛又拐了人家幾個丫頭啊?」

韓雨菲一看到林逸那如同便秘一樣的表情,就氣的牙根兒疼,在她眼裡林逸那真是哪哪兒都好,就是他嬢的在妹子這方面,心實在太大了。

「沒有,我這次去一個都沒有弄,主要是走之前在這邊有幾個,現在想把她們拿下,還請夫人批准啊!」

林逸低眉垂眼,宛如做錯事的小孩子一樣,看著韓雨菲尷尬的笑道。

「在這邊兒?那個醫生?」

韓雨菲眉頭皺了一下,面色陰沉的質問道。

「嗯,有她,不過還有,還有彭靈兒,江靈兒,洛兒,海琳娜,娜美,秦芸雨,顧夏瞳。」

林逸腦袋低的更狠了,都恨不得直接找一個地縫鑽進去一樣,緩緩開口出了一個個名字。

「什麼玩意兒?你個王八蛋,你連洛兒都不放過啊?老嬢今天跟你拼了啊!」

韓雨菲一聽,那暴躁的脾氣頓時就上來了,你說你丫的弄一個兩個就算了吧,還勉強能夠接受,可現在倒好,這節奏是想要弄出一個女子足球隊來嗎?

「哎吆我去,媳婦兒,媳婦兒,你輕點啊!啊!我的耳朵,我的耳朵掉了啊!」

林逸歪著腦袋,瞪著眼睛,看著兇巴巴的韓雨菲,焦急的哀求道。

「你還知道痛呢?你做的這是人事兒嗎?今天,老嬢就讓你變成一個獨耳怪,我看你以後還怎麼去泡!」

韓雨菲絲毫沒有鬆手的意思啊!咬著銀牙,惡狠狠的威脅到。

「瑪德,你要是再這樣就別怪老子不客氣了啊!」

林逸見韓雨菲這是一點都沒有放手的意思,當即也不爽了,咬著槽牙怒吼道:「這次老子可是搞了不少的存貨,既然你找死,那可就不能怪老子了啊!」

「你……你有本事你就殺了我啊!」

韓雨菲一聽,林逸這個混蛋竟然還敢威脅自己,頓時這些日子承受的委屈就一股腦的爆發出來,銀光在眸子深處閃爍,眼淚宛如斷了線的珍珠一般,一顆一顆順著那絕美的臉頰緩緩滴落在了地上。

可下一秒。

韓雨菲卻面色大變,林逸竟然像是一頭惡狗一樣直接朝著她撲了過去。

「你個王八蛋……」

「嗚嗚……」

五個小時后,韓雨菲小臉紅撲撲的就像是掛在枝頭上的紅蘋果一樣,說不出的好看,眼波流轉,盯著林逸嗔怒道:「你大爺的,你壞死了,我還以為你存的都是殺人的東西呢,沒想到你竟然存的是那個……」

「呵呵,我哪裡有你狠啊!」

林逸聞言,抿嘴盯著韓雨菲銀盪的壞笑道。

「你大爺的,那我下次也不殺生好了!」

韓雨菲聞言,抬起杏乾的鎂腿就狠狠的踹在了林逸的身上。

「呵呵,好了,菲菲,其實我這次在崑崙虛內也遇到了生死危機的時刻,在那個時候我的腦海里都是你們,我當時就下定決心了,如果你們願意,我想給你們名分,我不想有人因為我而難過傷心,當然了,如果她們不願意,我林逸那也不是那種強人所難的壞人,你看怎麼樣?」

林逸看著韓雨菲一臉愧疚的問道,這事兒在他看來的確是對韓雨菲不公平,可他已經遇上了這些人,諸位顧夏瞳,娜美,海琳娜等人,要說彼此心裡沒有對方,那完全就是扯淡啊! 人的生命,有的時候很強大,可有的時候又脆弱的可憐,便是強悍如林逸也不敢保證,自己一定不會死啊!

他不想自己那天帶著遺憾,帶著愧疚死去。

韓雨菲聽聞林逸在崑崙虛內竟然遇到了那麼兇險的事情,那絕美的小臉上頓時就浮現了一抹濃濃的擔憂之色,整個人慢慢的靠在了林逸的肩膀上,重重的嘆了一口氣,無奈的說道:「從我被你拿下的那一刻,我就已經明白了,你註定不可能是我一個人的了。

「菲菲,對不起!」

林逸看著韓雨菲情緒如此低落,不禁有些愧疚的說道。

「呵呵,不用說對不起,感情這種事情,古之聖賢都無法看破,我還能指望你個不要臉的東西看破啊!如果他們願意就收下吧!」

韓雨菲一臉無奈的說道。

「謝謝你,我發誓,此生絕對不負卿!」

林逸咬著槽牙,無比認真的說道。

「好了,少在這裡表忠心,最近洛兒的情況也不太好過,我們先去看看洛兒吧!」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