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你沒發脾氣?」楊心怡鬆了口氣。

「我能發什麼脾氣,反正我又沒吃虧。」葉雄壞笑著,道:「我還盼不得有一天,來個一王二后,大被同眠呢!」 「你想得美,下流。」楊心怡罵道。 「這不是每個男人夢寐以求的事情嗎。」葉雄笑道。 「你準備怎麼處理跟華姐之間的關係?」楊心怡繼續問。 「我現在不知道,最關鍵是你。」葉雄摟著

「我能發什麼脾氣,反正我又沒吃虧。」葉雄壞笑著,道:「我還盼不得有一天,來個一王二后,大被同眠呢!」

「你想得美,下流。」楊心怡罵道。

「這不是每個男人夢寐以求的事情嗎。」葉雄笑道。

「你準備怎麼處理跟華姐之間的關係?」楊心怡繼續問。

「我現在不知道,最關鍵是你。」葉雄摟著她,笑道:「你同意我繼續跟她在一起,我就跟她在一起,如果你不高興的話,我以後跟她保持距離。」

楊心怡暗暗嘆了口氣,心裡都後悔死了。

當初她以為,自己跟惡靈去修真界的事已經是鐵板上的事情,她哪想到,自己有一天會再次封印惡靈,重獲自由。

這種時候,她當然不希望自己的老公再跟別的女人有關係。

但是,當初她已經答應華姐,如果現在讓葉雄不理華姐,那她是不是做得太絕了?

還好剛才華姐打電話過來,上次的受孕計劃失敗了,她沒懷上,不然的話,她都不知道怎麼收場了。

「你別問我,你自己想怎麼樣就怎麼樣。」楊心怡哼了一聲,心裡滿滿都是悔恨。

葉雄從她的臉上已經看出答案,她這叫得自做自受,誰讓她當初那麼愚蠢,為了留自己在凡間,居然用這麼傻的辦法。

「我能怎麼樣,尊重華姐的意見,她願意留在我身邊也行,不原意留下,去找自己的另一半也行,我是絕對不會阻止她的。」葉雄。

楊心怡心裡非常不舒服,有種作繭自縛的感受,躺下去背對葉雄而睡。

葉雄乾笑著,這才躺在她身邊,從背後抱著她睡。(未完待續。。) 第二天一早,葉雄剛回到公司,準備去楊小喬那探望一下她們母女。

正準備出的時候,突然接到唐寧的電話。

在電話裡面,唐寧十分激動,語無倫次。

「表姐夫,大事不好,6子英出事了,她跳湖自殺了。」

葉雄火趕往學校,去到那裡的時候,警察已經來了。

來的是分局的兩名警察,像這麼低紙的警察,葉雄不認識。

唐寧在見到葉雄的時候,嚇得整個人都撲過來,臉色白。

「表姐夫,怎麼辦,我會不會坐牢?」唐寧眼睛紅紅的,那樣子一看就知道是哭過。

「唐寧,冷靜一點,這不關你的事情,你的行為根本就不構成犯罪。」葉雄連忙安慰她。

「她怎麼說也是因我而死的。」

「你覺得像6子英這樣的女人,為了錢連尊嚴跟面子都不要,會因為區區對你下跪這點小事去跳湖自殺?」葉雄打死也不相信。

「表姐夫,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你認為這事情另有隱情?」唐寧急問。

「目前只是猜測,但是我閱人無數,可以肯定的是,6子英不會自殺,哪怕她自殺,也絕對不可能是因為你的事情。」葉雄拍拍她的肩膀安慰一番,說道:「快回去上課,就算天崩下來,也有表姐夫頂著。」

唐寧這才鬆了口氣,回去上課了。

葉雄很快就來到湖邊。

這湖叫望江湖,在江南大學後面,是一個風景美麗的地方。

每天早晨跟傍晚,都有不少的學生情侶在這裡談戀愛。

此時的湖邊已經拉起警戒線,警察怕引起學生不安,第一時間清理了現場。

兩名警察正在勘查現場,葉雄走了過去,了解情況。

在得知葉雄的身份之後,兩名警察把事情跟他說了一遍。

「死者6子英,二十三歲,江南大學大四中文系3班學生……昨夜凌晨五點,突然起床來到這湖邊,然後跳了下去。」

「死亡原因查明了沒有?」

「現在還在查著,應該很快就有結果了。」

兩名警員把情況說一遍之後,突然其中一名警員接到電話。

「什麼,沒死,我知道了。」

那警察掛掉電話之後,罵道:「真不知道醫院那邊幹什麼吃了,一個沒死的人,就給人下了死的結論,也不怕人笑話。」

葉雄雖然有點奇怪,但是也沒多想,畢竟是溺死的,有可能當時只是暫時窒息,後來搶救過來也不是不可能的。

「兩位,不打擾了。」

既然6子英沒死,也就沒葉雄事,他接下來去了楊小喬的家裡,順便把車子送給她。

接下來幾天,葉雄也沒什麼事情做,一門心思扎在煉丹上。

沖境丹丹方的靈藥已經收集齊,但是根本就沒辦法煉製。

他把惡靈封印了,自己的危機消除了,但他同樣也失去了一個很好的引導者。

沒有惡靈的引領,他修真一道,頓時就變得艱難起來。

不過他一點都不後悔,畢竟他從來就沒有想過去修真界,在凡間呆著更爽。

這天晚上,唐寧剛回家,就跟葉雄吐槽。

「表姐夫,6子英瘋了。」唐寧說道。

「瘋了,什麼情況?」葉雄奇怪地問。

「自從那天凌晨,她一個人傻呼呼跑到後山,跳江死不了之後,整個人都瘋了。大熱天的,她居然穿著厚厚的外套,裹著像粽子一樣去課,你說她是不是瘋了?」

「還有,每天食堂吃飯的時候,她偏偏要等到菜冷了之後這才去打飯,有一次,她們同宿舍的人看到她半夜三更,一個人在垃圾桶里翻出過夜的餿飯吃,你說她是不是瘋了?」

「還有,她連睡覺的時候都穿著厚厚的外套。」

聽完之後,葉雄眉頭皺起來,難道跳湖之後,死裡逃生,讓她得了什麼病不成?

「她沒找你麻煩吧?」葉雄問。

「她能找我什麼麻煩,每天除了必要的課她去上之外,平時都躲在宿舍里,足不出戶,最關鍵是,她居然連直播都沒上了。」唐寧繼續說。

「像6子英這樣的女人,愛財如命,她怎麼可能不當主播,要知道少播一天,她得少賺幾千塊。」葉雄怎麼也想不明白。

「所以說她瘋了,學校老師找她談過話,她什麼都不說。」

葉雄十分擔心,這6子英跟唐寧之間有矛盾,不查清楚狀況,他不放心。

「我明天跟你去學校,看看她到底是真瘋還是假瘋。」

第二天一早,葉雄開車送唐寧去學校,然後去找6子英。

經過一番打探,得知6子英現在正在教學樓上英語課。

走近百米之內,葉雄將靈識釋放出去,查看6子英的情況。

很快,他就找到6子英。

此時她正坐在教室的最後排,身體穿著一件黑色的外套,把身體緊緊地裹起來,半點皮膚都沒有露出外面,彷彿很怕光一樣。

他仔細察看一番,現她身上散著一鼓淡淡的黑氣,把她的身體籠罩住。

葉雄看了一下周圍的人,全都沒有這種情況,頓時非常奇怪。

突然,他現6子英身上的黑氣,、正慢慢地朝旁邊的幾名同學侵蝕過去,最靠近她身邊的學生,身上似有似無,也帶著一絲的黑氣。

葉雄收回靈識,直接朝那間教室走去。

雖然他穿得比較成熟,但由於他長得比較年輕,所以周圍的人還以為他是學生。

很快他就到了大教室,走了進去。

「這位同學,你有事嗎?」

教英語的女老師是個還沒到三十歲大齡剩女,看到葉雄之後,奇怪地問。

「我找6子英。」葉雄目光閃電般落到最後排的6子英身上。

教室里突然闖進這麼一個帥哥,頓時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特別是女生,眼睛里全都是花痴的模樣。

不過聽葉雄說找6子英,那些女生的眼神瞬間就露出又是嫉妒又是遺憾的神色。

這學校里,幾乎沒人不知道6子英是什麼東西,說得好聽是女主播,說得不好聽就是出來賣的,像這麼帥又酷的男生居然喜歡上她,實在是太有眼無珠了。

「現在在上課,要找人,下課再來。」英語老師冷冷地說道。

葉雄沒有理會她,直接走進教室里,來到6子英面前,細細打量著她。

「你這人怎麼這樣,我不是跟你說過,上課時候不允許這樣嗎?快出去,不然我叫校警了。」英語老師怒道。

葉雄依然沒有理會她,盯著6子英,冷冷地問:「6子英,你還記得我嗎?」

6子英扭頭看了葉雄一眼,突然尖叫起來,像是看到什麼恐怖的事物一樣。

她突然飛快地跑到窗戶邊,一隻腳邁出窗外。

「你別過來,不然我跳下去,死給你看。」

突然出現的情況,讓教室所有人都嚇了一跳,目光在兩人身上望來望去,不知道兩人之間到底生了什麼事情。

「你跳不跳都無所謂,因為,你已經死了。」

葉雄雙手抱胸,一字一字地說。

(ps:不好意思,今天就兩章了。)

(本章完) 「我沒有死,還活著。23US.更新最快」

「你胡八道,我還活生生在這裡,我沒有死。」

「你快滾出去。」

聽到葉雄的話之後,陸子英咆號起來,聲音怪詫,面目猙獰。

突然,她身體抽搐起來,渾身發抖,最後身體軟軟地倒在地上。

一道黑氣從她身體里散發出來,伴隨而來的是一陣腐臭味。

「想走,沒那麼容易。」

見黑氣從窗外遁出去,葉雄凌空一掌拍出。

一道紅色元氣頓時擊出,狠狠擊在那團黑氣身上。

黑氣氣在牆上,正準備繼續逃離。

葉雄五指一抓,凌空擊出大手印,將黑氣元氣包裹住,不讓它逃離。

將黑氣抓到手掌之中,他仔細地看著,可以斷定的是這黑氣跟修真者的元氣一樣,也帶著能量,而且這種能量非常暴戾,被困在掌心的時候,依然張牙舞爪,幻化成各種各樣的猙獰面孔,向葉雄不停地威脅。

這麼暴戾的黑氣元氣,葉雄別沒見過,連聽都沒聽過。

突然,黑氣一下子鑽進葉雄的身體。

葉雄沒有理會它,收掉身上元氣,任由黑氣鑽進身體裡面,看看它有什麼反應。

黑氣進入身體,立刻就順著葉雄的手臂,一直向他的胸口,脖子,最後到想鑽進腦子裡。

「原來陸子英之所以沒死,是因為這團不明黑氣在作怪。」

葉雄元氣一逼,黑氣就被他逼出來。

黑氣出來之後,非常不甘心,繼續變幻著鬼臉號叫。

「不給你教訓,不知道哥的厲害。」

葉雄手掌騰的一下,一團火焰冒起來,把黑氣煅燒起來。

那黑氣在火焰之中拚命地掙扎,片刻之後終於徹底萎了,它也知道面前的人不是好欺負的,頓時乖乖地不敢再逃。

葉雄看到一張桌面上放著一個紅色的水瓶,當下拿起來,朝門口圍著的學生問:「這水杯誰的,能不能借用一下?」

整個教室的人早就嚇得落荒而逃,只有幾個膽大的在門口看著。

「是我的,隨便用。」

話的是一名二十歲左右,帶著眼鏡的女生,她居然也在看著。

葉雄倒掉水,將黑氣逼進水瓶里,這才蓋上蓋子。

為了防止它逃掉,葉雄在瓶身上貼了一道符,正是以前在神族寶藏得到的金剛符。

他也不知道有沒有用,但是他很快就發現,黑氣對金剛符非常顧忌,乖得不能再乖。

做完這一切之後,葉雄掏出電話,撥通羅薇薇的電話,將這邊的情況彙報一下。

這已經不是簡單的案子,他想知道還有沒有類似的事情發生。

葉雄走出教室,周圍的人全都緊緊地望著他,一臉的碉堡。

「帥哥,你是道士嗎?」那名女生問。

「不是。」

道士只不過是裝神弄鬼的伎倆,哪怕是有門道,怎麼比得上他這種修真者。

真正的修真者,才不屑於去當道士這類的工作。

葉雄站在教室門口等羅薇薇來,正在這時候,突然一道熟悉的身影飛快地跑過來,用恨不得讓全世界聽到的聲音喊道:「表姐夫,你來了,事情怎麼樣了?」

由於童顏巨.乳,唐寧已經被江南大學封為新一批校花,現在哪個人不認識她。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