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出來你可能不會相信,可這些都是我的心裏話。怎麼想的我就怎麼說的。這也許就是愛情的力量吧!”小秦也苦笑了一下。

“我今天只有一個問題要問你,你要如實回答,你愛我嗎?或者說愛過我嗎哪怕一分一秒也行!”小秦不錯眼珠的望着她。 “沒有,或許有那麼一丁點想法吧!”文靜只能這樣說了,如果她實話實說,她怕小秦根本承受不起,這樣一來,就那麼一丁點你也想不出別的 來。 “這麼說你愛過我,我知足了,我這輩子

“我今天只有一個問題要問你,你要如實回答,你愛我嗎?或者說愛過我嗎哪怕一分一秒也行!”小秦不錯眼珠的望着她。

“沒有,或許有那麼一丁點想法吧!”文靜只能這樣說了,如果她實話實說,她怕小秦根本承受不起,這樣一來,就那麼一丁點你也想不出別的

來。

“這麼說你愛過我,我知足了,我這輩子都知足了。我們還能繼續發展下去嗎?”小秦又問道。

“我想我們還是做好朋友吧!你應該能找到一個比我更好的女孩兒的。”文靜說着話低下了頭。

“怎麼做才能讓你愛上我呢?你說!”小秦情緒激動的說道。

“這不是可以做得來的,兩個人在一起靠的是感覺。”文靜關上了愛情的大門。慢慢的小秦站在了門外。

“我會一直等下去的,我相信我一定打動你的!”小秦憤然的推開大門。

文靜也沒有了辦法。

“那你就按你說的那麼做吧!我管不了你那麼多的!沒別的事兒了吧?那我可走了!”文靜說完挎着自己的包站起身走了出去。

那一刻對於兩個人的心情都是相當複雜的。

小秦的淚水從眼角流了下來。

兩個人就這樣不歡而散了。

儘管小秦的心裏有百般不捨。

但他又根本無法扭轉這個局面。

他望着窗外一點一點黑將下來的天發呆。

他的世界那一刻也是黑的。

假裝是個演員 馬馳和趙君平倆人這幾天到處看房。可是都不合他們的心意。趙君平在上班的空隙也不忘和同事打聽一下,哪裏的房子地理位置好啊,質量有沒有保障啊,價錢便宜不便宜什麼的。

“小趙,聽說你要買房子了?是真的嗎?”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打探道。

“正準備要買呢!買個房子可真夠累人的。人這一輩子最大的花消了這可是。怎麼不得好好挑挑選選,你說是吧?”趙君平無限感慨的說道。

“是啊,現在年輕人奮鬥的第一個目標就是買上房子。我家去年換的新房。原來的太窄巴了,太擠了。這不我有了小孩,總不能還這樣湊合着吧。得,我和我老公一狠心,一咬牙,一跺腳,就換了一個六十多平的兩室的。這回可算寬敞多了。你還別說,以前那前就怕家裏來個親戚什麼的。沒地兒住啊。再說也不方便啊,是吧?當時那還是三環以外的房子呢!我買的時候都快長到四千每平了,房子這東西早買比晚買強,賠不了。聽說房價過幾年還要長呢!現在四千起價少說也得。抓緊時間買吧,早買早省心不是?你是現款還是銀行貸款啊?”同事繼續問道。

“我當然是貸款了,我哪有那麼多錢啊。不過也不全是。我對象單位的公積金批下來了。借點兒勁。要不還真不知道猴年馬月能買上房子呢!”趙君平說到公積金三個字的時候故意發大了聲音。她的臉上流露出很自豪很驕傲的表情。

“那敢情好嘍,我那前可沒趕上這好事兒。賣了老房子不說,又朝周圍的親戚朋友東拼西湊張羅不少。總算劃拉夠了。到現在還欠一屁股債呢!還搭上不少的臭交情。”同事對自己那些陳芝麻爛穀子表示着不滿。

“你可別那麼說,那也是因爲你人緣混的不錯。像我這樣的恐怕借錢都沒地方借去。找不到人家的大門口。呵呵!”趙君平開心的說道。

“我還有人緣啊,別奉承我了,怎麼樣?相中合適

的樓盤了嗎?”同事岔開話題說道。

“沒有,不是太偏就是價錢太高。你給我推薦推薦幾處吧!”趙君平揚起眉梢說道。

“我哪有那本事啊!我現在的房子還是我老公的那些狐朋狗友幫忙找的呢!你就沒有搞房地產的同學和朋友嗎?通過他們還能打折優惠呢!省不老少錢呢!”同事建議道。

“那到有,我對象的朋友有做售樓的。也不知道找人家好不好使!”趙君平不無擔心的說道。

“那怕什麼啊,跟他們說一聲,他們不幫忙那是他們的事兒,不說那可就是你的事兒。碰碰運氣唄。張回嘴也算夠本了,你就得這樣想,知道嗎?”同事繼續勸說道。

“行,我改天跟他們聯繫聯繫,試試吧!也只能這樣了!”趙君平心有所動的說道。

2008年對於每個中國人來說都是十分激動十分興奮的一年。舉世矚目的奧林匹克運動會將要在偉大的首都北京隆重召開。大街上廣場上到處是奧運會的宣傳標語和旗幟。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五環旗迎風飄揚。

元旦剛過,文靜迎來了全國一年一度的研究生考試。對於她而言更是非比尋常。

正當全國人民熱切期盼奧運盛會到來之際,又有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兒出現了。震驚了全中國,也震驚了全世界。

一場罕見的特大雪災降臨在中華大地上。一時間,人們風起雲涌,奔走相告。全國上下齊心協力抗震救災。

從全國看,雪災發生後,停水停電、交通受阻、大量旅客滯留車站和機場,長期處於飽和狀態下的物流和能源系統在極端環境下已顯得沒有多少迴旋餘地;因爲惡劣天氣的影響,連主要證券指數都開始下跌,可以說,已觸及到了整個國民經濟。如果處置不當,就可能導致羣衆緊張慌亂和社會秩序混亂。從區內看,雖然對今年農業墒情帶來正面影響,但是對正在發展的設施農業可謂一擊重創。由於受持續低溫、冷凍的影響,有10多萬畝大棚受災,加之交通受阻,農副產品運不出、進不來,這就給本已初露端倪的結構性通貨膨脹又添了重重的一層陰影。

可以想象得到,那種場面記憶猶新。麗城這個北方城市去年也曾經歷了一次五十年一遇的特大暴雪。

那天正好是正月十五,人們還沒從濃濃的節日氛圍裏完全解脫出來。一場大雪就從天而降。狂風夾雜着漫天的飛雪,不管是車輛還是行人都寸步難行。

文靜還清晰的記得,她在公司上了整整一天班,上下班都是步行。

雪下了整整一天。

雪有沒膝蓋深,更可氣的是天空還有刀子般的寒風剌在臉上。

曾經的記憶無法抹去。

如今想起來還不寒而慄。

小秦好久沒在她面前出現了,文靜很是擔心。

文靜請了幾天假,參加了研究生考試。

幾天下來,一切恢復了正常。

考完試文靜感到特別輕鬆。

沒想到的是,她接到的第一個電話不是好朋友林雪打來的。

那是誰打來的呢?

(本章完) 那天她從考場趕回家的時候已經很晚了。

還沒打開門手機就響了。

她打開手機接聽着。

“文靜,考得不錯吧?”小秦的聲音從話筒裏傳來。

“還行,你怎麼想起給我打電話來了!”文靜還是生出陣陣感動。

“我怎麼不能想起給你打個電話呢?我知道你參加考試,其實早上我就想給你打的,但我怕影響你的心情。這下考完了,我再惹你不高興也不怕了,還生我的氣嗎?”小秦聲音軟軟的問道。

“我幹嘛要生你的氣呀?你又沒有讓我生氣的地方。你現在幹嘛呢?”文靜開們走進屋裏。隨手帶上了房門。

“是我太冒昧,太沖動,太一廂情願了,真誠的跟你說上一聲對不起,我們還是好朋友對嗎?”小秦語氣分外柔和。

“是啊,那天我也說的也有些過份,你千萬別跟我一般見識啊。我小嘛你得讓着我點兒。”文靜說完格格的笑着說道。

“那是那是,你永遠都長不大,吃飯了嗎?”小秦又關心的問道。

“誰呀?你才長不大呢!我還沒吃呢?你吃了嗎?”文靜忽然關心起他來。

“那可吃點兒好的,考一天試下來很累的。我早吃完了。那你快弄吃的吧!我不耽誤你了,拜拜!”小秦最後說道。

“拜拜,明天見唄!”文靜不知怎麼還有些戀戀不捨的了。

林風也進入了緊張的期末考試。

週末,他帶着女朋友楚楚來姐姐家做客。

“姐,你過年回咱們家嗎?”林風問道。

“我還沒和你姐夫商量好這事兒呢!可能得先去他家過年,然後再去咱家。”林雪一邊在廚房做着晚飯一邊搭話道。

“我還想和你們一起回去呢!也好搭個伴兒!”林風繼續說道。

“你都多大了,還伴啊伴的,不嫌丟人嗎?”楚楚來了一句。

“哪都有你一份,是不是幾天不收拾你不舒服啊,啊?”林風壞笑着說着,一雙手試探的伸向楚楚。

楚楚趕忙驚叫着躲閃着。

“你倆別鬧了,多大了,有那工夫還不如給我打個下手呢!還有挺多菜沒擇呢!”林雪嗔怪道。

“姐,不是我要鬧,是楚楚她太不聽話了。咱姐倆說話,她老插話!”林風解釋着。

“那你還不允許人家說話了,你也太霸道了!不是我說你!”林雪繼續責怪着弟弟。

“是啊是啊,姐你說的太對了,他這個人就是太霸道了。我每次都得讓着他。他還比我大呢?都不知道讓着我點兒。” 致命遊戲之天價寶寶 楚楚委屈的說道。

“別聽她亂說,我就是看她比我小纔不和她計較呢!去去,幫姐擇菜去!我看回電視!”林風攆着女朋友。

楚楚一副不情願的樣子挪向廚房。

“楚楚用不着你,你還是歇着吧!我一個人忙過來了。剛纔那是和你們說笑話呢!”林雪上去要奪過楚楚手裏的盆。

“我來吧,我才懶得和他一起呆着呢!沒有共同語言。我在家裏也經常幫我媽媽幹活兒的!”楚楚麻利的擇着菜,洗着菜。

林雪也只好勉強答應了下來。

說實在的

她還是比較滿意楚楚這個女孩兒的。

晚上,一家人圍坐在桌子旁。

林雪和陳青還有林風和楚楚。

陳青一邊慢慢倒着酒,一邊說着話。

“小風,你們是不是快放假了?試考的怎麼樣?”他關心的問道。

“我還行吧,不能掛科,誰知道她了!”林風驕傲的說道。

“我也沒事兒,聽他說吧!去年還說沒事兒呢!還不是照樣掛了一科!”楚楚跟着來了一句。

林雪和陳青的眼睛都望向他。林風有些發毛犯怵。

“別聽她瞎咧咧,我什麼時候掛過科嗎?那不是追你的那前故意騙你的嗎?把自己說的越壞越好嘛!男人不壞女人不愛,人都說。追一個女孩的時候首先要把自己說的一無是處。然後女孩就會想方設法找出你的優點,慢慢就上套了嘛!”林風趕緊解釋道。

“姐,你看小風他多壞啊,淨騙我!”楚楚嘟着小嘴不滿的說道。

“楚楚你放假回家嗎?那麼老遠!”林雪避而不答,轉移話題。

“我回不去,我自打上學來麗城就沒回去過。其實我挺想家的。我想我媽媽做的飯了!”楚楚說着眼淚唰的下來了。

“別傷心,別哭啊,楚楚,這裏就是你的家,你身邊不是還有小風嗎?還有姐和姐夫呢!多跟爸爸媽媽打打電話。隔上一段時間就給家裏撥個電話,互相報報平安什麼的,當老的也好放心,你也好放心。”林雪安慰着楚楚。

“哭,就知道哭,瞧你那點兒出息。”林風滿不在乎的說道。

楚楚哭的更厲害了。

“敢情你沒離開家多遠。還有姐姐照顧着。你當然不懂我的感受!”楚楚哽咽着說道。

“行了,行了,楚楚先別傷心了,聽姐的話。這裏以後就是你的家了,要不這樣春節一起跟我們回去,在咱老家過年怎麼樣?”林雪出着主意。

“行,行,行。”楚楚抽泣着,臉上突然雨過天晴。

“多吃點兒,多吃點兒。”林雪往楚楚碗裏忙活着。

“謝謝姐,謝謝姐!你也吃,你也吃!”楚楚感動的說道。

一旁的林風像看一個外星人似的。陳青無奈的咂巴咂巴嘴沉默着。

總經理辦公室裏,大吵大嚷聲傳出來。

原來是總經理的老婆又來公司鬧來了。

“咣噹”房門被粗暴的打開,從裏面跑出來一個胖胖的老女人。五十歲上下。光鐲子就帶了好幾個,戒指也是滿手都是。脖子上還掛了一條金鍊子。明晃晃的,煞是刺眼。

“好你個老不死的,我說天天不着家呢!原來是有小狐狸精勾引啊。這小娘們條挺正嘛!我都替你丟臉啊!”那個胖女人扯着嗓門喊道。

“美美,別在這裏鬧了啊。給我一個面子,晚上我回去咱再說,好嗎?”總經理厚着臉皮乞求道,

“你還有面子啊,找女人都敢,還要什麼面子啊!我就在你這兒鬧,也讓你們公司員工瞧瞧,他們老闆是一個什麼樣的人。”胖女人繼續喊道。

總經理一邊往外推着老婆,一邊躲着公司所有的目光。

“你推我幹嘛?做了什麼事就得敢於承認,那

才叫個男人!”胖女人發瘋的喊道。

“你給我把那個狐狸精叫出來,看老孃怎麼收拾她,今個!”胖女人喊的聲音都變調了。

小馮躲在桌子後面不敢出來。

“你鬧夠了嗎?有什麼話咱回家再說不好嗎?在這兒鬧成何體統,你再不走的話我可要喊保安了。”總經理真的被激怒了。他隨手拽過桌子上的對講機。

胖女人一看事情不妙,趕緊收場。

“你等你回家着,看我怎麼收拾你,你等着!等着!”胖女人摔了這麼幾句話算是警告,然後扭頭走了。

“都工作吧,看什麼看,兩口子打架沒看過嗎!真是的!你們沒打過嗎?”總經理挽回着自己的面子說道。

這已經是第n次在公司裏出現類似的戰爭了。一來二去大家都熟悉了。不管那個胖女人怎麼來公司鬧,她始終沒抓住任何蛛絲馬跡。

又要到年底了,陳青和林雪準備回家過年。

時下,過年有許多個選擇。

可以一起去男方家過,也可以一起去女方家過。更可以兩家都去。還有最後一個選擇,各回各家。

“老公,你說咱們過年去誰家呀?”林雪躺在牀上問道。

“我看哪都不去最好,還能省些錢。過完年以後再去看看也行的。”陳青無所謂的說道。

是啊,在當今物質生活極大豐富的年代裏,過年和平時的日子也沒什麼大的區別。過去所有的東西都攢着,省着,就等過年那一天拿出來吃。小的時候只有過年才能吃上一頓餃子,出生在七十年代的人都嘗過玉米麪大餅子的味道。可是先如今人民生活水平得到顯著的提高和改善。人們也越來越遠離那些五穀雜糧了。陳青的家鄉也好幾年見不着粗糧了。

用他自己的話來說,也許是這些年都吃細糧的過失,就連腸子肚子都變得嬌裏嬌氣的了。

接下來的漫長等待日子就是兩個人一起度過的。

“你希望我是考上呢,還是考不上呢?”文靜躺在小秦的臂灣裏撒嬌的問道。

休息那天兩個人一起去了她租的房子。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