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視線膠着,小豆一瞬又有些恍惚。

畢竟於她,他們之間略顯殘忍的結局不過是不久前的事。 而自那天起,吉爾伽美什卻已歷經千萬年之久的孤寂。 再看旁邊的Saber……不由又感慨。 好久不見了呆毛王。滄海桑田啊。 心音感慨完之後,小豆動了。 吉爾伽美什整個人如繃到極限的弦;可厄伽卻是波瀾不驚地望着他,擡手撫上

畢竟於她,他們之間略顯殘忍的結局不過是不久前的事。

而自那天起,吉爾伽美什卻已歷經千萬年之久的孤寂。

再看旁邊的Saber……不由又感慨。

好久不見了呆毛王。滄海桑田啊。

心音感慨完之後,小豆動了。

吉爾伽美什整個人如繃到極限的弦;可厄伽卻是波瀾不驚地望着他,擡手撫上他卡着自己臉頰的手,微微側過臉……

嘴脣便若有若無地吻到了他的掌心。

吉爾伽美什繃緊的那根弦險些就斷了——

結果下一秒,她的身軀就突然化作光粒消散!

——乾脆利落地靈體化逃了。

吉爾伽美什愣了一下,隨即滿臉躁狂地咒罵一聲,緊接着也解除了實體、轉而去追索冤家留下的魔力氣息。

徒留Saber一人不明覺厲、握着長劍呆在了原地。

……

保持着靈體化的狀態回到了雁夜公寓門前,小豆默默給自己的落跑技能點了個贊。

沒辦法,吉爾菌這頭還不到談話時機啊。留下一個邪魅狂狷、專鬆腦洞的手心吻,發揮一個大帥比應有的風采即可(……)。

嗯,絕壁不是因爲豆神心情久久不能平復、對不起太虐的臺詞兒什麼的。絕壁不是!_(:з)∠)_

這段短暫休假期裏她也合計了一下以後該走的路線……如今吉爾菌的BE拿到、支線宣告關閉,可他的好感可是一點都不會減。她還記得設定裏說過,如果保持這個狀態繼續成功攻略下一位、周旋於多位英雄之間會有積分加成。所以她決定這頭接茬兒穩住吉爾菌,然後繼續攻略其他英雄……

等會兒。

怎麼不知不覺稱呼就從閃大王變成吉爾菌了!?

哎擦不是好兆頭啊!

小豆略鬱悶地飄進公寓玄關。

這時天已經完全亮了。儘管如此,屋內卻窗簾緊閉、密不透光,顯得晦暗壓抑。小豆穿過第二道房門時,就意外地看到雁夜正坐在寫字檯前,就着檯燈的燈光不知在看什麼。

半邊身體隱匿在昏暗中的男人的背影瘦削,猶帶幾分疲憊。

再次見到雁夜,對小豆來說簡直恍如隔世……於是她忍不住又晃了個神兒。

雁夜感覺到身周從者的魔力氣息,身體微微僵了一下、合上手裏的書,回頭看向空蕩蕩的房間。嘴脣張合數次,似乎猶豫着什麼,最後語氣有些僵硬地、略帶試探地道:“……厄伽?”

話音落下,面前的空氣便微微波動、具現出黑英靈的身姿。

對老實人雁夜來說,自家從者的美貌+女性人設是昨天才更新的(……)。看慣了黑騎士嗷嗷暴走的畫面,這一照面雁夜顯然還有點不太適應,擡頭對上她視線時表情更不自然了。

但早已攻略力超神的豆兒向來不冷場,瞬息之間已將複雜的心情調整完畢、表情自然地拉住他的手(老實人又僵了),不緊不慢寫到:【你知道我的名字了?】

雖說心有靈犀的(?)從者和御主之間會夢見對方的過去,但總讓老實人雁夜有種夢中窺探他人*的愧疚感。一夜之間得知自己的從者牛逼閃閃的過去,比起能以更冷漠的、更客觀的態度對待英靈的魔術師,擁有普通人三觀的雁夜當然無法平靜下來,心情複雜極了。因此這一下被問到,神色便一瞬有些尷尬的慌亂,“我……夢到了……”

然而英靈只是微一點頭,面容平靜地繼續寫到:【是嗎?從昨晚開始,我也稍微能夠回憶起一些事了。】

她的目光移到他手上的書上。

是記載着蘇美爾相關王表的史料。

如果說Berserker一直是大吼大叫沒理智的狀態,雁夜可能還沒那麼不自在;可自從知道自己的英靈能夠正常思考、甚至還是可以交流的對象後,昨天晚上雁夜幾乎根本沒怎麼睡着、腦中頭一次被紅燒時臣(……)以外的事充斥了,心情有些混亂。

歸根結底,他從前是一直把從者當成和槍支砍刀一樣的武器,而現在他卻絕對無法這麼做。

面對會說話的、有溫度的英靈,他絕不可能單純地將其當做魔力製造的亡者幻象來看待。所以說查人家的歷史這件事,怎麼想都有些像偷窺簡歷(……)。因此注意到英靈的目光後,雁夜更尷尬了,“抱歉,我……”

【那是關於我的故事?你查到多少了?】她全然不在意地繼續寫着、打斷了他的話,【念來聽聽。】

雁夜茫然地“啊?”了一聲。

【唸吧。我需要回憶,你也需要更瞭解從者的能力不是嗎?】

電影風華 她隨意地倚在書桌旁,明明表情溫和,不知怎麼的就流露出讓人無法拒絕的、略帶貴氣的微妙壓迫感。

雁夜下意識地乖乖照做,翻開了手裏厚厚的大部頭,猶豫了一下才慢慢念道:“恩美巴格拉西,他是基什聖明的王;他唯一的骨血名叫厄伽,繼承他照管基什人的作物、成爲基什的太陽;繼承他守護基什人的故鄉,成爲基什的脊樑。厄伽、基什最美麗的新王,他的肌膚與象牙媲美,他的雙眸與繁星爭輝……”

雁夜念着描寫厄伽美貌的那部分史詩、下意識擡眼瞥向小豆,卻看到對方也正在看着自己……然後英靈那張前一夜被他定義爲隱性面癱(……)的臉上,嘴角竟然微微地翹起了。

她微微笑着,手指在空中一劃,指尖便凝聚出小股黑氣、片刻後形成一排小字。

【有趣。有那麼漂亮嗎?】

抓錯重點了啊大王!

雁夜的表情空白了一下,茫了(……)。

她眼角彎了彎,輕輕一彈手指,波動的魔力便帶起一陣弱風、將書頁掀起翻到了下一頁。【繼續吧。】

“哦,哦……”雁夜如夢初醒,“……戰神扎巴巴傳授他知識,讓他馴服世間的寶具和坐騎;水神烏爾杜克賜予他造物的提亞馬特,世間凡人便畏懼於他;他的寶具便是造物,容納世間一切傑出之人的化身,使他千變萬化、與億萬英靈同往。 豔客劫 恩美的英魂與她同在,王便永葆光耀的神格,一切的惡欲都不能使她動搖、一切的謊言都無處躲藏。”

頓了頓,雁夜恍然喃喃:“所以你才能握起Archer的寶具,還能變化成其他英靈的樣子? 這個修士很危險 就算被狂化咒文束縛也能保持理智、漸漸擺脫那種影響……”

小豆微一點頭,彈指間書已又翻了一頁。雁夜看了看上面的內容,卻遲遲沒有再開口,神色有些複雜。

他拈着書頁的手頓了頓,想起夢境中所見的情景。

充滿絕望與恐懼的哭聲、被淹沒在洪水中的基什,和被極惡吞噬的女王。

小豆沉默地看着雁夜頭頂閃爍着再度增加的好感……

唉。雁夜“天性溫柔的同情心”技能再度發動了有木有。

兩人之間短暫地寂靜片刻。

雁夜正發怔時,倏地一道有些滯澀、卻清澈婉轉的女聲響起,緩緩背誦出了書上最後的內容。

“……他本該踏平烏魯克統一了天下,卻被充滿嫉妒的惡神埋葬了榮光。”

小豆垂眼看向雁夜,表情自然地再度更新了一次人設。

“我全都想起來了。”

……

綜上,記憶恢復、語言功能裝載完畢,就連面癱屬性都有緩和跡象,雁夜雲裏霧裏地接受了“因自帶外掛而逐漸恢復正常的Berserker”這一新設定。

小豆:別說豆神是騙紙,豆神自己也因爲沒狂化的原因新鮮着呢好嗎?

回想起雁夜頭頂蹦到20的好感,和狀態欄的小字……

*可能的友人*啥的,擺明的親友路線啊。(←_←)

想到這裏,她擡眼望了望前方的密林,保持着靈體化姿態開始往森林深處高速移動。

這裏是冬木市國道極西、深山區兩側的密林,也是Saber組的根據地。

——遵循聖盃戰爭的保密原則,白天幾乎沒有哪一方會主動挑起戰爭;在住所休養生息了一白天刷了刷新人設和雁夜的好感,到了夜晚時,小豆便出動了。最近青須(Caster)組殘殺兒童已到了猖獗的地步,教會早已發出通告,要求御主們聯合捕獵Caster組、暫時休戰。原本這一戰是沒有雁夜什麼事的,但架不住小豆有先知掛,入夜後守在國道入口、很快就發現了青須的蹤跡。

於是小豆綴上這位準備帶着人肉盛宴向Saber告白的癡漢(……),來到了這片森林。

如果能在青須和騎士王兩敗俱傷時補刀成功、以最小的消耗獵取他的人頭,那就再好不過了。 重生之億萬豪寵 當然,以上是雁夜的想法。而小豆的目標……

是本次也會出戰的Lancer、美藍紙迪盧木多。

別問豆神爲森馬!在唯一還算有良知(?)的御主名花有主、其他男人全都是高危對象的情況下,危險度最小的除了甜心學霸韋伯之外,還有比藍瑟哥更靠譜的嘛?

……

因爲不能被青須察知氣息,小豆不敢跟得太緊。這種劇情掛的世界,不破劇情就是控制局勢的最好選項,她準備謀定而後動。

所以當她趕到案發現場時,癡漢青須已經告白不成反生恨、操縱觸手和Saber戰了起來。

眼看失去一手的騎士王被觸手完虐,小豆看得鬧心死了。好在也沒鬧心多久,很快夜空之中亮起一金一紅兩道輝光、直直衝向了兩人對戰的場地,準確無誤地切斷了眼看就要勒斃Saber的觸手!

解除了靈體化的槍兵輕盈地空降在戰場當中,一手一個、輕鬆地將深深釘在地上的紅黃薔薇次第拔出,施力時手臂賁起漂亮的肌肉線條。明豔容貌美色堪稱絕殺,高挑健美的男人只站在那裏,彷彿就將當下腐臭血腥的戰場變成了古時貴族的酒桌。

——迪盧木多直起身挽了個槍花、若無其事地綻出一抹清爽的笑容,眼角的淚痣便動人得連周遭的空氣都甜蜜起來。

小豆被戳了又戳,多日來從未好過的心情愣是被那笑容給治癒了一丟丟。

……就決定是你了,藍瑟哥。↓-(.σ Aζσ)→

而她所不知道的是,此時此刻,英雄王正站在雁夜暫時落腳的公寓玄關內,帶着滿臉失去理智的殺氣、眼風緩緩掃了一圈空空如也的房間。

良久,他走到窗邊,擡眼看向了遠方的間桐邸。

作者有話要說:寫前半部分的時候,稍微眼眶紅了一下……好在自從寫完王啪的結局,我已經千錘百煉,這滴血淚終究未曾流出來。

就有妹妹要說了一點都不虐哈哈哈現世還會相遇哈哈哈。

其實是不會再相遇了。按照FZ的設定,生前的故事結束、死去後英靈長眠,結局不會更改、愛人與摯友亦無法再相見,來到現世發生糾葛的不過是亡者的投影,並非死去的英雄本人,也就是說兩人真正的結局就是這麼個簡單的懷中抱妹殺。唉,給我摯愛的吉擼點個[/蠟燭]。

好在我吉擼雖非本體,思念體也是乳齒會賣騷賣萌,白天沒抓到人、晚上就直接殺到老巢裏要人……可惜又撲空了。

接下來是愉悅的NTR……不對,三角……也不對,好吧,就是愉悅的嘿咻~↓-( .σ Aζσ)→~推倒過程,你們懂的……

【.厄伽史詩是我胡逼的,文筆糙不要深究】

哦對了我記得有寶貝兒問我標題上的數字是什麼意思,其實那是聖盃戰爭的倒計時時間,用這招就不用想標題了,糖哥我聰明的小腦瓜實在是太*啦!

~貼一下孤的小萌物們誒嘿嘿~

牙曉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1-20 11:32:19

蘭茉紫雯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1-20 14:45:21

無謂秋冬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1-20 15:04:57

淺唱扔了一個火箭炮 投擲時間:2014-01-20 17:18:27

泥泥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1-20 20:42:41

阿尋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1-20 23:17:16

泥泥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1-21 07:57:45

ww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1-21 23:31:11

T醬扔了一個火箭炮 投擲時間:2014-01-22 00:22:11

無謂秋冬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1-22 15:58:30

維多利亞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1-22 16:47:52

瑤渣渣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1-22 17:38:22

泥泥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1-22 20:38:25

小柒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1-22 21:32:22

豆漿漿扔了一個手榴彈 投擲時間:2014-01-22 23:21:58

意粉森林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1-23 00:01:47

月下花舞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1-23 10:40:03

早子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1-23 13:17:28

明石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1-23 14:28:12

魚醬子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1-24 14:17:52

阿尋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1-24 23:17:18

這回新面孔裏吃的挺多啊,魚醬子啦意粉森林啦早(棗)子啥的……以及不能吃但可以舔的維多利亞和明石和巴拉巴拉寶貝兒(誰增添的能舔設定住嘴好嘛)……其他人你們都是老毛病了啥也不說脫褲子吧(。

小聲說一句大土豪淺唱大魔王已經無人能擋了_(:з」∠)_ “太難看了,Saber。若你的劍術不能更精彩一些的話,騎士王之名恐怕要哭泣了。”

能把調侃說出*的味道、低音磁力殺傷力還堪比告白的,天上天下恐怕也只有這一位能做得到了——

迪盧木多直起身挽了個槍花、若無其事地綻出一抹清爽的笑容,眼角的淚痣便動人得連周遭的空氣都甜蜜起來。

……

爲了避免被發現,小豆此刻正在離戰鬥場地有一段距離的地方觀察情況。這會兒看到藍瑟哥出場,不由默了……

唉,賣騷可恥。比可愛的豆神還搶鏡的,叉出去鍘了吧……(。_。)

說是這麼說,可這會兒她不能立馬跳進戰局、加入毆打癡漢協會來刷存在感。攻略工資是要領到手的,可青須也是要獵殺的。不過她不能老老實實憑本事搶獵物,因爲別人耗得起,她可耗不起……畢竟哪怕她只是活動活動手腳,那頭供給她魔力的雁夜都要承受痛苦。

超神選手的基本技能——就是搶人頭。

所以她等的是Saber做好嫁衣裳、她好跳出去收割人頭的時機。

換言之,就是她只能巴巴兒地看着二位騎士在背靠背地與觸手搏鬥的過程中、革命友情迅速升溫……

唉,江湖……越來越不好混了。

豆神,心、裏、苦、啊。_(:з)∠)_

如是圍觀了許久,兩名騎士早已在這場搏殺中現出了頹勢——青須擁有無限魔力的外掛寶具,憑藉魔海戰術召喚源源不絕的魔怪,根本就殺之不竭。在膠着的戰況中,Saber低聲和Lancer商量着什麼、爾後停止了攻擊、將手中看不到的劍舉起,魔力很快捲起了陣陣狂風——

——幾乎是在Saber吼出“Strike Air”的一霎那,小豆動了。

……

Saber原想用風壓給槍兵開出一條路來,好讓後者有機會接近青須、破壞青須手上作爲魔力爐的逆天寶具。

這個計劃的前半段很順利,可她猜中了開頭、卻沒有猜中結局(……)。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