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長老,是我加的。」

「是不是少加了什麼葯?為什麼他沒有感覺?」 那工作人員看了楊嘯一眼,看到楊嘯神態自若沒有一點痛苦的樣子,而且連臉色都沒有出現大紅,內心也是奇怪,嘀咕道: 「不可能啊,我親自加的藥水,怎麼可能沒有效果呢?」 說完,把手深入水缸之中探了一下。 然後,楊嘯就聽到一聲慘叫,

「是不是少加了什麼葯?為什麼他沒有感覺?」

那工作人員看了楊嘯一眼,看到楊嘯神態自若沒有一點痛苦的樣子,而且連臉色都沒有出現大紅,內心也是奇怪,嘀咕道:

「不可能啊,我親自加的藥水,怎麼可能沒有效果呢?」

說完,把手深入水缸之中探了一下。

然後,楊嘯就聽到一聲慘叫,

「啊!」

只見那名工作人員整個手變得通紅,並且快速腫脹了一倍左右。

長老完顏厝看了一驚,右手輕輕一揮,一股白色冰霧噴射而出,將工作人員腫脹的手包裹起來,然後掏出一顆解毒丹放入他的嘴中。

「快吞下!」

工作人員趕緊吞下解毒丹,完顏厝則不斷給他的手噴射白色冰霧,大約數分鐘之後,那工作人才趕緊痛苦減輕了些,沒有在發出嚎叫聲。

「你回去休息吧,將手浸泡在冰水中一個小時。」

完顏厝對工作人揮揮手。

「是,多謝長老。」

工作人員趕緊跑向附近的宿舍。

楊嘯突然也是有些心驚肉跳,趕緊低頭看了一下水缸的藥水,伸手抹了一下自己的皮膚,生怕也和那工作人員一樣。

剛才那傢伙只是伸頭探了一下水缸中的藥水,自己可是整個身體都泡在裡面,尤其是下身還有比較敏感的部位,萬一…..

楊嘯簡直不敢想象。

長老完顏厝看了一眼楊嘯的臉色,冷笑道:

「你慌什麼,你是帝級中級境界,剛才那人只不過王級中級境界,他的防禦屬性和抵抗要比你差太多了,所以才會被這藥水所傷。」

楊霞聽了,內心稍微安定一下,問道:

「這藥水如此厲害啊,可是,為什麼我沒有什麼感覺呢?」

「…..」

完顏厝和幾個工作人看著楊嘯,一臉的懵逼。

楊嘯又扭頭看了一眼附近的幾個進化者,此刻泡在水缸之中,滿臉通紅,表情痛苦,咬著牙低聲哼叫著。

完顏厝把手伸入楊嘯的水缸中,探了一下藥水,有吧沾有藥水的手放到鼻子前聞了一下,還伸出舌頭舔了一下。

「這藥水沒問題,問題出在你身上。」

「我身上?」

楊嘯張大嘴巴,一臉疑惑,

「我能有什麼問題?」 「你的防禦屬性多少點?」

「123點啊!」

楊嘯現在不過帝級中級境界,四項屬性也都剛剛突破120多點。

完顏厝聽了,一臉疑惑,看著楊嘯,自言自語地說道:

「不可能啊,別說你帝級中級境界,就算你帝級高級境界,坐在這藥水之中,也不可能如此輕鬆,奇怪了,」

楊嘯想了想,說道:

「我以前修鍊過大龍帝國的基因進化功法,煉體、鍛骨、易筋,會不會與這個有關係?」

「啊?」

完顏厝聽了,張大嘴巴,看著楊嘯,

「你修鍊過大龍帝國的基因進化功法?還修鍊到了易筋階段?」

楊嘯點點頭,

「有什麼問題嗎?」

「當然沒問題,而且很好很好!」

完顏厝說著,臉上露出了一絲難得的笑容,用幾分欣賞的目光看著楊嘯,說道:

「大龍帝國的基因進化功法,煉體和鍛骨、易筋,都是對身體皮膚肌肉筋骨的錘鍊,你有了這個基礎,身體肌肉已經進化到了相當程度,對這個藥水的吸收程度要提高了很多,

以現在藥水的效力,你自然是沒有什麼感覺了,必須提高藥水的濃度,才能刺激你的肌膚和肌肉筋骨基因的變化。」

完顏厝說完,對身邊的侍衛說道:

「去,讓工作人員將楊嘯的藥水提升到五級濃度。」

「是!」

一名侍衛趕緊跑去找工作人員。

片刻之後,一命工作人員提著一小桶粘稠的黑色液體跑了過來。

「長老,楊嘯的藥水需要提升到5級濃度嗎?他現在的是1級濃度。」

長老完顏厝點點頭。

於是,那名工作人員將一小桶粘稠的黑色藥水倒入了楊嘯的水缸之中。

黑色藥水散發著一股淡淡的苦味,帶著微微的草木清香。

楊嘯快速將粘稠的黑色藥水攪拌均勻,再次跳入水缸之中,頓時,一股強烈的辛辣刺激從皮膚上傳來,慢慢滲透皮膚,進入肌肉,然後再進入筋骨之中。

楊嘯感覺似乎有千萬條小蟲子在鑽入自己的每一寸肌膚,臉色漲得通紅,痛苦感不斷增加,痛得咬緊牙齒,強行忍著。

完顏厝看了,開心地笑道:

「這個姿勢才對嘛。」

楊嘯看了,心想,老子如此受苦,你怎麼那麼開心了,於是問道,

「長老,平常這五級濃度適合什麼進化等級的人使用?」

「帝級高級境界啊!」

「我這樣是不是太過分了,要不要降低到四級濃度啊,不會出人命吧?」

完顏厝呵呵一笑,

「小子,現在害怕了?你昨天沒有看書嗎?這個藥水是修改你體內基因的,等你泡過了藥水,等會再去跑步十公里,

記住,不能運行基因進化的能力,只能把自己當著普通人來跑步,盡量調動全身的肌肉,讓體內的血液沸騰起來,

你在跑步的時候,昨天學習的飛豹神功心法便會潛移默化般在體內激活,自動運轉起來,提升你基因進化的速度,

你記住了,十公里一定要跑完的。」

完顏厝說完,看到楊嘯滿頭大汗痛苦不堪的樣子,拍拍手,滿意地走了。

「楊嘯,我剛才不是說你別找死嗎?」

一旁的完顏何坐在水缸之中,一臉痛苦不堪的樣子,看了楊嘯一眼。

楊嘯此刻的痛苦不比完顏何低,即便咬緊牙關,也是忍不住哀嚎幾聲。

「何兄,你的藥水是幾級濃度啊?」

「我才三級濃度啊,沒想到你居然搞了個五級濃度,你知道嗎,五級濃度的藥水我泡一個小時就沒命了。」

「我TM的也沒想到這藥水如此厲害,早知道和你一樣就好了。」

「現在遲了,完顏厝長老對每個參加訓練的人都很嚴格,他會按照每個人承受的極限,在提高半級藥水的濃度,你就等著受苦吧。」

「艹,感情坐在藥水中受苦的人不是他老人家啊。」

「唉,你不懂,按輩分來說,完顏厝比我父王還高了一輩,我父王私下裡要管他叫叔叔呢,他也是恨鐵不成鋼,希望我們飛豹帝國多出幾個超級強者,我跟你說,即便我這個王位繼承人的身份,在他面前都得不到半點照顧。」

……

楊嘯在痛苦中堅持了一個小時,好不容易熬到了一個小時,原本漆黑的藥水,現在卻變得有些像清水了。

楊嘯不解地用手划拉了幾下,問道:

「何兄,這水怎麼變清了?」

「因為藥水中的葯被你的身體吸收了,所以就只剩下清水了,別廢話了,趕緊跳出來,跟我去跑步好了。」

這個院子里有個一千米左右的圓形跑道,從葯缸中跳出來的人開始沿著跑道奔跑。

楊嘯和完顏何也加入了跑步者的行列之中。

「楊兄,你記住,十個圈就是十公里了,跑步的時候,剛開始有些辛苦,等體內的飛豹神功心法激活之後,便會變得舒服一些,慢慢的,越跑越舒服。」

完顏何說著,猶如離弦之箭,奔跑而去。

都市無敵神醫 楊嘯一聲呼嘯,也跟了上去。

雖然不允許使用基因進化能量和飛行功法,但是對於這群基因進化者來說,奔跑的速度也是非常之快的。

楊霞跑完一個圈之後,體內感覺猶如一團火在燃燒著,跑得越快,體內的火燃燒得越猛烈,身體內的那些被吸收的葯也就被化解得越快。

跑完第五個圈的時候,楊嘯感覺身體里的那種痛苦在慢慢消退。

跑完第十個圈的時候,身體還是感覺很痛苦。

長老完顏厝就站在跑道的旁邊,看著大家奔跑,楊嘯經過的時候,喊道:

「長老,您不是說我第一次跑十公里就可以嗎?為什麼體內還是火辣辣的痛啊!」、

「十公里?你想得美啊,你用的是五級濃度的藥水,需要跑只殺五十個圈。」

「卧槽!」

楊嘯脫口而出,內心一萬頭馬奔騰而過。

在三十多個參加修鍊的金牌侍衛隊隊員中,大王子完顏何的進化程度最低,他用的是三級濃度藥水,需要跑至少三十公里。

最高的已經到了8級濃度藥水,需要跑80公里。

因為不能運轉基因進化能力,大家跑了十幾公里之後,身體逐漸感到疲勞了。

楊嘯跑了三十公里之後,就感覺身體到極限,隨時都要倒下了。

「要是能夠吃顆大血丹就好了,立馬滿血復活。」

「別想太美了,你敢吃大血丹,立馬被完顏厝長老踢出金牌侍衛隊。」

完顏何說道。

楊嘯咬牙跑完了五十公里,全身汗水淋漓,幾乎虛脫倒地。

完顏厝一聲吶喊:

「別倒下了,趕緊去水缸泡個澡,鬆鬆筋骨。」

楊嘯一聽,要死的心都有,

「卧槽,還泡啊,這不是要命嗎?」

眾人聽了,哈哈大笑。 唯願與你終老 弘農楊氏則不同,一直是試圖維持搖搖欲墜的後漢王朝,最後一起沒落。弘農楊氏起於關西孔子楊震,楊震一生最悲壯的時刻,就是失勢后憤怒自殺,把自己從一個被中央排擠出的三公、政治失勢者扭轉而成了一個拒絕與貪腐朝廷相媾合的壯烈士人,更在士人階層中給弘農楊氏建立了極高的起點和社會聲望。此後弘農楊氏歷代,都保持了清名,一直都家門嚴謹,立身甚正,不與外戚宦官同流合污,始終名節高潔。楊震子楊秉自稱有三不惑:酒、色、財,計日受俸,余祿不入私門。大將軍梁冀執政時,楊秉稱病拒絕與之合作。楊秉為河南尹時,即彈劾五侯中的中常侍單超,為太尉后,更是彈劾中常侍侯覽、五侯中的具璦,天下肅然。楊秉乃桓帝時作為士人階級的柱石,黨人領袖陳蕃、李膺不過是其後輩。楊秉子楊賜為靈帝帝師,其時經歷兩次黨錮,宦官勢力強勢,但楊賜還是上疏希望靈帝斥退佞臣,為中常侍曹節、王甫所忌,以辟黨人免。楊賜子楊彪則在為京兆尹時,誅殺了權傾天下、殺了竇武陳蕃的中常侍王甫,一時天下愜心。

董卓入京后,東漢帝國上下解體。世家大族或者如汝南袁氏一般走到前台爭霸天下,或者如潁川陳氏、潁川荀氏、潁川鍾氏一樣自尋明主以發揮其政治理想,或者如次一些的豪族吳郡顧陸朱張結境自守。而以楊彪對代表的弘農楊氏,則一直跟隨在獻帝左右,始終保持對後漢的忠誠。楊彪「盡節衛主,崎嶇危難之間,幾不免於害」,同時,其餘楊氏宗族成員也都保持了對後漢朝廷的忠貞。侍中楊奇與黃門侍郎鍾繇一起策反了李傕部將宋曄、楊昂,使得獻帝得以東歸。楊奉一系的楊眾,以謁者僕射從獻帝入關,累遷御史中丞。獻帝東歸后,夜走度河,楊眾率領百官步行跟隨,拜侍中。

曹操迎奉天子之後,楊彪被罷免為閑職,弘農楊氏的政治地位也被潁川世家大族的荀彧、鍾繇、陳群等人取代,失去了對政治的直接影響力,退出了政治核心,所以顯得不如汝南袁氏在三國時顯赫。也即弘農楊氏從來不曾追求過變成亂世軍閥的野心,依然在亂世尊奉漢帝。至於來自三輔士人扶風耿氏耿紀、馮翊吉氏吉本、京兆金氏金金禕、京兆韋氏韋晃這些忠於漢獻帝的叛亂背後,有沒有弘農楊氏的身影,就見仁見智了。弘農楊氏累世清德,四葉重光,雖至楊修之死而中衰,可依然保存了長久的生命力。即使衰落於三國,但族大宗盛,深植於鄉里,很快就以西晉三楊控制朝政而重新扶蘇,然後再次迎來一波族滅。

楊家四世三公沒錯,但楊修的楊家是弘農楊氏,上有皇室,下有董卓,他敢在地方上招兵買馬嗎,就算敢,哪來的人跟他。汝南袁家地盤在河南,自古以來多的就是人多,人才更多,袁術這貨是嫡系,但不幸得是人才跑光了,不然豫州光穎川這幫人就能打天下了。袁紹跑到北方,滅了韓服和公孫贊,基本上統一黃河以北,不是官渡,真的可以一統天下的。回到你這問題上,楊修身份太低了,四世三公只是血統,袁術嫡系血統,一方諸侯都比不了袁紹,更何況他呢。順便他老爸在他死後混到太尉,也是顧忌到弘農楊氏地方勢力,三國演義扯淡講曹操看他死了兒子傷心,什麼什麼的給他個太尉虛銜

世家大族與世家大族的追求是不同的,弘農楊氏一直是後漢的忠實擁護者,最後帶著一批衣冠舊族與給後漢王朝陪葬,汝南袁氏則是第一個給後漢王朝挖墳的。

汝南袁氏自袁安登上公位后,就走了與其他公族不同的一條路。袁安與專權的外戚竇憲針鋒相對,為皇帝朝廷所倚賴,成為朝臣領袖。但之後其家族成員分別走上了不同的道路,結果就是久歷後漢末年的政治變亂而不倒,同時聲望崇高,因為各支系之間會相互關照,互為表裡。大將軍梁冀執政時,袁成為左中郎將,貴戚權豪自大將軍以下皆與結好,言無不從,京師諺曰:「事不諧,問文開。」等到桓帝誅滅梁冀時,是光祿勛袁盱持節收其印綬。袁成、袁盱兩人是堂兄弟。

梁冀覆滅后,宦官勢力獨盛,中常侍袁赦「以逢、隗世宰相家,推崇以為外援」,至黨錮之禍,黨事起,知名之士多被其害,唯林宗及汝南袁閎得免焉。郭泰得免是由於其從不做過激的言論,而汝南袁閎得免蓋因其「從父逢、隗並貴盛」,即使是當時氣焰滔天的宦官勢力亦不敢逼迫汝南袁氏。袁逢、袁隗兄弟,車馬僭越,富奢甚,不與它公族同。

與袁閎類似的還有袁忠,其與汝南范滂為友,俱證黨事,但范滂死在獄中,袁忠卻活蹦亂跳,到獻帝時他的族兄弟袁紹、袁術誅滅宦官,他得以復出為沛相、衛尉。袁紹、袁術兄弟,公族遊俠,利用汝南袁氏積累數代的人政治資本,迅速轉化為了軍閥,袁術即對袁紹說:漢之失天下久矣,天子提挈,政在家門。後漢朝廷失去對天下的控制有兩次關鍵事件,其一是董卓外兵入京,外戚與宦官同時被剷除;其二是袁紹等人在山東起兵,正式爭霸天下。而這兩次事件,汝南袁氏都是核心。第一次袁隗玩脫了,董太師根本就不是能受控制的,第二次則正式宣布了漢末三國時代的來臨。汝南袁氏到袁術、袁紹這一代,已經不再滿足於累世公輔,準備謀求帝位了。

弘農楊氏則不同,一直是試圖維持搖搖欲墜的後漢王朝,最後一起沒落。弘農楊氏起於關西孔子楊震,楊震一生最悲壯的時刻,就是失勢后憤怒自殺,把自己從一個被中央排擠出的三公、政治失勢者扭轉而成了一個拒絕與貪腐朝廷相媾合的壯烈士人,更在士人階層中給弘農楊氏建立了極高的起點和社會聲望。此後弘農楊氏歷代,都保持了清名,一直都家門嚴謹,立身甚正,不與外戚宦官同流合污,始終名節高潔。楊震子楊秉自稱有三不惑:酒、色、財,計日受俸,余祿不入私門。大將軍梁冀執政時,楊秉稱病拒絕與之合作。楊秉為河南尹時,即彈劾五侯中的中常侍單超,為太尉后,更是彈劾中常侍侯覽、五侯中的具璦,天下肅然。楊秉乃桓帝時作為士人階級的柱石,黨人領袖陳蕃、李膺不過是其後輩。楊秉子楊賜為靈帝帝師,其時經歷兩次黨錮,宦官勢力強勢,但楊賜還是上疏希望靈帝斥退佞臣,為中常侍曹節、王甫所忌,以辟黨人免。楊賜子楊彪則在為京兆尹時,誅殺了權傾天下、殺了竇武陳蕃的中常侍王甫,一時天下愜心。

董卓入京后,東漢帝國上下解體。世家大族或者如汝南袁氏一般走到前台爭霸天下,或者如潁川陳氏、潁川荀氏、潁川鍾氏一樣自尋明主以發揮其政治理想,或者如次一些的豪族吳郡顧陸朱張結境自守。而以楊彪對代表的弘農楊氏,則一直跟隨在獻帝左右,始終保持對後漢的忠誠。楊彪「盡節衛主,崎嶇危難之間,幾不免於害」,同時,其餘楊氏宗族成員也都保持了對後漢朝廷的忠貞。侍中楊奇與黃門侍郎鍾繇一起策反了李傕部將宋曄、楊昂,使得獻帝得以東歸。楊奉一系的楊眾,以謁者僕射從獻帝入關,累遷御史中丞。獻帝東歸后,夜走度河,楊眾率領百官步行跟隨,拜侍中。

曹操迎奉天子之後,楊彪被罷免為閑職,弘農楊氏的政治地位也被潁川世家大族的荀彧、鍾繇、陳群等人取代,失去了對政治的直接影響力,退出了政治核心,所以顯得不如汝南袁氏在三國時顯赫。也即弘農楊氏從來不曾追求過變成亂世軍閥的野心,依然在亂世尊奉漢帝。至於來自三輔士人扶風耿氏耿紀、馮翊吉氏吉本、京兆金氏金金禕、京兆韋氏韋晃這些忠於漢獻帝的叛亂背後,有沒有弘農楊氏的身影,就見仁見智了。弘農楊氏累世清德,四葉重光,雖至楊修之死而中衰,可依然保存了長久的生命力。即使衰落於三國,但族大宗盛,深植於鄉里,很快就以西晉三楊控制朝政而重新扶蘇,然後再次迎來一波族滅。 楊嘯走到水缸旁的時候,卻有些意外,水缸裡面不是黑色的藥水,而是一種紅色的液體。

「這是什麼?」

「這是恢復元氣,輔助基因變異的藥水。」

愈掙扎,愈眠纏 天才小農女:學霸軍少寵上癮 完顏和的頭靠在水缸上,雙眼微閉,一副很享受的樣子。

「舒服嗎?」

「你自己跳進來不就知道了?」

完顏何沒有睜開眼睛,面帶陶醉的樣子。

他只需要跑三十公里,所以比楊嘯早結束,自然也就早回到了葯缸中。

楊嘯有些迫不及待,趕緊跳入葯缸之中。

「啊!」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