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琪覺得爾康的話很有禮,皇阿瑪只是一時被永璂迷惑住了。等過一陣子,皇阿瑪定會發現自己纔是最好的那個。現在小燕子也不在了,他的心失去了光芒,只能寄予那個至高無上的皇位。皇阿瑪之前這麼寵愛自己,那個位子將來一定是自己的!

“我哥說得對,永琪,這個賽亞公主這次來找駙馬的,說不定這次還可以取個公主回去!”福爾泰想得很美好。 “我也是這麼想的,她真的好像小燕子,那麼活潑開朗,那麼天真無邪!只是我昨天聽說那個賽婭是要回西藏的!是決計不會留在大清的!”永琪一臉失落,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和小燕子這麼相像的人,爲什麼老天爺對

“我哥說得對,永琪,這個賽亞公主這次來找駙馬的,說不定這次還可以取個公主回去!”福爾泰想得很美好。

“我也是這麼想的,她真的好像小燕子,那麼活潑開朗,那麼天真無邪!只是我昨天聽說那個賽婭是要回西藏的!是決計不會留在大清的!”永琪一臉失落,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和小燕子這麼相像的人,爲什麼老天爺對她總是這麼殘忍!

但是一想到自己以後榮登大位後,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也就淡了對這個賽婭的期望。

倒是福家兩兄弟互望了一眼,這永琪是不可能去西藏做駙馬的,但不表示他們不可以啊!

爾康他要娶紫薇的,那麼這個賽婭公主就由我來娶好了!福爾泰想到那個和小燕子如此相像的賽亞公主,頓時覺得自己從小燕子死去的陰影中似乎解脫了出來。

這回這個賽婭一定是我的!

“公主,我爲你介紹一下,這是我的好兄弟福爾康、福爾泰,是我邀請他們來負責來保護你的!”永琪臉上掛着溫柔的笑意,爲賽婭介紹到。

好兄弟?賽婭奇怪的看了一眼五阿哥,然後冷淡的對兩人點了點頭。

不過是兩個奴才,這五阿哥腦子不正常麼?

兩人見賽婭對他們似乎有些冷淡,以爲是小女孩的矜持,臉上掛起溫柔的笑意。

“賽婭公主,相信這幾天我們會相處愉快的!”福爾康帶着一臉自以爲是的瀟灑,高高在上的模樣好似施捨,看的賽婭一陣冒火。

賽婭的眼裏快速的劃過一絲陰厲,一個小小的奴才也敢在她面前擺譜?雖然她只是一個西藏的公主,但是也還輪不到一個什麼都不是的奴才囂張。

不過……這事可不會這麼簡單就算了。

賽婭大大咧咧的朝福爾康笑了笑,但眼底卻是化不開的冰冷。

總裁的契約妻子 這三人完全不知道自己把賽婭給得罪了,還興致勃勃的拉着賽婭在紫禁城逛了起來。

倒是賽婭找了機會就挑最貴的的東西買,最貴的酒樓進,讓急於討好的三人狠狠的出了一次血。

沒人看見,在他們沒注意的時候,賽婭露出的一抹輕蔑和危險的笑容。

只是這個不長眼的奴才,在下午的比武大會上再一次狠狠的撂了賽婭的面子。

居然在大庭廣衆之下捲了她的髮飾!該死的福爾康,她不讓他生不如死,她就不叫賽婭!

賽婭站在巴勒奔一旁,看着比武場上,滿臉得意洋洋的福爾康,眼裏掠過一絲殺氣。

胤禩和康熙瞧見了,只是淡淡一笑,看來不用他們怎麼出手,這兩個人也把賽婭那個潑辣的公主給得罪了呢!

“十二阿哥,賽婭想讓你陪我逛逛這皇宮,不知可不可以?”

賽婭終於逮到機會,趁比武結束,衆人即將散場的時候,攔住了胤禩。

胤禩微微一愣,不過看到賽婭眼裏閃現的期盼,溫文一笑,“當然可以!這是我的榮幸!”

然後在康熙漆黑的臉色下,賽婭高興地拉着胤禩,走遠了。

弘時躲在他阿瑪身後,避開胤禛的視線,往他八叔和皇瑪法的方向看了看。

皇瑪法眼中那一絲不自覺的嫉妒卻讓弘時嚇了一跳,直覺有些不對勁,但又想不出個究竟。

看着他八叔離開的方向,弘時的眼裏閃過一絲擔憂。他有感覺這對八叔來說絕對不是設麼好事!看來他要進宮一次,提醒提醒八叔! 看着胤禩和賽婭攜手離去的背影,康熙只覺得自己胸悶。

看着永琪那個草包就更不爽!明明把差事給他了,得罪了賽婭不說,還讓她把小八給拐走了!

“吳書來!讓人跟着八爺,把他們之前的一舉一動,每個字都給朕記下來!”

重生七零:軍妻也撩人 吳書來瞄了瞄臉色暗沉的皇帝,恭敬的應和。

“奴才遵旨!”

“賽婭,你似乎不太高興!”胤禩陪着賽婭在御花園閒逛,看着賽婭眼底是不是冒出的火光,胤禩在心裏暗笑。

“哼!永璂,你說那兩個福家兄弟是不是真的很討厭!早上在我面前擺架子不說,今天比武居然還敢對我不敬,難道你們大清的侍衛都是這樣目中無人的麼?”這句話絕對不是質問,只是好奇的看着永璂,賽婭有些搞不明白。

聞言,胤禩危險地眯起了雙眼,“當然不是!只是總有那麼一兩個不知規矩的奴才會做一些不着調的事!”

賽婭恍然大悟,明瞭的點了點頭,“我就說嘛,怎麼可能有這樣的奴才!不過我看那個五阿哥也是個不正常的,居然和那兩個奴才稱兄道弟。永璂,你真可憐,有這樣的一個哥哥!”

賽婭煞有其事的看着永璂,滿目同情。

胤禩抽了抽嘴角,心裏把五阿哥那個白癡罵了個遍。

“對了,賽婭,經過下午的比試,你有駙馬的人選了麼?”

賽婭無趣的擺了擺手,“哎呀,那個無所謂啦,其實我爹只讓我帶個人回去!如果沒找到合適的,就當白養個人!”其實賽婭最喜歡的就是永璂了,漂漂亮亮的小臉,還對賽婭很不錯。

“哎!要是能帶你回去就好了!”賽婭着迷的看着胤禩精緻的小臉,喃喃的說道。

胤禩一愣,然後微微一笑,雖然賽婭這麼說,但也知道那只是說說。他一個皇子還是嫡子,是不可能跟他走的。

“賽婭,如果你走之前還遇不到喜歡的人,那你就幫永璂一個忙好不好?”胤禩的大眼睛裏閃着狡黠的光芒。

賽婭看着他,好奇的湊了過去,“什麼忙?”

“如果你沒找到喜歡的,那你就把福家兄弟帶走好不好?爺看不順眼他們倆,以前五哥得寵的時候,他們不知道欺負了我多少次。反正也是個包衣奴才,在西藏出了什麼事,皇阿瑪也不會怪罪你!你正好可以那他們來出氣!他們之前那麼得罪你,你不是沒找到辦法修理他們麼?”胤禩像小狐狸似的,滴溜溜的轉着小腦袋,好不可愛。

賽婭轉了轉眼睛,露出一個和胤禩一樣不懷好意的眼神。

“永璂!你這法子好!我正愁在京城沒法收拾那兩個奴才,但是隻要到了西藏,他們想怎麼樣不都是我說了算!”語畢,眼裏閃過一絲厲光。

賽婭對永璂的提議很興奮,一來可以好好地收拾那兩人,二來還可以幫到永璂,真是一舉兩得。反正他也沒看上什麼人,那這駙馬的頭銜,這兩個人總有一個擔定了!

“永璂,那你說到時候誰做駙馬好呢?”那個大鼻孔的太醜了!要不就那個小的吧!

“還是福爾泰吧!那個長的還算過得去,比他哥哥好!而且,你不覺得讓福爾康知道他弟弟做了駙馬,他自己卻要跟着他弟弟作親藏大臣,永駐西藏會是什麼表情呢?”胤禩眯着小眼,眼裏流轉着壞壞的光芒。

賽婭和他相視一笑,在腦子裏幻想着福爾康那時候的表情。嘿嘿!肯定很精彩!

Wшw. TTκan. co

康熙焦躁的在養心殿踱來踱去,這小八怎麼還沒回來?難不成真被那賽婭迷住了?

他記得前世小八的福晉郭絡羅氏就是個潑辣的性子,和這賽婭頗爲相似!要是禩兒真看上賽婭了怎麼辦?

越想越不對勁,康熙剛想叫來吳書來,這暗衛就從暗處現了身。

康熙急忙問道,“怎麼樣?他們說什麼了?”

暗衛恭敬的把兩人之間的談話一五一十的彙報給了康熙。

只是在聽到賽婭說想把胤禩帶回去的時候,暗衛切實的體會了一把什麼叫帝王之怒!這磅礴的氣勢壓的他喘不過氣了,待回去時才發現這一身衣裳不知什麼時候全溼了。

暗衛慶幸的摸了摸額上的冷汗,幸好最後八爺沒說什麼,不然今天他這條小命絕對玩完!

“吳書來!去!傳十二阿哥覲見!”康熙黑着一張臉,怒氣衝衝的朝一旁極力作着壁畫的吳書來吩咐道。

“嗻!”吳書來擦了擦額角的汗滴,在心底爲八爺默默的擔憂,這皇上又生氣了!真是伴君如伴虎啊!

八爺!您就該好好地待在皇上身邊,哪都別去!

皇上真是一刻都離不了八爺!一不見人,就開始發脾氣!吳書來不知道爲了八爺偶爾失蹤被皇上罰過多少次了!

不過皇上哎,您的佔有慾也太強了吧!八爺再怎麼也不可能跟那西藏公主去番邦啊!那可是咱們大清最尊貴的嫡子啊!即使是個普通的皇子,也決計是輪不到和親的啊!

待胤禩看見吳書來滿頭大汗的跑來見自己,說皇阿瑪要見他,胤禩就瞭然,八成他皇阿瑪又抽風了!

爺只要離開一會,他皇阿瑪就開始找人,他還有沒有自由了!

胤禩一臉不爽,跟着吳書來進入養心殿。

再走進去前,吳書來還是擔憂的給八爺提了個醒,“八爺!皇上只是擔心你!您可千萬別硬着來!服個軟,皇上就會氣消了!”

胤禩莫測的看了一眼吳書來,點了點頭,便進了養心殿。

看着主位上一臉不悅的康熙,胤禩淡定的走上前,微微欠了欠身。

“兒臣參見皇阿瑪,皇阿瑪吉祥!”

康熙望着底下的胤禩,三個月來,他和小八還是停留在原地。

他依舊淡淡的不失恭敬的對他請安,即使他說過私下不需要這些虛禮,不需要喚自己皇阿瑪!但是這個孩子總是噙着淡淡的疏離,恭敬的對待自己。

“禩兒,過來!”康熙坐在椅子上,朝胤禩揮了揮手。

胤禩猶豫了一下,還是走了過去,在離康熙三步之遙的地方停了下來。

這個距離好像就如他現在和胤禩之間的距離,看似相近但是卻永遠隔了一段。

康熙伸出手,把胤禩拉進懷裏。

懷裏的孩子微微掙扎,但最終妥協於帝王的執着禁錮。

康熙的下巴抵着胤禩的肩上,溼熱的呼吸時不時的噴灑在細白的脖頸上,胤禩敏感的微微一縮。

“禩兒喜歡賽婭麼?”康熙微眯着愛新覺羅家特有的丹鳳眼,語氣中帶着一絲危險。

胤禩奇怪的側頭看了一眼他皇父,這又是怎麼了?

“賽婭是個挺可愛的小女孩!”就她幫了自己這點來說,真的是蠻可愛的!而且這性子也算不錯。

哦?這麼說是喜歡羅?康熙收緊了手,把懷裏的人抱得更緊了些。

“那你對這個賽婭是怎麼想的?”是想收了還是怎麼?

想法?胤禩一時間有些摸不着頭腦。

“賽婭幫着兒臣把福家兩兄弟解決了,倒是個不錯的。皇阿瑪想怎麼獎賞她?”胤禩小心的回到,把問題丟回了康熙。

康熙微微詫異的看着眼底懵懂的胤禩,眼角染上了一絲笑意,原來 ,小八沒那心思!

“到時候就多給點‘嫁妝’好了,何況福家對皇家也算是‘盡心盡力’呢!”心底落下一塊大石,康熙的語氣裏也多了一份調侃,周身的氣勢也變得柔和了起來。

看的胤禩一臉迷茫,皇阿瑪是真的又抽了吧!

“禩兒,今晚阿瑪會守在你身邊!你肯定會熬過去的!”康熙抱着胤禩軟軟的身子,想起晚上的解毒擔憂的暗下了眼神。

胤禩有些複雜的蹙了蹙眉,這毒終是要解了啊!

晚上,整個養心殿的氣氛有些壓抑,要是有人經過養心殿就會發現皇上寵信的阿哥和臣子都在這裏,不知道的人還以爲皇上在以什麼朝中大事呢!

偏殿的大牀上,胤禩瘦弱的身子蜷曲在一起,滿身的冷汗,全身的疼痛彷彿在撕裂他一樣。

康熙緊緊的抱着他,好像這樣就能減輕他的疼痛。他從來不知道看到胤禩這樣,自己的心彷彿疼的被刀割一樣。

“禩兒,禩兒!你一定會沒事的!阿瑪在這裏!一定可以熬過去的!” 起伏的幸福 康熙緊緊地摟着懷裏渾身顫抖的人兒,心疼的吻落在胤禩冰涼的額頭上。

“嗚……”好疼!胤禩只覺得自己全身都在被刀割,被蟲咬。但是身上的懷抱卻溫暖的擁着他,好像疼痛似乎也減少了一些。

“樑仲卿!快點想辦法!難道只能讓胤禩這樣疼下去麼?”康熙憤怒的朝樑仲卿大吼,內心的焦躁和無能爲力讓他幾欲發狂!

樑仲卿擦了擦額頭的汗,很是擔憂卻又無能爲力,“皇上,這已經是最好的辦法了,否則八爺之前要忍受七七四十九次這樣的痛苦,現在積累成一次,這疼痛肯定會比之前的疼!不過再過一炷香時間就會好了!”

康熙眼裏射出一股兇狠的殺意!魏氏!朕定要你生不如死!

胤禩不想痛的喚出聲,只好死死的咬着下脣,絲絲鮮血從嘴脣沁出。

“禩兒,別咬!疼的話就喊出來,乖!”康熙心疼的掰開胤禩的牙齒,抹去嘴上的鮮血。

“啊……”一陣淒厲的喊叫從養心殿傳出。

讓等在門口徘徊的衆人心中一緊!

“啊啊啊!混蛋!爺一定要殺了魏氏那個賤女人!”胤俄受不了的大吼,眼眶紅通通的射出一股寒冷的殺氣!

“老十!你別亂喊!爺心裏緊張!”胤褆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手緊緊的握着杯子,不過那杯子早就被壓力裂開了一道縫,茶水從中溢出,不過沒人發現這些,現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門內。

胤禟急的眼淚直流,恨不得衝進去。

胤禛的臉上寒氣四溢,凍的沒人敢靠近他,不過有弘時在身邊,他也不需要別人的靠近。

因爲心裏緊張,弘時死死的抓着身邊人的大手,早忘了那人的身份。

“禩兒!還有一會兒,還有一會兒就好了!”外面人已經聽不到胤禩的慘叫,因爲康熙的手臂正塞在胤禩的嘴裏。

胤禩的牙齒狠狠的嵌進肌肉,康熙撫摸他的背脊,舒緩胤禩的疼痛。這一刻,他切身體會到了胤禩的疼,他的手有多疼他的孩子就有多痛。

禩兒!是阿瑪對不起你!是阿瑪不好!

他怎麼可以讓這個孩子受這麼多委屈和痛苦!

康熙心疼的直吻着胤禩如今冷汗淋漓的小臉。

“皇上!時候差不多了!八爺應該熬過去了!”樑仲卿算着時辰,顧不得滿臉的大汗,鬆了一口氣對康熙說。

康熙似乎也察覺到了手臂上牙齒的鬆動,輕輕地把手抽了出來,樑仲卿急忙上前包紮。

看着皇上慘不忍睹的手臂,樑仲卿心裏一顫,這一刻,他終於承認皇上如今對八爺是真的疼到心坎裏去了!

插入書籤

作者有話要說:今天更得晚了,小冉週末要上課,之前剛收到通知,也忘了通知大家,以後週末我有可能更新比較少,所以,這章是趕着碼出來的!

真的是很累啊!!又要工作,又要上課~~我都快癱了!!

以後,大家的評論沐冉會盡量回復的,就是時間上也許會滯後點~~

抱歉!鞠躬!撒花! 養心殿的燭火忽暗忽明,燈光的跳躍印射着窗花,在地面上形成一個漂亮的圖案。

康熙扶着包紮好的手,晦澀不明的望着牀上的胤禩。

已經累到極點的胤禩早就陷入了昏睡,剛纔疼得泛白的小臉在燈光的映襯下顯得稍顯柔和。

精緻的臉龐饒是讓見多了美女的康熙也是一陣恍惚。

他似乎有點意識到自己對胤禩有點不對勁,但是又說不出個究竟。

“皇上!”吳書來的聲音打斷了康熙的沉思。

帝王淡淡的看過去,示意他說話。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