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郭子,你在此處守着。”趙淑心中擔心永王,哪裏有時間還玩什麼用耐心去感化的遊戲,她挽袖,將摺扇插進玉帶內,準備爬牆。

當然,她也只是作勢要爬牆,不好意思讓衛廷司幫忙,畢竟讓他帶自己進去,會出現肢體接觸,她現在是個矜持的人…… 衛廷司無奈,這個女子,連開口求自己都不願,搖搖頭攬着趙淑的腰越過了高牆。 進得門後,恰好落在一棵桂花之後,桂花樹不高,僅兩米左右,濃密的樹葉恰好將兩人的身影擋住了。 在桂花

當然,她也只是作勢要爬牆,不好意思讓衛廷司幫忙,畢竟讓他帶自己進去,會出現肢體接觸,她現在是個矜持的人……

衛廷司無奈,這個女子,連開口求自己都不願,搖搖頭攬着趙淑的腰越過了高牆。

進得門後,恰好落在一棵桂花之後,桂花樹不高,僅兩米左右,濃密的樹葉恰好將兩人的身影擋住了。

在桂花樹前,是一條小徑,小徑兩旁種滿了綠竹,夏風襲來,竹葉在風中嘩嘩作響,方纔那小童與一男子正在說話。

“公子,來的是一女扮男裝的俊俏姑娘,和一冷冰冰的男子,還有個臉色煞白的太監。”小童怕是個話嘮,找的詞兒形容起來,極爲貼切。

只是小郭子也沒那麼煞白就是了,他只是比尋常男子要白些,這些趙淑都不關注,她驚訝的是,小童竟能看出她是女的、小郭子是太監!

“母親呢?”那男子聽罷並不多說,而是轉而問起了另外的問題。

趙淑一凜,沒想到那男子竟是結草居士的養子,透過綠葉細縫看去,只能看到側臉,男子隱約是個羸弱書生,弱不禁風的,彷彿風一吹便倒,年紀在二十五六歲。

“夫人在雪居,公子您要過去嗎?”小童機靈的扶着那公子,小心翼翼的,生怕羸弱的公子被風吹到。

那公子用寬袖擋住嘴脣輕咳起來,聽得出他在極力忍着痛,但越忍,咳得越厲害,最後一連串的咳嗽聲,他咳到弓起了身子。

小童嫺熟的爲他順氣,動作熟練輕柔,可見常坐。

“你又出來闖風。”這時一女子從男子身後走來,手裏拿着一個瓷瓶,說話間已倒出一粒藥丸喂進男子嘴裏。

當趙淑看到那女子時,隱約覺得面熟,卻又想不起來是何人。

男子吃了藥,也不知咳夠了,還是怎地,竟不咳了,他站直,輕聲道:“我聽說永王府來人了,你也知道,母親不願見京城來的人。”

“誰來了?”那女子卻是驚訝的問。

“回姑娘,是永王府的郡主。”小童激靈的回話。

女子聽罷姣好的五官立刻躍起笑顏,“當真?”她顯得極驚喜。

小童嚇了一跳,“是呢,穿着男裝,很俊俏。”他想說比公子俊俏,卻沒說出口。

女子已是懶得聽他說了,直奔大門,麻利的打開門,“小郭子?”

從趙淑的角度看不到門,只能聽到女子的聲音,這一聲‘小郭子’她心中驚訝頓起,女子竟識得小郭子,委實詭異,讓人捉摸不透。

小郭子此時抱着手守在外面,乍一聽到有人喚他,那人卻不是趙淑,他還有些不適應,循聲看去,愣住了,“蘇秋?”他揉揉眼睛,不可置信的道。

蘇秋?趙淑想了許久,乃是沒想起來有這麼個人。

“郡主呢?”蘇秋走出門,左右看了一圈沒見趙淑的人,便問道。

小郭子此時有些尷尬,遇到了老熟人,但郡主卻爬牆去了……

他支支吾吾的,“郡主……”

“我在這。”又被衛廷司帶出去的趙淑及時打斷了小郭子的話,“你是?”

她走到女子面前,秀眉微微皺,目光帶了審視,她不記得自己認識這個女子。

蘇秋見到趙淑,只是頓了片刻,便已認出她來,噗通跪下磕了三個頭,“奴婢蘇秋參見郡主。”

趙淑:……

方纔從對話中可聽出此女子是結草居士的養女,但此時卻給自己磕頭,自稱奴婢,趙淑本能的後退一步,避開了她的大禮。

“起來吧,無需如此。”

蘇秋又謝了恩才站起來,臉上滿滿的是驚喜,眼眶因激動而起了氤氳。

“郡主可能不記得奴婢了,但郡主對奴婢的恩德,奴婢永遠記得,您還記得五年前,您放走了一個丫鬟碼?”她激動的說。

小郭子還記得她,此時忙解釋,“郡主,蘇秋是與奴才一起從宮裏去的王府,後來您賜了銀子,放她落葉歸根。”

這般解釋,趙淑便想起來了,只是她沒想到的是,會在江南再遇到她,且因緣際會,她竟成了結草居士的養女。

“這些年,你變了許多,我竟認不出來。”趙淑想了片刻,只能撿句平平常常的開場白。

蘇秋很激動,有些哽咽,“郡主大恩,蘇秋永記在心,奴婢在郡主身邊的時間短,郡主不記得奴婢,在情理之中。”

“你既已出了永王府,便不再是我的婢女,不必自稱奴婢。”

“不,您對奴婢恩重如山,在奴婢心中,您永遠是主子。”她堅持自己的堅持,不過顯然不想在糾纏這個問題,轉移話題道:“郡主是來見夫人的?”

“夫人?”趙淑又糊塗了,不是養女?

蘇秋淺笑,解釋道:“奴婢家便在不遠處,夫人憐奴婢孤身一人,故此允准奴婢時常來伺候她老人家。”

“原來如此,我今次前來,確是來求見居士,不知可否幫忙通傳?”

蘇秋顯得有些爲難,但卻還是點點頭,“奴婢先與七重說說。”

她嘴裏的七重,已站在門口,正含笑看着趙淑,方纔從側面看,覺得他不過是清秀,如今看正面,卻發現是個極爲俊逸的男子,只是太羸弱了,彷彿隨時都會倒下。

他的笑容很溫和,彷彿春日的和風,雖羸弱,卻給人一種虛懷若谷的味道,半點看不出他對現狀的不滿和憤慨。

“你怎麼出來了?外面風大,你快些進去。”蘇秋本能的出言規勸,只是話出口,便有些後悔,忙又介紹:“郡主,這便是七重,這是郡主。”

七重與蘇秋不同,他含笑對趙淑點頭示意,又看向一身冷氣的衛廷司,這個男人氣場太足。

“師叔。”趙淑想了片刻,一咬牙便認了親。

七重輕笑,收回目光,“師叔可沒見面禮給你。”他明顯是揶揄的話,緩解了此番門外幾人的生疏和尷尬。

“不用見面禮,師叔讓我去見師祖即可。”趙淑恭恭敬敬的道,不是開玩笑。

七重又看了一眼衛廷司,衛廷司拱手道:“衛長安。”極爲慎重的報了自己的字,以表明對七重的重視,短短四字後並不再多言。

“蓁七重。”他也做了自我介紹,言語是對應的言簡意賅,與衛廷司互通姓名,纔回趙淑的話,“你師祖怕是不會見你。”

“爲何?”趙淑問。

七重並沒遮遮掩掩,直接道:“二位師姐讓母親白髮人送黑髮人,她老人家在心裏,大約是怨的吧。”

“害我母妃的兇手尚未伏法,難道師叔便不願助我找出兇手嗎?”她故意激蓁七重。

蓁七重聽罷灑然一笑,“沒有兇手,不要浪費心力了,回去罷,回去好好過日子,我會向母親稟明你來過。”

“我來時受到截殺,殺手面戴八仙花面具,師叔既承認我這個師侄,何不替我通報一二,或許師祖她老人家願意見我呢?”

續絃王妃 蓁七重依舊淺笑,“我若不放你進去,你便硬闖是不是?”這話似乎是說給衛廷司聽的,視線落在衛廷司身上,“方纔你們入了府,是我念在你母親的情分纔不予以追究,聽話,回去罷。”

衛廷司雙眼瞬間變得銳利,剛纔他看出院子裏有奇門遁甲和機關,但他有自信帶趙淑完好無損的破掉裏面的機關,只是沒想到蓁七重口氣竟如此大,還發現了他們。

“怕是回不去了。” 萌寶1V1:爹地你出局了 衛廷司道,他深深的看了蓁七重一眼。

蓁七重眼睛眯起來,視線越過趙淑等人,看向遠處飛馳而來的黑衣人,這些黑衣人極其猖獗,大白天的便想要殺人放火。

“快進來。”蓁七重也顧不得太多,黑衣人來勢洶洶,起碼有數百人,也不知何人竟有這樣大的勢力,大白天能調來數百黑衣人。

可氣的是,此處人煙稀少,平日裏無什麼人回來。

趙淑三人隨蓁七重進了望北居,大門關上,蓁七重便急道:“快走。”

他話音剛落下,便有密密麻麻的利箭射進來,那小童倒是有些功夫,護住蓁七重往裏奔去。

趙淑自有衛廷司保護,小郭子也插不上手,便替蘇秋擋了幾箭。

既然沿着小徑來到內院,一路來的景色,也無暇多看,此時停在內院,入眼的陳設極爲簡單,除了幾簇八仙花,便無其他植物了,在八仙花下,一方小水池,水池裏養了幾隻錦鯉。

在小池邊上還有石桌石凳。

趙淑的視線落在八仙花上,她伸手去摸了摸,“沒想到此處竟有八仙花,我聽聞懿德皇后也極愛八仙花。”

蓁七重淺笑不變,彷彿沒有什麼能讓他失去笑容,“師姐原並不是很喜歡這花,母親喜歡,她便也跟着喜歡。”

“懿德皇后真是孝順,這般比來,我母妃做得不如懿德皇后許多。”

視線越過對面的月亮門,在月亮門外,竟是盡是八仙花。(。) 然而,或許在別人眼中。

他姜亭軒就是抓住胡鄆斌的弱點來威逼他,可是人家胡鄆斌願意啊。

因為在他看來,這世上可沒有任何人能比得過他心心念念的玫兒了。

「對對對,我們先談古盟主的事,然後你再將玫兒的行蹤告訴我。」胡鄆斌也不傻,自然是清楚姜亭軒的意圖。

當下,他也毫不隱瞞,直接將自己所知道的一切都說了出來,順便將那幾個與他一同來的人都拖下水,「我爹跟兄長很多事情都是瞞著我的,所以我知道的就這麼多,至於其他的,您可以問問他們。」

「胡鄆斌你個王八蛋,胡說八道什麼呢?」

「你這麼誣衊你爹和你兄長,他們在天之靈能安息嗎?」

「就是,你想死那是你的事,不要帶上我們,我們可是名門正派,絕對不會幹那些污穢之事。」

這你一言我一語,討伐胡鄆斌的樣子,可真的是醜陋至極。

令得龍君墨是一陣惱怒,語氣頗為不耐的吼道,「吵死了。」

瞬間鴉雀無聲,原本還一副怒氣沖沖的幾人,當場就被嚇得禁了聲,不敢再說話了。

「乾沒干那些事,你們自己心裡清楚。」龍君墨那帶著殺意的冷眸在眾人的臉上掃過,「我也清楚。所以,誰再敢說謊,我就送誰下去見閻王。」

被這麼一嚇,自然是沒人敢再說假話。

但要他們承認自己的錯,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是。

「我。。。我。。。我說,我都說,只要你答應饒我一命!」這眼見著古越已經沒有了保他們的能力,便有人起了要棄帥保車的念頭。

只是他說出的話卻全是在為自己開脫,「這一切都是古越指使我們乾的,因為他是盟主,所以我們也都不敢違抗,只能是昧著良心跟著他一起做了一些傷天害理的事情。」

「對對對,我們也是沒有辦法啊,為了能夠在這江湖中我一席之地,我們也只能是聽命行事了。」

「其實我們根本就不想那麼做的,誰不是人生父母養的,誰沒有親人啊?我們也不願意看見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慘劇。可是古越仗著他是盟主,處處對我們施壓,我們也只能是屈服了。」

什麼叫牆倒眾人推,眼前就是這個景象。

各個在為自己喊冤,各個將過錯都推給了別人。

「放屁,你們一個個的都在放屁。」古越惱怒不已,想要過去一人一劍將其都給解決掉。

可是自己被龍君墨踩得死死的,不要說殺了他們了,就連站起來都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

「我們放屁?古越你自己做過什麼你自己心裡清楚,這兩年死在你手上的無辜之人還少嗎?需不需要我給你列一張清單出來?」江湖中人最不缺的就是血性。

這被龍君墨警告,他們可以忍。

畢竟自己打不過人家嘛。

但是,就古越現在的處境,還敢說他們胡說八道?

這要是忍了,他們以後可別想在這江湖上混下去了。

「沒錯,你的殺孽可沒少做。別的我們暫且不論,就說這個蘇玫。。。」

這突然有人提了一嘴蘇玫,蔣亭軒眉頭一皺,但並沒有要阻止的意思。

「蘇玫?蘇玫怎麼了?她在哪裡?」胡鄆斌這一聽,瞬間就激動了起來。

推開擋住自己的人,一下子就竄到了說話那人的跟前,揪著他的衣服領子逼問著。

而那人倒是沒有想到會被突然的襲擊,一下子有些慌神,差點就對胡鄆斌動了手,「她在哪裡管你屁事?你。。。」

「回答我,你要是不回答我,我就殺了你。」胡鄆斌的手中不知何時已經出現了一把匕首,此刻那刀尖正抵著那人的脖頸。

看著他已經泛紅的雙眸和那閃著寒光的匕首,那人吞了吞口水,有些害怕的說道,「死。。。死了!」

「死了?」胡鄆斌一陣,有些難以置信的瞪大了雙眸,手中的匕首也隨之掉落。

看著他那有些失魂落魄的模樣,說話那人眼中寒光一閃,直接一腳就將其踹了出去,「王八蛋,你敢威脅。。。」

他這話還沒說話,脖子已經被一支箭給貫穿,發不出一點的聲音了。

直到他倒地咽氣,他的目光都始終死死盯著那個射箭之人,那眼中的震驚,似乎在詢問著為什麼?

然而,對於自己殺人這件事情,姜亭軒並不打算作出任何的解釋。

將手中的弓箭交給身後之人,他踱步走到胡鄆斌身邊,伸手將其扶了起來,「既然答應了你,我會告訴你蘇玫的墳在哪裡。」

愣了半天後,胡鄆斌帶著一絲哭腔的問道,「她真的死了嗎?」

拍了拍他的肩膀,姜亭軒沒有回答,只是點了點頭。

認識蘇玫只是一個巧合。

那個笑容燦爛、心底善良的姑娘,不知為何會有勇氣獨自闖蕩江湖的。

而那答案,很明顯,他是得不到了。

「若是當初我態度強硬一下,要求她跟著我回聽風樓的話,或許她就不會死了吧。」姜亭軒喃喃的說著。

其實對於他拉說,蘇玫的死他也是難以接受的。

胡鄆斌雙拳緊握,忍了許久,終於還是將淚水給忍住了。

因為蘇玫的仇還沒有報,所以他根本沒有資格哭。

「告訴我,是誰幹的?是誰殺了她?」

「古越。」姜亭軒吐出這兩個字的瞬間,胡鄆斌人已經朝著古越的方向走了過去。

看著他從地上撿起一把刀,看著他越來越靠近自己。

古越的心裡頓時就慌了,「你別聽他們亂說,我根本就不認識什麼蘇玫。」

「哦?不認識嗎?」一直未曾說話的龍君墨冷冷的哼了一聲,然後彎腰將自己全部的重量都壓在了右腿之上。

頓時,古越被踩得又是一陣哀嚎,只感覺自己的臉上的骨頭都已經碎了,「細吾,細吾,銀細吾殺爹。」

這嘴直接瓢了,連話都說不清楚了,但是胡鄆斌卻是將他話里的意思聽得清清楚楚。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