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個八神流驅魔師行動了起來,好吧,在沒有魔降的時候他們就是一個個格鬥家,他們在接到警報之後立刻從睡夢之中驚醒,然後急急忙忙從八神流派的駐地之中衝出來,然後看著戰場上面的情況,立刻就閉上眼睛,再度張開的時候已經是切換成真實視覺了! 契約,召喚,培養,本世界,其他世界而來的小夥伴……

夥伴不會真正死亡。 一般主職訓練師的驅魔師都會訓練以速度和保命為主的戰鬥方法。 額……召喚師類型的都差不多…… 當然,有一些人的能力和天賦非常強大就能做到召喚師版的甘道夫…… 一開始能夠召喚的小夥伴會很弱小,當然一些祖傳的夥伴……嗯,也是有的…… 像訓練師,能力是可以

夥伴不會真正死亡。

一般主職訓練師的驅魔師都會訓練以速度和保命為主的戰鬥方法。

額……召喚師類型的都差不多……

當然,有一些人的能力和天賦非常強大就能做到召喚師版的甘道夫……

一開始能夠召喚的小夥伴會很弱小,當然一些祖傳的夥伴……嗯,也是有的……

像訓練師,能力是可以被繼承的,只要你同意,你的夥伴願意,然後那個被選中的訓練師開始召喚,那麼,原本是你的契約,就是那種,球體,膠囊體,飛行物,就會交換給那個被繼承的人。

契約的效果會與相對應生物所處的世界的訓練師主體而改變狀態,一些其他世界的夥伴契約之後的效果就是膠囊類,飛碟類,球類,卡片類……

訓練師擁有意識進入其他世界的能力,能夠做到在其他世界具象身體,那個身體會很弱,比本體而言會弱很多……

甚至一些訓練師會因為自己或者特定的情況之下意識進入平行宇宙,而進入平行宇宙的訓練師很難輕易來回,有可能就此留在了其他世界,而這個世界的自己就此變成植物人或者……產生新的自我意識……

——暗魔夜 楊家的浩劫過去整整一個月,昔日的楊家宅子也被一把天火燃燒殆盡,好在後院的小池子離沒有被殃及到,有濃郁的靈氣護體,青藍和兩條小金魚都倖免於難。

這一天對於青藍來說是個大日子。天空中雷聲滾滾,欲落不落,小池子周圍閃爍着耀眼的金光,青藍終於在這一日化形而出。

整整九道天雷,青藍一個不落地接了下來。烏雲散盡,一個傾國傾城的白衣美人兒赤。裸着雙腳站立在湖面上,磅礴的仙氣從她身上散發出來,惠及周圍無數的生靈。

“小蓮姐姐,你成仙了。”兩隻小鯉魚口吐人言。

青藍含笑道:“是啊,大金小金,你們也要努力了,爭取早日化龍。”

大金道:“小蓮姐姐,你帶我們上天庭吧,我們一定不會丟你的臉。”

青藍笑看着兩隻陪了她百年的小魚,心底滿是柔軟,頷首道:“如果能帶你們上去我一定會帶上你們的。”

兩隻金魚立刻歡快地叫起來。

不多時,便有王母娘娘面前的仙官前來爲她引路。

“奉王母娘娘之令前來迎接青蓮仙子。”身穿官服的仙官恭敬道。

青藍當即道:“多謝仙官,在上天之前青蓮有一個不情之請……”

面色雪白的仙官道:“仙子請說。”

青藍笑道:“這兩隻小金魚伴我多年,不知可否帶回天庭?”

仙官往湖裏一看,見兩隻已開靈智的金魚緊張地看着他,面上一笑:“他們只是開了靈智,尚未化形,自然能帶上去的,就當仙子養的寵物了。”

青藍當即行了個禮:“多謝大人。”態度越發友好。

這一天,青藍帶着兩隻懵懵懂懂的小金魚踏上了天庭。

“青蓮見過王母娘娘。”青藍恭敬地跪着。

王母全身泛着金光,大氣凜然,垂眼打量底下的青蓮仙子,心裏不住點頭。不愧是一化形就飛昇成仙的仙子,這份氣質叫人忍不住喜歡,就連容貌也不比那月宮裏的嫦娥差。面上和藹起來:“青蓮,快起來,讓哀家看看。”

青藍順從地擡起頭,朝王母露出一個淺淺的微笑,溫和暖人。

王母看了一眼,臉上的笑意更濃了:“瞧瞧,這小模樣真是好看,看來咱們天庭的仙子又要重新排名了。”

青藍笑道:“娘娘過獎了,今日青蓮得見仰慕已久的王母,才知道什麼叫天人之姿,青蓮三生有幸。”

王母笑起來:“這張小嘴真會說話,你是渡過九重天劫放化身成仙,今日哀家就封你爲青蓮元君,居住在三十重天的碧蓮居。”

青藍趕緊謝恩:“青蓮謝娘娘,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又有人來將青藍帶到她住的地方,從此以後青藍便帶着兩隻小金魚安家在這裏。碧蓮居是個清新優雅的所在,位於三十重天東南的一角,仙氣濃郁,環境優美。

“娘娘,這位青蓮元君不是應該封爲仙子嗎?娘娘爲何會封她爲元君?”百花仙子忍不住問道。

王母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百花仙子,慢慢道:“這青蓮是有大造化的人,她豈能只是一個小小的仙子?你有所不知,這青蓮的不凡之處甚多,以後你就知道了。”

天庭多了一個青蓮元君,容顏姝麗,清麗絕倫,一時在天庭掀起軒然大波。

來到天庭不過幾天,青藍每天忙於接待來往的仙人,再加上時不時聽從王母和玉帝的號召,倒也不無聊。

“小蓮姐姐,最近怎麼突然這麼冷清了?”大金奇怪地問道。

青藍想了想道:“如今凡間正在打仗,天庭的人說不定是去看熱鬧了。”

天上一天地上一年,她上來也有將近二十天了,算算時間現在人間正是封神大戰,不過這些都和她沒關係。

小金突然問道:“小蓮姐姐,你都不想下凡去看看嗎?”

青藍搖搖頭:“用不着,生離死別愛恨嗔癡,人的一輩子就這樣了。我已經看得夠多了,不過等你們化形後爲了修行還是要下屆一趟的。”

兩隻金魚齊齊點頭:“我們會努力修煉的。”

青藍笑道:“這是當然,等你們修行到一定時候,我便帶你們去躍龍門,一切都看你們的造化了。”

日子平淡無奇的過着,青藍仙緣很好,和衆多的仙娥關係都不錯,不過也有那麼兩個不待見她的,比如百花仙子。作爲統領所有花的百花仙子,她雖然名聲聽着響亮,但自己卻也只是個元君罷了,而對於飛昇上來的青蓮一來就有了元君的封號自然覺得不滿,所謂有對比就有差距就是如此。

其實百花仙子並不是固定的,千年一屆,有天庭衆人選舉出來。成爲百花仙子的仙不光要有傲視天庭的美貌,更要有過人的才智,堅韌的心性。因此百花仙子如今將青藍視爲最大的對手。

這日,青藍應王母之邀陪她用膳,王母突然有感而道:“青唉,最近人間戰事頻繁,地府怕是忙壞了!”

青藍親自爲王母斟上一杯仙釀:“娘娘慈悲心腸,只是個人有個人的緣法,娘娘不用太過擔心,一切都會過去的。”

王母笑道:“還是你會說話,不過話雖如此但身爲王母我也不好置之不理,青蓮可否幫我一個忙?”

青藍立刻道:“但憑娘娘吩咐。”

王母道:“青蓮元君聽令,奉哀家之令,你去人間視察一番,將雙方的戰鬥情況悉數報與哀家與玉帝。”

青藍立刻道:“青蓮接旨。”

離開瑤池,青蓮心裏苦笑,王母交給她這個差事還真是很有技術含量啊。如今闡教與截教鬥得不可開交,應劫之仙人也越來越多,而天庭是完全的受益者,可想而知,不管是闡教還是截教都無人想看見天庭的人,她這次下去不是自找苦吃嗎?

青藍如今的修爲不過是個上仙,差一點兒才能到金仙,她並不是什麼雄心大志的人,只要能壽終正寢就好,因此對於力量也不甚在意。但是此次人間之行她卻必須低調再低調,人間隱藏着許多的大能者,隨便一個出來都能將她捏死。

踩着青蓮,青藍直接來到大周營地。 我當師太那些年 剛剛靠近,青藍便感受到數到威壓朝她探來,只聽一個聲音問道:“來着何人?”

青藍自動下了青蓮,飄到地上站好,神情恭敬:“王母坐下青蓮見過各位前輩。”

威壓這才慢慢退卻,青藍鬆了口氣,就見以七十左右的老者走了出來:“姜尚見過青蓮仙子,仙子裏面請。”

青蓮微微笑道:“姜丞相有力。”

進入內帳,姜子牙頗爲戒備地問道:“不知仙子前來有何事?”

青藍苦笑道:“青蓮乃奉王母娘娘之令前來觀戰,娘娘感衆生之辛苦,特讓我時刻注意戰事走向。”

姜子牙縷着鬍鬚點頭:“營房簡陋,還望仙子不要介意。來人,給仙子單獨準備一頂帳篷。”

青藍再次感謝一番,這才作罷。她這一呆就將近一年,幾乎每天都要面對血雨腥風,從開始的臉色發白到後來的習慣。戰後的怨氣是沖天的,青藍對那些煞氣沒有好感,便拿出王母賞賜的七絃琴,配以青蓮淨化之術,將那些怨魂淨化,讓她意外的是她身上的功德金光竟然越積越多。

青蓮本事聖潔之物,生來帶有淨化功能,在她的幫助之下,那些本來不能去地府的鬼魂重入輪迴,這算是大大的好事,天道自然會給予獎勵。

其實這段時間青藍在周營屬於特殊的存在,她屬於第三方勢力,非敵非友,是以那些大能者對她愛理不理,好在青藍本人不介意。因爲那高貴的身姿和清麗絕倫的美貌,再加上每次戰後都能聽到優美動聽的琴音,青藍在士兵中漸漸有了很高的聲望,越來越多的人在心情煩躁的時候總喜歡來到她的帳外聆聽琴音,聽過之後心裏的戾氣便會流去一些。

漸漸的,就連武王姬發都時常來找她聊天。

這一日,青藍見到了一個久違的人。雖然早已沒有了年少時的影子,但剛毅英俊的臉龐依稀能看出是當年之人。他,長大了。

青藍臉上浮起笑容,緩緩朝他走進。

楊戩察覺到有人靠近,轉過頭一看,不由得微微一愣,面前的人給他好熟悉的感覺。

青藍笑道:“楊戩,一別多年,好久不見。”

楊戩聽着這清越的聲音,想不出自己在何時聽到過,“這位仙子,我們認識嗎?”

青藍道:“我是青蓮仙子。”

楊戩腦海裏瞬間浮現當年後院那株一直不開的蓮花,聲音有些激動道:“你……你是小蓮?”

青藍走近他,感慨道:“時間一晃就過去這麼多年了,你都長大了。”

楊戩腦子還處於發矇在狀態:“小蓮,你……你什麼時候化形的?”

強烈推薦: 青蓮看着他的目光帶着點眷戀:“你們家出事後一個月我就化形飛昇了,所以我今天才會在這裏。”

楊戩看着她:“你現在是天庭的人。”

青蓮脣邊帶着若有若無的笑:“不是的天庭的人能如何呢,現在人間的人或妖一旦成仙飛昇的都是天庭。我如今是王母手下的青蓮元君。”

楊戩冷酷的臉怔忪一下,他嘆了口氣:“你現在這樣就很好。”

青蓮道:“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可惜我幫不了你。”

楊戩臉色鬆動,“沒什麼,你只是一個小小的花仙,自身難保都困難。”

青蓮問道:“聽說西海的三公主一直對你窮追不捨,什麼時候準備成親?”

聽到她提起敖寸心,楊戩臉上又恢復了冷硬:“沒有的事,三公主對我有救命之恩,但我對她只有感激之情。”

青蓮表示理解,安慰道:“既然不喜歡人家就要跟人家說清楚,女孩子的時間是耗不起的,別讓人家白等。”

楊戩苦苦道:“我都跟她說過了,可是她始終堅持……”對於這點他真的很無奈,更別提周圍的人都說兩人是一對。

青蓮對他投以憐惜的眼神:“對付女孩子就要卡快刀斬亂麻,你必須下定決心,不然她是很難死心的。”見楊戩投以疑惑的眼神,她忙道:“別這麼看着我,我可是比你多活了幾百上千年,看的自然比你多。”

楊戩搖搖頭:“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在想當初我一直以爲你化形後應該是個小孩子的,沒想到一下子就是成人的樣子。”

青蓮無語,反脣道:“那沒辦法,我仙根好。再說就算是小孩你也得叫我聲姐姐。”

楊戩心情頗好道:“當初你未化形的時候每天都安安靜靜的,沒想到現在卻是這麼活潑,看來是受小金魚的影響太大了。”

商賈王妃 青蓮揚起脣角:“沒辦法,好久沒看到熟人了。我如今身份尷尬,只能在你面前多說幾句了。”旋即又問道:“最近都沒有戰事,你怎麼來了?”

楊戩道:“其實就是無聊了,順便來看看師叔他們。”

青蓮眼睛一亮:“楊戩,這麼說來你很閒了?”

楊戩意外地看着她點頭:“暫時沒事,你有事嗎?”

青蓮笑道:“其實也沒什麼,我聽說蘇妲己是一代妖妃,想要去看一下她長什麼樣子,不過你也知道朝歌臥虎藏龍,我一個人怕被追殺。”

楊戩見她期待的樣子,便應允下來。

只見兩道霞光閃過,兩人很快就來到朝歌。

看着下面人羣摩肩接踵,熙熙攘攘,青藍感慨道:“都說紂王殘暴,但這朝歌卻依舊繁華。”

楊戩道:“畢竟是一國都城,自然是最熱鬧的地方。”

青藍看着前方巍峨雄偉的宮殿,對身邊人道:“咱們過去吧,我可是很想知道女媧娘娘選中的人究竟是什麼樣呢。”

楊戩道:“如今蘇妲己體內的魂魄是狐妖,還是小心爲上。”

青藍跟緊他,兩人進入皇宮,此時蘇妲己正和紂王在酒池肉林尋歡作樂,遠遠的就聽到一陣嬉戲聲傳來,不時夾雜着男子雄壯的聲音。青藍和楊戩兩人都各自使了隱身術,兩人嫖盡酒池肉林。

一股酒香伴着濃郁的欲、望味道撲面而來,青藍趕緊將鼻子捂住。這樣的環境真不知道那些人怎麼能呆這麼久。放眼望去,就見一個半身j□j的女子趴在池子邊緣,臉上帶着不正常的紅暈,雙脣微啓,吐出耐人尋味的吟哦聲,在她的身後,一個高大威猛的男子正對着她做某項運動。

突然一雙帶着熱氣的大手將她的眼睛捂住,耳邊傳來不太正常的聲音:“好了,你也看見了,我們走吧。”

青藍壞心地道:“不要,我還沒有看見傳說中的紂王長什麼樣呢?”

楊戩卻不由分說,拉着她的手轉身就走。

出了皇宮,青藍見楊戩的臉色雖然故作冷漠,但面上卻有一層薄紅,她不怕死地繼續道:“都說着蘇妲己是不可多得的美人兒,今日一見,果然不差,人都罵那些長相妖嬈的女子爲狐狸精,想來也不是沒道理的,剛纔那蘇妲己的樣子確實是**蝕骨,估計是個男人見了都移不開眼。”

楊戩聽她越說越入骨,只得咳嗽一聲。

青藍揶揄道:“楊二郎莫不是害羞了?”

楊戩冷着臉道:“走了,我們快回去了。”耳根是一層胭脂色。

青藍搖搖頭,跟上他的步伐。果然還是年輕氣盛,儘管經歷了很多痛苦,但內心仍然很純潔。

回到周營,青藍竟然見到了一個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人。

“三公主,你怎麼來了?”楊戩詫異道。

青藍看過去,就見一個身着粉紅色衣裳,額頭上長着兩隻嫩嫩的龍角,看起來大約十七八的女孩站在楊戩面前。只見她粉紅的嘴脣嘟起,一雙眼睛控訴地看着他。

敖寸心委屈道:“楊戩,你爲何要來了這裏也不和我說一聲?”

楊戩無奈道:“三公主,楊戩去哪裏是我的自由,沒有必要對你報備。”

敖寸心倔強地仰起頭:“楊戩,你竟然說和我沒關係,你還有沒有良心啊?”

楊戩板起臉道:“三公主,你的救命之恩楊戩銘記於心,但你的情意恕楊戩無法回報。” 當紅奶爸:小老婆別害羞 他究竟有哪裏好,值得她這樣付出。再這樣下去他只會覺得自己欠她的越來越多,還也還不清。

敖寸心雖然心心念唸的都是楊戩,但卻無法忍受心上人這種態度,畢竟是小姑娘,眼眶很快紅了,淚水在打轉,卻忍住了不讓它掉下來。

真是個倔強而任性的小姑娘,不過也怪惹人心疼的。

青藍自然也不好看楊戩的熱鬧,於是走過去道:“楊戩,不介紹一下嗎?”

楊戩只得道:“這是西海三公主敖寸心。”

青藍衝她笑笑:“原來這就是傳聞中的三公主,青蓮見過三公主。”

敖寸心看着青藍的眼中帶着狠狠的防備,不知爲何,這個女人的出現讓她感受到很大的危機。 寵妃撩人:攝政王爺欺上門 她沒有回聲,而是看向楊戩。

楊戩介紹道:“這位是天庭的青蓮元君。”

敖寸心這才朝青藍點點頭,但態度仍然不友好。

楊戩道:“三公主,你先回去吧,楊戩還要呆上幾日纔回。”

敖寸心臉色立刻變了:“楊戩,你就要這樣無視我嗎?”

青藍見狀,識時務道:“楊戩,我先回帳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