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許曜還以為自己要死於這雷霆之下,沒想到關鍵時候東雲居然出手救了自己。

「剛剛應該算是我贏了吧?你之前說過,只要我贏了你,你就會告訴我真相……為什麼要進行血祭,還有你的功德值到底是怎麼來的……你為什麼要欺騙我,還有你對我的感情是否認真……這些一切的一切我都想要知道。」 許曜雖然身上已經出現了渾身刺痛以及麻痹的感覺,但他還是勉強的從地上坐了起來,如果這個時候倒下,

「剛剛應該算是我贏了吧?你之前說過,只要我贏了你,你就會告訴我真相……為什麼要進行血祭,還有你的功德值到底是怎麼來的……你為什麼要欺騙我,還有你對我的感情是否認真……這些一切的一切我都想要知道。」

許曜雖然身上已經出現了渾身刺痛以及麻痹的感覺,但他還是勉強的從地上坐了起來,如果這個時候倒下,那麼自己之前所做的努力可就白費了。

「真是不讓人省心……是是是……剛剛的對決就算是你贏了吧……既然你那麼想知道的話,那就好好休息吧,我會將一切告訴你的。」

身穿道服的東雲此刻居然收斂起了一切妖力,身後的翅膀也漸漸的消失,她走到了許曜的身前,蹲了下來十分溫柔的將許曜摟入自己的懷中。

「休息一會吧……當你夢醒時刻,你就會明白我為什麼要這麼做……」

東雲低頭輕輕的湊到了許曜的耳邊呢喃著,許曜看到自己那熟悉的東雲居然又回來了,神經也在這一刻完全的放鬆了下來,再聽到她那溫柔的低語,也就漸漸的合上了自己的雙眼。

「復原大陣,萬物歸一。」

東雲將許曜輕輕的放在了自己的膝蓋上,隨後她割破了自己的手,用鮮血在地上畫了一個小型的法陣,而這個法證卻不斷的向外延伸一路遍布了整個學校。

緊接著整個桃花林居然如同時光倒流一般,原本被砍掉的樹木居然又漸漸的長了回來,原本被掀開的土地也在不斷的恢復,地面上的大坑漸漸被周圍的泥土給填補上。

此刻東雲身上的妖氣正在不斷的消耗著,然後她似乎完全沒有顧忌自己使用這個陣法會消耗自己大量的真氣,而是低頭靜靜地看著許曜的臉,伸手撫上了許曜的臉頰。

「沒想到在睡覺的時候,也是如此的可愛呢。」東雲的指尖在許曜的臉上輕輕的劃過,她的臉上露出了愜意的笑容,完全不像剛剛經歷了一場生死之戰。

「不知道你是否能夠理解我的所作所為,不過……我也並不是很能了解你啊許曜醫生,為什麼對我留手……對我一個殭屍那麼好的話,可是會被妖魔纏身的。」

東雲對著沉睡著的許曜笑了笑,絕美的容顏搭上這副笑容,如同艷紫荊盛開般的美麗。

「如果你真的想要知道所有的事情,想要知道我為什麼這麼做……那就聽我說一個睡前故事吧……可能故事會很長很長。」

東雲低頭在許曜的額上親了一口,此刻校園內的一切已經歸於平靜,而東雲身上的妖力和修為也近乎要耗盡。

原本被兩個人的戰鬥破壞得滿目瘡痍的京城大學,此刻也已經歸於平靜之中,完全的恢復成了戰鬥之前的模樣。

而東雲此刻置身於桃林之中,正低頭看著自己懷裡的許曜。

「你在夢裡看到了什麼呢?」

而此刻的許曜只覺得當自己安心下來后不久,他的意識似乎就進入到了東雲的記憶之中。

「亂世道士下山救濟,盛世和尚開門斂財。」

此刻當許曜睜開雙眼時,看到的是一個戰火紛飛的年代,是一個十分殘酷的年代,是一個堪稱為修道者末世的年代!

年幼的東雲自小就居住在山上的茅屋之中,他的父親乃至他的家族似乎都是修道之人,東雲從小就開始接受道術,並且展現出了極高的天賦。

「自幼我便學會了奇門八卦,鬼谷易經,在我五歲那年便已經開通了天眼,能通鬼神!」

東雲的聲音從許曜的腦海中響起,接著許曜所看到的記憶,就是東雲開了天眼之後五歲就學會與鬼神進行交流。 我一下子壓力山大,我道:“爲什麼是我上?那個叫花七的不是頭兒嗎,他自己不來,龜在角落裏算個球啊!”

矮子一邊盯着頭上的落石,一邊喊道:“他不是頭兒,他只是有錢而已。”

說着只見他手上的針直接來了個十連發,砰砰幾下就打得落石變得如同粉塵,只是數量實在太多,矮子手指都不夠用。

我其實是心裏沒底,這一下子下去要真的弄錯了,老子可徹底完蛋了,我可不想千年後的盜墓賊或考古隊來一看,我靠!倆男的殉情在此。那多尷尬。

矮子估計是急了,一腳過來把我踢開,道:“你不上我上,我可提前告訴你了啊,這玩意兒我倆小時都拼不好,橫豎是一死,就讓爺爺我賭一把。”

我一聽,孃的,還不如我呢。一個鯉魚打挺,把矮子從門口擠開。

我看到矮子一臉不知意味的笑,覺得這人也真是奇怪,死到臨頭還笑得出來,我頓時也沒那麼緊張了,道:“放開這門,讓我上!”

突然,只見我眼前一個黑影壓了下來,矮子沒二話,幾乎就是同時,他一手撐着我肩膀,我就聽見頭頂一陣石頭碎裂的聲音,緊接着,粉塵撒了我一頭。

我正聚精會神地看着面前的九宮格梅花盤,在心裏默默地給每一塊編上序號。

這九宮格,其實就是一種拼圖,說難也不難。格子裏只有八片,還有一格是空的。要通過挪動位置來複原,我剛纔已經在岔路口看過原圖了,心裏也有個譜兒。

外婆曾經也跟我玩過這種遊戲,這是純遊戲,因爲沒有獎勵,我沒上心,只是依稀記得有口決。

我閉上眼睛,仔細回憶:“九宮之義,法以靈龜,二四爲肩,六八爲足,左三右七,戴九履一,五居中央。”

我默唸了一遍,舉起手,懸空演練了一遍。

這時,我們腳下,又開始了顫動。

我回頭看了看依舊在打石頭的矮子,道:“你不怕我搞砸了,咱們都關在這兒?”

矮子哼笑着說:“花七講過,其實六門中,最聰明的就是畫師家了,有啥問題,找你就成。沒事兒,你開,不行,咱也活埋不了,有手有腳的,挖出去就是。有啥大不了的,只不過要用個十年二十年。 治癒每一秒 咱們就吃那豆芽蟲子,天天吃,從頭吃!”

我撲哧一笑,心想,也不知道那花七是不是把我們樑家吹得太過了,這矮子對我,是充分信任。

可是我不想在這地下吃20年蟲子。

這次顫動時間十分長,我滿頭都是土。

就在這時,我突然聽見身後的走廊通道里傳來了一陣響動,像是海浪在迅速靠近。

矮子也聽見了,對我打了個手勢,接着就跑了進去。

過不了一分鐘,他就跑了回來,滿頭大汗,我一看就知道有事兒,果不其然,只聽見他催促道:“小樑快快快快!後面的幾條道兒都塌了,蟲子來了!估計是聽見我們要吃它們,想來個先下手爲強!”

我望了一眼身後的黑暗,那裏映出許多綠光。

再沒時間猶豫了,我深吸了一口氣,開始用手指挪動九宮格石盤。

一分鐘。只有一分鐘的時間!

我大喊着,要矮子給我倒數60秒。

倒數聲立刻響了起來。

因爲緊張,我的手在石盤上不停顫抖,按照剛纔演練的步驟,我一刻不停地挪動八塊石片。

眼看着梅花圖案几近完整,突然,我發現,有兩片的位置顛倒了。是5號和7號。

我心急如焚,身後的矮子正在倒數:“20,19,18…”

我一下就慌了,腦子全亂了,怎麼辦,怎麼挪動?

那剛纔我所做的推斷,演練,全是錯的?我還想再背一遍口訣,但是這一緊張,結果想不起來了。

我拍拍兩下抽了自己兩個大嘴巴子,想讓自己冷靜下來。

餘光看見矮子投來不可思議的目光,我大吼道:“繼續數!不要停!”

我邊想邊覺得奇怪,不可能啊,到底哪裏不對?我急得直跺腳,又挪動了兩次,還是不對。

“10,9,8…”矮子仍在倒數。

我心裏徹底涼了,心說我真的沒法兒了,對不住了兄弟。

就在我束手無策的最後幾秒,我猛地感覺身後有一條毛絨絨,熱乎乎的東西,順着背脊快速往上爬。

我偏頭一瞥,只見一條黑色狐尾從我的臉側邊閃電般伸出,唰地一下,移動到了羅盤上。狐尾上的毛抖了兩抖,本來軟而蓬鬆的毛在一剎那間全部變長了很多倍。

只眨眼功夫,所有的毛猶如章魚吸盤一樣,將梅花九宮格盤整個兒的覆蓋住了。

“3! 都市至尊殺神 2!1!”矮子吼道!

最後一秒,矮子聲音未落,猛地,只聽見石盤後面一聲悶響,傳來嘎嗒一聲。

同時,青嵐的尾巴一下收了回來,裹在我的脖子上。

我摸了摸這柔軟的皮毛。笑了笑,她像是感覺到了,馬上變成了一股黑煙,鑽像我的後腰處。

擡眼望去,眼前的九宮格盤消失了,只留下了一個空洞。

這個空洞在門的正中央,呈梅花的樣子,我鑽過去的時候才發現,消失的那些花瓣正緊緊的貼在石門的後面一側。我用手指掰了掰,花瓣門頁牢牢黏在門上,後面好像有什麼卡位,將它固定住了。

我琢磨,這是爲了避免有人使用蠻力打開九宮格鎖吧。

我鑽過去後,矮子也緊跟了進來。

矮子剛剛跨過梅花空洞的那一刻,門頁像是有感應,自動閉合了,咚的一響。我們看着那門縫,也消失不見了。

關門聲還在耳邊迴響之際,緊接着,只聽見噼裏啪啦的聲音,一波接一波,砸在了門外。

我能想象,門外肯定是一大堆的蟲子,互相撞擊着衝向石門,最後,如同一灘肉醬。

我們鬆了口氣,矮子笑着猛拍我的背道:“小樑!果然厲害!”

我被矮子拍得肺葉都快吐出來了,趕緊讓他打住,兩人點了根菸,說是要收收驚。

我抽了一口,轉過背去,驀地,我手裏的煙,一下子嚇掉了。

眼前的景象,讓我怔忡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矮子在我旁邊,估計跟我的感覺也差不多,只聽見他哆嗦着說:“小樑…這…牢局下鎮壓的東西…真的出來了……” 「很久之前做出地方還是一座高山,我與父母親一起生活在山上,照顧著村民。」

畫面一轉許曜看到的是東雲的家人在屋子裡磨葯,身後還有好幾個學徒,他們都是來向東雲父親學習手藝,想要學習一些簡單的道術或者醫術的村民。

這一幕讓許曜想起了自己的家人們,許曜還沒有走出村子前,也是跟父母每天都在家裡學習中醫,不是跟父親上山採藥,就是跟母親在房間里熬著湯藥。

「要變天了……」

這句話是東雲二十四歲時,父親在某日睡覺之後突然驚醒所留下來的話語。

那是一場人類史上傷亡最慘重的戰爭之一,來自東瀛的侵略者以極快的速度就吞沒了華夏大半江山。

此刻,為了響應當時各大門派有志之士的號召,許許多多的修道者在第一時間全部加入了戰局之中。

「……原來當年的戰爭中,就已經出現了修道者嗎?」

一開始許曜還不理解,明明有著如同玉真子那麼強大的修真者,為什麼在外敵入侵的時候,修真者卻沒有出手。

「因為那時已經處於末法時代,大地之上的真氣已經完全枯竭,修道者充其量也只是比普通人強那麼一兩分。」

許曜看著一個個穿著道服拿著長劍的人衝到戰場上,然而還未發揮出自己的實力便已經被一陣機槍掃射身亡,有些甚至想起碼努力的突破敵人的火力圈,然而卻在下一秒被數把機槍掃成了梭子。

「這根本就是屠殺,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看到這些愛國義士一步步的朝著死亡前進,許曜都心中出現了無比憤怒的神情。

這些人的目光之中有著恐懼,有著淚水,他們的身體甚至還在顫抖,就連正在畫著道印的手都還在顫抖。

但他們沒有一個人是向後退去一步,縱使知道再往前一步就離死亡多靠近一分,但他們仍舊向死而生的繼續向前!

因為在他們的身後即是家園,在他們的身後即是自己所要保護的東西。

「根據記載,漢末時期整個華夏,乃至世界各地就開始進入了靈氣枯竭的時代。也差不多是這個時候,世界各地的修鍊者開始出現了實力大幅度下降的情況。」

「隨即在往下的時間線里,普通的人類漸漸佔據主導,中世紀的歐洲經常出現一些傳說中的獵巫行動,華夏亦是如此,到了三國時期,一些將領看到所謂的修道者,得道成神的仙人不僅沒有絲毫畏懼甚至還想要將其殺滅。」

東雲所指的就是曹操對左慈,孫策對於吉的態度。

一個是仙人,一個為道醫,但當時的人們所展現出來的並不是對於神秘力量的敬畏,反而視其具有威脅,以妖言惑眾的名義派人將其誅殺。

「末法時期的到來導致地球靈氣的枯竭,再加上普通的人類越來越強,修道者的力量,其實早已逐漸消退。」

畫面一轉再次來到了北平戰場,原本協助著當地駐守軍隊的修道者,在敵人的機槍炮彈之下盡數身亡。

東雲親眼看到自己的父親被數以百計的子彈穿透身體,卻沒有辦法,因為那時,他們之中最強的實力甚至還不到先天。

這場戰鬥持續了近乎半個月時,駐守軍已經打算撤退,而此刻東雲已經成了整個修真者聯盟中修為最高的修道者。

她的境界也不過是御神期,充其量也就只能御劍對敵,或者施展幾個小法術,即使能夠將真氣覆蓋在體內抵擋幾顆子彈,但是面對敵人那數以千計的密集炮火,東雲一個人的力量完全不足以改變整個戰局。

「為了增強自己的實力,查閱了大量能夠在短時間內增加修為的方法……最後看到了血祭……」

到了晚上的時候,東雲一個人來到了戰場交鋒最激烈的地帶,此地幾乎可以用屍橫遍野來形容,僅是從記憶中的片段,許曜就能夠感受到一股噁心的氣息不斷上涌。

然而東雲的神情非常的平靜,似乎已經將自己的淚水流干,她來到了自己道友的屍體前,開始在這地方進行大範圍的布陣。

雖然他們都已經是死人,即使進行血祭也得不到多少靈氣,但他們全都是修道者,只要能夠煉化他們的肉體,那麼就能夠從他們的體內汲取到他們身上的能量。

「在他們身上發動血祭的後果……就是會讓他們的靈魂永遠無法墮入輪迴,他們的屍體將永遠淹沒於人間。而我將在那一刻繼承他們的遺志,不僅一舉突破了先天,甚至抵達了元嬰期!」

接下來許曜所看到的場景便是東雲一個人,憑藉自己元嬰期的修為,在敵人數以萬計火力之中,硬生生的抵擋了三天三夜!並且在三天三夜之中,憑藉著自己的法術,硬生生的滅殺了近乎數萬的侵略者!

「我原本以為華夏當時的軍隊,會選擇與我奮戰在前線,以為會有人過來支援我們……沒想到當地的駐守軍,在我孤身奮戰的時候選擇撤退。」

第四天的時候,東雲的靈力已經完全枯竭,最終被敵人的狙擊手擊殺。

然而東雲以至元嬰期,元嬰不滅神魂不死,她看到了當地一些村民還在繼續的與侵略者進行抵抗,這些村民不僅冒死撿回了自己的屍體,甚至還將自己的屍體好好的安葬在山上。

當侵略者詢問要找到自己屍體的時候,他們被逼無奈只能拿出了另一個女子的屍體,以糊弄過關。

那些侵略者得知眼前的屍體是東雲后,盛怒之下居然連屍體都不放過,對其進行玷污,隨後還砍斷四肢,用木樁刺入下身再從上邊的腦袋上穿透而出,並且將那位女子的屍體放在陣營前示威。

「如果那些村民沒有把我的屍體埋入地底下,也許我就不會以殭屍的身份重新復活。」

東雲的話語非常的平靜,彷彿在訴說著與自己無關的故事。

然而接下來她卻目睹了這些侵略者將所有抵抗自己的人盡數剿滅,將所有的村民全部殺害,整個山上都布滿了骸骨和屍體。

「接下來我的靈魂就在這片地方一直飄蕩,在這片土地上,原本就有著一所大學,那就是京城大學的前身。我在這裡見證了一個新時代的衰弱,也見證了另一個新時代的雄起。 九零福妻好難追 看到了侵略者被擊敗,也看到了整個華夏政權的變化……」

至此,許曜才終於明白,原來東雲的真實身份,是二戰期間華夏的修真者,末法時代站在戰場之上的,最後的修道者。 我真的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語言來形容我所看到的東西。

我的面前是一個巨大的巖洞,估計有兩個籃球場那麼大,巖洞頂部有六個圓形裂口,這些裂口並不是隨機排列的,如果把它們用一條線收尾相連,應該是一個長方形。

微弱的月光從長方形的頂點處——四個裂口照射下來,正好能讓我清晰地觀察這個地方。

風,也是從裂口處吹下來的。這個巖洞,應該是天然形成而後天改造的,我不相信花七家的老祖宗,能有那麼大能耐,能在沒有挖土機的年代,生生用鏟子挖出一個這樣大的地底空間。

最讓人震撼的是,在整個洞的正中央,有一棵巨大的“樹”,“樹”底下散亂着大量的條石。

我可以確定,它肯定不是某種植物,我不能說出這東西到底是什麼,它通體半透明狀,月光撒在上面,呈現出幽暗的黃色。

它的頂部,貌似有兩個嘴,連接着洞頂最中央的兩個裂口,彷彿正在吮吸着上面流下來的某種液體。

總裁的嗜血戀人 液體在它的身體裏流動,發出咕咚咕咚的聲音。

剛纔轉身的時候我的煙就掉了,矮子的煙還叼在嘴裏,兩個人瞠目結舌,直到矮子的煙燒完了,菸屁股把他嘴燙了,他才一個激靈,反應了過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