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道士從身上招出一張巴掌般大,符紙一樣四方方的東西,放在面前的地上。

「這是什麼東西,畫著的是八卦圖案吧?」葉雄撿起來,翻來覆去地看著,發現低端有個按鈕,很是奇怪。 「既然相見,即為有緣,這東西你收下吧,關鍵時候能救你一命。」老道士完,又閉上眼睛了。 「這東西能救我一命?」 葉雄左看右看,上看下去,這不是機關武器,也不是炮彈,關鍵它這麼薄,連銀針都

「這是什麼東西,畫著的是八卦圖案吧?」葉雄撿起來,翻來覆去地看著,發現低端有個按鈕,很是奇怪。

「既然相見,即為有緣,這東西你收下吧,關鍵時候能救你一命。」老道士完,又閉上眼睛了。

「這東西能救我一命?」

葉雄左看右看,上看下去,這不是機關武器,也不是炮彈,關鍵它這麼薄,連銀針都藏不住,怎麼救人?

難不成,還會有東西從太極畫像之中鑽出來。

「老道士,謝了。」

人家一番好意,葉雄不好意思拒絕,就收下了。

「話,這東西怎麼用?」

「八卦對著威脅之物,按下按鈕就行了。」

「多謝了,老道士,我先走了。」

葉雄鑽進地洞,準備離開。

剛鑽半個身子進去,老道士突然喊道:「等一下。」

葉雄臉都黑了,這老道士是想玩他還是腦子有毛病,有這樣一半留一半的嗎?

「送你一句話:古武界並不是你想象的那麼單純,不排除很大一部份是心地善良的,但有一部分人用心險惡。要看清一個人的真面目,一定要用心去看,不用只能眼睛跟耳朵。」(未完待續。。) 「老道士,我怎麼覺得,這話中有話呢?」

「你是不是覺得,有什麼人想對我不利?」

「你倒是話啊!」

「不是又啞巴了吧?」

葉雄想問清楚,哪知道老道士好像睡著了,根本沒聽見他的話一樣。

幾次詢問無果之後,葉雄只好獨自離開。

走出秘道,將入口堵上,葉雄這才朝石洞外走去。

古月正在焦急,見他出來,急道:「你是不是把我的話當作耳邊風了,我不是讓你四鍾之前出來嗎,你看現在都幾了,還有沒有時間觀念?」

葉雄看了一下時間,都快四半了,連忙解釋:「對不起,在裡面擔擱了一下,咱們快走吧!」

兩人飛快地走出石洞,柳晴先在四下看了一遍,確定趙銘德還沒來,這才帶著葉雄出去。

直到走出石林,回到石碑旁邊,古月這才鬆了口氣。

「這是最後一次,也是唯一一次,除非你以後有機會光明正大進去,不然我絕對不能再讓你偷偷摸摸進去,聽到沒有?」古月道。

「姐姐你放心,總有一天,我會光明正大地將師傅帶出來。」葉雄鏗鏘道。

回到廂房,葉雄好好洗個澡,睡了一覺。

接下來的日子,輪到趙銘德教三名弟子武功,葉雄跟趙銘德有仇,怕他因為段成安的事情故意找自己的事,所以借傷逃課,一個悄悄找地方修鍊縹緲掌。

縹緲掌是大殺器,能不能練成,關係到他在門派大比的時候走得多遠,關係到能不能打贏毒公子,不能鬆懈。

三天過後,趙銘德也走了,剩下的時間由掌門龍三峰親自教葉雄三人。

這天早上,三個去到訓練場,龍三峰已經在訓練場等了。

「還有十天時間,就是門派大比,接下來這些天,由我親自指你們,能學到多少,就看你們自己的造化。」

龍三峰站在場中間,面向三人,嚴肅道:「呆會我施展一招掌法,施展完之後,你們每人給我施展一遍,我看過之後,再決定教不教你們。」

完之後,龍三峰一掌拍出,身影如梭,倏東倏西,一瞬間,四面八方全是掌影。

柳晴跟徐陽看了之後,頓時又驚又喜,臉上禁不住激動的神色。

「掌門,這難道就是本派的鎮派武功,縹緲掌上面的招式?」柳晴激動地問。

「沒錯,就是縹緲掌。」龍三峰了頭,嚴肅道:「縹緲掌是一門非常難學的武功,在古武門派之中難度排名在前三。這門武功極講求悟性,進入真氣三層就可以學,但是很難學會。你們的師兄龍飛虎,就是因為悟性不足,所以才學不會。」

「掌門,為什麼就不能一教我們,哪怕一個月,一年學一招也好啊?」柳晴奇怪地問。

「縹緲掌跟一般武功不同,不進則退,沒天賦的弟子如果痴迷於縹緲掌,不但學不成縹緲掌,反而連逍遙掌都落下了,這也是我不讓弟子修鍊的原因。」龍三峰解釋完之後,這才繼續:「我再演練幾遍,你們仔細看清楚。」

葉雄看著龍三峰峰完美地施展縹緲掌第三式,頓時心裡不是滋味。

他一直以為龍三峰是個摳門的掌門,極其護短,愛好面子,不肯將真本事教給弟子,現在他才知道自己誤會了。

龍三峰只是站在安全的立場上,不想讓弟子誤入歧途而已,並非真正的摳門。

老道士得對,看清楚一個人,不能只看表面,要用心去感覺。

以前葉雄就是這樣的,進入逍遙派之後,見識過的都是頭腦不會轉彎的弟子,所以他本能地在心裡認為,古武門派的弟子都迂腐,頑固不化。

「輪到你們,一個一個來,誰先來。」龍三峰問。

「我先來。」

柳晴站出來,根據自己的體會,施展這招掌法。

歪歪扭扭,但也有五六分相似。

「嗯,還行。」

龍三峰目光落到徐陽身上,吩咐:「徐陽,輪到你了。」

徐陽施展一遍,可惜噼出幾掌,別精髓,就連形都沒幾分相似。

「徐陽,你悟性太低,不適合學縹緲掌,以後主要修鍊逍遙掌吧!」龍三峰毫不猶豫地打擊。

「掌門,弟子知道自己悟性不好,一定會好好修鍊逍遙掌的。」徐陽難過地道。

「葉雄,輪到你了。」龍三峰的目光落到葉雄身上。

這幾天潛心修鍊,葉雄早已經學會這一招,使出來已經威力無窮,如果現在他施展出來,以龍三峰的金睛火眼,肯定能發現什麼。

為了不讓他疑心,葉雄覺得不能暴露,當下胡亂打一通,比起徐陽好不了多少。

龍三峰眼神之中露出非常失望的神色,他原本以為葉雄鬼主意很多,頭腦靈活,指不定悟性會很高,哪知道這麼差,以他這種悟性,根本就沒辦法學會縹緲掌。

「你們兩個都出去吧!」龍三峰揮了揮手,眼神之中露出極為失落之色,這一界門派大比,逍遙派恐怕要墊底了。

葉雄跟徐陽灰熘熘地走出去,不同的是,徐陽非常沮喪,而葉雄則一副毫不在乎的模樣。

縹緲掌他早就學會了,一個人練跟龍三峰教沒什麼區別。

連柳晴比他低一個境界都學得會,以他的聰明才智,怎麼可能學不會。

接下來的日子,龍三峰似乎把葉雄跟徐陽給忘記了,全副心機放在柳晴身上,惜心教訓柳晴,把她當成最後希望。

轉眼之間,大比的日子快到了。

這一天,柳晴風風火火地跑到葉雄面前,十分激動地道:「葉師弟,我進階了。」

「恭喜,師姐果然是天才。」葉雄大大地拍了個馬屁之後,這才奇怪地問:「你是怎麼沖關的,按道理,你沒理由這麼快就衝破瓶頸的。」

「掌門送給我一顆珍貴的沖境丹,還用真氣幫助我煉化,我終於突破三層精通境界了。」柳晴高興得笑不合嘴。

突破之後,加上學會縹緲掌,以後她就是逍遙派的第一高手,怎麼能不激動呢?

不知道她知道真相之後,會不會還那麼高興,葉雄暗暗心想。(未完待續。。) 沖境丹最好的服用時間是精通境界的時候,掌門這麼快讓柳晴服,還不惜用真氣幫她沖境,只是殺雞取卵,只會害了柳晴前程。

這個龍三峰,真是愛面子愛到死,當然,也許是他另有原因。

「葉師弟,我可警告你,如果你以後再敢欺負我,我保證將你打得滿地找牙。」柳晴揮舞著粉拳,叫囂著。

如果讓她知道,我突破境界比她還早,縹緲掌練得比她還熟,不知道她會有什麼想法,葉雄暗暗好笑。

「師姐威武,我再也不敢了,求罩。」葉雄裝成驚慌的模樣。

「這還差不多。」

柳晴成功裝逼,自信心爆棚,昂首挺胸地離開了。

咦,怎麼感覺有不對勁。

求罩,求罩。

柳晴回想起葉雄剛才看向自己胸口那眼神,頓時就明白了。

「老娘又被這個混蛋嘴巴給污了。」

她氣勢洶洶地跑回去準備找葉雄算賬,可惜葉雄早就跑得沒影了。

兩天之後,一行人準備出發。

「古月,你先帶他們三個出發,我還有些事情要去一趟天門,找一下洛掌門聊聊。」龍三峰完,轉身離開。

「害怕我們實力太丟人,不好意思跟我們一起吧!」葉雄笑道。

「胡什麼,你們是這麼多界之中,實力最強的,掌門怎麼會不好意思。」古月批評。

「師傅你沒錯吧,就憑他們兩個……」柳晴沒好意思下去。

徐陽就不,比段成安還差遠了,至於葉雄,如果不是耍陰謀詭計,打不打得過龍飛虎都很難,就憑這兩個傢伙,也敢是最強的一界。

「柳晴,別了,出發。」

葉雄的實力別人不知道,古月可是很清楚,絕對在柳晴之上,強了還不只一。

他是龍百川的徒弟,龍百川那麼傲慢的個性,有可能不傳功夫給他,那才見鬼了。

「你師傅的是你,覺得你是逍遙派這麼多年以來,最強的一個。」 胭脂斬 葉雄打趣著著柳晴。

「少貧嘴,如果你把貧嘴的功夫用在練武之上,也不至於連縹緲掌都學不會,讓掌門那麼失望。」柳晴哼一聲。

古月看了葉雄一眼,想什麼,最終還是沒有出口。

「古月師叔,掌門去天門,到底做什麼?」葉雄奇怪地問。

「最近這幾年,修真者蠢蠢欲動,掌門怕修真者會射門派大比的主意,所以去找洛掌門商量。」

葉雄眉頭皺了起來,不由得又想起秘室中那個老道士,他到底是什麼身份?

貼身甜寵 他能驅使修真者用的匕首,還能突破隔音,聽到自己跟師傅的講話,肯定不是一般的人物,不知道是修真派之中,那一個大人物。

「師叔,我聽天門之中有一個叫洛詩詩的美女,她是古門派的三大美女之一,不知道她有沒有來?」柳晴突然問。

葉雄心念一動,不是柳晴提起,他差忘記這個刁蠻大姐了。

如果不是洛詩詩,他根本學不會天雷拳,也殺不了羅門,在心裡,挺感激她的。

「她是洛東流的女兒,肯定會去,你問這個幹什麼?」古月奇怪地問。

「我怕到時候某人見到人家美女,連口水都流了,所以要提醒一下。」柳晴哼了一聲。

徐陽是有名的老實人,肯定不是他,自然是葉雄了。

「師姐,別得我好像幾輩子沒見過女人似的,美女我見得多了。」

葉雄完,有意無意將目光落到古月身上,似笑非笑。

古月狠狠瞪了他一眼,這才道:「現在已經不是三大美女,多出了一位。」

「多出了一名,難道是我們柳晴師姐不成?」徐陽好奇怪地問。

「我算什麼美女,在逍遙派之中,都未必輪得到我。」柳晴臉紅了,不過目光之中的期盼,還是出賣了她。

試問哪個女人,不希望自己成為四大美女之一,那可是古門派的榮譽。

「不是柳晴,是隱門的。」

「隱門什麼時候收了個美女徒弟,怎麼我從來沒聽過?」柳晴尷尬之後,奇怪地問。

「這弟子是隱門最近才收的,叫慕容如音,據長得傾國傾城,沒有一個男人見到她不被迷倒。」古月道。

「天底下居然還有如此美貌的女人,真想見上一面。」徐陽忍不住感嘆。

「你恐怕無法如願,她加入隱門之後,門下弟子全都無心修鍊,個個瘋狂追求,最後沒有辦法,只好把面容封上,戴了頭罩,不以真面目示人。」

「長得漂亮又如何,古武門派實力為尊,長得漂亮可以飯吃不成?」柳晴哼口氣。

「此女的可怕就在於她不僅僅是一個花瓶,而是一個絕的修鍊天才。她進隱門的時候,似乎還沒達到三層真氣境界,但是現在,估計實力不在你之下。」

葉雄震驚得無法言語,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還有一天會再次遇到慕容如音。

慕容如音,是他這輩子見過最漂亮的女人,沒有之一。

但是她也是葉雄遇到過,最複雜的女人。

她命運坎坷,母親被強姦凌.辱而死,父親被切斷腳根,她跟一個喬裝成她父親的人在一個屋檐底下生活了很長時間。

對於一個高傲的女人來,這就是一場惡夢。

葉雄想起酒吧那天晚上,他把慕容如音大罵一頓,後來她喝醉了,摟著自己哭得一塌煳塗情景。

那一幕,他一輩子都無法忘記。

葉雄對身邊的女人,一般都有**,唯獨對慕容如音沒有一絲的想法。慕容如音是個碰不得的女人,她心魔太重,再傷害她一次,只會讓她落入萬劫不復。

「葉師弟,葉師弟……」

葉雄這才反應過來,發現柳晴目光炯炯地瞪著自己。

「師傅,我了吧,這混蛋就是個大色狼,一提到美女,連他自己姓什麼都不記得了。」柳晴恨恨道。

「師姐,開什麼玩笑,我就是突然想起一事情。」葉雄解釋。

「好了,都別吵了。」古月打斷兩人的話,面向葉雄:「葉雄,這次你代表的是逍遙派,一舉一動都代表著本派名聲,我希望你能注意自己的言行。」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