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鳳綰月終於抬了頭,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但還是被噁心到了。

她面無表情的道,「你並非鬼修,道門規矩我不能助你。」 縊鬼有些失落的低下頭,「我知道,我死之前也是個道士,不然也不會不去投胎而是留在酆都城了。」 「哦。」 「我不是要拜託你們人間事,而是鬼的事。」 赫連霄倒是來了興趣,他似笑非笑,「喂,你不會是想讓我們幫你說親吧?」

她面無表情的道,「你並非鬼修,道門規矩我不能助你。」

縊鬼有些失落的低下頭,「我知道,我死之前也是個道士,不然也不會不去投胎而是留在酆都城了。」

「哦。」

「我不是要拜託你們人間事,而是鬼的事。」

赫連霄倒是來了興趣,他似笑非笑,「喂,你不會是想讓我們幫你說親吧?」

雖是玩笑,但還真是一語中的。

縊鬼眼見著臉紅,扭扭捏捏的問,「我想娶孟婆,聽說姑娘與她是舊識,所以你們去鬼界時能不能捎上我啊?」 孟婆是鬼界陰使之一,是職位而並非名字。

這一任孟婆正好輪到塗山氏第七代,塗山七七。

要說她們的淵源,自然是不打不相識。

不過,鳳綰月還是中肯的勸了句,「我覺得你還是別去了。」

「為什麼?」

「因為每天都有近白只鬼求娶孟婆,可最後都被拒絕了,而且你這樣的……也不是她喜歡的類型。」

縊鬼當然不服,站起來拍拍胸脯,「我跟其他那些鬼不一樣,我有錢又有顏,而且我還找人算過,神算說我倆是天生一對!」

「……」應該是神棍才對。

見空氣突然安靜,縊鬼說完又倏的一下縮了回去,小聲嘀咕道,「其實,我就是想讓你們幫忙帶我進去。」

經過一番『嚴刑逼供』,他們終於弄明白事情的始末真相。

原來,縊鬼早已經勇闖鬼界求娶孟婆至少百次。

可次次都會被鬼差給叉出來,現在更是被列進了禁止入內的黑名單。

聽完后,赫連霄無情的笑出聲,「塗山七七那個男人婆居然還有鬼要娶?鬼界怕不都是瞎子,哈哈哈!」

笑聲很大,甚至在無限擴大。

以至於樓下不少鬼顧客都氣勢洶洶衝上來,拍門叫板,「喂,裡面的小子不要命了,居然敢羞辱我們女神,趕緊出來受死!」

赫連霄笑容漸漸消失,「……」

幸好這間是鬼字一號房,外面又有孟長清在,那些鬧事的鬼頂多也就罵罵咧咧一會兒就散了,不敢太造次。

可屋內還有隻縊鬼啊。

一聽見自己的夢中情人被罵做男人婆,他氣得差點把舌頭咬斷,「你閉嘴!不許你這樣罵孟婆!」

聞言,赫連霄訕訕的摸了摸鼻子,心裡暗自腹誹:塗山七七本來就是男人婆,女神是什麼東西,女鬼還差不多吧!嘔,好想吐!

哪曾想,鳳綰月卻在淡淡一笑后答應了,「好,我帶你一起去鬼界,只是有一個條件:我要你幫我查出閻君關禁閉的地點。」

縊鬼來不及激動就面露難色,「姑娘,你這個條件也太強鬼所難了吧?」

「是嗎?不如我直接將你的魂打碎,那就不強鬼所難了。」

「……」

「去還是不去?」

「去去去,小鬼這就去!」

深怕自己會魂飛魄散的縊鬼嚇得二話不說,立馬就穿窗而出。

等它徹底消失,赫連霄才一臉嚴肅的道,「沒想到這隻縊鬼竟能偷聽到我們說話,看來他也並非是普通的縊鬼。」

雖說有些鬼可以做到耳聽八方,眼觀六路,但他和鳳綰月皆有修道之人,除非是鬼帝級別的鬼,其他的絕無可能。

鳳綰月笑了笑,「普不普通與咱們無關,各取所需的交易不做白不做,不過,縊鬼倒是提醒了我,塗山七七的確是個寶貝。」

……

一晃三日過去。

子時將至,孟長清將三塊通關令牌交給鳳綰月。

他低聲提醒,「鳳姑娘,妖王親臨鬼界,老閻君正忙著接見妖王,屬下已提醒過判官,您若是想查閱生死簿,可以喬裝后直接去地府。」 城門內外至少有二十名鬼差。

鳳綰月和赫連霄都懶得貼易容符,只戴著帷帽。

雖然有通關令牌,但在鬼差眼裡他們就很像可疑鬼物。

黑夜漫漫微光閃 幸好縊鬼圓滑,忙出來解釋,「大哥千萬別掀開看,仔細辣眼睛。」

「老子不怕辣眼睛,鬆手!」

「不行啊,他倆是無頭鬼,您還是別看了。」

聽到這無頭鬼三個字,鬼差果然捂住眼睛後退兩步,催促道,「快滾快滾,趕緊滾進去別擋道!」

我能看見狀態欄 順利通關后,縊鬼搓著手提議道,「不然咱們就在此分道揚鑣怎麼樣,我去找孟婆,你們去閻君殿?」

見他打算開溜,混元珠直接飛出去將他困住。

鳳綰月面無表情的走到他前面,語氣冰冷的問,「幽祀被關在何處?」

「這……」

「說!」

「是是是,小鬼這就說。」縊鬼瑟瑟發抖,「小鬼托朋友們去查,也不能確定,據說是在羅酆山山頂的天牢。」

酆都城便是在羅酆山山腳,可上山的通道入口卻是在鬼界。

聞言,鳳綰月帷帽白紗后的桃花眼微微眯起,「我們與你同路,走吧,一塊去奈河橋。」

「……」

*

如縊鬼那日所言。

奈河橋畔除了有排隊喝孟婆湯的鬼,還有烏泱泱一大片的求親鬼。

見此,縊鬼的心拔涼拔涼,也顧不得身後兩位大佬,急匆匆就加入了求親的大部隊。

「咦,塗山七七在鬼界的人氣何時這麼高了?」赫連霄抬手慢慢摩挲著下巴,臉上寫滿了問號。

鳳綰月一眼就穿過這些孤魂看到了鬼群中的塗山七七。

張揚暴露的血紅色長裙,一雙雪白的腿晃來晃去,腳上還穿著綉著金線牡丹的繡花鞋。

烈焰紅唇的兩邊唇角點著兩枚紅點,與眼角的紅線相呼應,唯一稱得上單調的應該只有披髮上系著的紅絲帶了。

一聲熟悉的鈴鐺聲響起,鳳綰月突然瞭然,「她手上帶著招魂鈴,最是吸引鬼魂,人氣高也不足為奇。」

「切,原來是耍了不入流的手段,這男人婆還真是卑鄙。」

正在鞦韆上美滋滋聽讚美的塗山七七,鼻尖一癢,忍不住打了個噴嚏,「阿嚏——」

眾鬼,「……」

這一聲如同天雷降臨般嘹亮,整個奈河橋突然間就安靜了下來。

女神形象崩塌,塗山七七有些尷尬,只能掩唇僵笑,尷尬的解釋道,「對不起諸位,這是小女昨日誤服大聲丸留下的後遺症,希望你們不要嫌棄。」

縊鬼有一瞬的懷疑鬼生。

可細想想打噴嚏聲音大似乎也沒什麼,便第一個站出來繼續追捧,「七七,你是電你是光你是唯一的女神,我只愛你啊!」

「對對對,我也愛你。」

「愛你……」

表達愛意的話接連不斷,塗山七七再次膨脹。

然而,不等她在再多嘚瑟一秒,耳畔就傳來了一道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聲音,「塗山氏,速速滾出來見我!」

塗山七七嘴角彎起的弧度瞬間消失。

她不顧形象的從鞦韆上跳下來,在看到站在鬼群后的熟悉身影時……突然很想罵爹! 確認過眼神,是惹不起的祖奶奶。

塗山七七生怕露餡,乾脆將身後新研製的孟婆湯全送給了眼前這些鬼。

以至於包括縊鬼在內的追求者全被抹去了記憶,只能乖乖跟著鬼差準備去投胎。

等這邊都散開了,她才揮著把紅色羽毛扇慢悠悠的走過來,輕咳一下低聲道,「呵呵,百年不見,您好像越來越年輕?」

鳳綰月絲毫不意外對方會認出沒摘帷帽的自己。

她只笑笑,似是在打趣,「你的變化倒不小,百年前我以為你是個男人,現在看起來還挺有韻味。唔,方才那縊鬼看起來很愛你啊,你怎麼不考慮一下,居然直接將人家送去投胎了呢?」

塗山七七聽到這話,臉上本就僵硬的笑容更是維持不住了。

見後面又有鬼差壓著一批鬼前來,她只能壓低聲音道,「祖奶奶,勞煩您先去我府上歇歇腳,等我收工回去后再給您好好請安行不行?」

「好,我只是擔心直接出現在你家會嚇到你,所以才過來找你。」

「……」打擾了,您不管做啥都會嚇到我!

在塗山七七忐忑的目送下,鳳綰月和赫連霄離開了奈河橋。

許是妖王駕臨的緣故,鬼界都城到處都很熱鬧,堪比一年一度的鬼市。

赫連霄納悶,「不對勁啊,那個男人婆以前不總喜歡與你稱兄道弟的嗎,怎麼今日見到你卻反而像是見了鬼一般?」

不僅塗山七七奇怪,還有他們剛剛在奈河橋邊待了那麼久,居然都沒看見黑白無常,就算他倆是鬼差頭領,也不至於那麼長時間都不出現吧?

「答案顯而易見。」

「哈?」

「鬼界變天了。」

「……」

許是要與妖族聯姻的緣故,都城內多了許多妖。

來來往往的鬼和妖全部在議論不久后閻君和公主的婚事,各個激動地好像成親的是他們一樣。

似乎都沒考慮過,這樁婚事究竟會不會成?

赫連霄嫌戴帷帽麻煩,乾脆摘了下來,問道,「月兒,既然鬼界已被老閻君接手,恐怕事情沒那麼簡單,你究竟有什麼計劃?」

聞言,鳳綰月輕啟絳唇,「我們先去等塗山七七,我要先確認一件事。」

「好。」

約莫一個時辰后,塗山七七才風塵僕僕回了自己的窩。

當然,她手裡還拎著特地托孟長清從人間帶來的好酒好菜,「哎呀,你們餓了吧,先用……早膳?」

鬼界沒有早晚之分,可這個點在人間也是半夜,塗山七七也不敢看這兩人,只安安靜靜的擺桌。

鳳綰月忽然微笑,「老閻君不是在酆都養老嗎,怎麼又回鬼界招搖了?」

聽到這話,塗山七七手一抖,香噴噴的鹵豬蹄就這麼滾落在地。

她妖嬈的臉蛋頓時變得苦哈哈,哪裡還有方才在奈河橋邊的搔首弄姿的模樣,「我的祖奶奶喲,您這個節骨眼怎麼來鬼界了?要是老閻君知道,非得將您綁去油鍋里油炸了!」

「咦,我有得罪過他嗎?」 商殺之風云 鳳綰月疑惑。 赫連霄吃了幾粒花生米,嘎嘣嘎嘣響。

他嗤笑,「不會吧,當年你大鬧鬼界的時候他早就退休了,估計連你長啥樣都不知道,談何得罪?」

塗山七七雖然害怕鳳綰月,但卻不怕這個死基佬。

聽他如此說,差點氣得把掉在地上的鹵豬蹄塞他嘴裡去,「你傻啊,閻君是因為祖奶奶才受到天罰,而老閻君又是閻君的親爹,要不是當年閻君離開前的未雨綢繆……你們上輩子可能剛斷氣就被打入十八層地獄了!」

「……」

「唉,也不知老閻君是從何處得知你們被送到了異世,後來黑白無常與你們聯繫,老閻君便將他們也關去了羅酆山山頂,現下各個鬼心惶惶,好在孟公子極討老閻君歡心,替代閻君將鬼界事宜打理的井井有條。」

鳳綰月美眸眯起,很是不解,「幽祀說,老閻君只是他的親叔叔,為何你們都以為是他的親爹?」

「什麼!親叔叔?」塗山七七驚呼,可吼完后又連忙捂住自己的嘴。

她連忙坐下,不敢置信的問道,「怎麼可能,這……這也太離譜了吧,可是閻君也從沒否認過啊?」

事關幽祀的隱私,鳳綰月也不好多說。

見塗山七七一臉好奇,她只語氣冷漠的出聲,「閻君殿近日可有陌生女鬼出現?」

「……還真有一個,是前幾日老閻君帶回來的新寵,好像叫什麼光。」

「搖光?」

「對,就是這個名!」

赫連霄感嘆,「哇,真是不可思議,我說她怎麼突然變得如此厲害,原來是有老閻君在背後撐腰,難怪連陰眼邪術這種禁忌之術都會使了。」

要不是鳳綰月發現了搖光的鬼氣,恐怕謝子安那孩子早死了。

雖然現在還被邪術折磨,也沒好到哪兒去。

塗山七七莫名其妙,可也大概能猜到搖光不是什麼好鬼。

沉思片刻后,她才恍然大悟的看向鳳綰月,「所以祖奶奶這次到鬼界是來捉她的?孟公子跟我說,你還要去看生死簿?」

哪怕過了百年,一提起生死簿,所有鬼都能聯想到當初那個大鬧鬼界,卻還能被閻君捧在手心裡寵的小姑娘。

說不羨慕,那是不可能的。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