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找記者,也沒有門路。

段家一手遮天,將他們的路都給阻斷了。 現在可好,他們終於找到機會了! 「煙煙,我求求你,你放過茂生吧!」 段家寶顫顫巍巍的,都要跪下來了。 「別啊!」明千煙義正言辭,「舅舅,你這可就太為難我了。這根本不是我的問題,是他們的問題。你應該找他們才對。」 對上夫妻倆吃人的眼

段家一手遮天,將他們的路都給阻斷了。

現在可好,他們終於找到機會了!

「煙煙,我求求你,你放過茂生吧!」

段家寶顫顫巍巍的,都要跪下來了。

「別啊!」明千煙義正言辭,「舅舅,你這可就太為難我了。這根本不是我的問題,是他們的問題。你應該找他們才對。」

對上夫妻倆吃人的眼神,段家寶瑟縮了一下。

他們怎麼可能會放過段茂生呢?

段家寶看向老爺子,「爸,求求你救救茂生!」

這一團事情讓老爺子的臉都扭曲了。

今天明明是他的壽辰,可卻鬧出了這一堆的事情!

他倒也聰明,直接看向明千煙,喘著粗氣問道:「你、你這是什麼意思?你是想將我們段家弄得家破人亡嗎?!」

面對老爺子的指責,明千煙一臉委屈,「外公,你這話也太奇怪了吧?我可是你的外孫女啊!親的!你為了一個野種指責我,你是不是老糊塗了?」

她將「野種」兩字咬得很重。

老爺子的胸口更疼了,「你、你……」

「外公,我這也是為你好啊!你辛辛苦苦賺了這麼多錢,最後卻養了別人的孩子,你不覺得噁心嗎?再說了,段茂生做出這種事情,要是被人知道了,段家的名聲也會毀於一旦的!咱們當然要大義滅親啊!」

聽著明千煙的狡辯,老爺子氣得噴出了一口血。

現場又是一團混亂。

明千煙眨了眨眼,十分無辜。

他們的戰鬥力也太渣了吧? 短短一個小時,明千煙就將老太太和老爺子給氣得進了醫院,所有人都沉默了。

她也太太太太兇殘了吧?!

之前覺得明千煙有點傻的人發現,明千煙一點都不傻,傻的是他們自己!

同時他們也慶幸,他們以前沒在明千煙面前說什麼不好聽的話,不然的話……

當然,以前的明千煙再傻,也是明俊行的寶貝,他們也不敢說什麼。

最多只會在背後說說而已。

救護車剛回去呢,又回來了,連救護人員都驚了。

這家人是什麼情況?怎麼一個接一個吐血呢?

難不成有什麼家族性問題?

可是,老爺子和老太太是夫妻,又不是兄妹或者姐弟,怎麼連病都一樣呢?

救護人員心裡疑惑,一邊將老爺子抬到了救護車上。

這一次,又去了幾個人家裡人。

最後,家裡就剩下段香葉和段至倩,還有段家寶夫妻和年輕一輩。

那對夫妻和記者們都被眼前的情況給驚呆了。

我的媽呀,這小姑娘到底是什麼身份,竟然將老爺子給氣成這樣?

她不是外孫女,是老爺子的仇人吧?

這得是多大的深仇大恨啊?

段香葉懵逼了好一會,才緩過勁來,憤怒地指著明千煙,「明千煙,你太不孝了!你竟然把你外公氣成這樣!」

老闆,來一卦吧! 「二姨,你怎麼能這麼說呢?」明千煙一臉無辜,「我做什麼了? 王妃是個交換生 我什麼都沒做啊!」

「你你你你……」段香葉氣得手都抖了,「你還什麼都沒做?!」

「我罵人了嗎?」明千煙認真請教。

「……」

「那我打人了嗎?哦對,我打了段茂生,但我那是正當防衛,不算打人。」

「……」

「所以說,我又沒打人又沒罵人,我哪裡不孝了?」

明千煙還指了指自己身邊,「而且,我還給外公外婆帶了禮物呢。誰有我這麼孝順?」

看著她身邊的兩張輪椅,所有人:「……」

敢情她今天還是有備而來的?!

想明白這一點,大家不由得發抖了。

這也太特么可怕了!

記者們也被眼前的發展給驚呆了。

「我沒罵他們,也沒打他們,還給他們準備了禮物,我怎麼就不孝了?這話要是說出去,我豈不是要被人罵死?」明千煙扁了扁嘴,一臉委屈,泫然欲泣,「你們也太過分了吧!」

所有人:「……」

你特么再說一遍?到底誰過分!?

厲竟越攬住她的肩膀,安慰道:「煙煙你別難過,你做的已經夠好了,過分的是他們!」

段家姐妹:「……」好想打人!

「你放心,他們以後會明白你的苦心的。」厲竟越說完后,在明俊行的死亡射線下,將自己的手收回來,一臉誠懇。

「我這不是為了段家好嗎?」明千煙抽了抽鼻子,然後振作起來,「雖然他們都誤會我,但我相信,他們遲早會明白我的好的!」

所有人:「……」

好大的一張臉!

要不是打不過,他們可能已經忍不住動手了。

但很快,又有人來了。

這次過來的是幾個警察。

杜巧燕頓時面無人色,暈了過去。 現場又是一團混亂,警察很快將段茂生帶走了,杜巧燕和段家寶也跟著去了。

看著一臉惶恐無措的段嬌蘭姐妹倆,明千煙沉默了一會,然後看向高靜雨,給她使了個眼色。

高靜雨愣了一下,然後順著她的眼神看過去,也看到了姐妹倆。

這次的事情裡頭,最無辜的便是段嬌蘭姐妹倆。

她們也是從小到大被打壓欺負大的。她們最大的問題,就是生為一個女孩。

當然,這在別處不是問題,在段家就是不可原諒的事情了。

段茂生是家裡的寶貝香火,從小被寵著長大,姐妹倆的生活就苦了許多。

要不是怕明俊行和段至臻生氣,從而疏遠他們,可能姐妹倆連書都沒法讀。

雖然都二十一世紀了,但還是有很多思想老舊的倀鬼的。

段至臻以前沒法讀大學,所以最看不得女孩子沒書讀。

這不,她給段家姐妹的女孩們設立了讀書基金。只要她們願意讀下去,都會支持他們。

為什麼不給男孩也設立一個?

——當家裡只能有一個人讀書的時候,哪家會把機會給女孩?只有女孩子是最難的。

段家姐妹幾個的生活都不差,她們也更疼愛兒子,自然不會讓兒子受委屈。

所以,段至臻只要支持女孩讀書就行了,根本不用操心男孩子的情況。

要不是段至臻的堅持,可能段嬌蘭姐妹倆早就輟學了——哪怕段家是這片地方的有錢人,根本不缺讀書的那點錢,但段老爺子最喜歡說的一句話:女子無才便是德。

段香梅等人倒還好,雖然重男輕女,但現在生活好了,女孩們的生活也是可以的——只要不跟兒子比。

而且,她們的夫家也不是多刻薄的人,對女兒也是有感情的。

但段嬌蘭姐妹的生活就難很多,畢竟她們活在最最重男輕女的段家。

有讀書的機會,她們倒也珍惜,每次考試都在班上前三。

但這樣的好成績還是比不上段茂生的性別來得讓段家開心,哪怕段茂生每次都不及格,還到處闖禍。

現在,段家寶不是段家的孩子,那她們也不是段家的孫女,之後會發生什麼事情,她們也不清楚。

若是被趕出段家,她們害怕之後連書都沒法讀。

至於段茂生會如何?她們並不關心。

對於一個渾身上下沒有一點可取之處,還是人渣畜生的弟弟,她們又不是腦子進水了,還會將他當成弟弟關心。

她們更在意的還是自己的未來。她們更怕的是,段茂生出了事情,她們會被當成出氣筒。

段嬌蘭拉著姐姐的手,倆人的手都冰涼一片。

等高靜雨過來拉了拉她們的手后,她們不由得楞了一下。

「放心吧,你們不會有事的。」高靜雨安慰她們。

倆人困難地擠出笑容,「嗯。」

「放心啦。」高靜雨看了看周圍,然後小聲跟她們說道:「千煙會搞定後面的事情的。」

「??!!」

姐妹倆瞪大眼睛,這怎麼就跟明千煙有關係了?

異界之幻想兌換系統 高靜雨笑著拍了拍她們的肩膀,安慰道:「所以你們不用擔心。」 大年初二,外頭過年的氣氛正濃烈呢,段家上下就愁雲慘霧一片。

老太太和老爺子都進了醫院,聽說倆人都中了風。

老太太的情況稍微好一點,救回來了,只要後面好好養著,日常生活沒太大影響。

老爺子的情況就慘了點,之後都得卧床了。

段茂生則被拘留了,就等著審判。聽說證據齊全,沒得洗。

這個發展讓段家姐妹都懵逼了。

今天是老爺子的壽辰,大家還等著晚上去酒店好好吃一頓呢,怎麼會變成這樣呢?

而這一切,都跟明千煙有關!

她把老爺子老太太氣成了這樣!

當然,面對他們的指控,明千煙是堅決不認的。

「你們確定是我將外公外婆氣成這樣的?可這明明和段家寶段茂生有關啊!拜託,我一個女孩子,又不是香火,哪裡有這樣的本事?」

明千煙一臉無辜,「你們這話好沒道理。要不咱們出去找人評理?看是不是我的錯。」

這話一出,段家姐妹立刻急了。

這要說出去,段家可就丟臉丟到姥姥家了!

絕對不能說出去!

明千煙真心實感地疑惑了,「段家寶不是你們的弟弟,這麼多年來,還將屬於你們的東西搶走了,你們就一點都不生氣?現在都這樣了,你們還為他說話?」

這個問題讓姐妹幾個都僵住了。

對啊,她們為什麼不生氣?

明千煙憐憫地看著她們,「而且,這些年可都是你們在照顧外公外婆,段家寶段茂生根本就沒照顧過他們,反而從他們手裡拿了很多東西。也就是說,父母是你們在養,錢卻是給了段家寶他們……你們就一點都不覺得不平?」

姐妹幾個的表情都有點扭曲。

異世獨寵:神醫娘親萌寶貝 有不平嗎?當然有!

她們付出這麼多,父母都沒給她們幾個笑臉。

相反,段家寶只要隨便說點什麼,父母就瘋狂捧場。

這樣的差別對待,她們當然會怨恨。

可是,越是這樣,她們越想對父母好,想向他們證明,自己才是最出息最棒的。

可是,這樣的想法註定要落空。

因為老爺子和老太太從來不正眼看她們。

「所以我很想問,你們養個兒子是用來做什麼的?傳宗接代,贍養父母?可是,只有女人能保證孩子是自己親生的,男人根本不能保證。那怎麼傳宗接代呢?至於贍養父母……也全是你們這幾個女兒在做。那麼,段家寶父子到底有什麼用?」

明千煙的拷問直擊幾姐妹的靈魂,讓她們不由得想問,對啊,他們有什麼用?

明千煙看著她們陷入了沉思,沒再說話,而是走向父親。

「爸,我好餓了。」

明俊行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你還知道餓?」

「我當然知道啊!」明千煙重重點頭,「我又不是腦子進水,怎麼會不知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