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aye,sir,i’lldoitoutofhand」(是,長官!我馬上去辦。) 一早醒來,郭念菲摟著懷裡的凌雪兒,看著任然是一臉睡意的凌雪兒郭念菲很是不忍心去打擾她啊,可是時間不等人過郭念菲只好輕輕的推了推她道:「雪兒起床了,一會要去學校了!」凌雪兒哼唧了兩聲依然趴在郭念菲身上一動不願動,郭念菲很是無奈心想:不動是吧,不給你點顏色你不知道馬王爺幾隻眼!

郭念菲看著凌雪兒直接就下手打在了凌雪兒的翹臀上,凌雪兒一驚紅著臉道:「你幹嘛啊!」 「誰讓你不起床的!」說著郭念菲又打了上去實在說不能使打而是「撫摸」郭念菲那便宜給占的,人不知鬼不覺凌雪兒明知道他是在佔便宜可是還不了手啊。 「哼,就知道佔便宜!咱們可是約法三章的!」凌雪兒嘟著嘴道。

郭念菲看著凌雪兒直接就下手打在了凌雪兒的翹臀上,凌雪兒一驚紅著臉道:「你幹嘛啊!」

「誰讓你不起床的!」說著郭念菲又打了上去實在說不能使打而是「撫摸」郭念菲那便宜給占的,人不知鬼不覺凌雪兒明知道他是在佔便宜可是還不了手啊。

「哼,就知道佔便宜!咱們可是約法三章的!」凌雪兒嘟著嘴道。

「我知道!等你過了成人禮看我怎麼收拾你!」兩人又在床上墨跡了一會在子才起床,吃過早飯後郭念菲便開車送凌雪兒去學校,拉博基尼飛馳在道路上,這兩全球限量的跑車到哪裡都是惹人駐足觀看啊!

凌雪兒坐在車裡依舊喝著牛奶看著專註開車的郭念菲一臉的花痴,「男人專註的樣子就是好看!念菲你真迷人,姐姐給你喝牛奶!」說著凌雪兒就把牛奶遞了上去,郭念菲歪過腦袋喝了一口道:「那是,誰讓我直你老公呢!沒法子,家族幾代基因的遺傳想難看都難啊!」郭念菲說的可真是從他爺爺開始自己的父親和叔叔們哪一個難看啊!放在人堆了就是大眾男神,在想想自己的眾位奶奶和姨娘哪一個不是國色天香啊!

「念菲還幾代基因,真臭美!」凌雪兒又大口的喝了幾口牛奶沖著郭念菲問道:「念菲,你知道嗎!今天世界級的音樂家郭凌雲來咱們中海開辦音樂會哎,可是我沒有搶到門票!我可是他的終極粉絲,就是沒門票。網上的票開賣一秒鐘就全沒了,氣死我了!」凌雪兒說著便把牛奶喝完了,郭念菲看著嘴邊都是牛奶的凌雪兒便用袖子給她擦了擦道:「雪兒,真的很想看啊!」

「當然了!他可是我的超級偶像,我這樣一個終極粉絲當然想看了,聽說在音樂會上還可以抽選幸運兒呢!」

「幸運兒!」郭念菲不解的問道。

「是啊!被抽的可以獲得郭凌雲的親筆簽名呢!」凌雪兒雙手合實成祈禱的手勢眼睛緊閉嘴裡還念叨著什麼,當凌雪兒睜開眼睛是眼前就出現了一沓郭凌雲音樂會的門票,凌雪兒激動的拿過來喊道:「念菲我的願望實現了哎!」

「是吧!」郭念菲一臉笑容的看著凌雪兒那笑的意思視乎就是:怎麼樣!老公可是無所不能的!

「念菲我愛死你了!」說著凌雪兒就抱了上去親吻著郭念菲的臉頰,這一親不要緊蘭博基尼直接來了個S型前進還好沒發生什麼事故。

「好了你,下午給你請個假和我們一起去看吧!」凌雪兒看著手裡的一沓門票看這號還都是最前排的一號到七號的貴賓票,凌雪兒驚訝的問道:「念菲你是怎麼弄的這麼號的門票啊!」

「這有什麼,門票而已!我還以讓你和我叔叔擁抱吃法呢」郭念菲自信的回答道。凌雪兒一聽「叔叔!還是我叔叔!」凌雪兒嘴巴張的大大的問道:「郭凌雲是你叔叔!」

「是啊!還是親的呢!」

「人家可是皇室血統哎!」作為郭凌雲的終極粉什麼消息都是知道的,郭凌雲出生於英國皇室還是公主的兒子!

「哎呀!同父異母嗎!我那風流爺爺當年可有不少風流債,不和你說了下午更我們去吧!除了我們倆還有黑子,辰子和海哥!昨天我叔叔給我了七張票,那倆張你拿著送人吧!」

「你真好!」說著凌雪兒又親了上去。

兩人了到了學校便去上課了,幾天下來郭念菲和凌雪兒也不會被那麼多的人圍觀了!天天見沒什麼稀奇的,再說郭念菲的車也是天天的停在哪裡喜歡的同學可以去摸摸拍張照片,郭念菲班裡的同學下課直接給郭念菲要車鑰匙,郭念菲也不小氣爽快的就給他們了!讓他們盡情的裝吧!沒關係,年少都喜歡這個!誰會在意呢!對於幾個特別痴迷於車的男同學,郭念菲則是帶著他們暢遊三環啊,是讓他們爽上天了!

他們也打心底里佩服郭念菲,有錢有勢但是從來不張揚跋扈,對待同學都是好的沒的說,郭念菲也在班裡樹立起神一般的微信,不如班班級里比較亂郭念菲都不用說話只需要站起來環繞四周,整個班級就靜下來來了。郭念菲和凌雪兒到了班裡,凌雪兒是認真學習!郭念菲呢直接就成了凌雪兒的私人輔導老師了,念菲就這樣陪著凌雪兒上課而齊武則是帶著三百多號新生的死神會成員去南區了。 此時齊武已經帶著三百多號人來到了南區的,南區沒有統一的幫派因為沒有人的勢力去統一哪裡,其實秦墨統一西區后本打算一舉拿下南區的勢力,接收哪裡的小混混。可是誰知道沒幾天自己的底盤就給人挑了,齊武帶著三百多號人橫行南區的後街,那是一些小混混和痞子聚集的地方。

「聽說你們南區後街的人的聽橫的嗎!今天怎麼沒人了,正式一群慫蛋,有種的就給老子站出來。」此時的齊武拽的更二五八萬似的的,一副老子天下第一樣子。後街的人是分散的三三兩兩的在一起聊天打屁,每個人也都是染著頭髮帶著鐵鏈嘴裡還叼著香煙但是遇到這麼一群硬漢怎麼打!所以他們只看著齊武在哪裡裝逼了,真心沒辦法啊!

齊武看著他們沒人說話又道:「你們這就沒有個說話管用的嗎!」齊武環繞四周吼道:「給我站出來!」

「媽的!誰啊!這大清早的給老子吵吵的,不想活了是吧!」一個染著黃頭髮的青年從屋子裡走了出來,他那是得意的閉著眼懷裡還摟著個小姑娘,一看就知道剛爽完啊。周圍的人看到黃毛出來后都聚攏到了他的身邊,喊道:「黃哥他好像是來挑事的!」

「對!還帶著不少人,黃哥您看怎麼辦啊!」

黃毛慢悠悠的睜開眼,看到眼前烏壓壓的一片人個個是人高馬大穿西裝戴領帶,這是他媽的小混混子看向齊武一身白色西裝想都不用想坑定是他們老大!黃毛本想怒吼一聲「干他娘的!」然後一群小弟蜂擁而至自己呢也好在剛泡的馬子面前刷刷威風,彰顯南區後街黃毛哥的「英雄本色」啊!這下得了,黃毛看著齊武便屁顛的跑了上去從兜里拿出了一支中華給齊武點上了。

「這位爺您貴姓啊!」

齊武看著小黃毛說道:「別什麼貴不貴的了,老子我是死神會的齊武!今天老大派我來巡山,所以你們也知道該怎麼辦吧!」

「原來是死神會的,失敬失敬!」小黃毛拱了拱手道:「武哥您划哥道,小弟走著!」

「爽快,那就從今天開始你們跟著我們死神會幹,對於你們的幾個破酒吧和撞球廳我們出錢給你們裝修改善,我們要你們的人,你們也得聽從我們的安排!至於利潤嗎我相信老大也不會虧待你們的!」

黃毛抓了抓頭髮道:「最少三成半!」

「這個沒問題!」齊武爽快的答應了看著小黃毛道:「除了你們後街南區還有四個由混混佔據的街區,你們和他們關係怎麼樣!」

小黃毛眼睛一眯縫笑道:「武哥啊!我們雖然不是幫派,但是關係還是很不錯的!」齊武自然聽出了這句話的意思,而小黃毛也在說話的瞬間揮拳打了上去。齊武單手抓住小黃毛的手,抬起腳一腳踹在了小黃毛的肚子上,小黃毛直接飛了出去黃毛的小弟自然奔了上去把黃毛接住,小黃毛擦了擦嘴上的血道:

「真想不到你還這麼厲害,雖然我沒聽說過什麼死神會,也不知道你們今天會來挑事!」齊武看著小黃毛一點害怕的樣子也沒有問道:「怎麼,就算你們們五個街區的人加起來也就四百來人吧!戰鬥力更不用說了,能打的過我們的人!」

「死神會必勝!死神會必勝!」

小黃毛自信的笑道:「我實話告訴你,昨天天下會就來過人了!」

「所以你們已經是天下會的了!」齊武抓了抓腦袋自語道:「老大可沒說這檔子事啊!」

「怎麼樣,不僅如此北區的王天亮也投靠了天下會,而就在剛剛我已經和他們聯絡過了!他們馬上就會支援過來,哈哈哈!」小黃毛狂笑兩聲。齊武看著事到如此也沒別的辦法了,上吧!剛準備發下命令就看到了驚人一幕,剛才還是小黃毛懷裡的小情人直接就一刀就捅在了小黃毛的肚子上!

小黃毛死的不明不白,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用手指著她但是說不出話來!齊武看著女孩道:「怎麼個意思!」

女孩看著齊武說道:「他的做法很不明智!面對這樣一個擁有精銳的幫會還和他們作對是傻子才會做的,而且他還殺了我弟弟我這也只是為了報仇而已!本來是想著在床上就殺了他的,還沒上床呢就被你給吵出來了!」

「你叫什麼!」齊武問道。

「張雪瑩」

「很好聽的名字!」齊武道:「你殺了他們老大,你好像也沒活路可以走吧!」張雪瑩沒說話,將刀子從小黃毛的肚子里抽出來,旁邊的小混混也是嚇的愣住了他們經常大家也那刀子捅過人但是卻是沒有殺人的膽量!

「只要有實力就可以征服並且把他們踩在腳下!」張雪瑩說著便向齊武沖了上去一刀就划向齊武的脖子,齊武下意識的躲過去道:「好狠心的女人!」周圍的死神會的成員一看便想上去動手,卻被齊武攔下了道:

「要是連個女娃娃我都弄不過我憑什麼在死神會混,憑什麼給你們坐堂主!」說著齊武的狠勁也上來了雖然面對的是個女孩但是只要是敵人那就不分男女。

「你也不大!」張雪瑩說完再次拿刀划向齊武,齊武這次沒有躲閃!女孩也是一愣,齊武直接用手抓住了女孩的匕首!齊武的感覺是疼,真的很疼。但是如果這點疼痛都忍受不了怎麼跟著菲哥打天下,天下會!五聯門!戰斧幫!等等自己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張雪瑩楞楞的看著雙手在滴血的齊武,她後退一步鬆開了手!齊武把匕首扔在地上漫步走了過去,用滿是鮮血的手撫摸在女孩的臉上道:「我不大女人!你雖然生的很美麗,但是哥哥我卻有處女情結!」

三百人頓時倒地,這尼瑪是打架還是再演電視劇啊!

「老大!老大!咱正事還沒弄呢!」齊武緩過神來看著張雪瑩道:「喂!以後跟著我們死神會好了,這樣你也有考上了等過兩天死神會正事開組的時候我覺得菲哥也能給我個堂主噹噹,我就把你要來作我的直系小妹吧!」

張雪瑩傻傻的愣在原地,微分吹過她的秀髮露出她那俊美的臉龐,臉頰上依稀掛著淚水左臉還印著一個血色的掌印。張雪瑩從小就是和弟弟相依為命,可是那不聽話的弟弟不好好上學偏偏選擇了混澀會還惹上了小黃毛,被小黃毛的小弟給砍死了!

自己一心想報仇,張雪瑩意外遇到位尼姑交給了她一些功夫,她也正想藉助自己的美色趁機殺了小黃毛給弟弟報仇但是事情卻不如意,剛上床上自己的刀就給下黃毛給搜出來了,剛才要不是齊武那一嗓子自己真得是賠了貞潔又折了自己。

張雪瑩「嗯」了一聲便什麼話也不說了乖巧的站在了齊武的身後,齊武看著周圍道:「你們要是願意跟著我們死神會那就好好的梗著,好處絕對少不了你們的!」

周圍的人面面相覷,心裡都清楚跟誰不是跟只要又好處有錢能養活自己那就跟!

「我們願意跟著!」

「我們願意跟著!」

「我們願意跟著!」

齊武看著眾人道:「好!既然如此今天我就給咱們老大一個驚喜!你們願不願意上位坐老大,想坐老大很簡單咱們就今天收拾完南區的蝦兵蟹將后整頓整頓直衝天下會在東區的底盤!誰把**給弄死,誰就是南區的老大!」

「殺**!坐老打!」

「對!我們要上位,我們要坐老大!」但是老大隻有一人那就是取了**命的那人,大家也都清楚但是為了這個位置那今天就得拚命坐了老大上了位美女鈔票還不是大大的有!頓時所有人都如打了雞血一樣,個個兩眼放光滿臉鬥志。

「出發!」齊武剛說完,整條街就被人堵死了!前有狼後有虎,王天亮帶著北區的四百多人和天下會的六百人將整個後街圍死了!計劃不如變化啊,王天亮剛回北區就有天下會的人來找他,他呢直接給跪了,反正是投降早投晚頭都是投更何況還有好處呢! 「他媽的!兄弟們今天把死神會的都給我弄殘廢了,弄殘一個人老子獎勵他兩千塊!給我上」

齊武看著王天亮那囂張的樣子來氣啊!齊武和王天亮也沒見過面,因為齊武醉的不省人事哪裡能見到王天亮那慫樣啊!

「狗日的!兄弟們給我打,死神會的沒一個孬種干倒一個人我獎勵你們一萬塊!」說完兩方就正式交火了,按照兩方老大的話來說,你打倒的不是人而是鈔票啊!

齊武也扎進人堆一拳一個,以以當百,此時的死神會加上後街的一百人也就四百口子,對方則是一千開外。人數差距大,但是勢力差距也大啊!死神會的三百人完全就是銅牆鐵壁,殺神!三百人雖然直經過了三天的訓練,但是這三天讓他們感覺比三年還要長!三百多號人看著齊武沖了上去,自然他們也抽出了衣服了軍刺,三百人三百軍刺如同利劍一般直直插入地方的心臟,緊緊開打一分鐘雙方的差距就明顯展露出來了!

這不是打架,是被屠殺!王天亮帶著的人完全沒有了士氣,任由王天亮往上加錢。但是有錢沒命花啊,兩分鐘死了四百多人剩下的六百人都他媽的嚇傻了,統統的蹲在了地上但是三百人依舊的在屠殺著,沒有命令他們是不會停下來的!

他們依然記得教官對他們的話:「軍人的天職就是服從命令!」他們沒有老大的話也不會停下來的,齊武看著天下會的人都不動了對著他們喊道:「可以了!」所有人都停下了動作,停下了這次單方面的屠殺!

齊武大步走到王天亮的面前用手拍了拍王天亮的臉道:「幹什麼不好!非要去投靠天下會,這部是作死嗎!我可告訴NO,ZUO,NO,die。」

王天亮傻不拉吉的抬頭問道:「什麼意思!」而下一瞬間他的瞳孔放大因為有一把匕首刺進了她的胸膛,扎進了他的心臟!齊武看著張雪瑩道:「雖然你是我的小妹,但是女孩子殺人總是不好的吧!」

「為你殺人,我心甘情願!」張雪兒抽出了在王天亮胸口的匕首道:「下一步我們在呢么做!」

「去東區!」

齊武看著蹲在地上的幾百人和躺在地上的屍體道:「如果你們想和他們一樣成為屍體那麼就繼續和我們為敵!要麼就加入我們死神會,不然你們的下場也一樣!」說著齊武沖著身後的三百人擺了擺手,三百人再次亮出了那滿是鮮血的軍刺!

「我們投降!」

「很好!」齊武看著幾百人道:「那就跟著我們去東區蕩平你們的天下會,我齊武做人很公平這也是我的原則!我重複一邊誰殺死**誰就是南區的老大!」

蹲在地上的六百多人也都站了起來,他們再次看到了希望出來混的誰不想上位啊!齊武看著地上的屍體給郭念菲打去了電話,但是郭念菲回的卻是

「你想做死神會的堂主就先學好怎麼樣處理後事!而不是一遇到什麼事情就來找我,當然了你做不到的我自然回去幫你,但是你力所能及的事情幹嘛要去找別人呢,將來你是要獨擋一面的!」

齊武慢慢的懂了,齊武也慢慢的成長起來,臨掛電話的時候他告訴郭念菲道:死神會開組以後他希望自己也可以去訓練因為他的實力遠不及皇甫一辰和秦墨還走子龍,更不用提浪西海和自己的菲哥了!

郭念菲聽到后也是很高興,當然了齊武也向郭念菲報告了這次的戰況。郭念菲聽后便隨即改變了計劃,直接就讓齊武揮兵東區直指天下會,而浪西海也去往了東區准被殺掉**但是被郭念菲一個電話叫了回來,說這次的任務讓齊武一個人完成!

齊武帶著人就趕往了東區,那一地的死體直接讓市局了運來了幾個集裝箱運走了!以自己齊家少爺的身份這點面子他們還是要給的,當然了面子歸面子別人給你幹活你也得給人工資,來的人也真敢開口按人頭數一個人五千塊,一下子就讓齊武撒出去了兩百多萬沒辦法啊!只能花錢消災了。

郭念菲等人則是在等待齊武的好消息,幾人無聊的上了一上午課的課後邊去,食堂吃飯了雖讓今天凌雪兒請客呢!請客就請了還不去飯店直接把他們拉到了食堂,這一路上皇甫一辰和秦墨一路上遇到的全是熟人啊,對話全部如下:

「辰哥,秦少中午哪裡吃啊!今天小弟請您倆位,賞個臉怎麼樣!就那個以前的國際大酒店,現在改成維利斯那裝修,那態度,那服務都是個頂個的!」

而秦墨和皇甫一辰則是看著一臉微笑的凌雪兒道:「不必了,今天我們兄弟倆去食堂吃!」這讓他們請客的人一聽什麼意思,這七中的公子們都去食堂吃了自己再去外面大酒大肉那就是不給辰哥和秦少面子於是發生了七中聚攏了N多的頑固子弟!

郭念菲等人吃完飯後,便上車準備去中海音樂殿堂了。幾人走著皇甫一辰就問道:「菲哥!咱叔給你票子沒,昨天我和黑子從網上都沒搶到瞬間十萬張票就清零了!那他媽的也忒快了點吧!」

秦墨也跟著應聲道:「菲哥不是我說啊!這速度真心沒誰了,晚上我還和我家老頭子墨跡了一個多鐘頭他也沒給我弄來票,咱叔叔那票只能晚上購買!而且還沒贊助商,想弄張票真難!而且我聽說外面的票都吵到十萬一章了!」

郭念菲看著亮人笑道:「那可是我親叔叔,幾張票算什麼下午咱們就去看行了!」說著郭念菲便再次從兜里掏出了那七張門票道:「別說我不照顧你們啊!一號到七號的貴賓票隨你們選!」

兩人看著們票兩眼放光彎腰齊聲道:「佩服大哥!我們兄弟倆!」

「給跪了!」 說完兩人還朝著郭念菲拱了拱手,而秦墨心裡更是打算著:菲哥,嫂子,辰子,我,子龍在加上海哥這才六個人。於是對著郭念菲道:「菲哥!你看咱這才六個人七張票,那多餘的一張送給兄弟吧!」

大家哈哈一笑都知道秦墨肯定是要搏美人一笑啊。郭念菲抽出一張道:「首先是我們五個人,多兩張!這張送你了!」說著郭念菲抽了兩張遞給了秦墨,秦墨那是一個激動啊,從早晨慕容那妮子就給自己吵吵著要們票了!救命票啊這是!

皇甫一辰看著郭念菲道:「我們幾個人不是正好嗎,六個人六張怎麼還少一個人呢!」

郭念菲微笑這兒回道:「你沒發現子龍沒影了嗎!」

「還真是!那小子跑拿去了!」仨人問道,郭念菲笑而不語,但是經不住三人的狂晃亂炸啊只好透露了一點說:「一會你們就見到那丫的了!」

幾人上了車就直奔中海的音樂殿堂了,到了們口已經是人滿為患了都是在等待檢票的觀眾當然也極個別搶到票準備販賣的黃牛。郭念菲來的已經是比較晚了,這個可以容納十萬人的超大殿堂從一早就開始驗票了不然十萬人得幹什麼時候去,郭念菲等著來到門口準備驗票了。而門口正又一個女孩到處找黃牛看看能不能碰運氣在買上一張票,這次沒有贊助商什麼的後門都走不了當然是要出去郭念菲這樣的直系家屬的,那貴賓票是郭凌雲直接就留下的。

「喂!還又沒有們票啊!多少錢我都出,直要有們票!」女孩甜甜的聲音讓每個人聽到的人都感到很舒服。

「美女啊!對不起真的沒票了!」

「我給你一百萬!能不能找你其他的黃牛朋友給我弄一張啊!」黃牛一聽這女孩直接出價一百萬那可是天價了網上最貴的才幾千塊錢而已!雖然他很心動但真的是沒有們票了。

「美女啊!你給我一千萬」

「一千萬就一千萬!」

「不是美女,你別急啊!就算你真給我一千萬我也弄不著票啊!」說完黃牛也垂頭喪氣的走了,他也後悔啊!在晚賣出去一會自己可就是千萬富翁了。女孩失落的在台階上蹲下了,昨天直接為了搶票那是苦等了一個多小時生怕搶不到可是到最後還是沒搶到,就是一眨眼的時間門票就沒了!

學園都市的傀儡師 郭念菲幾人便走了上來,郭念菲看著蹲在台階上的女孩正式安安,心想看他的樣子也是沒買到們票啊!

凌雪兒挽著郭念菲看著郭念菲的眼神,又看了看安安就用力掐在了郭念菲的手臂上!郭念菲的「啊」叫了一聲。安安也這聲尖叫震的回過了神來抬頭看去就看到了被凌雪兒挽著手臂的郭念菲道:

「念菲!你怎麼在這啊!」

郭念菲微笑道:「你好啊安公主!我們也是來聽郭凌雲的音樂會的!」說著身後的皇甫一辰和秦墨也向安安揮手示意,安安看到也向他們微笑著擺了擺手。

唯獨就是凌雪兒和安安兩人,誰也不理誰!而凌雪兒再次掐上了郭念菲的手臂道:「念菲!還叫的真甜啊!」郭念菲也很是無奈啊,沒辦法女人吃醋自己遭罪。

安安也看到了凌雪兒的動作沖著凌雪兒冷聲道:「有些人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郭念菲聽著這話心裡覺得另有意味啊!就算旁邊的皇甫一辰兩人也感覺的出來,而安安和凌雪兒的火藥味也濃了起來!

「你什麼意思!」凌雪兒噘著嘴對安安道:「誰在福中不知福了!我看你是貪戀我的有婦之夫!念菲你還管不管啊!」

「哼!」安安哼了一聲也沒回話而是看著郭念菲道:「你們還有票啊!運氣真好,我也是郭凌雲的粉絲可惜沒搶到門票!」安安說著變看向了郭念菲他們手中的票當她掃到秦墨是發現他手中又兩張票就天天的說道:「秦墨哥哥,能不能把你手中那張多餘的門票給我啊!」

「~~~~~額!」秦墨也是很尷尬,但是恰巧慕容那妮子趕了過來上去就是給了秦墨一個大擁抱然後就親上了,親完還在秦墨的懷裡撒嬌道:「老公你真好!」

這讓眾人那是雞皮疙瘩掉一地啊!安安看到最後一點希望也沒有了,就轉身離開了!剛下台階沒幾步,就被人攔住並且遞上了一張門票,安安趕緊抓在手裡抬頭看向送票的人,看到后臉上的笑容就消失了一大半了。

凌雪兒把們票遞上去后說道:「作為粉絲呢!我知道你的那種心情是怎麼樣的,我們同樣都是郭凌雲的粉絲所以這張們票就送你了!

安安聽完臉上的不開心立馬就煙消雲散了看著凌雪兒激動的道:「謝謝你!」

「走吧!」凌雪兒說著拉了一下安安的手便上去了,郭念菲等人看著變化如此之快的兩人能說的是:「還有誰!」

郭念菲幾人就做好出現了很不巧的問題,皇甫一辰是一號位置,浪西海早早的就在二號位置等著了!作為情侶的秦墨兩人坐到了六號和七號,而只剩下了三四五號!凌雪兒給安安的那一張恰巧是五號自己的是三號郭念菲就被夾在了中間。這讓郭念菲很是尷尬,但是凌雪兒作為郭念菲的正派女友當然可以依靠在郭念菲的肩膀上,而安安呢則是問道:

「念菲,我又點累可以借你的肩膀用一下嗎!」面對著這樣的要求作為紳士的郭念菲怎麼又能拒絕呢只要依著她了。

就這樣郭念菲雙美在肩等待著自己叔叔的登場了! 「女士們,先生們!今天我們眾所周知,一位世界級的音樂家來到了我們中海並在這音樂殿堂舉辦了他在中海的第一次超大型音樂晚會!」主持人在台上賣力的解說並把麥克遞向觀眾的方向道:「請你們用最大的聲音呼喊出他的名字!」

「郭凌雲!」

「郭凌雲!」

「郭凌雲!」台下一陣陣的歡呼,粉絲們揮舞著熒光棒舉著寫又郭凌雲我愛你等等樣式的牌子,主持人看著台下的激情又吼道:「那麼就請以最熱烈的掌聲歡迎今天我們的主角,我們的最愛!郭凌雲登場!」

十萬人的掌聲和歡呼那是多麼的震耳欲聾,對於場外那些不知道郭凌雲的人都說道:「誰啊!又咱們毛爺爺厲害!」

在十萬粉絲的歡呼下郭凌雲身著皇家禮服等上了舞台,舞台的燈光也全部聚集到郭凌雲的身上!此時台下都炸了鍋了,粉絲的粉狂是最令人意外的。凌雪兒和安安也壓抑不住內心的狂熱,不段的飛吻吶喊,郭念菲則是一臉的猶豫表情,自己這叔叔魅力的蓋上自己這當男朋友的了。

凌雪兒看著郭念菲道:「老公!你叔叔真帥,一會音樂會結束了一定要我抱抱他!對了還要他給我簽名!」

「行!沒問題!」郭念菲還能有什麼辦法呢,安安就在郭念菲的旁邊凌雪兒的話自然聽的是一清二楚啊!安安轉過可愛的小腦袋呆萌呆萌的看著郭念菲道:「念菲!」那聲音叫一個「嗲」啊!而且沖著郭念菲眨著眼睛赤.裸.裸.的誘惑!

「行行!沒問題!」

「老大!我們也要!」皇甫一辰幾人同時放出了一臉的慾望,郭念菲則是愣著問道:「你們這大老爺們也要擁抱!不是吧!」

「菲哥,想那去了,我們要簽名!」皇甫一辰回到,秦墨也跟著說道:「就是啊!菲哥,我們是要簽名!」

「行了!今天的什麼事全包給我了,聽完音樂會我請咱叔叔還有你們一起去吃飯行不行!」

眾人一聽便高喊道:

「老大萬歲!」

郭凌雲慢步走到舞台中央,接過主持人的麥克先是深深的鞠了一躬道:「非常感謝你們能來到我的音樂會現場,我很高興!華夏是我的祖國,但我卻是隻身海外。今天我再次回到了祖國,我是那麼的興奮和開心!」說完郭凌雲再次鞠躬便坐到了舞台中央的鋼琴上了,這次鞠躬引得全場的粉絲起立鼓掌,這就說明郭凌雲在他們心中的地位。

郭凌雲潔白的雙手,細長的手指演奏出一段有一段的美妙音樂,台下更是瘋狂不斷。郭念菲看著凌雪兒的舉動很是無奈啊,安安也是放棄一貫的淑女風範高呼著吶喊著,秦墨和皇甫一辰也是激動的不行。最另郭念菲意外的還是浪西海了他竟然激動的揮起刀來了嘴裡還念叨著

「亢巴得! 邪帝家的小悍妻:逆天小魔後 亢巴得!」

自己只安靜的欣賞這美妙的音樂了,一首首沒秒的曲子彈完音樂會漸漸的進入了尾聲,郭念菲看著台上子龍還是沒有出現,這讓郭念菲有點覺得不符合子龍的性格了!原來郭凌雲彈完鋼琴最後是準備以一首《MyHeartWillGoOn》來結束這次音樂會的,但是自己那可人的侄子大半夜的跑來告訴自己,他想要給自己喜歡的女孩表白!沒辦法,這忙一定是要幫的,所以郭凌雲決定讓子龍和自己一起來唱這首歌然後在把舞台交給子龍!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