琦老嘆氣道,

「我也不知道啊,楊城主並沒有告訴我具體安排,我只知道陳鵬去叫了妖獸領主霸王龍過來,和楊城主秘密協商了一會兒,霸王龍就返回了黑暗森林。」 「陳鵬呢?趕緊吧陳鵬叫過來問問。」 片刻之後,陳鵬跑過來, 「琦老,黑木城主,找我?」 「陳鵬,楊城主讓你找霸王龍,你知道具體的情況嗎?」

「我也不知道啊,楊城主並沒有告訴我具體安排,我只知道陳鵬去叫了妖獸領主霸王龍過來,和楊城主秘密協商了一會兒,霸王龍就返回了黑暗森林。」

「陳鵬呢?趕緊吧陳鵬叫過來問問。」

片刻之後,陳鵬跑過來,

「琦老,黑木城主,找我?」

「陳鵬,楊城主讓你找霸王龍,你知道具體的情況嗎?」

陳鵬一頭霧水,說道,

「我也不知道啊,老大至少讓我請了霸王龍過來,他們具體商量什麼事情,我也不知道。」

琦老看著遠處的火光,焦急地說道,

「遠處的火光越來越大了,唉,不知道楊嘯和大先生的決鬥怎樣了,要不我們過去看看吧?」

黑木也擔心,對飛虎說道,

「飛虎,你和陳鵬等人守城,我和琦老,還有索楠等人過去看看,看看能否順便幫楊城主一把,我這內心總是不踏實,心慌的厲害。」

陳鵬猶豫了一下,說道,

「琦老,黑木城主,根據我對老大的了解,他既然不讓我們插手,一定有他的理由,遠處的黑暗森林中此刻大火熊熊,我們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萬一這是楊城主和妖獸聯合設計的陷阱,用來對付大先生的,我們現在貿然跑過去,會不會幹擾了老大的計劃?」

陳鵬這麼一說,琦老和黑木兩人頓時又沒有了主意。

黑木有些焦躁,跺著腳喊道,

「唉,去也不是,不去也是,真他娘的讓人心急啊!」

眾人站在城外的天空,看著遠處的黑夜中的火光,一個個內心緊張不已。

遠處一道人影快速飛過來。

琦老和黑木兩人一閃身沖了過去,大聲喝道:

「誰?」

「是我!」

楊嘯一聲輕喝,一眨眼就飛到琦老等人面前。

琦老等人聽到了楊嘯的聲音,緊繃的心立即放鬆下來。

「謝天謝地,楊城主你平安回來了…咦,楊城主,您抱的是?」

黑木等人看到楊嘯抱著一個白衣人,在星光之下,依稀能夠辨認出是大先生。

眾人一陣懵逼,窒息地看著楊嘯。

這還是什麼騷操作啊?

楊嘯淡淡地說道:

「是大先生,具體情況以後再給你們說,現在所有人回城,按照事先的安排,輪流守護城市,我先回城主府了,

飛虎,你調一千侍衛,防守城主府,沒有我的命令,不許任何人進來,要防備有人偷襲進來。」

飛虎立即大聲說道,

「是,老大,我這就去調集侍衛隊。」

楊嘯抱著大先生飛入城內,眾人現在見到楊嘯打敗了大先生,一個個歡欣鼓舞,一邊說笑著,一邊去按照計劃守城休息。

楊嘯回到城主府,抱著大先生來到了後院的一間客房,叫來了兩侍女。

大先生黑暗森林和妖獸激烈戰鬥,加上周圍的煙熏火燎,尤其是被楊嘯的雷電擊中,身上的衣服出現了很多破洞,雪白的肌膚露出來。

楊嘯對兩個侍女說道:

「給她換一身衣服,擦洗乾淨身體。」

兩個侍女只是普通人,並不了解楊嘯和大先生決鬥的事情,答應道,

「是。」

「城主,這人是?」

「這是我一個朋友,受傷了。」

兩個侍女去準備衣服和熱水,楊嘯看著躺在床上昏迷的大先生,猶豫了一下,拿出一粒大血丹,掰開她的嘴巴,餵了下去。

大先生傷勢很重,加上她本人是皇級超凡境界,至少需要一粒精血丹才能治療她的傷。

一粒精血丹相當於十粒大血丹的功效。

楊嘯決定每隔一個小時喂她一粒大血丹,這樣既可以保住她的性命和進化修為,又不至於她醒來后恢復戰力,再次威脅自己。

楊嘯帶著大先生進入客房之後,已經除掉了她的斗篷面紗,兩個侍女看過之後,知道她是女的,所以帶來了一套女性衣服,還有一桶熱水。

楊嘯將幾粒大血丹交給侍女,

「每隔一個小時,你們喂她吃一粒療傷丹藥,記住了。」

「是。」

「你們倆要一直守在這裡,等她醒來了就稟告我,另外,除了我之後,不允許任何人進來。」

「是。」

楊嘯走出房間,關上門,找到了樊忱。

「樊忱,你親自帶一百侍衛守在後院,除了我和裡面的兩個侍女,不允許任何人進入。」

「是。」

楊嘯愣了一下,補充道,

「連琦老黑木等人都不可以進入,知道嗎?」

此生不負你情深 「是,老大,您放心。」

楊嘯點點頭,回到自己的睡房,洗了個熱水澡,忙活了大半夜,很快就要天亮,他也累了,躺在床上昏昏入睡。

……

大先生迷迷糊糊,感覺腦袋沉重,全身酸痛,四肢無力。

努力睜開雙眼,首先看到的是錦繡床被,眼珠子隨便掃了一眼,發現自己躺在床上,這裡是一間卧房。

腦袋一陣痛。

大先生努力回憶著,

「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怎麼會在這裡?」

「這裡是哪兒?」

…..

一個侍女走過來,看了一眼,立即驚喜地說道,

「咦,你醒來了?小燕,客人醒來了。」

「陳姐,真的嗎?」

名叫小燕的侍女趕緊走過來,和侍女陳姐兩人站在床邊,看著大先生。

大先生看著兩人,一臉懵逼,問道,

「這是哪裡?」

「這是城主府啊。」

「城主府?那個城主府?」

「這裡是希望之城,我們城主是楊嘯,楊城主,昨晚你受傷了,楊城主帶你回來的,吩咐我們好好照顧你,

燕兒,城主的朋友醒來了,你去稟告楊城主吧。」

「好!」

「慢著!」

大先生急切地叫道,看著兩個侍女,一臉的驚訝。

冷妻歸來,boss小心寵 「這裡是希望之城?是你們楊城主昨晚帶我回來的?」

「是啊,你自己不知道嗎?楊城主說你是他朋友呢。」

兩個侍女也很驚訝地看著大先生。

她們認為,這麼漂亮的女人,://./8_8308/ 在領取了洛陽書院裡面的獎勵之後,賀翎也沒有多做逗留,此刻的洛陽難以恢復,洛陽書院的影響力會大幅度下降,不過有利的一點是:朝廷對其的控制也是幾乎完全喪失,畢竟你皇帝都自身難保,誰還會想到怎麼去管理這個洛陽書院?

賀翎是不想放過這個機會的,洛陽書院雖說影響力減少了不少,可天下的大儒之師也都在書院裡面掛著名,想要上學的還是不少,大唐科研院如今的發展對於自己初步的願景來說,已經是很滿意了,開化民智,拓展思維,利用科學~

這套方法如果普及天下,那麼華夏的整體素質和實力肯定會獲得質的飛躍,可賀翎不是沒有私心的,在自己看來,大唐人值得自己去付出,大唐之外的人,抱歉,自己實在沒有那個格局啊

既然智力開發是不想給他們,那就讓他們享受享受不一樣的教學方式吧,軍校是個好類型

軍營中

趙括正在寒風中思考著什麼,看到遠遠的一匹快馬襲來,連忙面色一正,待那道身影湊近之時,畢恭畢敬的說:

「主公,這邊已經完全處置妥當了!」

「好!」

賀翎連忙勒住韁繩,點點頭,看了眼趙括的裝扮,一身寒酸的布衣,立在寒風之中,都有些顫抖

「如今你隨軍出行,那就穿的利索些,這種單薄的衣服以後還是不要穿了,大冬天的你要是病倒了,我這軍可怎麼帶?」

「多謝主公關心,屬下遵命!」

趙括連忙拱手道,最近戰事煩亂,也是沒有注意這些細節

「既然一切妥當,我們也別在這浪費時間了,領軍,打道回府!」

巨星重生:捕獲花心大BOSS 「是!

浩浩蕩蕩的大軍依次使用洛陽的傳送陣,盡數傳送了回去

天寒地凍的,從司隸出發前去荊州零陵郡,這路途遙遠,怕是還未走到,自己這人民就要死傷過半,那自己跟董卓何異,跟著誰都是死,選擇就沒了意義

眾人傳送回去后,連忙趕路前往大唐鎮

當遠遠的地平線上出現高大的城牆時,已經有隱約的哭泣聲從軍中傳來

「入城之後,休軍,直至過完年!」

賀翎目光複雜的回頭看了一眼自己這數萬大軍,幾乎佔盡了大唐大多數的家庭居民,一想到他們的妻兒父母還在家中苦苦等待著他們的歸來,賀翎心中就很不是滋味,雖然這次出征零傷亡,但是他們的家人卻是提心弔膽的每天為他們擔心

當下低聲對趙括說了一句后,不顧後者的驚訝目光,繼續朝著大唐前行

大軍浩浩蕩蕩的進了城,歡呼聲,痛哭聲,混在一起讓人分辨不清是喜悅還是痛苦

「休軍……好啊!」

趙括站在城牆之上,遠遠的看著一位老母親將當兵的小兒子攬入懷中,當多日的擔憂和想念化為母子的痛哭相擁時,一滴晶瑩的淚珠從趙括毫無表情的臉頰之上滑落,張了張嘴,緩緩說出這句話后,突然看向天空

下雪了…

一片雪花落在了自己的臉頰之上,可能是雪水,也可能是淚水,讓趙括忍不住濕了眼眶

跟趙括一樣憂桑的是剛剛遣散完眾將,落寞孤身回領主府的賀翎

在這團圓氛圍中,賀翎的落寞顯得格外脫眾,腦海中不斷浮現出父親的身影,抬起頭,伸手去接那漫天的雪花之時,一股暖流從自己的眼眶中狠狠的流出,任憑自己如何努力,也止不住它的奪眶而出

突然,一道柔軟的身影撲了上來,香暖的嬌軀狠狠的撞在了自己懷裡

沒有拒絕,賀翎抱住了她

「我沒事,不用擔心!」

連忙收去眼淚,身為這天下首屈一指的領主玩家,哪裡能讓別人看到自己的眼淚?

即便這一刻心多麼痛,多麼想念親人…

「這裡沒別人了,哭吧,忍不住就不要忍了啊!」

那道嬌軀卻是沒有給他裝強的機會,一句話便打碎了賀翎的所有偽裝,撕破了他的堅強

「我….嗚….「

賀翎哭的青筋暴起,豆大的淚珠從眼睛中狠狠的往外流

一個大男人在人面前哭的不可收拾,總是讓人忍不住感到心裡難受的

陳瑾靈感受著賀翎緊緊抱著自己的力度,雙眼也是泛紅的厲害,只能盡自己的力量,努力抱住賀翎

他忍了太久,太久~

……

「過年了,今年你和瑾慶就留在這裡,一起過年吧?」

領主府中,賀翎溫柔的對陳瑾靈說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