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焰聽了唐術刑的形容忍不住笑了,唐術刑見他輕鬆了許多,乾脆又道:“就像是一個女人問一個男人,你愛不愛我?在當時那個男人肯定會說我愛你,爲什麼?因爲當時那個男人的確愛着女人。但是未來就說不一定了,對吧?喂,顧焰,你有沒有談過戀愛?”

顧焰笑道:“我說沒有,你不相信,我說有。你得調侃我,我知道你是這樣的人。” “不會調侃你,談過戀愛多好啊。”唐術刑笑道,“不管你信不信啊,我實際上一場正經的戀愛都沒有談過。” “爲什麼?”顧焰奇怪地問。 唐術刑起身。坐回自己的牀上,然後躺下道:“因爲我從沒有捲入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

顧焰笑道:“我說沒有,你不相信,我說有。你得調侃我,我知道你是這樣的人。”

“不會調侃你,談過戀愛多好啊。”唐術刑笑道,“不管你信不信啊,我實際上一場正經的戀愛都沒有談過。”

“爲什麼?”顧焰奇怪地問。

唐術刑起身。坐回自己的牀上,然後躺下道:“因爲我從沒有捲入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開始,我就在掙扎,爲了生存而掙扎,這也許就是我與其他人最大的不同吧。”

顧焰看着唐術刑,可此時唐術刑已經呼呼大睡了,顧焰卻睡不着。他有一種感覺,感覺跟着唐術刑這段短暫的日子。好像已經過了很多年,自己學會了很多的事情,眼前的這個人不按套路出牌。不走尋常路,雖然膽大但心細,而且心也狠。自己跟着詹天涯學了那麼久的關於審訊心理學之類的,但還是無法看穿他在想什麼。

也許詹天涯說得對,自己應該放下所有的負擔,百分之百相信眼前這個傢伙。

……

第二天上午。兩人起來的時候,門被敲響了。唐術刑打着哈欠開門,發現博森站在門口。看着他只是說了句:“該吃飯了,走吧。”

說完博森就走,唐術刑和顧焰兩人對視一眼,顧焰低聲道:“我不餓,我習慣吃自己的乾糧。”

博森停住,轉身來看着兩人,目光充滿了懷疑。

“走吧,不餓也去看看有什麼好吃的,能把這裏的人養得白白胖胖的。”唐術刑笑着攀住顧焰的肩頭就走,等博森離他們較遠的時候,唐術刑才低聲道,“別拒絕他,等到了餐廳再說,我也想看看他們吃的東西是什麼樣子,怎麼解釋。”

兩人跟着博森在外面的大廳中走着,通過另外一條通道到了餐廳,巨大的餐廳一看就不是改建的,肯定是重新修建基地的時候就留下來的,餐廳中擠滿了士兵,所有人都在狼吞虎嚥地吃着飯,沒有看到一個胃口不好的。

唐術刑經過一張桌子前方的時候,扭頭看着那人餐盤中的那些東西問博森:“今天什麼菜啊?”

“我們這裏的蔬菜很少,都是實驗室裏面用燈光之類的玩意兒培植出來的,但不夠吃,一個星期大概能吃上兩三頓吧,這已經算不錯了。”博森邊走邊說,“肉類倒是充足,吃的都是海里面的東西,什麼北極熊啊之類的。”

“你們不吃企鵝啊?”唐術刑似笑非笑地看着博森。

博森面無表情道:“我也想吃啊,但是企鵝離咱們這太遠了,要不麻煩你從這裏鑽個洞到南極去,抓一隻回來?”

唐術刑哈哈大笑着,同時用眼神示意顧焰不要那麼緊張,顧焰會意稍微表現得輕鬆了一點,隨後博森帶着唐術刑到了餐廳窗口的位置,從裏面端出兩個餐盤來,交給他們兩人道:“去那邊吃吧,那邊清淨。”

唐術刑點頭,和顧焰端着盤子裏面的東西正要走的時候,唐術刑停了下來,俯身看着窗口中,發現裏面的廚師正是昨晚看到的那兩個侏儒兄弟,兩人都笑眯眯地看着唐術刑,全然沒有了昨晚的那種詭異。

唐術刑也笑了,用英語問:“今天是什麼菜呀?”

“燉肉,北極熊的肉。”站在窗口的吉拉斯笑道,“還有很多,吃完了再過來吧。”

“好。”唐術刑也笑了,而博森站在一側冷冷地看着他,見唐術刑轉身來,也故意表露出一個奇怪的微笑。(未完待續)。.。 終於到了和女主對戲的那天,七音很是期待。

「趕緊的,補妝,那邊的,趕緊過來,行了行了,趕緊開始!」

「第6集第8鏡第一場,Action!」

安然調整好姿態,一副天真爛漫的神情,蹦蹦跳跳的來到七音面前,「玉嬌,過幾日我們去踏青吧!我聽說郊外的桃花開了,很是秀美。」

七音神色淡然,眼神略帶點寵溺,「若曦,你這興趣要是放在練武上,你這武學的造詣一定比我高。」

「哎呀,你知道我的,現在天下太平的,我學武只是為了自保,沒必要把自己弄得那麼強大。」安然為了表現出關係好,便挽住了七音的胳膊。

只是那一瞬間,一股寒氣從腳板底竄了上來,幸好她應變能力還可以,所以並沒有出差錯。

「行了,你跟你的小少年去踏青吧!我過些天還得參加比試,去不了。」七音不動聲色的將胳膊抽了回來,讓人看的像是吃了那小少年的醋。

只有安然一個人覺得,這個女生好像是討厭她。

一胎二寶:爹地追妻很有招 「那好吧,你什麼時候有空了再告訴我,我再找個時間好了。」安然低眸,看樣子似乎是失落極了。

七音笑,抬手摸了摸她的小腦袋,似乎是在安慰。

安然的身子一僵,她一時間沒有動作,這是劇情里沒有的,但是導演沒有喊停,她也不敢說什麼。

只是她從來都沒有被別人摸過腦袋,而且她總感覺對方實在像摸狗,一時間,竟是有點討厭對方了。

快穿:大佬上線中 而七音這邊,收回了手,眼底有點嫌棄,還沒她家小白好摸。

跟女主對完戲,七音就收回了目光,轉身便向自己休息的位置上坐下,拿出手機刷微博。

向來被人恭維慣的女主一時間有點不習慣,對方退的太利索了,以至於她感覺剛剛和她搭戲的人並不是她。

「陳姐,你知道她是誰嗎?」安然有些好奇。

那個女生的演技不差,她都差點以為自己和對方的關係好了,如果是因為演技好而入的劇組,那也就沒什麼問題了。

但是現在她對七音有點微微的不爽,就是搭戲的感覺不對,雖然外人看不出什麼,她總感覺有點不對勁。

陳姐是她的經紀人,也是公司里的金牌經紀人,但是她只帶了安然一個,一心一意的為女主服務。

「她?我聽導演說是投資方那邊的,不管是誰,你好好演戲就是。有什麼事我會幫你,你別想多。」

「沒想多,就是好奇一下身份。」安然搖頭。

「那就好。」

網劇莫名其妙火了,七音的微博也多了幾萬個粉絲,跟以前沒什麼差別。

畢竟是網劇,火也只是在一些社交軟體上火的,再說這些個粉絲大多都是活粉,比起那些十八線小明星里的幾十萬殭屍粉,已經好太多了。

「來來來,這是咱安然給大家準備的奶茶,熱的,這麼冷的天,辛苦大家了。」陳姐招呼著眾人,讓助理一杯一杯發下去。

輪到七音的時候,只聽七音說。

「我奶茶過敏。」

「……」

眾人:前幾天還看著你捧著一杯奶茶喝呢,你唬誰呢? 帽子一蓋,誰也不愛。

七音將帽子蓋在臉上,躺在長椅上,看起來就像是被孤立了一樣。

公然給劇組裡的女一下臉子,而且女一不僅是女主,還是得過影后的咖位高的女星。這個不知道哪裡跑出來的十八線小明星,膽子可真大!

小六子表示,她沒有當著你的面把奶茶摔了就不錯了。好歹她還給了個理由。

安然的臉色僵硬了一下,隨後回過神來,回了自己的房車。

買奶茶的事本就是陳姐自作主張,她一天到晚除了忙拍戲就是在學習如何演戲,哪裡有時間會想到買奶茶去討好別人。

再說,以她的身份,也不用討好別人。

但是那個新人,居然敢拒絕!

所以,安然覺得很不舒服,非常的不舒服。

七音可不管別人是怎麼想的,她就是不願意接受一個莫名其妙的人的東西,而且這還是女主送的。

後期她可是要送女主上「熱搜」的,如果接受了她的奶茶,豈不是接受了賄賂?

不行不行,她可是個有原則的炮灰。

劇組裡的人並不是人人都有素質,而且也並不是人人都不愛八卦,所以第二天,七音上熱搜了。

「我靠!我女神的奶茶她還不要!真是不要臉!」

「奶茶過敏?你糊弄誰呢?」

「那個,我想說,我其實是真的奶茶過敏。」

「別逗了,上一張圖片還在喝奶茶,現在就說奶茶過敏,不就是對我女神有意見嗎?」

「哪裡來的新人?真是給臉不要臉!」

「啊啊啊我的寶藏女孩,陌生人的東西不要拿,拒絕的好可愛啊!」

「……樓上是不是有毛病?」

因為劇組並沒有在官微放劇照,所以大家只知道安然和七音是在《傾盡天下》劇組,也知道安然是女主,但不知道七音是女二。

萬界碰瓷王 導演是想著先拍個一兩集看看,如果後期覺得不合適再換人,也就不以至於發完劇照后再換人的尷尬了。

七音的粉絲開始還雄赳赳,氣昂昂的跟別人爭論,但是安然的粉絲太龐大,太過洗腦,沒過半天,倒戈了一半。

「拜託,不喝你的奶茶就是不給你面子?什麼觀念啊,我天天拒絕別人的告白,那我天天不給別人面子?」

「樓上,這是喝奶茶的問題嗎?就算是不喝,也不用這麼拒絕吧?好歹也做點表面上的意思吧!」

「這個新人雖然長得不錯,顏值也扛打,但是你憑什麼不喜歡我女神!」

何若雲v:喜歡一個人要有理由嗎?不喜歡一個人也要理由嗎?//@三打不溜:這個新人雖然長得不錯,顏值也抗打,但是你憑什麼不喜歡我女神!

本來七音不出聲,什麼事也沒有,這個熱度還可能漸漸地降低,但是她這麼一開口,更熱了。

現在熱搜榜的前十,其中榜九和榜五就是她的熱搜。

#十八線新人強硬回應#

#何若雲安然#

「我靠!這是正面剛了?」

「就是就是,不喜歡一個人要理由嗎?另外,女神你啥時候更新照片啊?我沒庫存了!」

「整容怪,滾出娛樂圈!」

「你憑什麼不喜歡?就憑你是醜八怪嗎?」

「咳咳,樓上,你說她是整容怪還沒什麼,醜八怪就有點昧著良心了。」

「哈哈哈哈!你們吃飯了嗎?」。

「……」 博森領着唐術刑和顧焰兩人在餐廳一角落座,坐下來的同時,唐術刑就開口問:“博森,你不吃嗎?你不吃可不行,你不吃我怎麼能吃得下,我會不好意思的,你先吃顧焰這一盤吧,他腸胃不是太好,我擔心他吃下去之後又會像昨晚一樣上吐下瀉!”

唐術刑一口氣將這些話說了出來,隨後對博森展露出一個笑容,顧焰會意立即點頭,博森直接拿過顧焰的餐盤,抓起筷子,夾了一塊肉往嘴裏放,擡眼看着唐術刑正準備問“你怎麼不吃”的時候,卻發現唐術刑已經在大口大口地吃着所謂的燉北極熊肉了。

博森有些詫異,唐術刑口中含着肉反倒是看着他說:“你怎麼了?胃口不好啊?”

博森搖頭,看了一眼顧焰,尷尬地笑了笑,然後慢慢地吃着,顧焰則在一旁看着其他人,三人無話,唐術刑吃完之後,往椅背上一靠,抹嘴道:“我總算是知道爲什麼你們身體能那麼健康了,原來你們頓頓都吃這樣的大魚大肉,你們簡直是這個世界上除了尚都之外,伙食最好的組織了!”

博森笑了笑,不說話,收拾好自己和唐術刑的餐盤,起身離開。

等博森走遠,顧焰立即問:“怎麼樣?”

唐術刑看着顧焰道:“你是問我味道怎麼樣吧?我這麼告訴你吧,這玩意兒吃起來像是豆製品,我有點懷疑今天吃的也許不是昨天看到的那些東西,昨天我們清清楚楚看到那些玩意兒有血有肉。”

顧焰看着唐術刑。覺得他能大口吃下去,毫無顧忌簡直是有些不可思議。他自從在非洲的生存訓練中留下陰影之後,就連看到血腥的場面,自己心中都是反胃噁心的。

“我昨晚一直在做夢,夢中我不斷在尋找答案,想知道那東西到底是什麼,這太古怪了,哪兒有植物能長出人來的?”顧焰搖頭,看着博森將餐盤放下之後。在廚窗口與那兩個侏儒說了些什麼,就在博森快要走回來的時候,一名士兵全副武裝直接闖進了餐廳大門,氣喘吁吁地要開口,但還沒有說出來,警報突然拉響了。

刺耳的警報響起之後,餐廳中所有的士兵都放下手中的餐盤刀叉和筷子。起身拔腿就朝着外面跑去,博森看了一眼唐術刑和顧焰兩人,也拔腿跑了出去。

顧焰也要起身出去,唐術刑抓着他的手示意他安坐下來,同時道:“電影散場的時候,不要急着走。也許電影字幕最後還有彩蛋也說不定。”說着,唐術刑看向廚窗口,看着旁邊那扇門開了,魯斯和吉拉斯兩兄弟走了出來,看着蜂擁離開的人羣也是一臉迷茫。隨後兩人又發現了並未離開的唐術刑和顧焰。

吉拉斯愣了下,隨後轉身回去。魯斯則是露出滿臉笑容,一邊在圍裙上擦着手,一邊朝着這邊走來。

魯斯走到之後,面帶笑容地問兩人:“兩位,吃得還不錯吧?”

魯斯開口說話的時候,說的是中文,帶着沿海一帶的口音,看起來他應該是和移民在一帶呆過。

唐術刑看着魯斯道:“你的手藝不錯,不過這北極熊的肉吃起來,讓我想起了家鄉的豆腐。”

“不全是北極熊的肉,我們有豆製品,當然製作的方式不一樣。”魯斯笑道,坐在旁邊,“我對中國人有好感,因爲曾經有中國人救過我們兩兄弟。”

“原來是這樣,冒昧的問一句,您今年多大呀?”唐術刑看着魯斯問,顧焰在一旁保持沉默,他現在學會了去學習,學習唐術刑說話的方式。

“我?我今年四十多了。”魯斯嘆氣道,“不過能撿回一條命來已經不錯了。”

“噢——”唐術刑笑道,忽然將話題一轉,指着上面還在閃爍的那個警報燈道,“這是怎麼了?爲什麼突然拉起警報,這麼多人都出去了?”

魯斯起身道:“前年也拉響過這種警報,雖然我還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事情,但只有兩種可能性,第一,就是有人發現了那東西的蹤跡,你應該知道吧?在堡壘中一直有個誰也發現不了,但隨時在襲擊哨兵的怪物,第二,要不就是海盜來了。”

“海盜!?”唐術刑有些詫異,“北極圈還有海盜?”

魯斯重新坐下來道:“如今全世界各個海域中都有海盜,北極圈也有,而且我聽先生說,他從截取的無線電中判斷,很多海盜正朝着北極圈趕來,因爲這裏的生存環境,比內陸好太多了。”

顧焰終於開口道:“如果海盜來襲,他們應該是攻不進來吧?這個堡壘這麼結實。”

“要是他們圍困我們,我們就慘了。”魯斯搖頭癟嘴道,“我們的人就無法出去捕魚或者獵捕北極熊之類的動物,到時候咱們都可能會餓死。”

“是呀,就怕圍困。”顧焰看了一眼唐術刑,覺得這個魯斯好像是察覺到了什麼,所以故意用海盜的事情來解釋下他們的糧食來源,應該說算是再次強調。

“走吧,我們也去看看,看看是不是能幫得上什麼忙。”唐術刑起身道,魯斯也起身朝着廚房走去,臨走前衝兩人笑了笑。

顧焰發現吉拉斯一直在廚房中偷偷看着他們,眼神很怪異,充滿了敵意。

“哦,對了。”唐術刑走了一半,停下來叫住魯斯,魯斯轉身看着他。

惹上億萬大亨 “呃——”唐術刑一副難以啓齒的模樣,“昨晚我和顧焰兩人走到我們所住的走廊盡頭,發現那裏有個矮洞,裏面好像還有條河……”

魯斯依然面帶微笑,唐術刑隨後揮揮手道:“算了,我昨晚好像在那裏發現了什麼東西。一個黑影,沒什麼。大概是我多想了。”

魯斯點頭,並沒有說什麼,轉身進了廚房,唐術刑和顧焰也離開了餐廳。

魯斯回到廚房之後,吉拉斯立即拉住他問:“大哥,他們是不是發現了?”

“聽起來像,這小子很聰明,很狡猾。博森也告訴過我們,讓我們留意他們兩人。”魯斯說着皺眉,“但是我不明白,先生爲什麼刻意要將他們安排到離矮洞那麼近的地方去?那裏平時都是封鎖的。”

吉拉斯遲疑了一會兒,問:“是不是先生故意那麼安排的?就是想讓他們發現?”

“不知道,先生在想什麼,誰知道呢?”魯斯走進廚房裏面。“我們還是做好自己該做的事情吧。”

吉拉斯微微點頭,心有餘悸地看着餐廳的大門口,很是擔心唐術刑兩人又突然折返回來。

……

堡壘外,兩艘破敗的軍艦不遠處,停着一艘沒有懸掛任何旗幟,艦體通體都刷得雪白。在陽光下十分刺眼的魚雷艇。

董三路站在中控室中,用監控看着那艘停在海面上的魚雷艇,博森站在旁邊等待着,在中控室外的大廳中,列隊站着56名整裝待發的士兵。

唐術刑和顧焰兩人從那些個士兵身邊走過。走到中控室門口,唐術刑沒有擅自撩開那層塑料布。只是在外面擡頭看着旁邊的攝像頭笑了笑,緊接着博森走了出來,示意他們進去,隨後又朝着外面帶着隊伍等待着的軍官低聲道:“先原地休息。”

軍官會意,揮手讓士兵原地休息等待着。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