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小老鼠面色一變顯然有些承受不了心中的震驚,竟然咯噔噔的後退了五六步。 「小子,你是不是想死?」 魏青咬著槽牙,無比怨毒的盯著林逸呵斥道。 「林逸,我知道你在崑崙虛習慣了高高在上,眾星捧月,所有人尊敬的日子,可這裡是仙域,你現在得罪的更是魏家的公子,這可不是你能夠招惹的知道嗎?不要

小老鼠面色一變顯然有些承受不了心中的震驚,竟然咯噔噔的後退了五六步。

「小子,你是不是想死?」

魏青咬著槽牙,無比怨毒的盯著林逸呵斥道。

「林逸,我知道你在崑崙虛習慣了高高在上,眾星捧月,所有人尊敬的日子,可這裡是仙域,你現在得罪的更是魏家的公子,這可不是你能夠招惹的知道嗎?不要再跟魏公子叫囂了。」

秦嵐咬著銀牙,一臉冷漠的盯著林逸呵斥道。

「呵呵,你認識我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應該十分清楚我林逸的性格,我從來不會主動招惹別人,可也從來不是任何人能夠欺負的。」

林逸神色冷漠盯著秦嵐說道,這次明明是林逸先跟對方談好的價格,魏青一來就像是仗勢欺人,他林逸還能夠讓他?

「哼,老子今天倒要看看你有多少靈石!」魏青咬著槽牙一臉猙獰的冷笑道:「我出十萬靈石!」

「轟!!!」

周圍的行人都炸開鍋了。

所有人都是一臉震驚驚悚的盯著魏青,僅僅只是為了一個最不入流的小叫花子帶路,竟然就出到了高達十萬的靈石?

這些靈石不但對小老鼠來說是一筆恐怖到了極致的巨款,就算是對他們這些正常人來說,也同樣是無比恐怖的一筆巨款啊!更不用說這次只是花費再問路上。

「就你這窮比樣,還跟我叫板呢?五十萬!」

林逸槽牙一咬,瞪大了眼睛桀驁不馴的冷笑道。

「什麼?五十萬?」

小老鼠只感覺自己的喉嚨彷彿在燃燒一般,忍不住的狂吞口水啊!

五十萬啊!

他做夢都不敢想有這麼多錢啊!

「什麼?你竟然敢說老子是窮比?」

魏青一聽,頓時眼睛一瞪,體內的靈氣就瘋狂的沸騰了起來,他可是名門之後,更是渡劫後期的恐怖修為,可林逸呢,區區一個從崑崙虛這種十連敗之地來的窮小子,竟然敢罵他是窮比?

殺機,在這一刻簡直猶如潮水一般,瞬間瀰漫方圓數百米。

「魏少不可,這裡是白雲城,如果動手的話,會有很多的麻煩!」

秦嵐一看,急忙上前伸出白皙的小手,緊緊的抓住了魏青的胳膊焦急的勸說道。

「吆喝,感情這裡不能動手啊!那隻能拼財力咯,我還有靈石,窮比,你如果出不起的話,可以滾蛋,別在這裡丟人現眼哦。」

林逸盯著魏青一臉輕鬆得意的冷笑道。

「我……」

魏青嘴巴一動。

秦嵐卻急忙附在了魏青的耳邊小聲的嘀咕了兩句。

原本怒氣衝天的魏青一聽,頓時眼睛一亮,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揚浮現一抹狡猾得意的冷笑,盯著林逸說道:「臭小子,我就不信,你一個山野村夫還能比老子的靈石多,我出一百二十萬!小老鼠馬上過來給本少帶路!」

魏青一副胸有成竹,得意洋洋樣子,冷冷的笑道。

「一百二十萬?」

小老鼠吞咽了一下口水,不過精明的他卻沒有馬上答應,而是猛的扭頭看向了林逸。

「瑪德,你看我做什麼?他出一百二十萬,我不玩了,你去收錢帶路吧!」

林逸瞪著眼睛呵斥道。

「什麼?不玩兒了?」

秦嵐跟魏青一聽,同時面色大變,一百二十萬魏青的身上根本沒有這麼多的靈石啊!

他之所以叫囂不過是聽從了秦嵐的建議,想要坑一把林逸而已,他都已經打算好了,只要林逸敢再加一次價,他馬上退出。

可現在,林逸竟然先一步退出了?

「魏少,感謝您的賞賜,小老鼠一定會在白雲城內廣誦您的恩德,保證您成為白雲城內威名最盛的一個。」

小老鼠一臉激動的看著魏青笑道,只要能夠拿到這一百二十萬的靈石,他幾乎都不用為下輩子的修行資源而擔憂了啊!

可魏青此時一張臉卻猶如便秘了一般難看,他所有的身價加起來也不過才百萬靈石而已,讓他上哪裡去找一百二十萬靈石啊?

「林逸,你是不是真的要這麼做?」

秦嵐咬著銀牙,邁開杏乾的鎂腿往前走了一步,盯著林逸一臉憤怒的質問道。

「呵呵,可不是我非要這麼做的,是你想玩兒的啊!」

林逸一臉玩味的冷笑道,他的神魂何等恐怖強大,秦嵐剛剛跟魏青嘀咕的話語,別人沒有聽到,他林逸卻聽的一清二楚。

想要坑他,那自然要做好被坑的準備了。

「你……」

秦嵐一聽,頓時面色一變,哪裡還能不明白自己的小九九已經被林逸看穿了呢?

「喂,魏少,你該不會是沒錢故意在這裡吹牛比吧?」

林逸扯著嗓子,一臉玩味的盯著魏青嘲諷了起來。

「唰唰!!!」

周圍幾十雙眼睛瞬間就落在了魏青的身上,讓魏青整個人就像是在烈日之下暴晒一般窘迫,難看,他可是魏家的大少爺啊!

如果因為沒錢而傳出去了,那麼以後在白雲城,甚至是整個仙域他恐怕都要成為一個超級笑話了啊!

「魏少,您看?」

小老鼠一聽心慌了,雖然有些畏懼魏青的權勢,可還是硬著頭皮看著魏青笑了起來,實在是這筆靈石對他來說太多了,足以讓他拚命。

再者,大不了他以後不出白雲城,就在白雲城內修行,他就不信魏青還敢在白雲城內把他殺了! 感受著周圍眾人的目光,魏青的槽牙都咬的嘎吱嘎吱響,他一輩子都是高高在上,讓人仰望的存在,什麼時候有過這麼窘迫的時候了?

竟然在大庭廣眾之下,因為靈石的事情而陷入了為難之中。

「秦嵐,我身上的靈石不夠,你可有靈石?」

魏青咬著槽牙,從牙齒縫裡一個字一個字的蹦躂出來,盯著秦嵐小聲問道。

秦嵐一看到魏青那猙獰的神情,頓時身體一顫,一張原本無比白皙的臉蛋兒在這一刻,卻突然變得無比蒼白起來,緊張的搖了搖頭,「我才剛剛從崑崙虛而來,身上的靈石已經消耗殆盡。」

「什麼?」

魏青一聽,神色越發的猙獰了起來,他堂堂魏家的大少爺,竟然因為沒有靈石而被人笑話,這簡直比殺了他都要讓他難受啊!

「喂,這個什麼狗屁魏少,你該不會是沒靈石給吧? 皇家六少戀上千金女 要不這樣好了,你有多少就給多少嘛!人家小老鼠也是討生活的,一點都不給那也太不是人了吧!」

林逸伸著腦袋,咧嘴銀盪的壞笑道。

小老鼠一聽,雖然心裡無比的失望,不過還是抬頭看著魏青咧嘴討好的笑道:「魏少,其實沒有一百二十萬也也行的。」

「給錢啊!怎麼的?魏家的人就能夠隨便在這裡大放厥詞了啊?」

「可不是,沒錢在這裡裝什麼大爺啊?」

「魏少,還是儘快給靈石吧!否則魏家丟不起這個人啊!」

一名名圍觀的群眾,紛紛咧嘴嘲諷道,正所謂看熱鬧的不怕事兒大,魏青雖然在白雲城有些身份地位,可白雲城實在太大了,還真沒有幾個人把他放在眼裡的意思。

「我只有一百萬的靈石,你拿去吧!」

魏青咬著槽牙,手臂一甩,直接把自己的儲物戒指甩了出去。

小老鼠一看,那黑豆一樣的眼睛頓時一瞪,激動的笑道:「多謝魏少,多謝魏少賞賜!」

隨後急忙打開儲物戒指查看了起來,當看到裡面那堆積如山的靈石,以及零零散散的法寶,小老鼠只感覺自己的心臟就好像是坐上了過山車一般,在瘋狂的跳動。

足足接近百萬的靈石啊! 獨家星婚 他以前做夢也只是夢到自己有十幾萬的身價而已,什麼時候想過自幾竟然能夠有百萬身價啊!

「我們走!」

魏青盯著小老鼠,咬著槽牙呵斥道,心裡卻充滿了凌厲的殺機,一百萬的靈石,對任何人來說都是一筆不小的財富,他已經決定,在偏僻的地方弄死小老鼠。

這種乞丐垃圾,一沒有家人,而沒有強大的家世背景,就算是被弄死了,也不會有人注意到。

小老鼠一聽,急忙點頭哈腰的笑道:「是是,我現在馬上給您帶路!」

只是小老鼠剛一動,林逸白凈的大手卻落在了小老鼠的肩膀上,一臉玩味挑釁的看了魏青一眼之後,便低頭看向了小老鼠。

「你這個小東西,有點不會做生意啊!你們談好的是一百二十萬帶路,現在他只給了一百萬,你只需要帶一大半的路程就行,千萬別帶多了啊!」

林逸看著小老鼠意味深長的笑道。

「呵呵,好的,多謝公子的提醒!」

小老鼠一聽,那黑豆一樣的眼珠子滴溜溜一轉,顯然已經想到了林逸的提醒是為什麼,畢竟他雖然沒有什麼身份地位,可經常在這白雲城最底層混生活,別的不說,這眼力勁兒還是有的,如何能不明白自己現在有多危險呢?

林逸見小老鼠似乎一聽聽到了自己的弦外之音,也不在摁著對方了,直接鬆開了手臂,從儲物戒指中拿出了一塊兒靈石在自己的掌心裡上下拋飛,咧嘴輕飄飄的笑道:「一塊兒靈石,帶我去白雲城最好的酒樓,誰願意做這個活兒啊?」

休夫狂妃:暴君,敢約麼 「我,我……」

周圍不少無父無母,資質奇差的小叫花子都紛紛伸著手臂,激動的尖叫了起來。

雖然小老鼠的收入讓他們非常的眼饞,可卻也清楚,這種事兒不是任何人都有機會遇到的,一塊靈石對他們來說已經不算少了。

「得來,今天我省了一百多萬的靈石,我就把你們全部雇了,都給老子帶路!」

林逸手臂一揮,頓時數百顆靈石就從儲物戒指中飛了出去,落在了那些小叫花子面前。

「多謝公子!」

眾人紛紛握著靈石,一臉激動的看著林逸笑道。

「哈哈,好了,帶路!」

林逸手臂一揮,豪情萬丈的大笑道。

「走咯!」

一群枯瘦如柴的流浪者蹦蹦跳跳的在前面帶路,幾十個人走在一起,竟然還給人一種浩浩蕩蕩的感覺。

可秦嵐,魏青,就有些不自然了,小叫花子從他們的旁邊走過,直接把他們身上那漂亮的衣服,都弄的髒兮兮的,更何況,林逸僅僅只是花了一塊兒靈石,就得到了比他們更好的待遇,這簡直讓他們恨得都想要在這裡直接把林逸斬了,不過小老鼠卻是一臉開心。

「主人,這樣合適嗎?」

楚紅有些擔憂的看著林逸問道,。

「沒什麼合適不合適的,咱們不欺負別人,可別人也別想欺負咱們。」

林逸咬著槽牙,神情冷漠的獰笑道,他對秦嵐的幫助可謂不小,當初如果不是他大度,那秦嵐在礦坑之中能夠得到仙器?

要知道,那可是仙器啊!不要說在崑崙虛了就算是在這仙域之中也是無比珍貴的寶貝,可他林逸呢?屁都沒放一個就直接把東西讓給了秦嵐。

後來,在得知秦嵐有可能被其他的神魂奪舍的時候,他更是苦修魂技,救秦嵐與水火之中。

現在,秦嵐就算是不喜歡他林逸,林逸都沒有任何的意見,可秦嵐呢?為了討好魏青,竟然幫著出謀劃策,想要坑害自己,這林逸就不能忍了。

誰也不欠誰的,他當然不會慣著秦嵐了。

「好吧!反正跟你在一起,也沒少被人追殺逃命的,我都有點習慣了。」

楚紅聞言,嘴巴一撇,頗有幾分無奈的說道,她在湖底數千年,都沒有跟林逸在一起經歷的危險多,那真是頗有幾分一個不慎就沒命的感覺啊!

林逸一聽,麵皮頓時忍不住抽出了一下,看著楚紅有些尷尬的訕笑道:「這事兒吧!他也不能賴我啊!實在是不開眼的煞筆太多了啊!」 「林少,這開泰樓到了,我們可沒有資格進入,剩下的路就要靠您自己了啊!」

幾名小叫花子扭頭,看著林逸一臉討好的笑道。

「呵呵,好,多謝諸位了!」

林逸說完看著高聳入雲,宛如是仙境一般絢麗多彩的開泰樓也是眼睛一亮,忍不住開心的笑了起來,這白雲城的建築,不管是在顏色上面的搭配運用,還是在建造的外形之上,簡直完美的讓你找不到任何的缺點啊!

「林少客氣了!如果沒有別的事兒我們就先走了啊?」

一眾小叫花看著林逸賊兮兮的笑道。

「哈哈,一人一百靈石!」

林逸看著賊兮兮的眾人,哈哈一笑,手臂一揮,頓時,一百靈石就直接落在了眾人面前。

「什麼?一百靈石?」

眾人眼睛一瞪,臉上充滿了濃濃的震驚之色,隨後紛紛手舞足蹈,激動的把面前的靈石都收了起來,有了這些靈石,他們甚至可以在白雲城內做一點小本買賣了。

雖然不像小老鼠那樣一下子暴富,可最少也不需要為生活而擔憂了啊!

「多謝林少!」

眾人拿著靈石,紛紛激動的對著林逸行禮。

「好了,都回去吧!」

林逸抿嘴一笑,便拉著楚紅的小手,朝著開泰樓而去,他有能力幫助這些人,可是卻幫不了天下人,給他們一百靈石,如果他們自己有上進心,林逸相信,這足以改變他們的命運,否則,給一千,給一萬也沒有什麼太大的意義。

「多謝林少!」

眾人再度彎腰行禮,而後紛紛蹦蹦跳跳,開心的竟然像是一群放學的孩子,朝著遠處而去。

林逸拉著楚紅的小手就朝著開泰樓走去,台階晶瑩剔透,全部都是用上等的漢白玉雕刻而成,兩側的欄杆,雕龍畫鳳,給人一種富貴逼人的感覺。

而在這走廊的兩側,則是站著一十六名穿著霓裳羽衣的高挑美女,每個人的比例都簡直完美到了極點,簡直就像是用電腦後期做出來的一樣,如果放在地球上,這種級別的女人,恐怕就算是什麼都不做,都足以成為當世最紅的明星,實在是太漂亮了。

便是見過無數美女的林逸都找不出任何的缺點,如果美女用十分來形容的話,他們絕對是八分以上的人,唯一不滿的兩分,乃是因為她們身上的風塵氣息太過嚴重了,給人一種廉價的感覺。

綜合考慮反倒是不如韓雨菲等人漂亮,畢竟韓雨菲等人可都是純天然的美女啊!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