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謝謝你,謝謝二十二年這一天你出生,然後二十一年之後我遇到你。”他柔聲道,聽上去幾乎能讓的人心一點點融化掉。

“謝謝你……”她又說了一遍,可是這一次卻是哭了,一個人站在黑暗的街道看着漫天煙火,寂寞而又華麗。 “我不能停止你難過,但我可以讓你開心,這,也是我唯一有價值的地方不是麼?。”他聽着她沙啞的嗓音輕輕笑了。 蘇子握着手機很久都沒有在說話,她笑着擡頭看着那些不斷綻放的煙火,真的好絢爛,真的好

“謝謝你……”她又說了一遍,可是這一次卻是哭了,一個人站在黑暗的街道看着漫天煙火,寂寞而又華麗。

“我不能停止你難過,但我可以讓你開心,這,也是我唯一有價值的地方不是麼?。”他聽着她沙啞的嗓音輕輕笑了。

蘇子握着手機很久都沒有在說話,她笑着擡頭看着那些不斷綻放的煙火,真的好絢爛,真的好燦爛,今天,是她的生日,奇怪,她又高興,又難過。

謝謝你,神奈明。

回到家的時候己經是凌晨一點了,她的生日也己經過了,蘇子帶着矛盾而又複雜的心情將門反鎖上然後又洗了個熱水澡,熱水沖洗在身上的時候更是感受到了深深的疲倦和失力,她用力深呼吸盡量不去想白天發生的那些不愉快的事情,澡洗完她穿着睡衣便進了房間,順便爲自己泡了一袋泡麪。

“好辣……”泡好之後她吃了一口皺眉道,人坐在牀上將筆記本打開正看着電影,是新出來的一部喜劇,反正她現在也睡不着,反倒是倒在牀上的那一刻她肯定又要胡思亂想了,不如不睡。

看到一半的時候泡麪也吃完了,她將盒子拿到桌上的時候卻看到手機屏幕光閃爍了下又黯淡下去,難道有人給她打電話?

“安夜?”當她打開手機的時候驚呆了,上面有五十二個未接來電,全是他打來的!!!一直安靜的心跳又撲通狂亂跳了起來,蘇子心情複雜的望着上面的數字,心亂如麻,他從九點鐘給她打的電話爲什麼她都沒有聽到呢?那個時候她正在狂奔,後來……後來接到的卻是神奈明的電話……

“嘟嘟嘟嘟。”她掙扎了好久才又重撥了過去可是傳來的卻是無止盡的忙音,狂熱的心又開始慢慢的冷卻了下去,當她第八十次打而他不接的時候她終於放棄了,愣愣的拿着手機靠在牀頭,表情呆滯。

月光幽幽,小區外響起了幾聲狗叫便沒有其它的聲音了。

蘇子一直髮了很久的呆突然像是想起了什麼跳下牀便衝客廳急急跑去,跑到窗戶的時候用力掀開窗簾,然後目光定住了,凝在那兒。

她樓底下停着一輛黑色跑車,那樣的華美而又孤獨,車內一片黑暗,可是她知道里面有人,他在裏面。

他,究竟在那兒等了多久。

蘇子的眼睛有些溼潤了,手保持着拉窗簾的動作沒有離開,癡癡的望着樓下停着的那一輛黑色跑車,熱淚流下。

喊他嗎?喊,還是不喊?

喊,可是今天他在酒店那冷漠的態度還有早上在公司當着這麼多人面前問她她是誰的畫面在度刺痛她的心。

不喊,可是他的車孤獨的停在那兒還有那五十二個未接來電與今天在車上那一個熱吻又代表着什麼?

她的心在喊與不喊之間徘徊,掙扎,糾結。

時間就這麼一分一秒的過,當時針指到凌晨二點的時候她的眼睛也己經看到早己發酸了,手一點點垂下,窗簾重新遮住外面的畫面,蘇子失神的朝着房間又走去,每走一步心就狠狠扯痛着。

或許,他只是在等別的女人呢。

或許,他只是打錯了電話呢。

或許,一切只是巧合呢。

她重新又躺在牀上腦中不斷這樣對自己重複道,只有這樣她纔不會胡思亂想,只有這樣她纔不會去做一些也許會讓自己後悔的事情,她怕,怕萬一她喊他看到的卻是他與另一個女子親密的畫面,她怕,怕一旦她下去找他得到的卻是他的冷嘲熱諷還有那沒有溫度的眼神。

她怕了。

眼睛閉上,熱淚流下,或許安慰自己真的比折磨自己要簡單的多。

有些事,還是難得糊塗。

一睡到天亮。

蘇子心滿意足的伸着懶腰,沒想到昨天那樣複雜糾結的心情她竟然可以睡的這麼想,精神也充沛了許多,想到這心情不由大好,當她穿好拖鞋準備去上廁所的時候腳步卻不由朝着窗戶方向走去,她有種強烈的好奇心,想知道他還在不在那裏,手遲疑了一下然後一下拉開窗簾,樓下那一輛黑色的跑車仍停在那兒,那麼孤獨。

枕上婚約,老公入列請立正 “他……”蘇子不可置的看着,大腦嗡的亂了,爲什麼他還停在那兒?難道他在她家樓下等了一個晚上?!

車子就在這個時候突然發動了,慢慢行駛離開,倏地消失。

蘇子仍呆呆看着它消失的方向,手中的梳子早己掉到地上,心亂如麻,難道昨天晚上他真的在等她?昨天是她的生日難道他也記得?他究竟想做什麼?越想腦子越亂,越想呼吸越困難,蘇子神情複雜的站在窗戶前,一動不動。

一大早的美好心情就因爲剛剛那一幕而難過起來。

那種感覺就像是以爲喝的是可樂,誰知喝下的卻是一瓶醬油。

帶着這樣的心情她來到了公司,今天她也懶得畫妝了,沒有那個心情,剛來到電梯的時候門一關她突然發現身邊有個人,目光隨意掃去的時候一下子怔住了,是他!!!

安夜靜靜站在那兒,黑衣黑髮,皮膚白皙,可是眼角下卻有淡淡的黑眼圈,似乎昨夜沒有睡好一樣。

她的心嘎吱一下裂開,呆呆收回眼神,可是思緒早己凌亂不己。

電梯裏的氛圍是那樣安靜,安靜的如同死寂。

誰都沒有說話,誰都沒有看對方。

直到電梯開了,他走了,她仍呆在裏面,電梯關上的那一刻她眼角有二行清淚滑落,那提着包的手指己過度用力捏着,泛着白色,連青筋都可以清楚看見。

—————————————————————————————————————————— 昨天,殘忍的是你,還是我?

因爲早上那二個小小的插曲導致她今天工作也無法專心,做錯了好幾件事,主管氣得對她破口大罵,說着很難聽的話,其它人都暗自竊笑她,可是蘇子卻沒有多餘的心情去跟那些人生氣了,她的心裏一直在想着他。

“真是被你氣死了!呆頭呆腦!笨手笨腳!還愣着幹什麼?給我將地全部擦乾淨!”主管氣得漲紅了臉,朝她臉上扔了一塊抹布便走開。

其它人全部鬨笑出聲,幸災樂禍看着她。

蘇子回過神有些難堪的將抹布拿到廁所打溼,然後蹲在地上一塊一塊擦着地板,有一些同事還故意在她擦乾淨了的地方潑上水或是踩幾腳,她一直擦了一個早上還是沒有擦乾淨,因爲她的眼睛一直是看着他的辦公室的。

“蘇子!!!”主管的咆哮聲不知何時又響起,伴着幾個人的竊笑聲。

蘇子慌張下立刻擡頭看着他,一臉茫然。

“你看你擦的什麼地?!”主管氣憤的指着髒兮兮的地面對她吼道,一臉不悅。

“對不起!對不起!!!”她不斷道歉,眉也皺了起來,她記得她都擦乾淨了的呀!爲什麼會突然變成這個樣子了?想到這又立刻拿抹布用力擦着誰知被主管一下子奪了過去,還將她用力推倒在地,蘇子不知所措的看着他。

主管憤憤看着她便大罵:“你個蠢貨!叫你做事你不會,叫你擦地也不會!叫你叫///牀你是不是就會了?!擦個地還一直東張西望勾//引誰啊你?虧你長的趣靜那麼不要臉!!!”

我的青春期日記 蘇子眼中的茫然一下子變成了慘淡,蒼白着臉,她不是憤怒被人罵,她只是不想她這個樣子被他看見。除了他,任何人任何話都不重要。

“還蹲着幹什麼?滾啊!下午不用來了!別讓我在今天在看到你!!!”主管罵完將那個腦兮兮的抹布往她臉上一扔然後走開。其它人鬨笑散開。

蘇子將抹布從臉上拿下來,一臉淡然,除了他沒有任何人可以傷害到她,所以她又站了起來然後走到廁所裏洗臉,洗臉的時候聽到正在上廁所的那幾個女同事們在廁所間裏偷偷說她的壞話。

“哎,你們看那個蘇子,天天做事像一個遊魂一樣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就是!每天一個憂傷的樣子當她是林黛玉呀?還不是想勾///引我們的上級好上位嗎?!”

“我懷疑她身上那些吻痕全是跟我們公司的男人搞//過了,哈哈哈,她這麼下賤。”

那幾個女人聊着聊着笑了起來,言語惡毒。

蘇子洗臉的動作僵硬了下,然後又繼續清洗乾淨面無表情的走了出去,內心一片平靜,她要留下來就不能和任何人發生爭吵,爲了他,在堅難的事她都會忍,想到這她朝着他辦公室深深看了一眼,暗下決心。

“蘇子。”一個陌生的男子聲音響起。

蘇子朝着聲音方向望去,先是凝眉然後眸中情緒散開,張嘴驚喜道:“你是,葉離?”

那個身着一身休閒裝的男子對她輕輕一笑。

餐廳內,氣氛幽靜。

正是中午的時候所以用餐的人秀多,但是卻沒有其它餐廳那樣的吵鬧。

蘇子邊切牛排邊微笑着問他:“這一年多來你去了哪裏?怎麼一直沒有你的消息?過的還好嗎?”雖然他因爲一年前的那件事似乎和她有些芥蒂,可是在怎麼說都是曾經的朋友她早己忘了那些不快,相信他也忘了。

葉離隨意喝了一口紅酒然後看向她,輕輕一笑:“你一下問這麼多我應該先回答哪一個?”

蘇子頓時一臉囧樣。

“哈哈,你還是那樣愛不好意思。”葉離愉快的笑了,黑眸熠熠。

蘇子這才放鬆下來,吃了塊牛排對他嘻嘻道:“所以你就快快告訴我嘛。”

“一年前那次離開後我跟他一起去了英國建立公司,此後又去各國開分公司,很忙所以就沒有什麼消息。”他悠然喝着酒道。

“那……那一年中,你們過的好麼。”她放慢了手中切牛排的動作輕聲道,眼中有着愧疚和關心。

葉離眸色一轉,聳聳肩:“你看我們像是過的不好的樣子麼?”說完看到她眉宇間的憂傷更深於是這才認真道:“剛離開的時候他身上受了重傷所以一直處於昏迷的狀態,一直都是安妮照顧他,而那個時候他又被爺爺趕出了組織所以我們要另謀生路,由他策劃然後我去找人投資開了一家公司,隨後我一直幫於公司的事他則在醫院療傷直到去年九月纔好起來。”

她靜靜聽着,眼皮不時顫着,握着刀叉的手漸捏緊。

“在這期間我一直想和你聯繫,因爲不想讓你擔心他,可是你的手機好像打不通加上公司的事又忙所以擱淺了。”葉離輕描淡寫道,然後注視着她語氣放軟:“你放心,這一年他都過的不錯,不然也不會有現在這個出現在你面前的安夜了,只是,有些事,解鈴還須繫鈴人。”說完意味深長的看着她。

蘇子漸咬住脣,小聲道:“謝謝你告訴我這些,葉離。”

“呵呵,說什麼謝謝,我們是好朋友不是麼?”他笑着拿想酒杯,她亦笑着與他相碰,清脆的響起中友情又回來了。

中午用過餐後他說還有些事要處理所以先離開,但是還是開車將她送到了公司門口,二人互相交換了電話號碼,蘇子下午雖然被主管通知不用去上班可是她的包還在公司裏,想到這她又來到36樓拿包。

“聽說了嗎?主管被辭了。”

一進去便看到同事們圍在一起議論紛紛,有幾個人還用不爽的目光瞪着她,蘇子的心頓時緊了一下,然後拿起包便問前臺。

“發生什麼事了?”

前臺撇撇嘴道:“還不就是我們主管被老闆辭了,聽說是因爲損失了一個價值一百萬的合同吧,咦,你怎麼還不走,不是下午不用上班的嗎?” “哦,原來是這樣。大文學”蘇子聽了之後怔怔道,然後拿起包便走進了電梯,電梯門關上的那一刻她的眸光變得複雜。

主管怎麼就這麼突然的被辭掉了?

深吸一口氣閉上雙眸,難道……是他?

夜晚,偌大的別墅裏靜悄悄,那奢華的裝飾看上去都失去了光華。

安夜坐在餐桌上安靜用餐,白色的餐桌,白色的盤子以及象牙白的筷子,唯獨只有他身着黑色的衣,更顯出那極致的黑色魅惑。

“夜,今天的牛排做的好吃嗎?是我親手做的。”安妮擡頭望着他嬌聲道,今天她特地穿了一件性感的黑色吊帶裙,裏面若隱若現,加之她烈焰紅脣,膚色白皙,只要是男人就會被她給迷住。

“恩。”安夜只是隨口應了一句,看都沒有看她一眼,白皙修長的手指拿着刀叉優雅的吃着,看不出情緒。

安妮眼中的期待變成失望,可是她卻並沒有放棄而是走到他身邊然後將身子趴在他身上,脣湊近他耳邊吹了一口熱氣:“今天,我沒有穿內//衣……”說完酥/軟的胸//貼在他胳膊上輕輕摩擦着。大文學

安夜黑眸閃過一絲不耐,但還是沒有顯現出來,只放下刀叉對她道:“你去房裏洗個澡。”

“好!!!”安妮聽了之後立刻高興道,然後在他臉上重重親了一口便歡快的朝二樓跑去,她等這一天等了很久,至從一年前他與她一起到美國去後他便在也沒有碰過她,今天,今天終於可以讓她如願以償了!

她走了之後安夜面無表情的喝了一杯紅酒,漆黑的眸透過紅色酒液看上去有幾分妖嬈,昨夜她究竟去了哪裏,他等了她這麼久,而且電話也不接,難道……想到這他臉色一下子陰沉了下來,不說話的樣子格外可怕。

“夜!” 天價婚約,隱婚總裁超完美! 葉離的聲音急促響起,門纔剛開他便朝他小跑過來,面色凝重,安夜眉梢輕擡了一下,葉離平時總是從容不迫的,今天這麼急難道有什麼重要的事發生?

“什麼事?”他仍在輕飲紅酒可是表情己經嚴肅起來了。

葉離朝四周看了一眼,那些手下頓時識相的全部離開,他意味深長的在二樓房門停留了一會兒然後湊到他耳邊道:“神奈明去找黑豹了。大文學”

“啪”的一聲,玻璃杯在他手中碎裂,鮮豔的血從指縫中緩緩流出,而安夜眸色發寒,聲音更是冷如冰雪:“繼續說。”

“他是昨天去找的黑豹,具體說了什麼我不知道可是黑豹己經將他手下全部勢力轉移到了他的手中。”葉離表情凝重道,同時又別有深意的看到了二樓房門一眼。

安夜漆黑的眸中情緒風起雲涌,看着手中的鮮血一字一句道:“馬上派所有兄弟找到黑豹保護他。還有,查出內鬼是誰,交由我親自處理!!!”說到這的時候手掌握緊發出咔咔聲響,雖然他被安老爺子趕出了組織可是他不能看着神奈明要搞跨他們夜組織,那是爺爺花盡心血才建立的!至於那個內鬼,他一定會讓她生不如死!!!

“爲什麼要保護他?現在神奈明一定收買了黑豹……”葉離疑惑不解道,不明白安夜這樣的做法。

安夜沒有說話,可是那陰沉的臉色己經說明了一切。

“你去哪裏?”葉離見他拿起椅背上的黑色外套就朝外走去立刻急聲喊道,可是安夜卻不理會徑直出去,過一會兒跑車傳來發動聲,當他走到門外的時候車子己經消失不見。

一直躲在門後偷聽的安妮也從二樓走了下來,驅退了所有的下人和傭人,整個偌大的大廳一時間只剩下她與他二個人。

葉離緩緩轉過身看着她,神色複雜。

“你懷疑我?”安妮被他那銳利的眼神給看得心慌意亂起來,可是表面仍假裝鎮定,這件事一定不能讓安夜知道,否則……她擔心的不是她被他殺死,而是他會恨她,那樣她就永遠失去與他在一起的機會!!!

“我什麼都沒有說,你何必緊張。”葉離黑眸涌動了一下然後輕聲道,雙手插入褲子口袋中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

安妮聽了之後尷尬的笑了笑,然後深深看了他一眼,氣氛有些微妙了,葉離肯定是知道了什麼,如果他知道會不會跟安夜說?他之所以剛剛沒有說肯定是想看她的態度?怎麼辦?怎麼辦?就在她心亂如麻的時候突然聽到葉離開口了。

“你愛他,可是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做就是害了他。”

一直搭在椅背的手突然收緊,安妮呼吸有些急促了,擡起蒼白的臉看向眼前表情嚴肅的男子,心倏然刺痛,啞聲道:“你以爲我想這樣嗎?!我愛了他整整二十年可是他呢?!他連看都沒有看我一眼!!!只是在酒讀書閣隨便和一個女人上了牀就愛上了她?!你叫我情何以堪!我爲了他連爺爺都不要了……我什麼都沒有我只有他了……”說到這哭了出來,她這樣一個堅強孤傲的女生,一旦哭,卻如小女生般柔弱無肋。

葉離的眸光閃爍了下,聲音變柔:“你放心,這件事我不會說,只是,你不要在做錯事了,你這樣是害了爺爺還有他,你不是很愛他嗎?那以後就不要在做傷害他的事。”

“我能怎麼樣?愛他他不理會?!我只有不擇手段!!!你知不知道我恨死這樣的自己了,我以前不是這個樣子的!!!”安妮情緒失控,手捂住臉頰輕輕抽噎着,傷心欲絕。

葉離走到她身前然後伸手將她抱在懷中,感受到她在他懷中的身體輕輕顫了一下,他深吸了一口氣輕聲道:“我不會說,我也不會讓任何人說,但是你不能在繼續這樣錯下去了,因爲我不想看到爲了愛情變得這樣陌生的你。”

安妮表情怔了一下然後擡起含淚的眸看向他,他在對她微笑,像小時候那樣每次她受傷的時候他都是這樣安慰她然後抱着她,想到這心莫名一暖。 “呵呵,你也會穿成這樣。”他低頭的時候看到她黑色的吊帶裙內春//光,因爲裙子是透明的黑紗所以圓潤的胸//部清晰可見,還有那纖細的腰還有下身僅穿着一條丁//字//褲的臀……做爲男人的他,做爲深愛着她的他,怎能沒反應?

“我……我……”她有些尷尬,更多的卻是羞愧,他與她從小一起長大自然知道她平生最討厭穿成這樣,可是現在卻爲了他而這樣。

葉離深深看着她沒有說話,臉頰仍在淡淡笑着,但是眸中卻開始有一絲心痛。

安妮心裏忐忑不安也沒有看到他表情的變化,他就這樣抱了她很久很久,過一會兒當他準備鬆開手的時候她卻有錯錯愕的看着他,葉離見她如此表情,於是凝眉問:“怎麼?”

“你……”她說話間手己經握住了他抵住她小腹那兒堅硬的不位,黑白分明的眼中全是不可置信還有一絲說不出的複雜情緒,他竟對她有了反應……

葉離臉上立刻閃過一絲慌亂,伸手就要掰開她的手同時沉聲道:“是個男人看見你這樣都會有反應,你不必多想。”

“葉離,你喜歡我是嗎?”她輕聲問着,手仍抓住他那兒不放開。

“我叫你放開聽到沒有,要是被安夜看到了後果怎麼樣你自己知道。”她那樣純透的眼神還有熱烈的紅脣都令他有些控制不住洶涌的情感,可是他不能,只有對她更兇。

看着他羞怒的表情安妮的心一片酸澀,是呀,她怎麼這麼傻呢?怎麼就沒有看出他一直愛着她呢?手怔怔鬆開,她低頭心亂如麻,直到聽到他轉身離開的腳步聲時這才恍然擡頭然後不確定的又問了一句:“你,你真的不會告訴他是我泄密的這件事嗎?”

葉離前進的腳步頓了一下然後堅定道:“不會。”就在他剛說完要離開的時候她突然從身後緊緊抱住他,葉離心一震,下意識就要伸手推開她,可是她早己不顧一切的吻上他的脣,同時手握住他的放在自己柔軟的胸部上摩///擦着。

“安妮……”他又氣又驚的看着她,可是脣卻感受到她最真實炙熱的吻,那柔//滑的小舍正挑豆着他脣上的每一根神經,同時他的手隔着一層薄薄的紗摩///擦着她的柔軟,小時候只在夢裏夢到過的事情此刻真實上演,他一時間竟有些反應不過來。

“葉離,要我好嗎?要我……”她激烈的吻着他,抓住他手的手鬆開一路從來到他褲///襠處然後柔按了起來,呼吸有些急促了,葉離,原諒我,原諒我用我的身體迷住你,因爲我怕你會背叛我,出賣我,只有你愛我愛到不可自拔纔不會將我背叛他的事情說出去,我要利用你所以只好這樣對你,對不起!!!

戀你上癮 葉離所有的理智和堅定在她的吻和愛府下潰不成軍,從被動變成主動,韓住她的脣瓣便用力西着,同時舍頭與她糾纏,雙手將她的腿用力擡高盤在自己的腰上,手帶着迫不及待以及幾分的顫抖直接拉下她的內酷然後就這樣進//入了進去,二人同時發出一聲喟嘆。

“唔……去我房裏……”她仰起頭嬌//喘道,手無力的穿過他衣衫在他的的胸膛內四處愛府,手指故意輕輕彈弄他那挺//立的紅豆。

葉離啃噬一般的西允着她的頸脖和鎖骨,臉深深埋在那兒,喘西粗重,一手托住了她的臀使她身體保持穩定,一手則在她胸//部不斷抓//玩着,然後一步一步朝着樓上走去,每走一步下身都會深深埋//入她身體裏一些,撞//擊着。

WWW.тTk дn.C〇

二人氣息都亂了,喘西急促。

“啊……啊……哈……”她無力的將臉趴在他的肩膀,任他狂熱的在她脖子上又咬又啃,雙腿死死盤住他的腰,一雙白皙的手臂亦緊摟住他的脖子,感受到他詩熱的舍頭沿着下巴恬了上來然後重新吻住她的脣開始激吻,二個人的脣如同粘在一起,不斷蠕動着發出“嘖嘖”水聲,只見白色的門開了又關,關住所有的罪惡和春晴,只留下一個黑色的內//褲孤單的在門外。

夕陽西下的這座城市很美。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