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級:35級(140/300000)

物理攻擊:377·法術攻擊:150 力量:35(每點對應10物理攻擊) 精神:15(每點對應10法術攻擊、50法力) 體質:21.5(每點對應100血量及自身防禦) 敏捷:16.5(對應自身閃避率及攻擊速度) 自由分配點:0 右手:迅風法劍(物理攻擊25-25,

物理攻擊:377·法術攻擊:150

力量:35(每點對應10物理攻擊)

精神:15(每點對應10法術攻擊、50法力)

體質:21.5(每點對應100血量及自身防禦)

敏捷:16.5(對應自身閃避率及攻擊速度)

自由分配點:0

右手:迅風法劍(物理攻擊25-25,1級攻擊魔紋+2,白色武器,30級可穿戴。)

左手:最後的防禦(體質3,3級力量魔紋+2.5,黃色守衛者套裝,小圓盾,30級可穿戴,8/8——靈源城堡守衛者出產套裝,你以爲你能上去嗎?)

頭部:牛頭人之盾,(體質0.5,1級體質魔紋+0.5,黃色守衛者套裝,頭盔,10級可穿戴,8/8——靈源城堡守衛者出產套裝,人家是頭盔啦,纔不是盾牌。)

上身:騎士的準則,(體質2,1級體質魔紋+1,黃色守衛者套裝,皮甲,15級可穿戴,8/8——靈源城堡守衛者出產套裝,背棄一切信仰,只爲你,我主啊。)

腹黑爹地圈禁嬌妻 下身:森林守衛,(敏捷2,2體質魔紋+2,黃色守衛者套裝,皮褲,20級可穿戴,8/8——靈源城堡守衛者出產套裝,我主,由我來守護。)

手臂:薩滿的權杖,(體質1,1級體質魔紋+0.5,黃色守衛者套裝,護手,15級可穿戴,8/8——靈源城堡守衛者出產套裝,這是阿雅滿滿的心意啊,我主啊,你可知曉。)

腰部:光明之光,(精神2,2級精神魔紋+2,,黃色守衛者套裝,腰帶,20級可穿戴,8/8——靈源城堡守衛者出產套裝,不迴應人族的光明神丟棄也罷。)

腳部:貓之敏捷,(敏捷2,2級敏捷魔紋+1.5,黃色守衛者套裝,長靴,20級可穿戴,8/8——靈源城守衛者出產套裝,喵,誰也不會比我更快。)

無敵從氪命開始 背部:力量源泉,(力量2,2級力量魔紋+3,黃色守衛者套裝,護甲,25級可穿戴,8/8——靈源城堡守衛者出產套裝,戰靈,來與我一戰高下。)

項鍊:無

戒指:2/4,獸人之心,(力量1,1級力量魔紋+0.5,紅色戒指,10級可穿戴——獸人,受人,傻傻分不清楚。)

人族榮耀,(精神1,1級精神魔紋+1,黃色戒指,20級可穿戴——人族,神與我們同在。)

技能:甘露術(2級,回覆自身血量五分之三,消耗250法力,冷卻時間1H。)

牽引之力(2級,牽引仇恨,消耗100法力。)

血轉之術(0級,消耗當前等級全部法力轉換爲同等血量,冷卻時間24H)

真·瞬殺(對目標造成120%物理攻擊,消耗200法力,一轉戰靈專屬技能。)

劍技(對目標造成110%物理攻擊,消耗50法力。)

真·劍雨(對目標造成150%物理攻擊,消耗400法力,二轉戰靈專屬技能。)】

看着暴爽的屬性,落地繁花整理了一下揹包裏的紅藍瓶,很放心,很大膽的上樓,咳咳,找死去了。 什麼樣的死相可以讓一個大男人痛哭流涕?什麼樣的死法可以讓一個莽撞沒大腦的傢伙恨不能立刻死去?

有一答曰:人肉冰串、血流滿地也。

從進入《夢世》開始,只第二次死亡卻第二次掉落武器的落地繁花失魂落魄的站在靈源城廣場上的復活點內,渾身僵硬着,動彈不得,即使是被後面陸續出來的復活人員不斷碰撞擠壓也沒有一絲一毫的反應。

前文說道,自認爲實力暴漲,隱藏任務是小扣死的落地繁花很是自信滿滿的爬上了靈源城堡白花花的第九層,進入第九層後,落地繁花才發現,這裏與前八層的幽暗慘綠環境完全不同,從牆壁到天花全部都是白骨拼成的裝飾,透明蕾絲冰晶的地板內也鑲嵌着各種人類和獸類的頭骨,可以說,第九層是白骨的世界。

大殿內有一高陡的白骨臺階,臺階上是一整個巨大猙獰的動物的白色骨架製作的王座,而王座之上,是一個即使全身包裹在黑袍中也能看出消瘦異常的身影。

如果不是周圍白骨森森的環境,如果不是那高坐於王座之上的消瘦身影骨骼分明的修長手掌握住的漆黑鐮刀狀法杖,任誰也無法相信,這樣一個穿着黑袍,連黑袍都顯得格外肥大的消瘦身影居然是靈源城堡的最後BOSS。

“落地繁花,你終於來了,吾已等你甚久。”

在落地繁花沒有踏上臺階前一直低頭不動的BOSS在他踏上臺階時候,如同觸發了機關,緩緩擡起頭,露出蒼白近灰的臉,蒼灰臉上嵌着的黑沉沉無眼白的眸子深深的看向落地繁花,只看得落地繁花一陣寒顫。

那是一雙怎樣的眼睛啊,毫無任何色彩在其中,無愛無恨無慾無念。就好像是所有恐怖電影中詭異出場的布偶娃娃鑲嵌的黑色鈕釦一般,能看得心中有鬼的人,心慌慌,精神不振。

幸好大大咧咧的落地繁花也就小屁孩的時候偷窺過女娃娃尿尿,女鄰居洗澡,中二期也就揪揪女同學的麻花辮什麼的,虧心大事還是沒有的。

看久了那無光的全黑眼睛,落地繁花表示麻麻再也不擔心我一個人不敢看恐怖電影了,so easy。

不知該不該慶幸,明明應該是法師類別的BOSS,在落地繁花進入了法師的攻擊範圍內也沒有率先發動攻擊,讓成功進入系統視野範圍的落地繁花順利讀取到了BOSS的信息。

【???,等級???,精靈族法師,???。】

“特,一路上來面對了三族所有職業,這貨不是法師還能是什麼,就不能來點有用的信息麼?”

可惜,大約是等級相差太過於懸殊的緣故,讀取到的信息對落地繁花一點幫助也沒有,剩下的就全部都是讓他崩潰的問號。

“你是不可能戰勝吾的,回去吧,回去吧。”

BOSS低沉暗啞的聲音不急不緩的響起,那話讓本就焦躁的落地繁花心情越發的不好。

王者榮耀之絕世戰魂 “都特麼的爬到這裏了,誰要回去啊。”

┑( ̄Д  ̄)┍,所謂不作死就不會死這句話果然還是很有道理的,落地繁花他自己要作死是誰也攔不住的。

牽引之力不要藍似的不斷甩向BOSS,可惜,等級的巨大差距讓BOSS對這類技能完全免疫,BOSS依然紋絲不動的坐在王座之上。

無奈之下,落地繁花只好作死的靠近BOSS,舉劍砍去。

不過,如果BOSS能那麼輕易的被落地繁花砍中,那麼他還是高大上、酷炫狂霸拽的最終BOSS嗎?

很顯然,BOSS什麼的還是十分高冷的存在。

所以,我們的BOSS大人一揮法杖,一道旋風就冒出,將面前舉劍的落地繁花刮飛至臺階下。

“吾已說了,回去吧,再不退去,吾就送你回去。”

有沒有說過,落地繁花此人在現實中,雖然看似爽朗豪邁,但卻是個隱形的抖M存在,越是不可能的困難事情他越是要嘗試,越是疼痛他還就越喜歡湊上去。

所以,雖然身爲直男的落地繁花找過好幾任的女朋友,但女朋友們都因爲無法接受他在日常中各種找虐的行爲而宣告分手。

畢竟,不是每個女孩紙都喜歡打男朋友的,更不是每個女孩紙都喜歡男朋友被打一巴掌以後,還一臉紅暈陶醉的湊上另一面的臉求再來一把掌的。

神脈至尊 女孩紙什麼的可都是楚楚可人、嬌媚柔弱的存在,虐【待】狂、抖S什麼畢竟還是很少很少的存在,反正身爲隱形抖M的落地繁花就一直無緣找到屬於他的抖S女神。

所以,所以,面對這麼困難的BOSS,落地繁花會乖乖的聽話,然後乖乖的走人麼?

顯然是不會嘛,所以,滾了一圈又一圈的落地繁花紅着一張不可控制的俊臉,激昂的衝着BOSS大人吼道,“我絕對不會認輸的,你死心吧,我今天不把你推倒消滅掉,我就不是落地繁花。”

BOSS無光的黑瞳凝視着憤慨激昂的落地繁花,蒼白無血色的脣緩緩勾勒出一抹笑容,似讚歎落地繁花的勇氣,似嘲諷落地繁花的不知死活。

二轉戰靈專屬技能【真·劍雨】炫麗奪目的劍氣還未到BOSS大人跟前,就被一堵冰牆擋住然後消融。整個過程快得讓落地繁花得意的表情瞬間凝固在臉上。

接下來就完全變成了BOSS大人的各種法術技能雜燴大展覽,第九層內瀰漫着火元素的炙熱,水元素的冰冷,風元素的冷厲,土元素的厚重和木系元素的青翠。

從來不知道法師能全能到這種地步的落地繁花在躲過一輪元素攻擊後,看着BOSS大人毫不費力的模樣,突然覺得自己似乎是在嚴重的作死了。

可惜,打都打了,就算他想停手,玩的那麼歡快的BOSS大人也不太可能放過他。

所以,落地繁花只好各種技能不要命的甩出,各種紅藍瓶不要錢的往嘴裏塞,然而,血量掉的飛快,揹包裏的紅瓶都來不及緩衝,法力更是不斷減少,藍瓶完全供應不上消耗的節奏。

無數的風刀割破嶄新的守衛者套裝,落地繁花不用看都知道,裝備的耐久值絕對掉落的刷刷的,連心疼都來不及,因爲,一道名爲水箭,實則應該叫一柄冰制長槍的技能已經出現在了BOSS大人手中。

就見BOSS擡起黑袍滑落露出的蒼白骨幹的手臂,就那麼輕輕的一投擲,水箭剎那間飛昇空中,然後在落地繁花驚懼大睜的黑眸裏不斷放大。

是的,可憐的落地繁花就這樣被一柄冰槍嚴嚴實實不可抵擋的從腦袋上直接穿過下方某個不能明說的洞口穿過,牢牢固定在地板上了,就好像是一根剛剛處理好準備烤制的肉串。

玩遊戲時擬真疼痛值永遠喜歡選擇99%最高上限的落地繁花表示,人肉烤串不是你想做就能做的,那樣的疼痛連落地繁花都恨不能立馬死去,但偏偏被固定住的他完全無法動彈,只能悲慘的感受着全身血液不斷流失的痛苦,更悽慘的是,半殘的血量雖然在不斷流逝,但那個速度不斷的提示着他,離能死亡還差好一會兒呢。

而我們的BOSS大人就這樣穩穩的坐在王座之上,看着被串成肉串鮮血流溢滿身的落地繁花,薄涼的脣卻發出微不可聞的嘆息。

這個死亡纔不是因爲上次那個自己不能控制的割腕自殺的怨念呢,絕對不是,絕對絕對不是。

“你是無法打倒吾的,就這樣吧,就這樣吧,不要再來了。”

呆呆的站在復活點的落地繁花突然有了動靜,只見他捂住自己的胸口,那裏傳來的劇烈跳動和臉上滾燙的炙熱感都在提醒着他還活着,和他此刻激動亢奮的事實。

慢慢的蹲下將腦袋埋進彎曲的膝蓋裏,落地繁花無人看見的俊臉上此刻是詭異的潮紅。

“果然,果然,好刺激,果然好想再來一次。” “果然,果然,好刺激,果然好想再來一次。”

【觸發攻略目標落地繁花,落地繁花好感度50%,統計攻略值80%。】

艾斯安格望着再次從眼前消失的落地繁花重重的嘆了口氣。

從一開始攻略到現在,好感度沒加多少,到時攻略值一直在不斷升高,莫斯表示,抖M的世界,身爲平凡人的他不懂啊,這貨到底是怎麼從一個正直(霧)爽朗(大霧)的直男(絕對霧)進化成直中有彎、彎中帶直的抖M的啊?達爾文都表示無法理解啊。

“果然是我的錯嗎?爲了自己心裏能好受,將這些存在全部當成虛假的NPC,爲了自己不再面臨死亡,隨意的扭曲着這些個性鮮明的存在。”

艾斯安格隱藏在黑色斗篷下蒼灰的臉上滿是迷茫之色,脆弱,這個詞首次出現在他的身上。

化身爲粉色圓球的智腦諾亞皺着秀氣的五官心疼的在艾斯安格的懷裏直蹭,沒有說話,只能用行動表達自己的安慰,這個時候,不管說什麼其實都沒有用,因爲艾斯安格完全處於自己的世界裏。

不自覺的揉緊懷裏的諾亞,本就沒有一絲光彩的黑瞳裏更是一片霧濛濛的深邃。

她只是一個平凡的女生啊,沒有傲人的智商,沒有高深的見識,沒有滿腹的才華,更加沒有過人的容貌,二十年的生命裏,也就比其他的同齡人感情稍顯淺薄點,心裏面沒有那麼多的珍貴存在,但這不是這個破系統選擇自己的理由啊。

如果,如果,只是如果,這些世界都是真實的,那專家們說的所謂的平行時空,那些人,嚴卿,李暄,李竹然,落地繁花都是真實的,那麼,她對他們造成的影響是不是就會改變他們本身的命運?

如果沒有她,是不是雜草一般堅強的嚴卿會與李傲翔經歷重重磨合,然後幸福的在一起?

即使以前在看這類電視劇的時候總是諷刺灰姑娘是無法在皇宮裏存活的,灰姑娘和王子的愛情童話,其實是建立在灰姑娘本身就是貴族的事實上的。

但那時有沒有哪怕一絲的羨慕這樣歡喜冤家一般的感情呢?有吧,畢竟每個女孩都憧憬過公主夢的。

那麼她的加入和離開,沒有真實的和嚴卿相處的劉洛冷還會愛着嚴卿嗎?如果不愛的話,那麼嚴卿怎麼辦?她是不是毀掉了一個女孩本該幸福的一生呢?

只因爲自己所謂的攻略任務,只因爲她,不想死。

相同的,如果沒有她,李竹然和李暄是不是會幸福點,就算愛恨糾葛,至少,至少,他們都還活着。

“真是讓人厭惡啊,真是讓我厭惡啊。”諷刺、自嘲、冷笑。

“莫斯。。。。。。”諾亞擡起頭,看向艾斯安格,同樣粉嫩嫩毛茸茸的小爪子撫摸上艾斯安格蒼灰的臉龐,想開口說些什麼,卻不知道應該怎麼安慰,畢竟再怎麼人性化,也改變不了諾亞身爲智腦的事實,人類複雜的思維實在讓諾亞無力。

卻見艾斯安格嗤笑一聲,脆弱全部退卻,黑暗森然的氣息遍佈,黑霧霧的眼瞳如黑曜石般閃耀出一種幽暗的神采,“畢竟老話說的對,死道友不死貧道,爲他人付出的偉大情懷,我似乎從來都沒有過,呵,我果然不適合文藝的感慨啊。”

是啊,她只是普通人,她還不想真正的死亡,既然這該死的系統找上了她,那麼,就只能將這一切都當成遊戲。

所以,對不起,以前,現在,以後的遇到她的人們,如果恨的話,就請深恨,這是你們的權利,也是她唯一能給予你們的東西了。

“話說,這次任務還真是悲慘,妥妥要失敗的感覺,NPC和玩傢什麼的,實在無法勾搭啊,城主和BOSS雙線刷好感,也纔剛剛破了一半,哎,難道就只能失敗了?”

到底應該如何完成任務啊?如果,如果能聰明一點就好了。

話說另外一邊,再次死亡的落地繁花沒有過多的在復活點停留,也沒有再次選擇繼續任務,剛剛恢復意思的他就果斷的下了線。

羅凡,也就是《夢世》裏的落地繁花,從膠囊式的遊戲倉中坐起,和名字一樣一樣的,最多隻能說是清秀的平凡臉上各種糾結。

脖子以下拉窗簾走起。

果然絕壁還是因爲城主大人那張在精靈族都是一等一精緻的臉的緣故啊,在M果看夠了那些個高鼻樑深眼窩,看得都快審美疲勞了,所以,城主大人那麼東方的精緻美感實實在在的讓看夠粗毛孔的自己好好的洗了一把眼睛啊,口水。

嫌棄的把胖次脫到一邊,羅凡看着還半豎着的某槍,在腦子裏狠狠的過了一遍那些年美腿大胸的女盆友們和某島國的精彩愛情動作片,然後英勇的握槍,準備來一發擼啊擼。

QAQ,兄弟,乃表癱瘓啊,那些可都是口水灑灑級別的美女啊,就算有些金髮藍眼各種深邃好似妖怪,那也表這樣對自己啊,本是同根生啊,總不能連你也審美疲勞了吧,那自己以後還有什麼【幸】福可言啊,大不了乃想看什麼下次去快播裏找啊。

忽然,某城主大人的平和清淡眼睛和某BOSS的黑霧冷瞳在羅凡的腦海裏一閃而過,羅凡整個人一個激靈,某槍瞬間高舉,一股水流劃破長空噴射而出。

“我擦,果然直男什麼的完全是個笑話,性別不同怎麼談戀愛,QAQ,原來直男從來都不存在,直男只是因爲還沒遇到能彎腰的存在,媽媽醬,你家兒子沒救了,徹底沒救了,你家兒子居然花心的看上了兩個男人,還是兩個虛擬男人,媽媽醬,你果然還是趁着年輕和老爸再生一個弟弟吧,你家大兒子註定要孤獨終生了,Q,大美腿再見,大白胸BYBY。”

完全被自己給各種嚇壞的羅凡半坐在遊戲倉裏,瞪着眼睛嘴裏吐出各種傻瞎的話語。

求別鬧,這樣子還能不能愉快的和城主大人和BOSS大人玩遊戲啦。

“嘿嘿,既然都已經這樣的話,是不是應該去城主府丟塊肥皂讓城主大人撿一撿呢?”猥瑣的笑容綻放在羅凡清秀的臉上,嘴角甚至還流出了淫【蕩】的口水,瞬間清秀小佳人變猥瑣大叔。

不作死不會死啊,親,你確定是你丟肥皂,而不是你撿肥皂麼? 我叫落地繁花,萬萬沒想到,我還是丟,不對,撿到了城主大人的肥皂。

被埃裏安賦予了監督落地繁花重任的諾亞,在落地繁花一上線就歡快的蹦躂進了埃裏安的懷抱。

此時,埃裏安正倚在城主府書房裏的躺椅上,手裏捧着一本封面用繁複花紋體寫着魔法進階字樣的厚皮大。綠。書(纔不是什麼小黃書哦)。

“莫斯莫斯,阿落受受粗現了喲,而且還是往城主府這邊來了呢。”

“終於回來了麼?這可是他第一次在白天下線啊,而且上線後居然沒有直接去靈源城堡,果然是被殺死的次數太多厭煩了嗎?準備放棄任務了?”合上書放置到一旁,穩穩的抱住飛撲而來的圓球諾亞,埃裏安的語氣說不出是失落還是諷刺。

蹭着百蹭不厭的胸膛,諾亞表示身爲球,身爲一個圓球,果然是好星湖的事情,“阿落受受如果放棄任務的話,莫斯準備怎麼辦呢?”

“怎麼辦啊?直接用城主的皮吞掉他唄,也不知道攻略值不滿的話強制吃掉能不能算完成任務啊?不過,反正支線任務也完成了,大不了主線任務失敗好了,再死一死也不是什麼大事。”

埃裏安雖然說的平淡,再死也無所謂,但微微顫抖的手指卻也暴露出了他內心的真實。

“城主大人,冒險者落地繁花求見。”書房外,埃裏安的近身侍者蘭蒂斯輕柔的聲音響起。

“將他帶至書房,然後蘭蒂斯你就可以下去休息了。”

空靈溫柔平靜祥和卻也讓人,額,精靈難以拒絕,而蘭蒂斯顯然就在拒絕不了城主大人的行列之中。

身爲被各種嫉妒的近侍,蘭蒂斯表示他完全不想離開城主大人身邊啊,更不想讓一個長的那麼醜的精靈冒險者和城主大人單獨在書房啊,可惜,反駁拒絕的話實在說不出口啊。(城主府裏的精靈每一個都格外精緻,越是貼身伺候城主大人的精靈顏值越高,顏值低的都不好意思往城主大人身邊湊,這是城主府所有精靈共同遵守的隱形條約。)

所以,被帶至書房的一路上,被蘭蒂斯狠狠的用殺死父母般仇視的目光洗禮的落地繁花啊。

你別疑惑也別生氣,畢竟身爲近侍的蘭蒂斯都沒有進入過城主大人的書房,他沒有掏法杖出來和你決鬥,就已經算是精靈族的好修養好脾氣了,如果換成獸人,老早就拖你去鬥獸場一決生死了。

周邊沒有任何經歷存在的書房內,不時的傳來讓人面紅耳赤的呻【吟】聲,如果有精靈在附近的話,一定會闖進來救駕吧,不管是城主大人吃還是城主大人被吃,因爲,城主大人是大家的,偷嘴的傢伙都要人道毀滅,恩恩,就素醬紫。

瑰麗夢幻的書房內藤蔓密佈,如同觸【手】一般的藤蔓綁縛着赤果果的落地繁花的手腳,將他牢牢的懸吊着,雙腳併攏腳尖微微離地,雙手拉伸平吊,保持着耶穌受難的姿勢。

不完整清水版本。

落地繁花半眯着眼睛,清秀的臉蛋上一片紅暈,也不知是沉迷還是憤怒。

埃裏安就倚靠在躺椅上翻着書,耳邊的靡靡之音和眼前的肉【體】橫陳都好似入不了他的耳入不了眼,他的淺綠色眼眸裏只有一片冷清平和。

時間線回溯到十幾分鍾前。

【觸發攻略目標落地繁花,落地繁花好感度70%,統計攻略值90%。】

埃裏安看着推門而進的落地繁花,不敢相信只是下個線,好感度居然突然暴漲了20%,落地繁花這傢伙到底下線做什麼了啊,難道來城主府不是爲了放棄任務?

而站在門口的落地繁花背靠着書房門,躊躇不定的仰望着半臥在綠色藤蔓貴妃椅上的埃裏安,埃裏安淺綠色的眼眸很純淨,不是BOSS君那種深邃着始終吸引人目光的暗沉,而是那種好似蹲坐在湖邊,清澈透亮的湖水倒映着自己的那種透徹,讓自己不看穿被也甘之如飴,因爲,他看着你的時候,他的眼中就只映着你的存在。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