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聳了聳肩,裹了裹衣服,躺在了牀上。

祁逸宸也沒有說話,躺在了她的身側,一直看着她。 許清涵倒是困的要死,很快就呼呼的睡着了。 再次看到許清涵安靜可愛的睡顏,祁逸宸心裏突然有一種很異樣的感覺,只是一瞬間,那種感覺便被他心中的不爽所代替。 他嘴角勾起一抹壞笑,身影便消失在了牀上。 祁逸宸自然沒安什麼好心,看到許清

祁逸宸也沒有說話,躺在了她的身側,一直看着她。

許清涵倒是困的要死,很快就呼呼的睡着了。

再次看到許清涵安靜可愛的睡顏,祁逸宸心裏突然有一種很異樣的感覺,只是一瞬間,那種感覺便被他心中的不爽所代替。

他嘴角勾起一抹壞笑,身影便消失在了牀上。

祁逸宸自然沒安什麼好心,看到許清涵安穩的睡着,他就想弄出些事情來,於是,滿屋子的靈異事件。

時不時的玩個穿牆,弄得整個屋子裏冷氣森森的。要不就是廚房裏的碗筷莫名其妙的掉到地上,發出噼裏啪啦的聲音。更可惡的是,他居然沒事就開電視關電視玩,而且還把聲音開到最大。

最後,原本睡的十分香甜的許清涵,成功的被她吵了起來。

“祁逸宸,你搞什麼毛線。”許清涵怒吼一聲,將一旁的枕頭扔了出去。

祁逸宸見惡作劇成效顯著,居然有一種莫名的成就感。這是他馳騁商場,變成商界第一人時,都沒有過的成就感。

這個把戲玩夠了,祁逸宸又開始琢磨新的遊戲。而這期間,許清涵忽忽悠悠的又睡了過去。

這時的祁逸宸還沒發現,和許清涵在一起,自己變得越來越幼稚,越來越孩子氣,卻也活得越來越真實,越來越有味道。

……

ωwш_ тtκan_ ¢○

祁逸宸的惡作劇不僅成功騷擾到了許清涵,也殃及了熟睡的張九叔。許清涵發作之後,張九叔也起了身,走到祁逸宸的身邊,伏在他耳邊說了句話。祁逸宸就立刻關上了電視,消失在了客廳之中……

B市另一端的高檔會所裏,“祁逸宸”正與幾人聊着天,喝着酒,其中還有兩個熟人。這時,他突然起身,“各位,我有事先出去一趟,你們好好玩着。” 說罷他看了一眼身側的男人,那個男人便是葉天行。葉天行對他微笑了一下,便與一旁的朋友們繼續玩耍聊天了。

走出包房的“祁逸宸”走到一個安靜的角落,手插着兜,面無表情的看着前方,聲音更是陰冷到極致,“還沒得手?”

這時,前方出現了一個淡淡的鬼影,那人有些驚恐的回答,“對不起,今天許清涵的家裏出現了一個老道士,他實在是太厲害了,我根本就無法近身。”

“廢物。”“祁逸宸”一揮手,前方那鬼就被掀到了身後的牆上,雖然實體對鬼魂沒有阻擋的力量,可是它的身影卻淡了幾分。

“對不起,對不起,您不要生氣,我會繼續尋找機會,一定完成任務。”那鬼立刻跪在地上,乞求着。

“祁逸宸”邪異的勾脣,伸出手,一把抓住了那鬼的下巴,將它的頭慢慢擡起,“不要以爲我不知道你和許清涵的交易,不過你也要記住,你父母的病就算有錢,也未必治得好。你若不聽話,就算有了錢,他們也不會有被救治的機會。”

說完,“祁逸宸”便回到了包房之中,獨獨留下了那隻鬼。

那鬼低着頭,眼中閃過一絲不甘,隨後身影慢慢淡了下去,也消失在了靜僻的走廊之中。

回到包房之後的“祁逸宸”坐到沙發上,摟過身邊的孟欣欣,“天行。”

“宸少。”身旁的葉天行恭敬的回道。

“陪我回公司,我要處理些事情。”“祁逸宸”掃了他一眼,黑眸之中閃過一絲狡黠。

“是,宸少。”

“祁大哥,今晚這麼着急走?”孟欣欣軟綿的趴在祁逸宸的懷裏,不捨得離開,“人家纔來嘛。”

“祁逸宸”勾起脣角,寵溺的颳了下孟欣欣的鼻尖,“來日方長,改天我會再來找你。”

“那欣欣就等祁大哥嘍。”孟欣欣嬌羞的將頭埋在“祁逸宸”的懷裏。

二人膩歪了一會兒以後,“祁逸宸”與葉天行就離開了。但是,這剩下的人裏面還有一個熟人。那人看着他們遠去的背影,眼中閃過一抹不明所以的神色,旋即他掃了一眼旁邊的孟欣欣,也起身離開了。

與此同時,祁逸宸被張九叔帶到屋裏以後,二人就進行了一次男人與男人之間的談話。原本對這老道還有一絲懷疑的祁逸宸徹底相信了他的能力,因爲他做到了許清涵都做不到的事情。

“只有半個時辰,你要節省時間啊。”張九叔一臉猥~瑣的說道。

祁逸宸拿起手中的符咒,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老頭,等着收好酒。”

說罷,祁逸宸伸出手,推開了房門,走去了自己的臥室。

……

許清涵睡的正香,突然感覺有些呼吸不暢,好像被什麼東西壓着一樣,全身都動彈不得。

不僅如此,還夢到有一個人在摸自己的身體,癢癢的,涼涼的,讓她忍不住皺起了眉頭,吱嗚了兩聲,“哎呀……別動,癢。”

不過,這手似乎並沒有因此而停止,反而愈發的放肆。

他一隻手掐住許清涵的腰線,慢慢摩挲着。雖然許清涵看起來小巧,可是身上卻一點都不比那些女人遜色。特別是此刻她身體的溫暖,多久了?多久沒有觸碰過這麼溫暖的東西了?

想着想着,他更加放肆的撫摸着身下睡美人兒的腰身。隨後他看到身下的人兒皺眉噘嘴哼哼唧唧的樣子,忍不住笑出了聲。

許清涵想動,卻渾身沉的厲害,難道是鬼壓牀了?

這樣想着,她立刻用盡全力睜開了眼睛,結果眼前出現的是一張放大的臉,而自己的雙眸也對上了那雙幽深,還帶着些許戲謔的黑色瞳孔。

原來真的是“鬼壓牀”,許清涵見到二人的這種姿勢一時間有些癡傻,呆愣了幾秒,隨後瘋狂使得拳打腳踢,放聲大吼,“啊……混~蛋,滾開。”

祁逸宸自然早就有了防範,雙腿制住了許清涵不安的腿,隨後握住她的手,鉗制到了頭頂。

許清涵就這樣輕易的被控制住,就連左右搖擺都做不到,只能破口大罵,“祁逸宸,你個混蛋,滾開,聽到沒,滾開。”

祁逸宸也不進行下一步動作,就是這麼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喂,我跟你說話呢,滾開,聽到沒,從我身上下去。”許清涵臉蛋通紅,怒氣衝衝的樣子也着實可愛的很。

追妻99次:寵妻在隔壁 祁逸宸終於有了一絲反應,“這就是懲罰。”

“什麼狗~屁懲罰,你給我下去。”許清涵一下子咬在了祁逸宸的肩膀上,不過祁逸宸沒有絲毫痛感。許清涵也注意到了這一點,愣了一下。旋即她想起了什麼,整個臉都冷了下來,“張九叔,你給我出來。”

隔壁的張九叔聽到許清涵歇斯底里的叫聲,立刻拿被子蓋住了頭,躲在被窩裏偷偷的笑。

“閉嘴。”祁逸宸似乎有些生氣了,他眸色一暗,語氣也冷了許多。

許清涵怒視着他,“你先從我身上滾下去,我就閉嘴。”

祁逸宸不以爲然,嘴角又浮現出了一抹讓許清涵極其不安的笑容,“你不是說,只要不扣錢,怎麼懲罰都可以嗎?”

“尼妹!”

許清涵語塞,這句話確實是自己說的,可是她沒想過祁逸宸會想這樣。而且那個口口聲聲告訴自己人鬼殊途,不會有事的張九叔,居然幫助祁逸宸的魂魄恢復實體。

“乖乖的接受懲罰吧。”祁逸宸得逞的笑着,俯下身,冰冷的脣吻在了許清涵的脖頸處。

許清涵渾身抖了一下,腦子裏閃現出N種逃脫的辦法,可是結果卻是,無一可能。

祁逸宸依舊繼續着,許清涵的身體也發生着某種前所未有的變化,這種感覺很奇妙。

祁逸宸似乎是故意的,動作很輕,很柔,很慢,微微乾澀的嘴角摩擦着光潔的皮膚,這種陌生的觸感,一點點勾起了許清涵躁動的心。

“尼妹,信不信你要是敢這麼對我,我就敢讓你一輩子都回不去。”許清涵腦中靈光一現,決定用威脅法。

PS:正月十五加更,票票走起,愛泥萌!還有哦,推薦好友陌扉語的總裁文《豪門第一夫人》,女強人遇上腹黑總裁,一場欲擒故縱的遊戲中,到底是誰捕獲了誰……; 祁逸宸擡起頭,眸色深沉的看着她,突然覺得有一絲好玩,他薄脣輕啓,充滿磁性的聲音響起,“怎麼對你?”

“還用我說嗎?”

“當然。”

祁逸宸自信滿滿的一個回答,讓許清涵更加憤怒。

“祁逸宸,你沒臉嗎?這種話也能說的出?”

“什麼話?”祁逸宸繼續裝傻。

“你不是想跟我那個嗎?”許清涵氣憤的小聲嘟囔了一句。

“原來你想跟我那個。”祁逸宸一副得逞的樣子,然後撐起身體,躺到了牀的另一側,“我只喜歡親,不喜歡做。”

許清涵這才明白,祁逸宸這廝在逗自己。她剛要發作,就聽到祁逸宸的聲音再次響起……

“不過,如果你想,我可以滿足你。”祁逸宸越說越曖~昧,許清涵是又羞又惱,臉青一陣白一陣的。

“祁逸宸,你……”

還不等許清涵發作,祁逸宸就又恢復了清冷的態度,斜睨了她一眼,“你這樣的貨色,不配。”

“尼妹,你,你……”許清涵被氣的血氣上涌。整個人都不好了,原本的睏意也頓時消失殆盡。

這時,許清涵的手機響了起來,她一看,是楊修成,立刻起身走出了臥室。

“喂?成成,這麼晚了找我幹嘛?”許清涵在客廳中,小聲的問道,語氣柔和了很多。

臥室中的祁逸宸莫名的感到一陣厭惡,猛然起身就將自己臥室的門關上了。

“什麼?想我了?你才知道想我啊?你很久沒找我了。”許清涵絲毫沒注意到這一點,坐在沙發上聊的正歡。

“柒柒。”楊修成此刻正站在一個靜謐的公園裏吸着煙,周圍漆黑一片,只有菸頭一吸一吸的閃着光亮,“祁逸宸的事情,你別管了。”

“你什麼意思?你怎麼知道我在管他的事?”許清涵臉色微微有些不對勁兒。

“沒什麼,上次遇到他,你不是說想跟他做交易嗎?別管他了,任他自生自滅吧。他已經不是以前的他了。”楊修成說完,深吸了一口氣,心中五味雜陳。

“哦,我知道,他確實變了。不過跟我沒關係,我記住你的話了,我先掛了,有空再說。”許清涵沒有再問,而是直接掛斷了電話,握着手機的手有些微微發抖,整個人都有些發呆。她一直在思考楊修成的話,這個男閨蜜是她從小一起長大的發小。

可是越是長大,他們二人的關係就越來越遠,甚至有些看不透,摸不清。有些事她真的問不出口,她害怕,害怕知道什麼不得了的事,害怕兩個人,會越來越遠。

許清涵腦子裏亂亂的,她在刻意迴避某些事,只覺得今生和前世相差太遠,整個人都有些凌亂了。蜷縮在沙發裏,冰冷的客廳只讓她覺得越來越冷。

許清涵撐起身體看了看那個溫暖舒適,有牀有被子的臥室,搖搖頭,再次躺下。她鐵定是不會再回去了,誰知道祁逸宸那個傢伙會再做出什麼,即使是鬼魂的狀態也要防着。

還有那個張九叔,自己明天一早一定要好好的質問他一下,這麼做的目的到底是什麼?想到這,許清涵的腦海裏又浮現出剛剛的場景,一時又有些呆愣,心臟不受控制的狂跳起來,她趕忙閉上了眼睛,努力平復着莫名悸動的心,不一會兒,就疲憊的睡了過去。

跟屋外不淡定的許清涵相比,屋子裏的祁逸宸就顯得淡定很多,半個時辰過後,他又恢復了魂魄的狀態,一個人躺在牀上,眼神極其陰冷的看着屋頂,耳中縈繞着剛剛許清涵打電話時口中的話。

祁逸宸突然勾脣淺笑,呢喃着,“楊修成?溫家?葉天行?”

……

第二天一早,許清涵迷迷糊糊睜開了眼睛,外面的陽光讓她忍不住遮住了眼睛。她發現自己身上蓋着一條薄被,怪不得後來就不冷了。許清涵微微有些驚訝,不過隨後滿腦子都是昨晚那件事,於是她擼起袖子,就一腳踢開了張九叔睡覺的臥室。

“九叔,你給我起來,昨晚你什麼意思?”許清涵興師問罪的樣子,可是嚇壞了張九叔。

張九叔蜷縮在牀的一角,摸了摸自己的小心臟,“許娃娃,莫要如此兇殘,會嚇壞我的。”

“九叔,你自己做錯了事,你還說我兇殘,你知不知道,昨晚我差點,我差點……”許清涵一想起昨晚,臉刷一下就紅了。

張九叔的眼睛提溜一轉,立刻擺出哭喪的面孔,站起身就要走,“哎呦喂,你個沒良心的,我被你請回來,你還對我大呼小叫的,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這是要攆我走的意思。既然如此,我走了,絕對不會再打擾你了。”

許清涵一聽,立刻傻眼了,趕忙賠笑道,“九叔,哪裏的話,你想什麼呢?哪裏趕你,沒有啊,你別這樣,我不問了,我不問了。”

張九叔擡起頭,掃了她一眼,繼續裝委屈,“昨晚他一個勁兒的吵鬧,我若不這樣做,又怎麼能睡得好覺?我年紀大了,經不起折騰。折騰折騰你,我休息好了,自然也就有辦法解救他了。”

張九叔的話一套一套的,把許清涵說的啞口無言,一點辦法都沒有,最後只能自認倒黴。不過張九叔見好就收,調皮的看了許清涵一眼,咳嗽一聲,嚴肅的說道,

“言歸正傳,從今天開始,你就要幫他滋養魂魄了,必須休息好。我看你昨晚在沙發上睡的好像不太好,今天就先休息一下。明天再開始吧,反正不滋養也行,魂魄是他的,跟你無關。”

許清涵對張九叔眨了眨眼睛,一本正經的說道,“別,九叔,今天咱們就可以開始了。雖然可能因爲沒睡好,導致效果不好,但是,做一下也沒問題。”

兩個人在這屋一唱一和的說的可歡,另一個屋子的祁逸宸聽的清清楚楚。 一個夢境者 他冷哼一聲,臉色難看的很。

不過從那之後,許清涵每天晚上都被拎去臥室,然後安安靜靜的睡了好幾夜的好覺。

ps:文文要上架了,這是必經的過程。堯堯在此賣萌打滾求票票,乃們闊以用月票,堯堯坑品保證,希望泥萌可以一如既往的支持我!鞠躬,謝謝!還有,今晚有加更哦。 不過從那之後,許清涵每天晚上都被拎去臥室,然後安安靜靜的睡了好幾夜的好覺。白天則是得到了張九叔的“真傳”,每天都很用心的爲祁逸宸滋養魂魄,而一直冷冰冰的祁逸宸也只有在這個時候會十分的聽話。

兩個人相處的也算開心,直到第三天晚上,許清涵他們所住的房間門突然被人從外面打開。

身着白色西服,手裏拿着一個碩大禮盒的祁凌陌出現在門口。只是這一次的祁凌陌與以往不同,身上多了一份沉穩。

“跟我走。”祁凌陌一進屋就命令式的口吻說道。

這氣勢跟祁逸宸倒是有幾分相似,許清涵側頭白了祁逸宸一眼,以示心中的不滿。

“你怎麼來了?”許清涵有些警惕的問道,“你要帶我幹什麼去?”

“今晚有個晚宴,你陪我去。”祁凌陌說罷,走進屋子,將手裏的那個禮盒交到了許清涵的手中,然後淡淡的勾脣,掃視了一下屋內,“順便帶上大哥。”

許清涵奇怪的看着他,“你怎麼知道他在?”

“當初接了你的電話我就知道他在,只是我看不到。”祁凌陌笑的很溫柔,而此刻,祁逸宸也飄到了他的身邊,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之上。

一直在臥室抱着酒瓶子睡覺的張九叔也出人意料的走了出來,“呦,小夥子,你倆長的挺像。”

說完,張九叔的手就以人眼看不清的速度掐了一個手決,打在了祁逸宸的身上。

隨後,祁逸宸的身影漸漸顯示出來,祁凌陌也感受到了肩膀的重量。他側頭看到祁逸宸,眼圈有些發紅,“大哥。”

“不許哭,有什麼計劃,說說。”祁逸宸拉過祁凌陌的手就坐在了沙發上,憑他對自己弟弟的瞭解,這次他的到來,一定不簡單。

祁凌陌嚴肅的點頭,“這一段時間我祕密的找了很多高人,他們一起完成了一套陣法。本來我想用在家裏的,結果突然聽說他今晚要在帝天組織晚宴,所以,我讓那些人把陣法偷偷的安置在了晚宴現場,到時候好讓你回去。”

“突然聽說?”祁逸宸微微皺眉。

張九叔一直坐在旁邊,一口一口的喝着酒,“小夥子,既然有酒喝,那一定得帶上老頭我,我要去溜達溜達,聽說裏面會有很多酒,我要看看這有錢人晚宴裏的酒都是啥樣子。”

祁凌陌本想拒絕,卻被祁逸宸阻止了。他回過頭,看向張九叔,“好,九叔,你也跟着去。”

囂張老公無敵妻 “成,有後門嗎?我不能從前門進,太惹眼。”張九叔遲疑了一下。

“有。”

“成,那老頭我就去收拾收拾。”張九叔說完就跑去了臥室。

這期間許清涵一直沉默着,她感覺事情似乎並不簡單,於是她開口問道,“小陌,你當真信得過那些高人?”

祁凌陌點頭,“應該沒問題。”

“好,那我跟你去。”許清涵認真的回答。

“禮盒裏是爲你準備的衣服,你去換上,我們出發。”

“嗯。”

許清涵簡單的回了一句,也回了臥室。此時,客廳裏就只剩下祁凌陌和祁逸宸二人。

“大哥,我很想你。”祁凌陌的語氣突然軟了下來,緊緊的抓着祁逸宸的手,無助的像個孩子,“沒你在,我發現我什麼都不行。”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