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是傑克。”一個比較帥氣的歐美人朝我伸出手來,臉上帶着一絲從容:“這是我女友,維卡。”

“情侶!你們是飯店裏那對情侶!”我驚訝地叫出聲來,一時間甚至忘記用英語來回答。 “沒錯,我們是美國聯邦調查局的。一直跟着你們。”傑克旁邊那個金髮碧眼的美女友好地朝我微笑道,說着斷斷續續的漢語:“不過還是讓屠臣逃了。但能把你救下來還是一件功勞。” “你們……擊落了直升機?”腦海中猛地劃過

“情侶!你們是飯店裏那對情侶!”我驚訝地叫出聲來,一時間甚至忘記用英語來回答。

“沒錯,我們是美國聯邦調查局的。一直跟着你們。”傑克旁邊那個金髮碧眼的美女友好地朝我微笑道,說着斷斷續續的漢語:“不過還是讓屠臣逃了。但能把你救下來還是一件功勞。”

“你們……擊落了直升機?”腦海中猛地劃過一些凌亂的片段。——尖叫,機翼的晃動和急速下墜。之後的意識就完全不清晰了。

“對。”傑克點點頭:“但我們晚了一步。不但讓屠臣逃了,整個非洲都變樣了。”

“喪屍危機爆發了?”

“只剩下這個醫院了。”維卡接口道:“不過我們需要你獲得線索。屠臣已經在我們全球範圍的抓捕中了。”

“線索……”我苦笑着,想到狼撲向屠蘇的那一幕:“找到屠蘇,讓他把我殺了。”

“殺了你,你還是會轉世。就像一百年前一樣。”傑克聳聳肩:“現在我們的任務很艱鉅。找到破解轉世的方法,抓捕屠臣和毀掉毒藥。”

“當然,還包括清理喪屍,銷燬哥薩克王朝的所有舊址。”維卡說。——這對情侶相當默契地配合着。

“只要屠蘇不捨得殺你,你將一直轉世下去……”我默默地念叨着屠臣所說的這一句。——難道破解轉世,阻止危機的方法還是屠蘇殺了我,但可能是……刺中我的某個部位才行?比如爆頭,或者,心臟?

就在這時,門忽然被打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走了進來,令我忍不住驚訝地瞪大了雙眼。

“李錚!”我叫道:“你怎麼……”

“跟我走。”李錚不由分說地把我一把從牀上拉了起來:“我們現在得馬上找到屠蘇和唐靈。”

“車子在外面,街上全是喪屍。”傑克默許了李錚的動作,善意地提醒道:“直升機還沒來,你們開車去懸崖那裏會很遠。武器也不充足,我們先想個萬全之策。”

“你們……”我完全不理解李錚怎麼和這對情侶有關係了,對他的最後印象是他朝狼追出去的那一刻。我期待地看着李錚的臉,他手上的傷好像已經治癒了,滿臉淡然:“我說過,我跟着屠臣幹,只是爲了拿到我妻子的骨灰。”

“哥薩克僱傭軍是屠臣一手創建的,現在已經解散。李錚目前歸入了我們美國聯邦調查局手下。”維卡解釋道:“這一切由我們全權處理。而且他和你比較熟悉,配合也會默契一些。”

“有幾把槍?”李錚打斷維卡,臉上透出從容不迫來:“車子加滿油。”

我震驚地看着幾人,頗有種在拍美國大片的錯覺。我不知道李錚是怎麼從懸崖裏出來的,也不知道唐靈和屠蘇的下場。被接走的那一刻,亂糟糟的腦袋裏全是自己是病原體這一無法接受的事實。現在要去找屠蘇,是要讓他殺我嗎?還是繼續尋找哥薩克王朝的祕密?

“我的任務是和你一起找到屠蘇,還有那破解轉世的方法。至於消滅屠臣和喪屍,是他們的事。”李錚好像看穿了我的心思,指了指傑克和維卡。

說着,他拉起我朝醫院門口走去,腳步匆匆。——醫院的走廊裏居然全是荷槍實彈的軍人,還有各種各樣的傷患。我一眼就看出,其中的很大一部分人是被咬的。

“外面是不是……”我扭頭看向身邊一個哭鬧着的孩子。——這孩子不過才五六歲,手臂上卻鮮血淋漓,一個觸目驚心的牙印映入眼簾:“被咬了,爲什麼還給他們進醫院?”

“他們只是試驗品。美國插手進來,沒有什麼好事。”李錚回頭看着我:“醫院的外表只是個幌子。這就是我來幫你的原因。”

推開醫院大門的一瞬間,外面的場景把我完全地驚呆了。——漫天飛舞的塑料袋和遍地碎屍融成了一片人間煉獄,和我在2015年所見一模一樣。幾隻喪屍在街上步履蹣跚,跌跌撞撞地撞在一起又互相繞開,看的我一陣膽寒。

“上車。”李錚一把拉開門口那輛悍馬的大門,朝我喊道。

“李錚,要不要派人保護你們?”維卡從醫院的走廊跑來,朝我們叫道:“太危險了。非洲這麼大,離懸崖還很遠。”

“不需要,謝了。”李錚不由分說地踩下了油門。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看着四周那些正在分食活人的喪屍們,心中涌起一陣陣心酸。自己和屠蘇的努力都白費了嗎?找了這麼久,只是被人當槍使,拿了毒藥後交給所謂的幕後黑手?這樣的感觸令我絕望無比,多想就在直升機墜落的那刻一死了之!

“這裏去懸崖,開車需要至少一週。”李錚扭頭看向我:“直升機墜落的地方距離津巴布韋很遠。”

“那你爲什麼這麼急?”我疑惑地皺起眉頭:“傑克說他有直升機啊。”

“你想想,病毒落在美國人手裏會怎麼樣?”李錚臉色一冷:“他們抓不到屠臣的。我們找到屠蘇和唐靈後,再由他們入手找屠臣。毒藥在屠臣手裏,比在美國人手裏安全得多。”

“啊?”這還上升到國際陰謀了?

“現在帶你去找兩個人。僅僅是我們兩個太危險。”李錚不再看我,目視前方:“末日求生,反正你在2015也經歷過。只要過了這一關,病毒還不至於流出非洲。”

“少校在就好了。”我嘆了口氣,扭頭朝窗外看去。

強烈推薦: 蔡錦程微微發獃,暗暗納悶,蘇雨菲好像是蘇書記的女兒吧,這小子膽也太大了。

不過想到黃廣的叮囑,讓自己一定要全力配合好林不凡,一定要讓他特別便利,不要耽誤人家。

所以蔡錦程不但沒有說什麼,甚至讓劉校長安分點。

更讓人震驚的是,兩人似乎上癮了。

林不凡確實很爽,尤其是手中抱著那柔弱無骨的身子,差點真陷入其中。如不是場合不對,真不知道會怎樣。

就在這時,腦海中傳來提醒:「恭喜宿主完成任務,只受到一點小懲罰,聲望已經清零。」

鬱悶中,他立刻看了一下數據。

等級:初級男人

力量:4000

精神力:1570

聲望:0

技能:二級傀儡術,絕世一針,神級廚師,超級駕駛,透視神眼,移形換影,圍棋精英,北冥大法

真是光禿禿的零,一點都不留。

林不凡趕緊鬆開蘇雨菲,只是很快蘇雨菲一下子差點軟下去,趕緊又是抱住。

蘇雨菲真是羞壞了,尤其是剛剛自己竟然沉浸在愛郎的親近中,更是一下子根本不敢抬頭。

林不凡想了一下,乾脆說道:「劉校長,有我發言的就夠了,菲菲有些不舒服,先走了。」

接著他也不管劉校長是否同意,帶著蘇雨菲往外走。若不是怕影響太不好,都差點直接抱走了。

劉校長微微發獃!

下面的同學雖然聽不到內容,但只是這一幕,也是驚呆了。

蔡錦程苦笑,若不是黃縣長打來電話,他真要狠狠地訓斥林不凡一頓,實在太過火,太瘋狂了。

不過剛剛之前,林不凡的一番鼓動還是不錯的,只是有點歪。

離開了黑壓壓的人群,蘇雨菲總算是回過神來,臉紅撲撲的,真是越看越可愛,越發俏麗迷人。

「菲菲,剛剛有點太激動,你不會怪我吧?」林不凡看蘇雨菲不說話,小心地問。

蘇雨菲臉色一紅,嗔了林不凡一眼,沒有吭聲。太突然了,突然就那麼霸道,一點徵兆都沒有。

霸道的自己都喘不過氣來,她從未想過,自己會有這樣的一幕。

「生氣了?」

「你贏了賭局,我還有什麼好說的。只是你又不要人家,讓人家以後可怎麼見人。」蘇雨菲嬌嗔著開口,言語中有著淡淡的甜蜜情意。

只要不傻,都能聽出來,她並沒有任何怪罪。只不過,是特別羞怯,而且要求負責啊。

至尊狂妻:全能馴獸師 林不凡哈哈一笑,竟然直接一下子摟住了蘇雨菲,說:「誰說我不要你了,從今往後,你蘇雨菲,就是我林不凡的人。」

蘇雨菲呆了一下,感受到林不凡懷中的溫暖,還有那言語中的濃情,她不知道林不凡為什麼會突然變化這麼大。

但是她真的很開心,一種甜到心裡的感覺。

這一刻,她不再去想什麼舒雅,只想享受這一刻的溫馨。

「不凡,你會永遠愛我嗎?」蘇雨菲喃喃問。

曾經她以為這些情情愛愛什麼的離自己太遙遠,更覺得電視里那些情節太煽情也太離譜,根本不真實。

但是不知何時,她成為了跟那些女孩一樣的人。

「當然,永遠永遠。」林不凡保證道。

「我也是!」蘇雨菲說完,主動親了一口林不凡。

正想逃離,卻被林不凡抓住不放了。

沒辦法,誰叫林不凡上癮了。

今天一整天,林不凡都陪同著蘇雨菲,他們都有意地沒有提舒雅的事情。但是在林不凡心中,他已經在盤算著,怎麼能讓兩女效仿娥皇女英,跟著同一個男人。

回到家中,林不凡想到今天的事情,鬱悶地召喚道:「仙女姐姐!」

「什麼事?」

「那個,我想跟聊聊,咱們談談心。」

「我跟你有什麼好談的,要談的話,找你那些小女友談去,我要睡美容覺了。」

「等等!」林不凡感覺喊住,說道:「我是認真的。」

「行,你說吧。」

「那個關於懲罰任務的事,你能不能幫幫忙,以後別弄了。」

「你什麼意思,我可是為你好。」

「我知道你為我好,但是這個世界不同於你所想的那些,很多都要顧忌的。」

法醫星妻太妖嬈 「哼,你以為我不了解這個世界。在你們這個世界,很多有錢人都有什麼三奶,甚至十八奶的。而你呢,可是系統主人,區區幾個女孩子算什麼。」

「這,她們不一樣啊。」

「不都是女人,有什麼不一樣。」

林不凡實在無法溝通,說道:「這個,總之您老幫幫忙,聽聽我的,跪求!」

「我老?哼,你什麼意思,你是說我很老嗎?」仙女姐姐生氣了,她可是天仙美女,哪裡老了。

「不是,我是尊敬你。」林不凡鬱悶的不行,到底誰是主人啊。還老要伺候你,這系統太不合理了。

「算你會說話,你剛剛說跪求對吧?」

「對,對!」這就是一般的口頭語,林不凡自然趕緊說。

「那行,你讓我現身,跪著求我吧。」

「什麼,你還能現身?」

「廢話,要不是你實力這麼弱,我都可以直接出來了,就沒見過像你升級這麼慢的。」仙女姐姐不滿地說:「不過,只要你願意花費十萬聲望,我可以在你腦海中顯現一分鐘。」

十萬聲望,一分鐘?

林不凡苦笑,搖頭道:「我現在只有0個聲望。」

「沒關係,我不是跟你說過。我手中自帶十萬聲望,隨時可以貸款給你。」

「……」

這話說的,自己豈不是等於借貸十萬,以後要還二十萬聲望。而欠下二十萬聲望,就為了得到人家影像,從而跪著求人家。

這買賣太不划算了。

不過,他突然好奇了,仙女姐姐整天這麼臭美,應該不至於太丑吧,尤其聲音還這麼好聽。

「你想什麼,竟然會認為我丑?」

「沒,你絕對美若天仙啊,要不怎麼是仙女姐姐。」

「你這話還真說對了,不是你說我都差點忘記,現在不適合讓你看見我。」

重回九零她靠科研暴富了 「為啥?」

「因為我太美了,你一看到我,保證魂都不知道飛哪去了。」

「那樣的話,你以後看到這世界上美女,興趣就會大打折扣。對,對,堅決不能讓你看到我,那樣升級更慢了。不說了,睡覺去了。」

「……」 “對了,我不是可以控制喪屍麼?”我突然想起了什麼,激動起擡起手背:“我們壓根不用逃生啊!”

“那隻對哥薩克王朝的臣民有效。”李錚瞥了我一眼。

“哦……”我沮喪地垂下手,看着路邊那和2015年如出一轍的場景,再次陷入了沉默。

越野車的性能極好。撞飛了好幾只喪屍後,保險槓和車身也沒有很大的損壞。按照這樣的速度,到達懸崖其實並不難。

然而一切總是事與願違。所有的事,從來不會按照我所設想的發展下去。

“呵,他們果然跟着。”開了一段,李錚忽然開口了。我朝後視鏡瞥去,果然看到一輛黑色的轎車正不緊不慢地追在身後,始終與我們保持着一段距離。

“聽着。”未等我回答,李錚忽然放慢車速,從後座上拿起一把手槍:“你拿着這個。等會放你下去。”

“那你去哪?”我措手不及地接過手槍:“我去哪?”

“前面有條巷子,看到了?”李錚朝車前看去:“往裏跑到底,第一間民房。有兩個人會在那裏接應你。”

“那你怎麼辦?”

“我會來找你的。”李錚不由分說地一腳將油門踩到底,越野車頓時如同離弦之箭般飛馳向前,碾壓過的喪屍在車輪下發出刺耳的聲音,拖出一道長長的血痕。

巷子就在不遠處,李錚一個急剎車,我立刻心領神會地跳了下去。熟料出師不利,剛拉開車門,一隻喪屍就從右側朝我撲來。我想開槍,卻無奈握搶的手臂被它一把抓住,皮膚離那血盆大口也近在咫尺。

“砰!”

突如其來的一聲槍響,喪屍應聲倒下。慌忙回頭,李錚手裏的槍口還冒着青煙:“你連殺喪屍都不會了?”

“我只是……”

“去吧。”李錚不再看我,一把關上車門,忽然擡手朝車載播放器狠狠砸了下去。

我一愣,卻見這一下之後,整輛越野車都發出了刺耳的警報聲。周圍的喪屍紛紛流着涎水圍了上來,翻着白眼的眸子露出貪婪的光芒。

我立刻明白了李錚的用意。——這些屍羣足以阻擋跟蹤我們的那輛車,使我順利從巷子裏逃離他們的視線!

直到跑進巷子遠離大街,我才得以回頭張望。——李錚緩緩發動車子,喪屍羣頓時如同受到指示般地跟隨着鳴叫的越野車,將整條街圍了個水泄不通。

“第一間民房……”擡手一槍解決了一隻想圍上來的喪屍,我匆忙朝這條狹窄的巷子深處跑去。好在巷子內民房稀少,喪屍的數量自然也不多。在結果了最近的那幾只後,很快便來到了目的地。

“莫魂?”就在我打算踢開第一間民房時,房門忽然被一把拉開了。一個男人的臉隨即出現在視線裏。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