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此對對方的生活習慣早已習以爲常。

甚至說的上是瞭如指掌。 他知道老婆的習慣是長期養成的。 是遺傳下來的劣根性。 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這個道理。 他去她爸家媽家的時候就領教過了。 那時候他也不好意思直接拒絕啊。 再說了當老的那是多年養成的習慣。做兒女的總不能強迫他們改變吧。更何況還是他的岳父岳母呢!

甚至說的上是瞭如指掌。

他知道老婆的習慣是長期養成的。

是遺傳下來的劣根性。

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這個道理。

他去她爸家媽家的時候就領教過了。

那時候他也不好意思直接拒絕啊。

再說了當老的那是多年養成的習慣。做兒女的總不能強迫他們改變吧。更何況還是他的岳父岳母呢!

可今天偏偏就是這麼湊巧。

他在回來的路上,喝了好幾瓶礦泉水。

此時他的肚子里根本不缺水。

他本來可以好好跟自己的老婆嘮扯嘮扯。

一句話白樣說嘛!

神級農場 這事也就算順水推舟得過且過了。

但他此時心情相當不好。簡直一塌糊塗。糟糕透頂。

在外出差好好的,經理的一句屁話就把他從大老遠的南方叫了回來。

他憋了一肚子火,正愁沒地方發瀉呢!

說出來的話自然帶着火藥味兒。很橫很衝。

“要發火去外邊發,跟我來什麼勁啊!甩臉子給我看嗎?我可不吃你那套!”林雪感覺也很奇怪。

今天這是在哪兒又吃錯藥了,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的。

他從來不會朝她發火,哪怕聲音稍微大了那麼一點點都沒有過。

林雪忿忿的望着他。

“我敢跟你發火嘛!什麼時候我朝你發過火啊!你說!”陳青明顯沒有退讓的意思。

“我就是不想喝稀的,我一點兒都不渴!”陳青擺出個愛誰誰的無賴樣。

“你不渴就說不渴得了,幹嘛要跟我耍橫,我又沒有得罪你!”林雪滿臉委屈的說道。

陳青一句話也不說了。

他也意識到自己剛纔有點兒衝動。有點兒理虧。

“好了好了,都是我不對,別生我氣了。是我這個人太不注意說話方式了,下次我一定改,一定改。改過自新嘛!”陳青一看老婆真的要生氣趕緊說着好話。

“你盛什麼我就吃什麼!還不行嘛?”陳青繼續說着小話。

這時林雪的小臉終於多雲轉晴。

“快吃吧,別瞎貧了。坐了好幾個小時的火車你不累嗎?”林雪趕忙給他盛了滿滿的一碗飯。

陳青大口大口的吃着飯,早忘了剛纔發生的不悅。

稍晚,兩個人都躺在牀上想着心事。

“老公,你是不是偷看過我的東西啊?”林雪突然來了這麼一句。

這一句把陳青問傻了。

他還沒問她是怎麼回事兒。

她還先下手爲強,惡人先告狀了。

“我有那麼沒勁嗎?我閒着沒事兒做是怎的!”陳青噓了一聲說道。

“你就說你有沒有偷看過我的東西得了,廢什麼話啊!”林雪一臉嚴肅認真的說道。

“幹嗎啊,至於的嗎?跟審問犯人似的。我就算看了你的東西也是合情合理,還合法。我們是世界上最近的人嘛!”陳青滿不在乎的說道。

“再近也得尊重個人隱私啊,國家都保護個人隱私,再說了我們之間還有過約定的,誰都不能侵犯誰的隱私。你難道忘了嗎?”林雪斷然說道。

“什麼約定,我怎麼不記得有這事兒。咱倆還用得着那些嗎?”陳青打開了電腦,進入遊戲界面。

“我跟你說正經的呢!你到底偷看過我的東西沒有。我問你話呢?你沒聽見嗎?”林雪有些生氣。

“別扯那些沒用的,我還想消消停停玩一會兒遊戲呢!你先睡覺明天還得早起呢!”陳青最後說道。

噼裏啪啦的敲擊電腦鍵盤的聲音瞬間傳了過來。

林雪心又涼了,她太瞭解身邊這個人了,要是玩起遊戲來就是用一頭牛拉都拉不回來。

從老家回來也有些日子了,文靜總感覺小秦變了許多。兩個人一見面總帶搭不理的,她很奇怪,難道他們之間發生什麼事兒了嗎?

這天,剛下班,文靜就在公司門口攔住了他。

小秦被嚇了一跳,

“你幹嘛啊,嚇我一跳!”小秦裝着被嚇着的樣子捂着胸口笑着說道。

“你幹嗎這樣啊?是不是心裏有鬼,說!最近爲什麼懶得搭理我了?給我個理由!”文靜上來就興師問罪。

“你說什麼啊,我什麼時候懶得搭理你了。真有意思你這人!”小秦漫不經心的說道。

“我有意思還是你有意思啊?你給說清楚,說,自從你打老家回來你正經八經跟我在一起的時間有多少!”文靜較着真說道。

“這,這不是工作忙嘛!最近這陣兒,我承認陪你的時間是少了,可我也沒撈着閒呀!這不都是爲了工作嗎?你又不是沒看見!算了,不跟你解釋了,解

釋多了反而成了掩飾,得了,今晚上我請你吃個飯唄,賞不賞臉就看你的了!我可是心意到了!”小秦別有用心的說道。

“聽這口氣不對啊,跟我還這麼客氣,我當然賞你臉了。咱馬上就走馬上就走!”文靜拽起小秦就走進了電梯。

附近一家中式餐廳裏。人影攢動。

他們倆坐在靠近窗戶的桌子旁。

“怎樣?考試成績下來了嗎?”小秦給她倒滿一杯酒問道。

“還沒呢?不過可真的快了。我的心突突的。不知怎麼的我有一種不詳的預感,感覺要考不上!”文靜低下頭說道。

“說什麼呢?多不吉利呀,要相信自己,我可是在心裏一直爲你默默祈禱呢!老天爺誰的面子都可以不給,也不能不給我面子是不是你說?”小秦寬慰她道。

“你的面子值幾個破錢兒,不過你的心意我到是領了,真是謝謝你!”文靜還是被小秦的這幾句話感動了。

“那還不是我應該的嗎?我很愛你,希望你能過得很好,一輩子都能倖幸福福快快樂樂健健康康的。我是發自肺腑的。請相信我!”小秦真誠的望着她說道。

“我相信你說的話,等我研究生一畢業再找到個好工作,咱就結婚行不行?”文靜幸福的問道。

“咱們還是別提這些了,那是以後的事兒。先喝酒吃飯唄!”小秦怯怯的說道。

“我提提怎麼了,那不是早晚的事兒嗎?還不允許人家計劃計劃,憧憬憧憬嗎?莫非你有什麼別的想法了?你說啊?說出來!”文靜小小的幸福感被瞬間撲滅了。

她側過頭顯得有些傷心。

過了好一陣兒。

“文靜,你聽我說,將來我們能走到結婚那一步那當然是求之不得的。但什麼事情都不是一成不變的。我們都需要面對這一切。當然了現在還沒到那一步上呢!我們要珍惜我們之間的感情,你說呢?”小秦一臉沉重的說道。說完臉上的表情又釋然了。

“我不懂你說的話,什麼事情都不是一成不變的。你難道不不相信我們之間的感情嗎?還是對你自己沒有信心啊?我覺得我這輩子我選對人了,我以前都是在書本上,小說還有影視劇裏才能看到愛情這個東西,現在我也有了,有了屬於自己的愛情,實實在在的能抓得着的。我會好好珍惜的,我希望你也能夠好好的珍惜它!”文靜喝了一大杯酒意味深長的說道。臉上紅撲撲的,像個大蘋果似的。

時間一天一天的往後翻着。

“你說什麼?沒考上,真的嗎?怎麼會呢?”林雪在電話裏着急的說道。

“距離錄取分數線就差那麼一點點。真夠倒黴的!”文靜長噓短嘆的說道。

“那你明年還準備考嗎?”林雪繼續問道。她可不想眼睜睜的看着好朋友半途而廢。

“那就不一定了,可能這都是我的命吧!想踢球的不一定都能成爲球星,到頭來興許只是個球迷的命。我就是那個想踢球的球迷了,你說呢?”文靜聊以自嘲的笑着說道。

“也是這個理兒,人就得現實一些嘛,不過你纔多大歲數啊。明年再試一把唄,再給自己一次機會,那樣心裏纔不會留下遺憾!你自個好好琢磨琢磨吧!到時候可別說我沒勸過你啊!”林雪哈哈的笑了起來。

(本章完) “幹嘛,這還沒怎麼着呢!就先替自己擇身子了,你真是太不夠意思!”文靜假裝生氣的說道。

“我不是爲你着想呢嗎?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啊!”林雪挖苦她說道。

“誰是狗哇,你還敢罵我,看我哪天見着你好好收拾收拾你!你等着我吧!”文靜嚇唬道。

“好好,我等着你還不行嗎!好好工作吧!別想那些沒用的了,要是真有那工夫的話也應該好好琢磨琢磨明年是不是再重新考它一把!”林雪鼓勵着她。

“好好好,那我還真得好好想想這事兒。謝謝你林雪!”文靜感動的說道。

林雪放下了手裏的電話,想起自己的一攤子爛事頭就大。

這時辦公室的門響起了敲門聲。

“請進!”林雪輕輕的說道。

封魔 祕書小方走了進來。

“林經理,你有什麼事兒要吩咐嗎?”小方謹慎的問道。

“你可來了,快,先坐下。我前幾天給你的那份文件你給弄出來了嗎?”林雪趕緊問道。

“我弄好了,我這就給你拿去!你稍等一會兒!”小方站起來急匆匆的走出門去。

林雪靠在椅子上閉目養神起來。

馬馳和趙君平倆人商量好了,平時房子裝修的事兒就由趙君平全權負責。

這是因爲趙君平上下午倒班,時間比較充裕。

馬馳雖說當上了總經理,但一天下來忙的是腳打後腦勺。早上是不用按時到公司報到打卡。下班也很隨便。但每天都得去公司坐班。

沒有什麼特殊的事兒不能輕易請假不去。

這天,馬馳正在他的辦公室裏少時休息。

剛剛處理完一件棘手的問題。

他雙手支着頭不停的捏着額頭。

電話就是在這個時候打進來的。

馬馳的心再一次提到嗓子眼。

他趕忙抓起辦公桌上的電話。

“你好,哪位?”他緊張的話都有些不會說了。

“馬馳,是我君平,你現在工作忙麼?”電話裏傳出對象熟悉的聲音,但語氣很急促很迫切。

“我還行,怎麼想起給我打電話了,說是不是想我了!呵呵!”他一聽是自己對象來的電話剛纔還懸着的心終於放下了。

“別整那些沒用的,房子裝修出事了,你快過來看看吧!我等着你先掛了!”電話那頭傳來很亂的爭吵聲。

電話裏傳來嘟嘟的聲音。

對方顯然已經掛斷手裏的電話。

馬馳一下子傻眼了,不知所措。

說起他家的房子還是找了一家正規的裝潢公司去做的,怎麼會出事呢!

當初倆人爲了圖省事。全承包給那家公司了。

還正經八經的和他們確定了甲方乙方的合同關係。

本來倆人合計的相當不錯。所有的大事小情都一股腦拋給了乙方,倆人可以萬事大吉了。

他倆只負責到施工工地查看查看。到全部工程竣工再驗收一遍完活。

但事與願違。

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馬馳趕到新房子的時候,屋子裏已經亂成一鍋粥。

“你可算回來了,咱家房子衛生間漏水,把樓下都泡了。他們要咱們索賠呢

!這可怎麼辦?”剛走到門口趙君平就迎了上來。

“嚴重不嚴重?”他一刻都不敢延誤邊問着話邊走進屋子。

“我都去看了,就咱家衛生間漏的。老嚴重了!樓下那家剛裝修利索,過幾天就要搬過來了。這不是要命嗎?”趙君平被徹底嚇壞了。

說話時的眼神相當恐怖,臉上一點兒血色都沒有。

“別急,我先看看!”他安慰着對象。

“你就是馬先生吧?我就是你樓下的。剛纔我跟你對象都說了,也帶她去看了。

我前幾天剛剛裝修完的房子,再放放房子裏的甲醛,我家就搬過來了。新裝修的房子全都給泡了,我花了好幾萬吶。裝修一個房子我容易嗎?你說,你現在也在裝修房子,這你不會不知道吧!可是我跟她剛剛說完,你猜她怎麼說的。沒她的事兒都是裝修公司的事兒。找她根本找不着。把別人房子給泡了她還有理了怎的。樓上樓下住着,也是上一輩子修來的緣分。事情可不能做的太絕太過火了。你說怎麼辦吧!”一個臉上長滿雀斑的中年女人吐沫腥子飛濺的說道。

“大姐您先彆着急,也別上火。我這不是剛接到我對象的電話就撂下手裏的工作匆匆忙忙趕過來了嗎?看我就不看了,我相信你說的話,再說了我對象剛纔也看過了。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我說別的也沒用,賠償損失是應該的。您看這樣行嗎?您先回去忙您的事兒。別一回頭把您的事情給耽擱了,我們可擔當不起的。稍後我會和您聯繫,再跟你具體談談賠償的事兒!您放心我們不可能拿良心和道德當兒戲。再說了,咱麼還是未來的鄰居,您相信我嗎?”他保證道。

“剛纔要是這樣的態度,我還在這裏廢個什麼話啊,那我就等你的電話,我手機號你知道吧?”那個女人火氣明顯消了下來。站在一旁的趙君平氣得鼓鼓的。滿臉的不滿不服氣不認輸的表情,還想上去爭辯。

“有有有,等我的電話好麼?”他用手輕輕碰了碰趙君平。

那意思就是有我呢?你還是別給添亂了。

趙君平哪肯服軟別過頭不吱聲了。

那個女人不停的點着頭,就跟雞啄米似的。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