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隨着蟲羣中飛出的第一道光束被幽神機甲擋住,並在後方隊員規避後,他們也轉而躲開不再硬抗。

隨後,靈羽手中的電磁軌道炮和衆多同僚的一樣,開始對蟲族發威。 特製的穿甲彈內嵌了新式的電漿發生器,這本來是爲戰艦部隊設計的用於替代造價和耗能高昂的超遠程電漿球所用的彈藥,但由於製作工藝和流水線數量的問題,暫時產量不高。 而機甲狙擊手的出現,則正好讓這種彈藥提前發揮作用。 在以數千

隨後,靈羽手中的電磁軌道炮和衆多同僚的一樣,開始對蟲族發威。

特製的穿甲彈內嵌了新式的電漿發生器,這本來是爲戰艦部隊設計的用於替代造價和耗能高昂的超遠程電漿球所用的彈藥,但由於製作工藝和流水線數量的問題,暫時產量不高。

而機甲狙擊手的出現,則正好讓這種彈藥提前發揮作用。

在以數千米每秒的速度飛過十五公里路程之後,這顆狙擊彈輕鬆地擊穿一頭光線蟲口腔下側的裝甲薄弱區,那是靈羽在之前看兩方對射時發現的。

這顆狙擊彈在光線蟲大腦附近激發電漿爆炸,一瞬間,這隻射程達到一百五十公里、光束能量在一百多公里上都還有近萬N的光線蟲,就這樣被一顆製作比超遠程電漿球還便宜的狙擊彈給解決。

但這樣的好機會顯然不多。 前線正緊張地戰鬥,朋族新朋島方面也時刻關注着戰場的情況。而作爲參戰另一方的蟲族,在派出了讓它們自己也覺得數量龐大的蟲羣之後,也同樣沒有忽略這裏的變化。

從局部看起來,雖然朋族方的防禦和反擊都顯得很有力,可蟲族對此並不擔心。因爲從整體而言,上百萬的蟲族,現如今雖然在短短几十分鐘的接觸中就死掉了幾萬的數量,而朋族方卻沒有多大實質損失,可蟲族的數量仍然是上百萬。

至少在蟲族看來,這是壓倒性的優勢。

而伴隨着雙方的距離拉近,蟲族可以對朋族造成的傷害將會呈現幾何狀態提升,一旦雙方進入二十到三十公里的全戰距離,到時候……

“朋族艦隊後退!”

“哦,終於認清現實了嗎?”

朋族看來不願意過早進入這個全戰距離,是認識到自己的戰鬥力遜於蟲族一方嗎?

蟲族指揮官滿不在乎地看着朋族開始使用的風箏戰術,對於對方此舉可能造成的危害一點也不擔心,因爲在它眼中,此時的朋族已經無路可退。

風箏戰術也是需要空間的,而眼下蟲族的主要目標並非太空艦隊,而是雙月星。朋族太空艦隊所要做的只是擋住蟲族的進攻。所以朋族太空艦隊即便想要利用風箏戰術,也只能從現在的七百公里高度退到三百公里高度,那就是極限了。

而從七百公里退到三百公里的高度,以眼下的戰況也只需要幾十分鐘而已,即便朋族再怎麼攔住,幾個小時頂天了。

幾個小時,朋族能做出什麼決定性變化,說實在的,即便經歷了很多朋族奇蹟般舉動的蟲族指揮官,也並不相信對方會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再造奇蹟。

因此,蟲族指揮官完全不擔心地坐在自己的母巢內,觀看着朋族的最後掙扎:“如此龐大的太空艦隊規模,放在一個剛剛進入宇宙的文明身上已經很了不起了,特別是那些機甲。”

視線之中的機甲部隊看似數量稀少卻戰鬥力強悍,每一架竟然都有着不弱於戰鬥狀態下的羣主級別。

可爲什麼明明知道羣主有這樣的戰鬥力,蟲族卻不讓羣主參與戰鬥呢?這一方面是製造成本原因,可更多還是個體實力,在龐大的蟲羣數量下已經沒有決定性效果了,這就是蟲族的認識。

因此,即便對朋族機甲部隊感到意外,可他們卻並無擔心。

“倒是如此龐大的機羣,沒有生命反應的戰鬥機羣,這就是文明之中的無人機部隊嗎?”這東西卻是蟲族關注的重點。

若說文明之中與蟲族最相似,發展起來對蟲族威脅最大的,就數這看似毫不起眼的無人機炮灰部隊了。若非宇宙文明都有着對無人機反叛這種讓蟲族感到奇怪的擔憂,此時的蟲族是否能夠霸佔大半個宇宙都還猶未可知。

因此,對於蟲族指揮官而言,這些無人機羣是最需要幹掉的。

而見到蟲族將主要目標竟然放在無人機部隊上,雖然意外,可朋族方面也的確感到滿意,因爲如此一來,人員的損失顯然就要少很多。而朋族卻完全不像蟲族所遇到的文明一樣會對無人機羣感到擔憂,因爲這種擔憂從一開始就沒出現過。

而現在,朋族各個太空工廠和地面工廠的太空獨立無人機生產線加起來,幾乎每個小時都有數百架獨立無人機飛下生產線,能夠以無人機換蟲族,這對朋族而言卻是最佳選擇。

這樣一來,雙方的戰鬥意外地演變成了炮灰的交換戰。

朋族的炮灰——獨立無人機;

蟲族的炮灰——非智慧蟲族。

※※※

“就是這樣,我們需要的只是時間!”

徐元坐在艦橋中,冷冷地看着顯示屏上標註出的無人機損失數量和人員損失數量,心中不斷計算着時間和損耗。

“將第三批獨立無人機派出去!”他大聲吼道。

既然發現蟲族將主要目標放在了無人機上,雖然不明原因,可爲了利用這大好機會,徐元也果斷將手中的二十萬獨立無人機分成了兩萬一批的十個批次,分層佈置。

每次攻擊,他都只派出一個批次上前,在蟲羣中攪動一片混亂牽制對方少許時間後,等到這一批次全滅,然後再將第二批次派上去照做,隨後是第三、第四……這樣做唯一的目的,就是牽制,讓蟲族的行進速度越慢越好。

配合着機甲部隊從側翼的騷擾攻擊,蟲族短短兩百公里的距離竟然跑了一個小時,這就是徐元計劃的勝利。

“艦隊高度進入五百公里,敵我間距一百公里!”

“蟲羣炮擊威力進一步上升300%,我方炮擊威力上升300%!”

“無人機羣損失10%,機甲部隊損失3%,另有11%的機甲因爲缺乏彈藥和能量已經返航!”

“艦隊損失流星級兩艘、自由級三艘,一艘嘎山級母艦重傷退出戰場!”

“蟲羣數量預估下降6%!”

……

到現在位置,雙方看似激烈的交戰已經進行了兩個小時,戰場中央從最初的八百公里軌道,已經降落到現在的五百五十公里軌道。

可事實上,雙方的交戰還處於低烈度。

真正的高強度戰鬥,將在雙方距離進入目視二十公里以內時發生,預估到那個距離上,朋蟲雙方都能發揮己方90%以上的戰鬥力,而到時候雙方的損失數也絕對會大幅飆升。

朋族方面雖然不畏懼到時候的損失,可也不願意啥都不做地就等着這樣龐大的損失。

但眼下,朋族方面卻彷彿並未在意過一般,依舊和蟲族一進一退地乾耗着。

聽見高度降低到五百公里這個危險點,徐元終於起了點反應:“太空工廠和空港在哪兒?”

“01到05號太空工廠都已經運行到雙月星另一面,重新回到當前區域會在三個小時之後。四大艦隊的空港此時距離我方也有三千到六千公里,最快的重新回到這裏也需要四個小時。”

“那就好。”徐元滿意地點頭。

這樣一來,太空艦隊雖然損傷的戰艦雖然無法立刻回到空港大修,只能依靠艦隊內部以補給艦和太空飛艇改造而來的維修隊進行緊急維修,可也保證了空港和太空工廠不會被蟲族這一次的攻擊部隊給摧毀。

幾艘戰艦的損失,與能夠一個月就造出幾艘戰艦,本身還有這幾艘戰艦戰鬥力的空港以及太空工廠相比,孰輕孰重不言而喻。

距離進一步縮短,此時太空艦隊高度以及降低到四百公里,距離蟲族也只剩下七十公里,而獨立無人機羣也已經派出了第六波。也就是說,短短几個小時中,朋族的獨立無人機羣已經損失了十二萬架。

看着如此龐大的損失,雖然清楚蟲族損失會更大,但徐元依舊開始感到肉痛。

轉頭看了看鐘表上的時間,它清晰地指向13:00。

“還有三十分鐘。” “還有三十分鐘,距離多少?”

“距離一千六百公里,目標無反應。”

“很好,大家注意靜默,切勿讓敵人發現。”

“瞭解!”

這裏是雙月星、藍月和母巢爲三點所連接而成的一片巨大三角地帶,雙月星所在恆星系的小行星帶非常小,而恆星系本身也只有可數的幾顆大小近似的行星分佈,而且雙月本身也並沒有行星環這種東西,因此雙月星所在恆星系一直很平靜。

但伴隨着蟲族搬運小行星帶的隕石轟擊雙月星,雙月星周邊就開始出現數量龐大的細小碎石所組成的碎石環。

雖然很小,可已然成形。

這碎石環遠看着讓雙月星更加神祕,但毫無疑問地給朋族衛星發射和巨型空港建設造成了不小的麻煩。

不過凡事有利有弊。

在這些碎石環的幫助之下,朋族某些不希望被蟲族發現的隱祕太空試驗也得以在這裏進行,只需要小心點,即便是蟲族也很難發現。這恐怕就連蟲族自己也沒想到,對朋族而言更完全是意外之喜。

但此時在碎石帶中移動的並非隱祕太空試驗的隊伍,而是一隻由一艘小型支援艦和幾十架特殊機甲組成的特殊編隊——母巢突襲作戰小隊。

聽名字就能清楚,這是朋族策劃已久的,旨在消除母巢對雙月星威脅的作戰隊伍。

它們是由朋族靈神級的暗血親自領隊,同隊還有靈神級楚潔、靈神級音無、以及三十幾名已經提升到陰神級的原朋族長老組成,並搭乘了一艘改裝後看起來就和隕石差不多的先進支援艦,攜帶着全族攻擊三十六顆戰略級質能武器和一百架改造無人機。

雖然單靠這三十六顆無法毀滅母巢,但要癱瘓母巢卻已經不再困難。

而以三名靈神級和三十幾名陰神級所組成的突擊隊伍,更是能夠給蟲族母巢造成很大的危害。

“可惜靈雪和楚霞來不了,白農那邊也要配合計劃,否則以我們六名靈神級的實力,或許能夠收穫更大的戰果也說不定。”楚潔有些抱怨地坐在支援艦艦橋中,晃盪着手中的飲料。

“現在是緊急時刻,朋人們剛剛完成升級都有些躁動,也只有靈雪能夠彈壓;而黑骨族和影族,特別是靈族那邊都需要有人去監督,這事也非楚霞不可。”

暗血仍然沒停下對母巢結構的研究,只分出小半心思和楚潔聊着:“不過我們也只能癱瘓母巢。單單這個目標,有空幻留下的母巢結構圖和我們這些年的推導研究,以我們現有部隊只要不出意外,安全完成目標是沒問題。”

“是啊,不過說起來……”

楚潔的臉上浮現出詭異的微笑:“聽8051說,空幻不是轉生了嗎?”

“是啊,怎麼呢?”已經沒有空幻記憶,但這一世暗血的記憶以及暗血與空幻交織的記憶都沒有忘掉的暗血,對於轉生還有些映像,所以對空幻毫不擔心,甚至於有些羨慕對方此時可以偷懶的情況。

但楚潔想的顯然與暗血不同:“轉生誒!既然轉生的話,就會重新出生吧。”

“是啊。”暗血隨意地點了點頭。

薄情總裁,請放手! “喂喂,你的反應太平淡了啊。”楚潔有些不滿地抱怨着,但很快又一臉好奇中帶着興奮地說道:“既然重新出生的話,一定會變成嬰兒吧。而以空幻的性格,鐵定會裝嫩,要是這時候能夠看到空幻的樣子……咯咯、嘎嘎、哈哈哈……”

“楚潔大人,注意形象。”將飲料重新添滿的蝶舞平靜地出言提醒。

“嘛嘛。”拭去嘴角的液體,楚潔看着暗血一臉平淡的表現鬱悶不已:“你難道就沒產生點興趣嗎?暗血~~”

“什麼興趣?”

“額。”

無力地撲在桌上,楚潔不再言語。

※※※

蟲族在自以爲得意地讓大部隊進攻朋族太空艦隊,還對對方拖延時間的舉動毫不在意,卻完全沒想到朋族已經準備好突襲它們的母巢,這是這支突襲小隊中不少成員的想法。

但蟲族真就沒有在意過嗎?

從在母巢中消滅空幻開始,蟲族就對朋族的高端實力上心。

因爲空幻表現出來的實力太過強大,以至於蟲族指揮官要求重新對朋族戰鬥力進行評估,評估的兩個方向當然是以空幻在朋族的地位而定。所以在蟲族發起攻擊之前,蟲族指揮官獲得了兩個不同的判斷。

一個以空幻地位較高卻不絕對而定,那麼朋族高端實力應該很強,而之前一直隱而不出的原因恐怕就是爲了在必要時刻給予蟲族致命一擊;

另一個則是空幻的地位很高,那麼朋族的高端實力也許只比母巢高一點,那麼隱而不出或許就是因爲對蟲族情況不明而不敢妄動。而在有了空幻被殺的情況出現之後,雖然朋族恐怕會震怒,但其高端實力大概也認識到母巢並非可以輕動的,那麼對母巢的威脅就不大。

這兩個結論雖然造成的結果會不同,但都顯示朋族擁有不下於蟲族的高端實力。

爲此,在蟲羣進攻朋族太空部隊,並以此向雙月星進發的時候,蟲族指揮官對於朋族在這樣強大的壓迫下會表現出多少實力也非常期待。

但是,雖然機甲羣表現出了不弱於羣主的戰鬥力,但這畢竟是機械的作用,在其它宇宙文明中也有過,要解決並不是非常困難。

若是裏面的幽神走出來,以純個體實力在蟲族面前表現的話,蟲族或許還會震驚,可包了一層只起促進作用的‘鎧甲’後,反而讓蟲族不認爲他們有多麼厲害了。

因此,對於朋族到現在都沒有展現出來的高端實力,蟲族反而小心起來。

這恐怕是朋族也沒有想到的。

不過,一些小小的意外,卻往往會起到撬動歷史的作用。

藍月,某原地面防禦基地地下入口

本來這裏有三萬多的藍月人防守,加上幾十萬的機械士兵,輕鬆地擋住了最初的幾波蟲族進攻。

但伴隨着蟲族將地表各處漸漸肅清,散落各地的蟲族逐漸向幾個反抗基地匯聚之後,此地的防禦壓力便是每況日下。

在白農長老等人甦醒的前一天,這裏也終於被幾十萬的蟲羣給突破,剩餘兩萬不到的藍月人部隊,在五萬左右的機械士兵保護之下,退入了核心基地的地表入口處,隨後在六個入口處構建防禦陣地。

當時,蟲羣進攻兵羣之中,基本上都是些普通狗狗之類的士兵,所以在大幅縮減接觸面後,依靠機械士兵的個體戰力優勢,反抗軍尚可繼續守住入口。

可好景不長。

通過兩天左右的建設,蟲族已經重新在地表建立起基地,並開始生產中高級兵種。

狗狗無法攻破六個地表入口,蟲族隨即便換上了中級兵種腐蝕蟲和跳蛛。

不過此時的防禦,對於反抗軍而言雖然艱苦,至少還能守住。

可沒多久,眼見連中級兵種也只是與機械士兵交換着傷亡,仍然無法突破之後,伴隨着地面震動,高達六七米的巨象和能夠鑽地的巨型甲蟲也開始出現。

頓時,各處防線變得岌岌可危。

在白農派出的新幽神抵達這裏之前,此處的藍月人已經不得不炸燬六條通道中的四條,並全力保護其中兩條的安全,以避免失去所有通道之後,蟲族索性全部使用詭異莫測的鑽地甲蟲突襲。

一見你我就想結婚 直到兩名新幽神出現,兩處通道才重新安全下來。

可這並不代表者他們就完全無憂了。

有兩條看似可以通行的通道誘惑蟲族兵力,所帶來的也只是蟲族將主要注意力集中在突破通道上,但蟲族仍然沒有放過用鑽地甲蟲擴大戰線的念頭。幾乎每時每刻,位於核心基地內的機械士兵和藍月人都需要與突然從牆壁中鑽出的鑽地甲蟲交戰。

而兩名幽神只是兩個剛剛進入幽神級的原靈魂級成員,不過接受了長老幾個小時的幻界訓練,能夠勉強使用念力技巧和幽神級實力守住洞口已經算好的。

因此,核心基地仍然顯得岌岌可危。

此時,一隻蘿……啊不,是小女孩出現了。

她正在通道中奔跑。

大人們忙碌着戰鬥,上了十歲的小孩子也不再是小孩子,都必須幫助大人搬運物資甚至看護機械士兵,只有十歲以下甚至更小點的孩子,幫不上忙的,在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孩子監護下休息。

可這其中畢竟有些調皮的傢伙。

例如這個小女孩,她就藉着看護員疏忽的機會偷跑了出來。

而沿途的機械士兵可不會注意亂跑的孩子,使得小女孩一路小跑着,竟然無意間從最核心的基地內部跑到了基地外圍。

此時,基地外圍的危險性極高,因此藍月人都退入了每層的內圈了核心,將警惕性很高的機械士兵擺放在這裏,幾乎沒有藍月人出沒。而藉助體系較大的機械士兵阻擋,小女孩竟然又繞過了因爲緊張而忽略內部監管的藍月人守衛。

等到小女孩最終跑到一個靠牆便的過道時,才終於被一名指揮剛剛製造出來的機械兵蟻羣,前往彌補剛剛被毀掉的一個片區機械士兵的藍月人發現。

“該死,你怎麼跑到這裏來的,快回去!”緊張的藍月人一臉驚怒地上前,也不顧力道地抓住女孩手臂就要向基地內拖動。 藍月人驚怒之下,死死地抓着女孩的手臂向內拖動。

他的確是出於好心,但緊張之下卻沒怎麼注意到身爲類朋人守衛的自己的握力有多強。結果原朋人女孩的手臂很快便紅腫了起來,而女孩更是吃痛之下,全力掙扎着想要擺脫眼前這面色驚慌而又粗暴的士兵。

若是忽略此時整個戰場的情況,眼前的類朋人怎麼看都是父母口中的蘿……什麼什麼控,還是那種連棒棒糖都不會用,只會用強的人渣級別。

而就在這時,大概是某個地方又被突破牆壁,整個基地竟然出現輕微震動。

這本來不算什麼,可此時基地內所有有點認知能力的人都緊繃着精神,擔心出什麼問題,在這一震動之下,類朋人守衛一時疏忽之下,竟然被女孩掙脫了他的手掌,然後左突右竄之下,又一次向外圍衝去。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