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會說我是爲了你之類的那些推卸責任的話,我是什麼人,你從一開始就應該清楚的。”

男人從來沒有失敗過,從未失敗其實也是另一種意義上的失敗。 “你到底想要說什麼啊?” 阿放有些抓狂了。 自閉少年補完計劃 但是男人已經沒有閒心去關頭他了,因爲他的電腦上突然顯示出無數子彈飛向冬月的情景。 他本來想要阻止,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他的網絡瞬間就崩潰了。

男人從來沒有失敗過,從未失敗其實也是另一種意義上的失敗。

“你到底想要說什麼啊?”

阿放有些抓狂了。

自閉少年補完計劃 但是男人已經沒有閒心去關頭他了,因爲他的電腦上突然顯示出無數子彈飛向冬月的情景。

他本來想要阻止,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他的網絡瞬間就崩潰了。

他被強行從基地裏面退出了,而且崩壞的程序已經啓動了。

他的電腦再過幾分鐘就會徹底掛掉。

所以他必須乘着這個時間趕快補救,雖然可能已經來不及了。

——既然對方已經將我的電腦攻破了,那麼殺我的人應該已經來了,按照時間差來說,已經逃不了了。

這麼想的時候,男人突然笑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最後在讓你察覺一點真想吧,我想知道你會如何行動。”

爸爸笑着把電話丟在了地上。

甜心的誘惑 “來了啊!”

嘭!

就在電話落到角落的一瞬間,彷彿與之共鳴一般,大門破裂的脆響聲突然傳了出來。

當門口的煙霧散去了之後,門口浮現出一個人影。

站在那裏的是一個少女,少女身穿一件普通的校服,但是卻難以遮擋她嬌好的身材,美麗而清純的容貌像是畫出來的一般,少女的手上捧着一隻像是小貓一樣的動物,但是那隻動物卻不知真正的小貓。

雖然只是一隻嬌小的生物,但是卻長着長而鋒利的牙齒,眼睛散發出血紅而妖異的光輝。

那隻動物與少女搭配在一起,更加顯得怪異。

雖然美麗,但是卻怪異到了極點。

男人看了少女一眼,然後像是自嘲一般的笑了笑,隨即把腦袋轉向了電腦,完全是一副把少女無視的樣子。

男人像是自言自語一般的說:

“原來是你啊,果然啊,我早該猜到的。”

“你從一開始就不應該留下我的命,就因爲一時的良心發現,反而讓你自己深陷險境。”

少女的話語冰冷而恐怖,雖然她的聲音非常好聽,但是這樣卻更加顯得冰冷。

那種扭曲的話語本不該出現在如此美麗的一張臉上。

但是這就是現實。

虛幻也是現實。

“你來殺我啊,也不壞嘛。”

少女聽到他的話,沒有任何的表情變化。

“現在你想做什麼都好,有什麼遺言也可以盡情的說。”

儘管他聽到少女這麼說,但是他卻沒有任何的害怕。

“應該不是這樣的吧,你應該是想要把我折磨死,然後看我求饒的低賤樣子吧。”

“你倒是知道。”

自己的想法被男人看破了,這讓少女反而不知道做什麼好了。

“但是即便你想要這麼做也是沒意義的。因爲你被我傷得更多吧。把你的身體當成試驗品,將你的思想扭曲,真是可憐啊。你”

“我會把一切都奉還給你。”

少女咬着牙齒惡狠狠的說。但是男人絲毫都不在意,明明後方的這個少女隨時都能夠殺掉自己,但是他卻毫不在意。

“時間不夠。”

他突然冒出一句難懂的話,讓少女差點呆住了。

“什麼時間不夠。”

“我是說你犧牲了怎麼多年的時間,失去了這麼多,被扭曲意志,愛上了原本不愛的男孩,明明是虛假的愛情,但是卻硬是維持了這麼久。”

少女聽了他的話之後反而笑了,然後彷彿是敘說他人的故事一般說着關於自己的事實:

“是又如何?我還不是在利用着那個小子,欺騙着他,傷害着他,讓他痛苦,讓他絕望,然後通過他毀了你。”

“這是你的真心話嗎?”男人有些不屑的說,“小孩子的謊言太容易看破了。”

少女聽着他那猖狂的話語,身體有些不自然的發顫。

“你……”

明明自己隨時都可以對他下手,但是卻忍不住想要看他絕望的樣子,但是他完全不在乎的樣實在是讓人討厭。

隨即她發現了一些事情,男人直到現在還在不斷的敲擊着鍵盤。

“你還在幹什麼?你的電腦系統早就已經被我攻陷了,你根本已經沒有拯救冬月的可能性。”

少女本來還想用這種方式譏諷男人,但是男人突然回過頭對她笑了笑,然後把電腦上的東西顯露出來給她看了一眼。

“那是什麼?”

“情書!”男人詭異的笑了笑說。“我答應每個星期都給我老婆寫一封情書,以後可能沒有機會寫了,所以就把趕快把這星期的寫了之後和過去幾年的一起發出去吧。”

“明明是這麼多年都不敢回家的懦夫,還在這種時候還要說你愛你老婆嗎?”少女憤憤的說。

“是啊!不管現在我的老婆兒子有多恨我,我都愛着他們。”

男人說這話的時候神情十分安詳,少女看着他的神情,一種討厭到了極點的情緒涌了上來。

“反正和你這種人多說什麼都是浪費時間,現在你就去死吧。”

少女手中突然閃現出星辰的光芒,它手上的那隻動物在那光芒的照耀下變得狂躁了起來,全身的毛髮的立了起來。

“咦,真是厲害啊!這就是你們研究的產物嗎?你的力量是什麼呢?原以爲你只是智商比較高,但是竟然也是雙異能。我實在是疏忽了啊。”

男人隨意說了說。

“你……”

她手中的怪物跳了下來,然後身體不斷的長大。

由於肉長得太快,皮膚比不過其生長速度,它的身體瞬間就變得血紅一片。

彷彿本來就是紅色的野獸一樣。

在吞噬別人之前首先吞噬自己。

這就是怪物的法則。

“真是嚇人啊。”男人再次不屑的說。

“你究竟爲什麼一點都不害怕啊。”

少女再次問道,她的手中的光芒充滿了整個房間。那怪物隨着她的力量也變得詭異無比。

“害怕,那是什麼呢?反正都要死,爲什麼我就不能選擇笑着死呢?一定要搞得自己骯髒不堪可不是我的性格。”

“殺了你!”

少女用嘶啞的聲音向那隻怪獸下達了命令。

怪物那巨大而恐怖的身體只在一瞬間就衝向了男人。男人看也不看,只是詭異的笑了笑。

他在那個時候按下了enter。

少女見到男人那樣的行爲,連忙從向後退去。

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我不是小明星啊 就在這個時候整個房間突然劇烈的震動了。

天花板一下子就落到了怪物的身上。

“轟轟轟!”

那是怎樣的聲音呢?彷彿是天崩地裂一般。

然後整棟樓之中開始了爆炸的循環,總共就是幾秒中的時間,整棟樓就被炸得四分五裂了。

那是早就已經埋下的炸藥,每個炸藥埋的位置的非常精確,就是爲了能夠瞬間把整棟樓炸燬。

男人是一個天才,他埋藏炸藥的方式非常的科學。

那爆炸剛好能夠將整棟樓扎個乾乾淨淨,卻不會傷害到不遠處的其他建築。

但是,裏面的人別想逃。

恐怖的氣浪將少女捲了進去,這樣的爆炸就是這種東西。

將一切破壞,毫不留情。

既無正義與邪惡之分,也沒有男女老幼之分。

有的不過是破壞而已,完全而絕對的破壞!

決戰

爸爸將電話丟在地上的時候,電話並沒有掛斷。

不知道他是故意的還是無意的。

但是這些對阿放來說都無所謂了,因爲爸爸再也不會有跟他說話的機會了。

當他知道那個人進入爸爸房間的時候,阿放就已經知道完蛋了。

但是沒想到爸爸這麼能幹,最後竟然來了一個玉石俱焚,把整棟樓都給炸了。

“那個混蛋!做這種事情卻又說那種話,根本就是前後矛盾的行爲啊。這個混蛋,說什麼你愛着老媽什麼的啊,愛她就要呆在她的身邊啊,你逃了這麼多年的責任,現在就想什麼都不管就這麼死掉嗎?”

阿放的手握緊了手機,彷彿要把手機握爛一樣,汗水從手心不斷的滴下。

他怒吼着想要把手機摔了,但是突然阿放想到了什麼。

“既然無法拯救所有的人,那麼至少我要拯救一個人。”

“至少要拯救你!”

阿放曾今看過一本少年漫畫,那個男主角一直都想要完美的結局。

即便是強扭的結局,人人歡笑的結局,人人歡笑的世界。

那樣的世界是不存在的。

雖然只要問心無愧,在任何世界裏都可以生活,但是僅僅如此是不夠的。

個人的力量過於渺小了,沒有人能夠拯救所有的人。

甚至拯救一個人都做不到。

這就是我們的現實。

但是這樣的現實,他已經決定打破。

阿放從病牀上跳了下來,身上的傷並沒有康復,這麼激烈的行爲讓他全身一陣抽搐。

但是阿放並沒有片刻的停留,他抱着手臂開始向着外面飛奔。

一邊狂奔,一邊向手機中輸入着什麼東西。

阿放的手指動得非常的快,彷彿他敲的不是手機而是電腦一般。

準確的說,電腦也沒有這麼敲的吧。

因爲他的力量用得實在是有些誇張,這個整個手機都在喀嚓喀嚓的作響。

而且阿放可不是單純的做這件事情,他現在正以一個高中生能夠達到的最高速度在大街上狂奔。 好幾次都被摔得給半殘。

有紅燈也完全沒管,直接就那麼闖了過去。

簡直就是找死一般的行爲,有好幾次他都差一點被車子撞死了,但是他的卻絲毫沒有停留的意思。

現在的阿放已經完全無所謂了,就算被車子撞死也無所謂。

疼痛,無所謂。

害怕,無所謂。

絕望,無所謂。

就在這個時候冬月卻終於絕望了。

她看着NO.75,內心的絕望浮現在臉上。

“你是說,爸爸出事了。這種事情怎麼可能啊,爸爸可是最強的。”

NO.75聽了她的話之後,搖了搖頭。

“真是可憐啊,到現在你還不願意接受現實嗎?”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