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沒有搞錯!你當我這裏是託兒所啊?!我是找你當我先知的

,又不是找你談戀愛的!你能不能正經一點!”,魔將的臉色鐵定,看我的眼神像是在看一種無藥可治的病毒。 “反正以後我要天天陪着你的,孤男寡女,談談戀愛也是不錯的嘛!”,我伸出手拽住魔將的胳膊使勁的搖晃起來。 “滾!老子睡覺!”,魔將一下子躺進棺材,閉上了眼睛。 自然,這只是開始!因爲

,又不是找你談戀愛的!你能不能正經一點!”,魔將的臉色鐵定,看我的眼神像是在看一種無藥可治的病毒。

“反正以後我要天天陪着你的,孤男寡女,談談戀愛也是不錯的嘛!”,我伸出手拽住魔將的胳膊使勁的搖晃起來。

“滾!老子睡覺!”,魔將一下子躺進棺材,閉上了眼睛。

自然,這只是開始!因爲我想通了,魔將縱使不敵梵埜,對付我卻綽綽有餘。所以,我逃到哪裏他都能找到我,那麼不如直接讓他放我走!

魔將似乎安睡下來,而我卻趴在棺材邊,瞪大眼睛直勾勾的望着他,連眨都不眨一下。就這樣過了十多分鐘之後,魔將突然睜開眼睛一咕嚕的坐了起來。

“你媽!瞪那麼大眼睛,你守靈呢?!”,魔將大吼。

“我媽?!你找我媽啊?”,我無辜的歪着頭。

“哦!天哪!你能不能正常一點?”,魔將一巴掌拍向自己的腦袋上,痛苦的呻吟。

“怎麼,男人不都喜歡女人傻一點嗎?!”,我一把拽開魔將的手,捏住他的臉。“反正,以後就我們兩在一塊了,所以別浪費大好的光陰,來來來!脫衣服,我給你生好多好多猴子!”

“生你妹啊!你給我滾開!”,魔將歇斯底里的大叫着跳出了棺材,而後突然低下頭望着我。“你躺在地上幹嘛?!”

“你不是叫我滾嗎?!我滾給你看啊?!你是要360度麻花滾,還是要180度自由滾?!”,我一邊滾一邊問道。

“神經病啊!”,魔將一把將我拽了我起來,鼻子因爲氣憤而呼哧呼哧的噴氣。“你!就是你!離我遠點!越遠越好!你要是再留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啊?嗚嗚!我不走!你不是要我做先知嗎?!”,我掩住面假意哭泣起來。

“夠了夠了!看到你,我已經知道我未來的日子會怎樣生不如死了!你趕緊給我滾!以後別在讓老子看到你!”,魔將氣勢洶洶的指着洞穴口。

“哦!”,我憋着嘴巴,小心翼翼的望着魔

將。“是360度麻花滾,還是180度自由……滾!啊!”

話都沒有說完,我就丟了出去,而後那座墓穴的入口迅速的消失在茫茫白雪之中。

啊哈哈哈!跟我鬥,看我怎麼噁心死你!

伸出手,接住漫天的雪花,我深深的呼出一口氣,終於……自由啦!

縱使一轉,跟着風和雪的節奏一路往下,而後穿過結界來到了冥界,先前舉辦喜宴的別墅此時人去樓空的感覺,而大廳內,閻君正在大發雷霆。

“放肆!放肆!婚姻怎可兒戲?!”,閻君指着陰鷙的鼻子大吼。

陰鷙滿臉的不在乎,而雨桐則靜靜的坐在一邊,見此我卷帶着一路風雪落在了門口。衆人被這莫名其妙的風呼嘯了眼睛,等他們轉過身看到我的時候,陰鷙卻率先一步走了過來。

“寶,搞定了?”,陰鷙拉住我的手,似乎是感覺到了我的手太過的冰冷,便貼到了自己的臉上。

“有我搞不定的事嘛!”,我笑眯眯的握住陰鷙的手指,拉着他來到了一臉緊張的雨桐面前。“雨桐,可以了!”

雨桐捂着嘴,深呼吸了好久這才一把抱住我。“謝謝你!謝謝你!我把陰鷙還給你了!”

“你……你們到底在玩什麼把戲?!”,一旁的眼睛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的感覺。

見此,雨桐對陰鷙點點頭退到了一邊,而陰鷙反握住我的手走到了閻君的面前,而後徑直跪下,見陰鷙跪下,我便也索性跪下了。

“父親,雨桐想要嫁的是大哥!而我至愛的卻是她!”,陰鷙說到這裏目光在我的臉上停留幾秒鐘之後重新對上了閻君的雙眼。“所以,請父親成全!”

陰鷙的話說完,我卻忐忑其他,因爲閻君久久的陷入了沉默。如果他拒絕怎麼辦?!如果他反對怎麼辦!?如果……哪來的那麼多如果!

“從小到大,你還是第一次叫我父親,爲的卻是一個女人!”,閻君釋懷的笑了,而後扶起陰鷙和我。“我很開心,你終於長大了!”

……

(本章完) 所以,閻君的意思是……

“初五,我把我兒子交給你了!”,閻君笑眯眯的望着我,“如果他欺負你,我就彈彈他腦瓜崩!”

“放心!我捨不得!”,陰鷙一把攬住了我,神情依舊傲嬌,卻柔和許多。

“寶!”,陰鷙突然望向我,“叫人!”

“叫人?!這麼快!?人家好害羞的啦!”,我當然知道陰鷙什麼意思,臉燙的要命。

“嘿嘿!扭捏什麼!”,閻君還沒有等陰鷙說話,自己就先笑了,而後重重的拍了三下手。“一拍永結同心,二拍舉案齊眉,三拍生死相許,永不分離!好了,禮成!大家都是江湖兒女,別那麼計較細節了!”

我的天,就這麼幾巴掌我就成了陰鷙的人了!?不過,我喜歡這樣的簡潔不做作!

“寶,禮成了!”,陰鷙目不轉睛的望着我,“叫人!”

“恩!”,我重重的點點頭望着閻君,“爸爸!”

隨着一聲‘爸爸’出口,閻君抽抽着就抽抽過去了,好吧現在還被放在沙發上搶救呢!看來,爸爸這兩個字就是一個永遠也解不開的魔咒。

“好了好了,我們辦正經事!”,陰鷙握着我的手和雨桐對視一眼。

進入臥室,我拉着雨桐坐到了牀上,而後認真的望着她。“我要取你的心血,可能會很痛,但是請你忍耐!”

聽我這麼說,莫雨桐輕輕搖頭。“爲了夜煞,我連死都不怕,還能怕痛嗎?請你動手,我真的有好多話想要告訴他!我……我已經迫不及待了!”

“恩!”

我點頭,而後轉身走到了陰鷙的面前。“叔,你先出去,別讓人進來!”

“等結束,我帶你走!”,陰鷙低下頭在我的額上落下一吻,而後消失在我的視線之中。

緩緩的呼出一口氣,我對着雨桐伸出右手,當我將所有的力量集結在五指之上的時候,雨桐的臉上突然沉了一下,而後額頭上的冷汗嘩嘩的冒了出來。看着她的表情,我知道她再隱忍痛苦,可是早晚是疼,我不能因爲心軟

半途而廢。

五個指頭流露的紫氣像是鉤子一樣硬生生的刺進了雨桐的左胸,便聽‘啊’的一聲從她的嘴巴里叫了出來,而那胸前的衣服瞬間破裂,而後皮開肉綻。

紫色像是一條引線,引着血液緩緩的流進我的指甲之中,將我的半個指甲染成了血紅色。可是,這樣還不夠,我的直覺告訴我。

“雨桐,再忍一會!馬上就好了!”,說到這裏,我的心突兀的跳了一下,差點摔倒。

情殤沒有告訴我,原來做這件事是這麼的消耗自身的體力和異能。

“我知道,初五,你繼續,我忍得住!”,已經被汗水溼透了頭髮的雨桐對我硬生生的扯出了一絲笑意。

凝注心神,我猛得集中所有的力量使勁的一抓,那紫色上的鮮血瞬間灌滿了我的指甲,而後紫氣斷開雨桐倒在了牀上我也跟着一起跌倒在地。

忍着胸腔的悶痛,我起身走到了雨桐的面前,而後將手撫在了她的傷口上,當那傷口在我的視線中慢慢的恢復,我緩緩的呼出了一口氣。雨桐急促的起伏胸部,睜開眼睛對我微笑。

“我還好,你呢?”,雨桐摸着我的手,手心卻滿是汗水。

“我沒事!我好得很呢!”,我漫不經心的擦了擦頭上的汗,“雨桐,你先休息,我去找夜煞!”

“多謝!” 超級藝術家 ,雨桐滿眼的感激。

這句多謝,讓我很不自在,分明是我破壞了他們,現在完全是在彌補,她還要跟我說謝謝!

離開房間,我扶着樓梯的扶手纔沒有讓自己癱軟下去,可是當看到正在大廳來回徘徊的陰鷙,我還是強裝神采奕奕的模樣蹦跳着走了下去。

“寶,好了嗎?”,陰鷙迎上我。

“妥妥的,有我辦不到的事情嗎?”,我做了一個OK的手勢。

“那現在該怎麼辦?!”,陰鷙凝目在我五個通紅的指甲上。

“找夜煞!”,我笑眯眯的說到這裏,目光望向正從花園裏大步走來的夜煞。

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神了!



脫陰鷙的手,我徑直走過去,對上夜煞錯綜複雜的眼睛,我伸出手摟住了他。

“你在煩惱什麼?”,我輕聲問道。

“不知道,誰更重要!”,夜煞的聲音沙啞,“不知道該如何選擇!”

絕寵凰后:冷帝傍上身 “乖,不怕!我幫你選擇!”,說到這裏,我猛的將右手插進了夜煞的胸膛。

當我尖銳的手指撕裂皮肉撥開肋骨抓住整顆心臟的時候,夜煞嘶吼一聲而後昂起頭,此時的他很痛苦,卻完全像個被人擺佈的木偶沒有反抗之力,而我則狠着心腸將指甲插進了他的心臟。

隨着指甲裏面的一點一點的注入,夜煞眼中的紫氣急速的消退,等到完全變成正常我一把拔出自己的手向後倒去。當陰鷙將我接住的時候,我硬是強撐着身體站了起來。

“我沒事,幫夜煞治癒傷口!”,我對陰鷙急切的說道。

聞言,陰鷙點點頭,便衝到了夜煞的面前。而這個時候我伸出自己的右手,卻發現右手忽明忽暗的閃爍着,隔着手掌我卻清晰的看到了自己的腳尖。

……

坐到沙發上,見陰鷙鬆開夜煞之後之後,夜煞卻警惕的跳開,又恢復了之前的冷漠。

“我怎麼會在這裏?”,夜煞冷漠的望了我一眼,哈,果然恢復了。

“莫雨桐在樓上,她想見你!”,陰鷙輕聲道,語氣裏面早已沒有了以前打的怨念。

“雨桐?!”,夜煞蹙眉。

“莫雨桐在樓上,快死了!你去見她最後一面吧!”,我站起身,手卻暗暗撐着沙發。

聽我這麼說,夜煞一陣風一般的竄上樓,而陰鷙走過來握住了我冰涼的手。

“你怎麼這麼冷?”,陰鷙關切的望着我。

“我是故意騙他的!否則,他怎麼會好好珍惜呢!”,我顧左右而言他,“叔,咱們出去吧!別做電燈泡了!”

不由分說,我挽着陰鷙的胳膊便走出了別墅,當我發現自己的手從實體突然變成透明並且逐漸侵蝕全身的時候,我的心猛然沉到了谷底。

……

(本章完) 這個時候的天和地纔是屬於我們的,如果我的身體沒有這個奇怪的變化的話。沒錯,我的異能還在,雖然沒有之前那麼鼎盛,只是生命力卻在急速的消退伴隨着我逐漸透明的身體。我以爲只是後遺症罷了,爲了不讓陰鷙看見這樣的變化,我穿上了大衣,然後帶着他去到了冰天雪地,以爲這樣才能掩飾住我的怪異。

我給重生丟臉了 “寶,一切都美好了,是吧?!”,陰鷙牽着我的手,目光落在我的手套上。“你冷嗎?”

“有一點啦!其實,我絕對這手套和我身上的衣服比較搭配罷了!”,我笑眯眯的望着陰鷙,將頭靠在他的肩膀上。

“現在可以跟我走了嗎?”,陰鷙溫柔的聲音在我的耳邊響起。

“去哪?”,我摟緊陰鷙,眉頭卻緊蹙一團。

“隨便啊,反正有你,去哪都好!”,陰鷙抽開他的胳膊,摟住我的肩膀。“以前,我總覺得上天是偏愛夜煞的,可是現在才知道,其實我只是比他晚一些遇到了與我匹配的那個人罷了!”

“那你不要感謝上天了,感謝我好了!是我,把我自己安排給了你!”,我對着陰鷙調皮的吐了吐舌頭,媚眼如絲。“叔,要好好珍惜我!”

“好!”,陰鷙將我摟的更緊。

低下頭,我嘴角的笑容消失,而後悄悄的拿掉手套,那隻手已經全然成了透明。

……

我到底怎麼了?!爲什麼我會有這樣古怪的變化!?鬼魅透明的時候就說魂飛魄散,而我不是鬼魅這樣的徵兆又代表什麼?!我想,這樣的情況也許只有魔將爲我解答了。

“叔!”,我突然擡起頭昂起下巴對着陰鷙微笑。

“恩!”,陰鷙認真的望着我。

“我要雪蓮!”,我有些臉紅道。

這算是個只有我們才知道的信號,雪蓮花便是雪蓮味道的吻,我的要求這麼的明顯,聰明如陰鷙不會不懂,於是當陰鷙俯下臉吻住我的時候,我卻在輕啓紅脣的時候呼出一口紫煙。

當陰鷙倒在我懷裏

的時候,我低下頭在他的眼睛上落下一吻。“叔,你要等我回來!”

將陰鷙放在了地上,我揮手打出了一個防護結界,而後抓起一捧雪輕輕的灑向了空中,看着那雪花穿出了結界,我心安慰不少。等到雨桐他們收到我的雪書,他們便會把昏睡的陰鷙帶回去,這樣他都不會被凍到了!等睡了一夜醒來,我該也回來了!到時候,真的是圓滿了!

飛回雪山,我鑽進魔將的洞穴,在那棺材面前抖落了一生的風雪,冰涼的雪花掉在魔將的臉上,直接將他驚醒,等他看到我的時候,眼中除了憤怒還有驚恐。

“哇靠!你怎麼又回來了?”,魔將飛出棺材,警惕的望着我。

“魔將大人,我讓你看看!”,說着,我徑直解開大衣。

可是還沒有等我解開,魔將就一把捂住了眼睛。

“你幹什麼?!我告訴你!我清心寡慾!我只想安安靜靜的做個魔,我不想沾染紅塵!你別勾引我我告訴你!”,魔將吼着,就要轉過身去。

我一臉黑線,而後跑到魔將的面前一把拉下他的手。

“你在想什麼?!我可是有主的人了,我幹嘛勾引你!”,我認真的望着魔將。

“那你幹嘛脫衣服?!”,魔將狐疑的望着我,依舊滿眼警惕。

金枝 “我好像生病了!”,說到這裏我一把拉開大衣。

魔將先還是準備阻止的,可是等看到我的身體,整個人愣在了當場,而後大步走過來抓住我的手套。

“你的身體怎麼會變成這樣?!透明的!”,魔將說着伸出手摸了起來,一巴掌被我打開。

“你能不能不要亂摸,雖然看不見,卻還是有感覺的啊!”,我一臉的憤怒。

真的太誇張的,連衣服也被我的身體傳染的透明瞭,這樣我慘了!

“來來來! 鳳凰指天 你來跟我說說,你到底都幹了些什麼事?!”,魔將坐到一塊冰椅上,拍着手示意我坐下。

我十分不情願的走過去坐到了他的旁邊,而後老老實實將所有

的事情全部說了出來,自然,私密的事情我是一丁點也沒有說的。

聽我說完,魔將的臉色越發的陰暗。

“哼,無意中鑽入時空的縫隙,無意中又回到了過去!”,魔將淡淡的望着我,“你不是屬於這裏,卻試圖阻止這裏的歷史?膽子不小!”

“好了好了!你看怎麼辦啊?!我……我這以後不會就變成透明人了吧?!”,我有些焦急的抓住了魔將的袖子。

“你想得美!你是不屬於這個時空的,早就不該存在,關鍵是你扭轉了歷史,讓夜煞愛上了別人,所以纔會一直留到現在!”,魔將起身,眉頭緊鎖。“現在你讓夜煞恢復了,歷史的洪流又順暢的繼續流動,那麼你就不需要存在了!”

“什麼?!你的意思是,我要死了?!”,我大喊起來,使勁的跺腳。

“不是死,是回去!回到你原本該存在的地方!”,魔將斜了我一眼。

回去?!可是我想要和陰鷙在一起啊!

“那我請問,如果我回去的話,他們還會記得我嗎?”,我小心翼翼的望着魔將,雙手捂着胸口。

“你這不是廢話嗎?!你根本不屬於這裏,不存在這個時空!既然是不存在的東西,鬼會記得你啊!”,魔將說完便飄了起來,而後緩緩的落在了棺材裏面。

聽了這話,我的鼻子一酸,眼淚瞬間掉了下來。

我要離開這裏,而陰鷙便會失去這段記憶,那麼我們之間的點點滴滴將會化作塵埃是嗎?!可是,我不想這樣,我捨不得這樣的彼此深愛!

似乎是聽到了哭聲,魔將從棺材裏面坐了起來。

“你哭什麼!你不是一直盼着要回去的嗎?!現在讓你回去了!你還不高興了!”,魔將一臉的不耐煩。

“你知道什麼?!你愛過嗎?!你知道什麼是刻骨銘心嗎?!你這樣一個冷冰冰,根本不懂什麼是愛的死男人,永遠不會懂我現在有多難受!”,吼完這句,我舉起拳頭就打在了魔將的臉上。

……

(本章完) 一拳打的很唐突,當我發現我闖禍的時候,我乾脆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來。

見此,原本還怒氣衝衝的魔將一把將我拉了起來。

“哭哭哭,就知道哭!你們女人,真他媽的麻煩!”,魔將滿臉的憤怒。

“可是,我不想走!”,捂着臉,任憑眼淚從指縫間流出。

“聽着!”,魔將一把拉開我的手,嚴肅的望着我。“這不是我可以做決定的!縱使是那個梵埜在這裏,他也改變不了!”

“所以,我只能離開是嗎?!”,我抽泣着,肩膀抖動。“可是,我怕他沒有我,會難過!”

“那你放心,難過的只有你而已!”,魔將無奈的拍了拍我的肩膀,鬆開了緊鎖的眉頭。“等你一消失,所有的人都會忘記你!所以,心疼的只有你而已!”

所以,一切的悲傷只有我來承擔嗎?!若是兩個人會有一個帶着思念和痛苦度完餘生,那麼我希望,那個是我!我不是偉大,而是我知道我寧願痛苦的回憶,也不願麻木的忘記!這裏的點點滴滴,值得我用盡生命,傾其所有去回憶!

“可是,我還有和他告別!我現在這個樣子,我怕他看了難受!”,眼淚模糊視線的瞬間,我一把抓住了魔將的胳膊。“求求你,讓我好好的和他道別好不好?!”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