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出如風也是微訝,道:“我們何時曾見過面麼?”

聽聞此話,素無雙似乎還有些傷心的模樣,道:“劍公子還真是貴人多忘事,當初華山星劍爭奪戰……” 被她一提,劍出如風立即回想起來了,華山星劍爭奪戰,劍出如風落在最後跟一衆npc同行,兩者何止是見過,劍出如風的第一個五萬積分不就是素無雙替他拿下的! 這說起來也是好大一個交情啊,劍出如風居然忘

聽聞此話,素無雙似乎還有些傷心的模樣,道:“劍公子還真是貴人多忘事,當初華山星劍爭奪戰……”

被她一提,劍出如風立即回想起來了,華山星劍爭奪戰,劍出如風落在最後跟一衆npc同行,兩者何止是見過,劍出如風的第一個五萬積分不就是素無雙替他拿下的!

這說起來也是好大一個交情啊,劍出如風居然忘記這事,實在可以說是忘恩負義。

劍出如風連忙行禮道:“原來姑娘還記得,我倒是怕姑娘不記得我,所以不敢冒然相認,當ri之事還未曾謝過姑娘!”

素無雙笑着搖手,道:“應該的,應該的。”

看不出來,這個七派八子之腦,居然還是非常謙遜的一個姑娘。

他們幾個人都是邊說話邊走的,難爲素無雙一個npc居然也是亦步亦趨的跟着他們。

此時身後的玩家已經又重新凝聚了百來個人,而且相信大部隊距離這邊已經不遠了。

素無雙回頭瞧瞧,忽然笑道:“你們似乎遇上了麻煩?”

劍出如風一喜,這npc會開涉當前事件,說明她可能會出手相助啊,當下連忙點頭。

正yu要說話的時候,那邊三思而行已經接口道:“無雙姑娘真乃神人也,居然看出我們有麻煩,能幫忙救命不!”

劍出如風直翻白眼,這傢伙是打算搶np9pc多了去,這個就讓給你了。

素無雙回頭溫婉一笑,道:“以我一己之力,也是無法應付這許多人。”

三思而行一窒,心中草泥馬奔騰,心說這關鍵時刻你跳出來居然不是幫我們解決難題的,那還幹毛!

劍出如風卻是心中一動,微笑道:“素姑娘智計無雙,料來是不屑於親自動手的,只需要指點我們一番就好。”

素無雙笑笑,道:“你倒會說話。”

說話之間,前面到達一個轉角,素無雙纖手一指,說道:“先過去埋伏。”

而她說着這話,小李飛刀、三思而行卻忍不住定定望着她的手,無法移開目光。

只是微露的纖手,竟也能讓人迷戀不已!

察覺到兩人的異常,素無雙垂下手,長袖落下遮擋住目光,兩人才是醒悟過來,羞慚不已。

素無雙卻是朝劍出如風投出一個讚賞的眼光,劍出如風很茫然——他只一心想要逃跑,根本沒注意那麼多,畢竟其它人都不過是一個等級的事情,可如果全軍覆沒,他的損失就是好幾萬的錢錢啊。

走過轉角,後面的人立即失去這一大幫子人的行蹤,連忙就是要快步追上去。

衝過轉角四顧,咦,似乎沒看到人……

忽然感覺頭頂上有點黑,還沒有擡頭瞧的功夫,無數高手從天而降,然後就是一陣又一陣的清音。

那聲音聽起來很動人,讓人忍不住就想看看到底是誰擁有着如此美妙的嗓子。

他們都有些失神了,可這清音指揮的更加犀利,劍出如風小李飛刀三思而行,每個人都是能獨檔一面的大俠,更別提還有兩個一百級jing英僱傭兵,他們是衝進人羣大殺特殺。

相比下那些五十級的僱傭兵就只能等着被玩家欺負了,玩家們佔着大優勢,可一部分人被清音迷倒,另一部分那指揮確實是神妙無比,明明好多僱傭兵已經被玩家打到殘血,只要再來一下就可以秒掉,可僱傭兵聽着那指揮退後,玩家們當然要緊追不捨啊。

總感覺只差一步就可以追得上,可這一步卻真的遙不可及,等到玩家們突然想到放風箏這三個字的時候,卻現自己已經被其它的僱傭兵打到殘血,然後來不及退卻就被秒殺……

類似的場景不斷重複,此時一些英明的玩家已經當機立斷選擇後轍,而更多的只能淪爲白光。從某種意義上來講他們轍的更快更遠,直接就轍到復活點去了。

劍出如風這邊殺的痛快,心裏可一直記掛着僱傭兵的情況,只怕隨時就跳出一個提示:你的僱傭兵xx已經陣亡。

可殺到最後居然也沒有出現這提示,真正讓他震驚不已,很快在他們的衝殺下,玩家潰不成軍四散奔逃,劍出如風連忙檢視自己的僱傭軍團,愕然現居然有46個都是殘血狀態,都是再補一刀就死的情況,可居然沒有一個倒下!

劍出如風以驚懼的眼神望向指揮的素無雙,這是何等可怕慎密的指揮掌控能力啊。

將每個僱傭兵的輸出都達到了最大化,而且又不造成任何損失。

難怪七派聯盟在她的指揮下所向無敵,教和唐門聯軍每每都是被打的全軍覆沒!

劍出如風深自慶幸自己的決定,當機立斷的將僱傭兵指揮權交給她,否則這一戰就算他們能贏,這些僱傭兵至少也得死上二三十個。

“姑娘jing通兵法變化,真令人萬分佩服了。”劍出如風雙手抱拳行禮道,“恐怕便算是那李家堡之李靖,相比於姑娘也是大有不如!”

追愛999次:無賴老公請閃開 聽到她的拍馬屁,素無雙倒沒有多少得意神sè,微笑道:“公子過獎了,當初雲劍一役,無雙空有那許多人助陣,卻也未能突破你的公主設下來的陷阱,說什麼兵法陣法,皆都是空談,及不上你的公主更懂實戰。”

我的公主,哇哈哈哈,這個稱謂我喜歡聽,如果你也是我的無雙,那就更完美了,哈哈哈……

劍出如風連忙道:“那如何能夠相提並論,畢竟公主那是以有心算無心……”

素無雙笑道:“總之是期待着能與她正面一戰了,但願是將來擁有着這樣的機會。”

劍出如風呵呵一笑,心說等將來開啓國戰後,你們愛怎麼打就怎麼打去,誰打贏了就陪我睡覺,哈哈。

這心聲要是讓素無雙聽到,不知道她會不會當場翻臉將劍出如風給抓了去獻給唐門或者是楊廣。

一億驚喜:99張豪門緝妻令 jing彩推薦: “接下來怎麼走?”劍出如風已經可以隱隱的感覺到背後追兵臨近,連忙問計素無雙。

素無雙微微一笑:“直走。”

……

而此時,玩家羣第一個大部隊到達,屬於三大幫派之一的築幫在輕舞飛揚的帶領下已經到達。

輕舞飛揚所帶的團隊,劍出如風可是已經領教過,哪怕二十個人在她的指揮之下都可以抵得上普通玩家百人。更何況在築幫後面,還有着上百名想要看看有沒有趁機撿便宜的閒散玩家。

聽到說劍出如風四個人帶領着五六十名僱傭兵打敗了近百人組成的閒散玩家,雖然說知道這些閒散玩家根本就是沒組織沒紀律的一盤散沙,但劍出如風居然能夠挑敗,還是讓她有些驚訝的。

總裁的女人誰敢動 不過她自也凜然不懼,此時眼見是將要接近轉角,普通玩家是擔心這裏會有埋伏,而輕舞飛揚卻完全沒有這個顧慮,直接御劍飛行而起,飛到半空中,再繞過這轉角,就算真有伏擊也僅有劍出如風能夠伏擊到她!

轉角的那邊一片空曠,沒有半個人影。

諒那劍出如風膽子再大,也不敢不可能繼續留在這裏等死啊。

輕舞飛揚揮手示意後面的人度跟上。

這是一條頗爲狹長的穀道,兩邊是足有百丈高的山壁,從古代軍事方面來講,這無疑是最最適合進行伏擊的地方。

輕舞飛揚略懂一些軍事,只是在心頭產生出這樣一個念頭,卻根本不會去想說劍出如風會在這裏埋伏,她加御劍飛行,憑藉着這御劍術,她每每能在一些戰鬥中佔據先機。

前面又是一個轉角,輕舞飛揚毫不猶豫的衝上去,剛剛轉過轉角,還未能夠看得清前面情況,忽然感覺到眼前一道人影閃過,幾乎是下意識的想要出劍,可隨後就感覺到全身不再受自己控制,毫不着力的就朝下掉去。

靠!

能擁有半空中偷襲她的能力,只有一個劍出如風!

而在下面等待着她的,則是小李飛刀、三思而行以及兩個僱傭兵。

四個人分成四角對她形成合圍之勢。

小李飛刀、三思而行,兩個人都是江湖上成名的人物,不好應付,還是每從兩個僱傭兵下手!

輕舞飛揚人尚在空中,已經是有着決斷,腳都還未落地,此時劍業已飛出,直指王不二。

這劍的光芒何等璀璨,可是輕舞飛揚卻分明從小李飛刀、三思而行臉上讀到了兩個字:“同情!”

他們在同情什麼?這個念頭從輕舞飛揚的心頭一閃而過。

對於僱傭兵,實在沒什麼可值得同情的!

輕舞飛揚反應也是極快之人,此時業已經站直身子,同時那劍已經斬到僱傭兵身上,本應該是驚天裂地的一擊,此刻卻似乎沒什麼效果,輕舞飛揚一看王不二的血條,心就涼了一截。

靠,如此強力的一擊下去,這王不二的血條纔打掉5!

輕舞飛揚現在知道小李飛刀、三思面行是在同情誰了。

劍出如風從天而降,嘆息道:“你真是選了一個最強的地方當突破口。”

她這猛力的一劍,若是指向小李飛刀或者三思而行,他們肯定也是不敢硬抗,說不定讓她殺出一條路來,可眼下卻顯然已經沒有這樣的機會,劍出如風降下來,招招都是星河長空,哪怕是被輕舞飛揚躲開兩次,可眼下一面壓的局勢,輕舞飛揚只不過是掙扎兩下,然後化成白光消失。

築幫大驚:“幫主死了!”

世界頻道的反應稍慢,但也沒差幾秒就已經現這個事實:“輕舞飛揚被劍出如風給秒了!”

輕舞飛揚城中復活,吐一口血,玩家總是對劍出如風的實力誇大其詞,五個打一個,大家都是一流高手,真論起來無疑還是輕舞飛揚更強,哪怕是100級的王不二,單挑情況下也肯定被輕舞飛揚玩死。

甚至若是正面遭遇戰,輕舞飛揚以一挑五也不是不可能,因爲劍再配上他身上肯定有放風箏的裝備,能夠將五個人放到吐血。

可惜的是她一時不察的情況下被劍出如風偷襲,隨後就掉入他們的包圍圈中,完全無法揮開她的強項,結果是瞬間被妙。

輕舞飛揚此時急令幫中其它成員:“全前進追擊!”

雖然她掛了,可是劍出如風不急急逃命居然敢在那裏玩伏擊,那毫無疑問就是在找死!

當下幫中葉問什麼當先帶路,全隊加,後面的普通玩家雖然看到輕舞飛揚身死,可既然築幫如此勇進,他們豈有不追上之理。

一瞬間百餘人已經衝過轉角……卻又是空無一人。

“啊咧,這是什麼情況?”龍的傳人愣愣說。

老大不在,幫裏威望最高的毫無疑問是唐雪見姑娘,可她從來就不指揮只聽令辦事,指揮權卻是落到了呼聲甚高,粉絲多的魅影身上。

“繼續追擊!”魅影則是深刻的貫徹輕舞飛揚的指示,繼續前衝。

“咦,我cāo!”葉問什麼跑在最前面,此時忽然大罵出聲。

其它玩家再跑近幾步,也紛紛都看得清楚,在這狹隘的穀道上,此刻前面已經被好多的樹杈給擋住去路。

四周都是懸崖峭壁,能夠這裏砍倒這麼多樹,那自然是因爲劍出如風御劍飛到谷頂,砍下許多樹來!

“翻過去,繼續追!”

築幫成員此時有些沒頭緒,正詢問輕舞飛揚的決策,而大部分的閒散玩家卻已經開始攀爬樹枝,要這樣越過去。

畢竟是武俠遊戲,一個個都是輕功在身,這樹枝未能造成多大的影響,只是增加了些許的時間。

然而他們正在翻越之時,忽然兩柄劍齊出,飛攻擊下頓時又帶走好幾條人命。

“哈哈哈,爽快!”一個聲音得意大笑。

有不少人已經聽出來,這正是級高手小李飛刀的聲音。

此時兩個人影站到樹最頂上,赫然便是小李飛刀和三思而行。

想要攀爬過去,勢必要面對着這兩個高手的同時攻擊!

葉問什麼怒叫道:“我來!”

衝上樹杈,看起來龍jing虎猛……然後摔了一跤。

頓時是惹來轟堂大笑,玄機派的輕功之弱,跟他們的防禦能力是成反比的。

然而正當大家都以爲葉問什麼會摔到地上難看的時候,忽然間看到葉問什麼的身體竟赫然是在浮空!他竟然朝天上摔過去了!

玩家駭然至極,這一剎那幾乎以爲是地球失重,隨後當大家看着葉問什麼被三思而行和小李飛刀一頓狂扁化成白光消失的時候,才漸漸有人反應過來,那不過是三思而行的成名技抓nǎi龍爪手。

只是平常這招在平行的時候施展起來沒啥感覺,現在朝下施展的時候居然產生如此駭人聽聞的效果!

擊殺了葉問什麼,讓玩家一時不敢上前,但小李飛刀和三思而行也不敢久待,畢竟只要幾個人拼死一下,或者來幾個輕功高絕的人士,他們就很容易被圍堵截殺。

飛的跳下樹障逃命。

對於這兩人的xing命,玩家其實興趣不大,都是在關注着劍出如風的情況。

經歷過這麼久的耽擱,恐怕劍出如風早已經是逃到十萬八千里外了吧!

可事實上,此刻的劍出如風卻依舊是在谷頂砍樹!

說句實在話,若只是劍出如風在單獨逃命,這世界根本沒什麼人能夠追上,眼下的重點是劍出如風要保證他的僱傭兵能夠不受損失的到達涉縣。

眼下那些僱傭兵已經全由李青青帶領着馬不停蹄的朝涉縣轍退,可50級的僱傭兵行程實在有些慢,所以劍出如風和小李飛刀、三思而行三個人留下來進行斷後阻礙別人的追擊時間。

小李飛刀和三思而行剛纔在樹杈上對玩家進行施壓之後,也是不敢久留,跟劍出如風打聲招呼後全力轍退趕上李青青他們同行。

而劍出如風卻在設置更多的障礙來阻礙別人追擊。

當玩家們終於大着膽子攀上第一堆樹堆後現前面已經沒人,頓時又快朝前直追,可沒跑多少路之後他們傻眼了。

眼前的大樹堆比前面那一堆要更高的多,就算玩家們有輕功在身也是一個攀爬挑戰,畢竟輕功也是一門高深的技術,大部分的玩家都只不過是會使用最基本的彈跳之類而已,無法正確的定位自己落腳步,在平常時還不怎麼覺得,當遇上這種情況時才現真正是差之毫釐失之千里。

劍出如風在山頂上看着他們爬上又掉下的模樣,搖頭嘆息一聲道:“可惜我沒有遠程攻擊的手段,否則這時候給他們再製造點麻煩,他們都沒辦法爬過去!”

邊上是一直跟着她的素無雙,此時眼珠兒轉動,嘻嘻一笑道:“要不要我傳你一招?”

劍出如風一愣道:“什麼武功招式?”

素無雙點頭道:“這也是我前幾ri攻下教太原分壇的時候找到的教絕學,最適合在飛劍上使用,我沒有飛劍卻是施展不來的。”

說話之間拿出一本祕籍遞給劍出如風。

劍出如風看着這祕籍是又驚又喜:若是楊思月甚或是陳宣軒傳他什麼武功祕籍,他都不會太驚訝,畢竟兩人都已經擁有着極高的好感度,可這個素無雙,那是真正的素昧平生啊,在第一次遇見她的時候就受她五萬積分的好處,那時還可說是風雲際會湊巧而已。這次相遇幫自己設計阻敵也就罷了,畢竟只是動動嘴。

可劍出如風萬萬沒有料到,現在她居然抽出一本祕籍來丟給自己,這是要鬧哪樣啊!

管他鬧哪樣,祕籍先拿到手再說!

劍出如風就怕她隨時反悔,幾乎是用搶的姿勢接過祕籍,兩眼一掃,看到祕籍封皮上寫着古老的五個大字:《傾國銀彈波》。

系統提示:你獲得了傾國銀彈波祕籍,是否立即進行參悟?

毫無疑問選是。

系統提示:你學會了低級隱藏武學“傾國銀彈波”。

系統提示:你獲得了銀彈包。

傾國銀彈波。

當人處於上方時,可將各種物品拋下,對處於下方的所有敵人造成傷害。

傷害規則:基本傷害爲10,兩者上下相離越高,傷害越高。所拋出的物品越多,傷害越高。所拋出的物品越珍貴,傷害越高。

請將要拋下的物品放入銀彈包中後使用,注意:每當施展傾國銀彈波時,銀彈包中的物品將被全部清空,不可恢復。

銀彈包:最大空間,九格。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