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只有凌寒銳此時此刻能沒事人一樣的站在她身邊,畢竟凌寒銳已經習慣自己這個妹妹了……

輕輕撩起額前秀髮,這一個動作就迷倒了不知道多少偷偷窺覬此處的男人。 「嘶溜溜~~」 「太他媽美了,這就是凌家那位公主?媽的要是個二流家族的野丫頭,老子都豁出性命去把她弄過來嘗嘗鮮,這凌家老子實在是不敢動手!」 異想成神 大廳之內一間雅閣,一名肥胖的富商吸了口流下來的口水,透過窗

輕輕撩起額前秀髮,這一個動作就迷倒了不知道多少偷偷窺覬此處的男人。

「嘶溜溜~~」

「太他媽美了,這就是凌家那位公主?媽的要是個二流家族的野丫頭,老子都豁出性命去把她弄過來嘗嘗鮮,這凌家老子實在是不敢動手!」

異想成神 大廳之內一間雅閣,一名肥胖的富商吸了口流下來的口水,透過窗子朝著外面望去,正好看到了凌寒冰從廣場的停車位款款朝著大廳走去,那種高冷誘人的姿態,強烈的勾起了某些人的征服欲。

「寒冰,我覺得吧老爺子他們說的都對,你看看能不能加把勁把秦毅給拿下來……這樣一來咱們凌家回京就是一句話的事情啊……」凌寒銳笑眯眯的說道,這一路過來他都在做妹妹的思想工作。

「哥,都說了不要再提這件事了?以秦毅的眼光怎麼可能看上我?你太小人人家了。」凌寒冰瞪了凌寒銳一眼。

後者乾笑一聲,隨即臉上恢復了淡然的表情,兩人並肩朝著大廳內部走去,消失在大廳之中,依舊是沒有看曹龍他們這些人物一眼。

曹龍不自覺的吞了口唾沫。

「這個凌寒冰已經是高明浩的追求對象,可惜到現在都沒任何機會,高家如今分崩離析,他高明浩更是別想了,這種女人根本不是男人可以征服的。」曹龍望著凌寒冰已經消失的背影的方向,怔怔說道。

「再不能被征服也遲早要嫁人,以凌家的手段,怕是最後也就是為了聯姻做準備,就是不知道最後便宜了誰家。」楊航酸酸的說道,只是江瑩瑩就在面前,他不好表現的太過明顯。

「你們說……凌家這次專門叫了凌寒冰過來,不會是為了跟那個秦教授打好交道吧?」忽然楊航眼睛一亮說道。

幾人互看了一眼,還真有這個可能,以凌寒冰作為美人計的核心人物,還有什麼事情是談不妥的?他們都不信有什麼男人能夠拒絕凌寒冰的魅力。

「凌家可真是好手段啊,這回怕是沒有多少人能夠跟凌家競爭了,如果其他幾個家族也有這種打算……嘖嘖,樂子可就大了,想必是到時候場景一定非常有趣。」曹龍頗為羨慕的說道,羨慕那個秦教授的桃花運。

「噓,別說話了,大人物越來越多,被聽到了難免不好!」江瑩瑩小心翼翼的說道,他們的目光都是朝著外面望去,真正的豪車如雨、冠蓋如浦,停在海天大廈前面的大廣場上面,簡直就是豪華車展,讓人看花了眼。

「李老闆?你也來了?」

「哈哈哈,這種機會誰能不來?你王老闆數十個億的身價,不也是過來了嗎?」不少人見了面都是相互吹捧,動輒幾億十幾億,嚇得楊航他們幾個人坐在一邊不敢說話。

可憐他們的家產都加在一起,也沒有他們這些老闆一個人的身價高。

「哎,這次要是能夠跟秦教授談成代理的事情,咱們身價怕是能夠幾倍幾十倍的暴漲啊?這裡面的利潤太恐怖了。」

「是啊,可惜咱們競爭對手太多,這上面還有那幾個巨無霸家族,估計之後才能輪到我們。」大腹便便的老闆們三三兩兩聚在一起,口中談論的幾乎全都是跟秦教授還有抗癌藥有關的事情。

「不過我們還算是走運的,那個秦教授好歹是我們金衡市人,我們可謂是近水樓台先得月,別的地方的商人哪有這種機會參加這種聚會?」

不少老闆開始自我安慰說道。

很快,海天大廈前面人滿為患,很多小老闆連進來的機會都沒有。

「走吧,我們到裡面去,這外面太吵了太亂了,耳朵不舒服。」曹龍起身,楊航他們也是站起來跟著,一會便消失在了大廳之中。

整個海天大樓有三十多層高,不過只有一樓大廳跟頂層大廳會拿來聚會使用。

「以往海天大廈頂層都是不開放的,今天可算是沾了光,能上去看看。」

四個人坐上了電梯,在快到頂層的時候因為高空氣壓的問題差點背過氣去,這裡實在太高了,從這裡的窗戶朝著下面望去,車輛都變成了螞蟻,行人都成了細線幾乎看不到,只是黑壓壓的一片。

到了頂層剛剛推開電梯門,忽然四人身影一頓。

「咦?落雨?你也來了?」江瑩瑩一愣,看到匆匆從面前走過的落雨。

落雨腳步一頓,看到江瑩瑩他們後面色也是微微一變,只是這種變化卻並不是驚喜或者是什麼,只是驚訝他們怎麼會來這裡?

不過隨即她就邁步離開了,連招呼都沒有打一下。

因為落雨知道了江瑩瑩這個人的為人,知道了她對秦毅的態度跟秦毅之間的關係。

說實話她跟江瑩瑩本來就不怎麼熟,倒是落落以前跟她有點接觸。

可是江瑩瑩居然看不起秦毅?如此一來落雨也沒有跟對方打交道的必要了。

女人就是這麼直接。

「什麼玩意!不就是韓家的人么,這麼目中無人?」

江瑩瑩面色一下子就沉了下來。

「好了,趕緊進去吧。」楊航率先走到了前面,目光四處張望著,地面都是淡金色的毯子,四面全都是水晶玻璃裝飾,大廳裡面的桌椅都是水晶打造,可以說是奢華至極。

「我們來這裡不會有事吧?這裡會不會有什麼身份要求啊?」楊航有些擔心的說道。

「怕什麼?說不定秦教授就在這裡,我們還能趕個趟兒,都是同學,對方怎麼著也不會翻臉趕我們下去的。」曹龍隨意的擺了擺手說道。

幾個人也沒有說話,就是摸索著小心翼翼的走了進去。

很快他們的膽子就大了起來,面帶笑容遊走在最頂層的這間大廳周圍,看到這裡越來越多的人,在一邊伺機打量著。

「要不我們去找別人問問吧?畢竟我們沒見過秦教授,就算是碰面了也不認識啊?這豈不是虧大了?」江瑩瑩建議說道。

幾人都是點頭同意,然而他們剛走進步,在頂層側邊的窗戶邊居然看到了最不想看到,或者說非常討厭的一個人。

秦毅,此時此刻的秦毅正坐在沙發上,手上端著一杯酒,目光眺望著他旁邊窗戶之下,黑壓壓的人群以及馬路上來來往往的車輛,目光十分平靜。

他是這次金鼎大會的主角,早早的便來到了這裡,這件事一解決,他的身份公布出來,怕是世俗中就沒有什麼事情會讓他煩心了。

楊航他們幾個人互看了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戲謔,隨後不約而同的朝著秦毅走去。 誰實話,江瑩瑩現在無比的噁心,就像是生吞了蒼蠅一樣。

怎麼在哪裡都能碰到這個討人厭的鄉巴佬?

還有完沒完了?

做人能不能有點自知之明啊?

這是金衡市上層圈子的聚會,你一個鄉鎮來的角色老是往裡面湊,一次兩次就算了,這還賴上了是吧?

從上一次在海天大廈見到秦毅的時候,江瑩瑩就有這種噁心的感覺,那一次本來是準備看高家高明宇怎麼教訓他的,結果半路殺出一個吳夢雪,保住了他,算他好運。

這回居然在這裡又碰到了他,這是準備吃吳夢雪這個軟飯了嗎?

作為一個男人,她實在是不是對方怎麼能無恥到這種地步。

而且她更不明白,吳夢雪那種級別的女人,怎麼會跟他扯上關係?

不過不要緊,這種人遲早會原形畢露。

而就在他們剛剛走了幾步,從大廳之中出來的一道身影,卻是以更快的速度走到了秦毅那個地方,就站在他的面前。

方雲天。

方家的方雲天居然找上了秦毅?

楊航江瑩瑩他們腳步一頓,面面相覷,表情忽然都變得奇怪了起來。

秦毅跟方雲天之間的矛盾還要往上數道籃球賽那次,只是以方雲天的個性,若是想要找秦毅算賬,怕是早就會找他算賬了吧?也不會拖到現在啊?

而且方雲天也不會因為一場籃球賽,就跟對方糾纏不過去,這不是方雲天的作風,他一向是自詡天之驕子,金衡市除卻韓落落之外的最天才青年。

當然,兩人天才的領域是不一樣的。

方雲天比較全面,在各個領域的學習能力都十分出色,而且本人也十分努力,這種富二代子弟有今天這種成就一點都不讓人意外。

本身努力加上家族提供的資源,幾乎就是如虎添翼,簡直要上天了。

其實方雲天這一輩子,不出大的紕漏,順風順水幾乎註定未來會站在某個領域的前列,成為比明星還要耀眼的人物。

可惜往往一個決定會毀了一個人的一生。

「秦毅,我找你很久了,沒想到居然在這種地方碰到你。」

方雲天面色淡然,坐在秦毅的對面。

「哦?我們素來沒有交集,你找我幹什麼?」秦毅轉頭看了他一眼。

方雲天笑了,一雙如電一般的眸子盯著秦毅,眼神中掠過一絲不易察覺的輕蔑。

「離落雨遠點,我跟她要結婚了,希望你不要做讓人為難的事情。」

「大家族的手段,我怕你承擔不起。」

方雲天聲音很淡,但是那種不容置疑的語氣,卻是讓人聽得清清楚楚。

見到這一幕,江瑩瑩他們都是面色一喜。

這個秦毅還真是四處樹敵,金衡市高層家族幾乎是被他得罪了個遍,高家跟方家,那都是不能招惹的存在啊?

先不說現在的高家,畢竟高家沒落了。

可是馬上方家就要跟韓家正式聯姻了,方雲天一方面是韓家的姑爺,一方面還是方家的天之驕子,這兩重身份讓他在金衡市將變得無比耀眼,高家兄弟現在給人家擦鞋都不配。

「結婚?落雨若是同意跟你結婚,我無話可說。」秦毅眉頭一挑,不緊不慢的說道。

「呵呵,我跟她從去年就訂了婚,她早就是我的未婚妻,不久之後就會確定婚期並且正式結婚,你說她同意不同意?」方雲天笑著說道,臉上掛著一抹諷刺。

「那我可不知道,你應該去問她而不是問我,如果她真的愛你,想跟你在一起,你不會擔心她被我搶走。」秦毅淡淡說道。

「哎我說秦毅你這麼人怎麼會這麼無恥呢?」

江瑩瑩真的都聽不下去了,幾個大步走來,站在秦毅前身不遠處,有些好笑的說道。

「人家方雲天在這裡客客氣氣的跟你說話是你的榮幸,你還當成理所當然一樣了?你跟人家是一個級別的嗎?你要點臉行嗎?」

江瑩瑩無法形容一個人居然臉皮厚到這種地步。

也不看看自己什麼身份人家什麼身份?真當跟人家對等的坐在一起了?

秦毅目光一轉,微微沉了下去。

「你們怎麼會來這裡?」這金鼎大會至少需要一些門檻才是,這江瑩瑩什麼身份?居然也能進來?說實話這在秦毅意料之外。

「我還想問你怎麼會在這裡呢?你這人真是什麼場合都想蹭一蹭啊,我江瑩瑩活了這麼大,真的第一次見到你這麼臉皮厚的人。」江瑩瑩有些刻薄的說道。

秦毅愣了,忽然搖頭笑了起來。

「真是無知者無畏,江瑩瑩啊江瑩瑩,我屢次忍你,念在你只是一個女人,念在你是江爺爺的孫女,懶得跟你計較,但是你卻屢屢試圖激怒我,你真以為我不敢對你做什麼?」秦毅眉目間陡然射出一縷寒光,讓得江瑩瑩面色一白,下意識的退了兩步。

那種感覺就像是被一頭巨龍俯瞰。

當然,這種感覺也僅僅只是一瞬。

「秦毅,威脅一個女孩子,你還真是說得出口?」

「今天我楊航就把話撂這了,一個月之內,咱們看看誰得叫誰爺!」楊航冷哼一聲,只要跟秦教授湊上關係,就等於是躋身了上層,這種只會打架的螻蟻,算什麼玩意?

「秦毅,做人低調一些,否則有時候都不知道自己怎麼死的。」曹龍陰陽怪氣的說道。

這個時候賣方雲天一個面子,還是非常值得的事情,而且本來秦毅跟他們關係就非常僵硬,有過很多矛盾,不介意藉此機會打壓一下,讓他知道怎麼做人。

「就憑你們這些螻蟻一般的角色嗎?」

秦毅咧嘴笑道,面色變得非常有意思,「我不明白到底是什麼給了你們自信,在我面前說出這些話。」

「是我給了他們自信,夠了嗎?」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中年人的身影走了過來,他面上還有鬍鬚,看起來三四十歲的樣子,整個人氣勢洶洶,壓得人喘不過氣來。

他的到來,讓周邊不少老闆富豪的目光都是一下子集中了過來。

「韓世安?他怎麼去跟一個小孩子較勁了?」

韓世安,韓家第二代領軍人物,乃是韓承元老爺子的大兒子,正在逐漸接手韓家的家業跟事務。

他一上位就是雷厲風行,主張聯姻合併勢力,所以這才風風火火將韓落雨韓落落都給弄了出去。

韓落雨跟方家的好事一旦成了,他的計劃就能提上日程。

而在此之前,一些絆腳石肯定要給除盡。

就他耳邊得來的一些消息,自家兩個女兒近期跟一個學生關係曖昧。

這種事他韓世安是絕對不允許的,如果因此耽誤或者是影響了韓家跟方家的聯姻,那損失可就大了,他的計劃日程將會無限制朝著後面推遲。

所以今天剛好是碰到了這個機會,否則他不會出現,跟一個學生崽子較勁。

「韓叔叔。」方雲天淡淡叫了一聲,韓世安點了點頭,隨即目光灼辣的盯著秦毅。

而曹龍楊航江瑩瑩他們都是下意識的朝著一邊退了退。

乖乖,真正的四大家族之一的掌權者站在他們面前,這種壓力是毋庸置疑的。

雖然韓世安還不算是家主,可是他的權利已經無比的大了,一年之內就將徹底接手韓家,正式繼承家主的位置。

「你又是個什麼東西?在我面前咋咋呼呼的。」秦毅掃了對方一眼,面色絲毫未變。

韓世安被氣笑了。

「我,韓世安,韓落雨的父親,韓家即任家主,現在你明白了嗎?」說道韓家還有什麼人會不知道?至少在金衡市內絕對是大名鼎鼎。

國民老公的蜜戀 「哦,就是你要把你女兒嫁給這個人的嗎?」秦毅淡淡問道。

「不嫁給雲天賢侄,難道嫁給你?」韓世安笑了,「我也不想與你多廢話,浪費我的時間,給你一天時間從我女兒身邊消失,如果再讓我知道你跟落雨靠近,我定會讓人打斷你的腿!」 「打斷我的腿?你問問這整個金衡市。」

「不,你問問這整個江南省,誰敢打斷我的腿?」

秦毅從沙發上站了起來,面色戲謔之色,盯著韓世安,諷刺說道。

「他瘋了吧!」

「這小子是誰啊?這麼跟韓世安說話?他不知道這個韓世安睚眥必報嗎?」

「韓世安剛剛拿到家族繼承權沒一段時間,正是殺雞儆猴的時候,這小子慘了。」

不少剛剛上來頂層的大老闆還有一些富豪人物都是紛紛駐足,指指點點的,看到秦毅的囂張不自覺的搖了搖頭。

「秦毅,我以前怎麼沒看出來你這麼狂?這麼能裝逼呢?你知道你面前站著的都是誰嗎?」江瑩瑩實在是無語了,不知道該笑呢還是該笑呢,還是該笑呢,反正笑就對了。

「韓家,金衡市四大家族之一,你爸叫韓承元對吧?我覺得你應該叫你爸跟我對話。」秦毅掃了江瑩瑩一眼,隨即看向韓世安。

韓承元是韓家的老家主,在金衡市名氣那是響噹噹的,不過在萬寶樓,秦毅卻是救了對方一命。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