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茶在外面聽到動靜,立刻走了過來,詢問了起來,“總裁,事情怎麼樣?”

紀峻搖搖頭,“沒有說話,而是徑直地將安然推了過去。 寧茶心裏一頓,也沒有跟上去,而是看向了身後的醫生,問道:“到底出了什麼事情,現在的她已經救治成功了嗎?” 醫生將實情說了出來。 寧茶皺了皺眉頭,發現醫生正用莫名其妙的目光大量着她,便立刻出聲解釋了起來,“抱歉,我只是太過真經了,

紀峻搖搖頭,“沒有說話,而是徑直地將安然推了過去。

寧茶心裏一頓,也沒有跟上去,而是看向了身後的醫生,問道:“到底出了什麼事情,現在的她已經救治成功了嗎?”

醫生將實情說了出來。

寧茶皺了皺眉頭,發現醫生正用莫名其妙的目光大量着她,便立刻出聲解釋了起來,“抱歉,我只是太過真經了,希望她能夠安然無恙吧。”

醫生沒有說話,走了過去。

安然在原地握了握拳頭,她明明已經努力地拖延了時間,結果那個女人還是活過來了,真是該死。

早知道就不手下留情了,結果竟然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實在是讓她太過難受了。

“該怎麼辦?”寧茶開始詢問着自己的內心,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這件事情了。

紀峻在房間裏面一直緊緊的握住了安然的手,不時地替她祈禱着,希望她能夠快點醒過來。

這件事情讓他非常的難受,要是知道會出現這些事情,他絕對不會去選擇這樣的路。

如果,這一次安然堅持不下來,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了。

都是他太大意了,竟然會讓那個女人這麼輕易地就過來了,早知道會出現這樣的情況,他絕對不會允許!

看着那蒼白的面容,他的心裏充滿了悔恨,腦子裏面似乎回想着那些美好的東西。

“你幹什麼?”安然好不容易纔將對方推開,心砰砰砰地跳個不停。

紀峻微微眯了眼,眼裏閃過危險的神色,“女人,是你自己留下的!”

安然一跺腳,“什麼留下的,你到底怎麼了?”眼前的人太過不尋常,讓她不能夠不防。

紀峻卻根本不解釋,又一次將她攬入了懷中,開始用力地吮*吸那顫動着的脣瓣,帶着迷戀地感受着那份美好。

安然不斷地掙扎着,心下一狠,用力一咬,直到口中泛出鐵鏽的味道,才放開。

帶着一分不遜地神色,安然瞥向男人已經泛血的脣,眼裏帶着幾分堅決,“我不是你的牀伴!要發*情找別人去!”不知道該是嫉妒還是如何,在意識到紀峻隨便一個人都可以擁吻之後,就壓抑不住那樣的憤怒。尤其是想到那樣的脣不止吻過一個女人,就忍不住發狂!

“發*情?女人,你太高估自己了!” 重生做只妖 紀峻眼裏閃過陰鷙的神色,高大的身軀將安然鎖在陰影之中,居高臨下的看着她。

安然有些膽顫,卻還是鼓足勇氣,“你不是發*情是什麼?我不是那些隨便的女人,爲了隨便一點利益就會爬上你的牀,告訴你,我,不屑!”努力地將自己氣勢發揮到極致,安然仍然有些心虛。

“紀峻,我也可以!”他依然記得後面她這樣說道。

“現在後悔……或許還來得及……”他用盡最後一分理智給她選擇。

“唔……”安然不知哪兒來的勇氣,一伸手將他摟住,主動送上紅脣。

他依然還記得這樣的場景。

“沒什麼好談的,我,昨晚上只不過是好心而已,你想多了!”

“是啊,要是別的男人這樣,我也會幫助他的。”

“就是那樣的,你不也是任何的女人都可以嗎?對我而言,你和其他男人也沒什麼差別。”

“做我的牀伴,你的男朋友也會理解的,不是嗎?”他這樣邀請。

她咬牙,鄙視地說道,“抱歉,我不屑!”

“我不答應,便是我的答案,你現在聽清楚了吧!”

這是他們第一次的情景,及時當時的他非常地生氣,但是他卻毫無例外地,因爲那特別的感覺吸引了。

“完了,打溼了,可怎麼辦?”

“不用管了,我再給你畫一幅。”他當時是這樣回答的。

“誰要你畫的了!”

“你既然是救了我的人,我自然不能夠就這樣作罷,會報答你的。”

“抱歉,我不需要!你實在是太多金錢時間,我不介意你把這份報答放在別人身上。”

“你難道不需要得到gaston設計團隊的支持?我可以更多的幫助,甚至可以讓你現在就聲名鵲起!”這是吸引吧,他當時這樣說着,但是她卻沒有一點的心動的樣子。

“你這些,我靠自己就能夠得到!”

現在想來,還真是讓他挫敗得不行。

“智鵬,你找幾個人去把安然的所有東西都到我的住宅,沒錯,是所有,另外,給學校打聲招呼,就說她自此之後外宿!”他這般堅持地把她留在了自己的身邊。

可是,現在說這麼多,真的沒有用了。

“紀峻,我真的是在很認真地跟你談。我不需要你的報答,我想要的東西,我自己會努力得到,別人給的,會讓我覺得自己很沒用!”

“我不喜歡這個身份,從今天開始,你被允許留在我的身邊……”

“做你的牀伴?”安然使勁地掙扎着,“我受夠了。紀峻!你以爲你是誰啊?如此輕易地替別人做出決定?”

這是他做出的一個最好的決定了吧,至少在現在看來,他根本就沒有後悔過這樣的決定。

從來都沒有過,唯一後悔的,可能就是現在了吧。

實在是太可笑了,當初的自己竟然還如此輕易地將她推開,真是個笑話啊。

如果有可能,他是如此希望自己沒有將她推開。

也許如果不推開,就不是現在的情況了吧,兩個人肯定能夠幸福的在一起,沒有任何人能夠打擾到她們的幸福。

“然然,我後悔了,所以再給我一個機會吧,讓你相信我,再也不會給你離開的機會了,我一定會給你最大的幸福,所以,一定要醒過來。”他緊緊地握着她的手,希望上天能夠聽到他的懺悔,能讓他有下一次的機會。

可是如果世界上真的有奇蹟,那麼就不會有那麼多的懊悔的東西了。

安然緊咬着牙,不讓自己在他面前露出脆弱的一面。 諸天萬界監獄長 但是,情緒卻不是她能夠控制的,淚水落了下來。

他到底把她當做什麼了?揮之即來呼之即去的玩物?若不是她提到入學的事,她都快要忘記,當初,是誰把她逼得走投無路?

丟了房子,丟了工作,要不是丹妮讓她先在她家住了一段時間,又給她找了學校,她現在恐怕流落街頭,成爲了一個流浪漢吧!

而他,現在又如此地想要報答,到底,把她當成了什麼!

番外

十一月了,一年又要過去。

安然站在空氣中,冰冷的空氣颳着她的臉頰。

像是往常一樣,走在了自己的攤位前,因爲之前發生了一些事情,工作室暫停,秋語去了最遠的地方。徒留她一人在這個城市中堅持着,不過,最近她的銷售很不錯了,已經有了不少的客人。

“這些衣服包起來。”忽然來了一個女人,慢慢地走了過來。

安然忽然聽到這樣一個聲音,有些驚訝地擡頭,“你說的是真的?”雖然她的顧客中有着不少爽快的客人,但是還從來沒有過這麼大手筆的人。而且,看着眼前這個氣質出衆的女人,她覺得自己根本不可能不記得這樣的一個客人。

女人點點頭,“當然,你快包起來。”語氣中似乎是有些急迫。

“這個這個,我這裏的衣服要是真的全賣給你,至少也是六位數,您確定不需要再考慮考慮?”安然也是有些猶豫着,覺得自己的衣服還沒有這麼大的魅力。

“我過去一下,你迅速把這些衣服包起來。”女人說完,慢慢地走出了安然的視線。

安然有些怔愣,站在原地,思考了一會兒,想着及時自己把這些衣服包起來,也沒有太大的影響,便很快行動起來。只是心裏卻還是疑惑着,對方到底是什麼人,她可以肯定是第一次見到。

一邊想着,一邊卻還是快速地動手。

等到她包好之後,女人也回來了,只是,手裏卻拿着一大束的鮮花。

安然一愣,不知道爲什麼心裏有些疼痛,臉上的表情也變得有些僵硬起來。

“小姐,衣服給您包好了,您看你是打算怎麼拿回去?”安然看着對方那一大束的鮮花,確定對方根本不可能完成那麼高難度的動作。

女人看到她的視線放在她手中的花束上,立刻說道:“這束鮮花不是我的。”

安然一愣,不是她的,那是誰的?

“那這是?”

“這是那邊的一個男人讓我帶過來的,送給你的。”說着,女人將手裏的鮮花遞了過去。

“送給我的?”安然瞪大了眼睛,看過去,不明白她這話是什麼意思。

女人點點頭,示意她將花束拿好,自己則拿出了一張卡,開始自己手動把衣服的錢打了過去。

安然還有些迷濛着,有點反應不過來。

“好了,我們現在錢貨兩訖,但是,現在有個很重要的事情需要你的幫忙。”女人認真地看着她,說道。

安然點點頭,“什麼事?”

“那邊有個很大的活動,希望你能夠去頂下人氣。”女人臉上仍然是認真的神情。

安然怔了怔,沒有回答。

“快點出來,帶她過去。”女人忽然衝着一個方向喊了一聲。

小魚淡定地走了過來,臉上也是故作正經,“小姐,我是萬聖節主題活動的負責人,現在鄭重地邀請您參加,請一定要參加。”

“這?”安然仍然猶豫着。

“別猶豫了,這些衣服來來往往已經幫你處理掉了,也就是說讓你節省了一天的時間,這一天時間,給我們,不是很公平嗎?快點過去吧。”小魚的語氣似乎是有點急了。

“來來往往?”安然聽着這個名字,覺得有些奇怪了,這個名字也太奇怪了吧。

來來往往也就是剛剛那個氣質出衆的女人淡淡地點頭,“你沒有任何拒絕我們的理由,何況,你真的不好奇送你鮮花的男人是誰?”

安然猶豫了一會兒,點點頭,說道:“好,我去。”說完,便將那束鮮花抱了過去。 小魚和來來往往走在前面,不時地注意下安然是否跟上了,一邊卻忍不住問着來來往往,“喂,你剛還真能夠說啊,那明明是你花了兩千買的,真是大手筆!”

來來往往很坦然的說道:“能夠看到她們幸福,不是我們都希望的嗎?”

小魚聽到這話,點了點頭,那倒是啊。喜歡網就上。

而另外一邊,某蘇則非常頭疼地看着坐在椅子上,霸氣十足的紀峻。

“真的,紀大總裁,相信我們,去的話,一定有着非常令人驚喜的東西哇,你就別拒絕我們了。”某蘇差點跪下來,對方的氣場太強大了,她能夠勉強說話就很不錯了啊。

“滾,誰讓你們進來的?”紀峻冷漠地開口,厲聲說道。

某蘇微微弓着身子,“這是個意外,但是,你就相信我們一回吧,去了保證不會讓您失望的哇。”嗚嗚,她可以說,其實是開了外掛神馬的,利用各種工具,把自己變成了透明人神馬的嗎?

“滾!”又是一個氣勢十足的字!

某蘇淚了,對方的溫柔真的只給了那個女人麼?就非得要這樣拒人千里嗎?

到底要怎麼跟他說啊,不能夠讓對方知道安然的存在,不然這個驚喜不就不成功了嗎?

“我們是有非常豐厚的報酬的!”一旁的鄙視地看了一眼某蘇,淡定地開口。

紀峻連眼都沒擡,也不答話,不過那依然冷漠的氣勢明顯在告訴她們,什麼報酬根本沒有用啊。

l_ingo依然淡定地說道:“你也許對錢不感興趣,但是我知道你最感興趣的一件東西。”

某蘇立刻警鐘大響,不斷地對l_ingo使眼色,親這樣是要不得的啊,這要是說了出來,就不是驚喜了啊。

可是,l_ingo完全不顧她的神色,見到紀峻已經擡起頭了,接着說道:“當然,我們絕對不會讓您失望,相信我們!”

“安然?”紀峻卻沒有注意她的話,而是說道。

l_ingo猶豫了一會兒,用力地點頭,“是。”

某蘇差點撓牆,她說出來了,她真的說出來了啊!

“我跟你們去!”紀峻立刻站了起來,那差距,絕對讓太多的人自卑。

某蘇和l_ingo現在只能夠昂着頭看向了紀峻,“我們走吧。”

紀峻點點頭,率先走了出去。

某蘇和l_ingo只能夠跟在後面,因爲根本趕不上他的步伐。

“你怎麼能夠說出來呢?”某蘇還在鬱悶着。

l_ingo看了她一眼,說道:“你確定你能夠用其他的理由說服他?”

某蘇垂下腦袋,她還真的想不到除了安然,還有什麼能夠影響紀峻的心!

“快點!”一聲命令下來,兩人才發現紀峻早已經走了太遠。

只能小跑着跟了上去。

再說安然被來來往往和小魚快速地出現在了活動現場的後臺。

安然看着那上面帶着點血腥的海報,有些納悶,“你們到底是要做什麼活動啊?”

“今天是萬聖節,所以有裝扮的一些活動,當然獲勝的有非常大的獎品。”來來往往說道。

安然點點頭,她對於獎品是沒有什麼想法了,反正對方既然給力她這麼大的幫助,所以,來這裏也是必須的。

“但是,在這之前,你必須做一個裝扮才行。”來來往往還沒有給她迴應,便給小魚使眼色,讓她把安然帶過去。

小魚點點頭,將安然帶進了化妝室,“姐妹們,重要人物出現,迅速行動吧!”

安然瞪大了眼睛,看着站起來的十幾口人,這些人都是幹什麼的?

接下來的時間,安然就被那十幾口人拉了過去。

現場進行了非常劇烈的討論。

“我的建議是裝扮成鬼,符合萬聖節的主題,挺不錯的!”一個妹紙果斷地提議道。

“你當貞子真這麼受歡迎啊,萬一某人對那東西不喜歡,豈不是壞事?”

“我覺得印第安人不錯,既可以在臉上塗上顏料,草裙什麼的,也很給力啊!”一個妹紙再次建議道。

安然一陣冷汗,草裙?現在可是秋天,冷風嗖嗖的,虧她們想得出來。不過,到底什麼印第安人啊,她怎麼一點都不明白呢?

“草裙神馬的也不好啊,你們選擇比較正常的妝容吧,不然太恐怖了,毀形象啊。”一個妹紙終於說出了安然的心聲。

不過安然站在旁邊還是有些茫然,不知道她們到底是幹什麼的了。

王妃在京城當團寵 “要不,就兔子裝?”一個妹紙忽然插了話。

“不行,不行,這是萬聖節,好歹我們要符合主題一點。”誰知她這個話一出口,立刻引來了別的人的反對。

“對啊,這樣的妝容不好啊。”

“但是你們不覺得兔子裝很萌麼?”那個妹紙還在堅持着。

安然滿頭冷汗地聽着她們的議論,實在是太鬱悶了,難道把自己找來,就是爲了聽她們的議論嗎?還讓不讓她做事情了?

“那個,我插一句啊,你們到底是讓我們來幹什麼的啊?”安然有些鬱悶地看着她們,希望能夠有一個人出來給她解釋下到底是怎樣的一種情況了。

小魚聽到她說話,立刻輕咳了一聲,說道:“好了,別吵吵了,還是將選擇權給安然吧。”

安然眨眨眼,困惑地看着她。

“貞子,兔子,狐狸,你喜歡哪一個?還是印第安人?”小魚解釋道。

安然想了想,“狐狸吧,狐狸看上去會比較精明一點。”

“那就這樣說定了,妹紙們動手!”小魚一聲令下,所有的人都拋開剛剛的爭執,開始了手中的活。

安然又一次感受到了人口巨大的力量,她差一點就被淹沒進去了啊。

“喂喂,你們到底要幹什麼啊?”安然伸開手臂,抵擋着她們的進攻。

來來往往此刻已經進來了,和小魚站在旁邊,看着一羣妹紙動手。

“這樣自己真的可以?”來來往往有些猶豫地看着小魚。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