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大的劍芒,照亮半邊天,狠狠地朝血屠斬來。

如此厲害的劍芒,已經是獨孤傲天最強大的一斬,血屠根本沒有把握接住。 正在這時候,葉雄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西北角退出三十米,真元護體,護刀於胸。」 千均一發之際,血屠沒有心思多想,馬上按照葉雄的方法行動。 滔天的劍道,幾乎把他周圍所有的地方全都籠罩了,偏偏就是他站立的地方

如此厲害的劍芒,已經是獨孤傲天最強大的一斬,血屠根本沒有把握接住。

正在這時候,葉雄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西北角退出三十米,真元護體,護刀於胸。」

千均一發之際,血屠沒有心思多想,馬上按照葉雄的方法行動。

滔天的劍道,幾乎把他周圍所有的地方全都籠罩了,偏偏就是他站立的地方,是劍芒威脅最小的。

血屠輕易就躲過最強一擊,就連他自己都不明白自己是怎麼躲過的。

豪門危情:總裁兇猛 此刻不容他多想,因為剛才師傅說過,三波攻擊之後,獨孤傲天有一段時間的元氣互換的真空期,是他實力最弱的時候,正是自己進攻最好的時機。

嗖!

他出手了,長時間以來第一次出手。

一刀朝獨孤傲天砍去。

這一招沒有多少的技巧,也沒有多少的力量,因為血屠在追求速度!

速度越快,機會越大!

在外人看過,他這行動,就像是傻子一樣。

獨孤傲天現在的攻擊這麼強,他上去豈不是送死!

該攻的時候不攻,不該攻的時候反而去攻,血屠的做法,讓周圍的人全都摸不住頭腦。

如果不是大家都知道他實力超強,還以為他是個傻子呢!

轟!

這一劍,直接斬在獨孤傲天的頭頂上。

千均一發之際,獨孤傲天舉劍相迎。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獨孤傲天能輕而易舉接下這一刀,然後反攻的時候,驚人的一幕出現了。

只見強大的獨孤傲天,好像瞬間跌了幾個境界一樣,被這一刀,連劍帶人狠狠地斬落地上。

如果不是他的鈍劍防禦力驚人,這一刀就將他了結了。

地上,被獨孤傲天的身體撞穿一個大坑。

這麼好的機會,血屠怎麼可能會放掉,當下手中的劈出一道道,連綿不絕的刀芒,劈頭蓋腦朝獨孤傲天攻去,根本就不給他反應的時候。

聽聞一聲慘叫,獨孤傲天胸口,被斬出一條巨大的劍痕,幾乎把他的腹部都給剖開了。

全場驚呆了,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前一分鐘,還強大無比,佔盡上風的獨孤傲天,居然在短短十幾秒鐘之內,風雲破變,被血屠擊成重傷。

突然之間的反差,讓所有人始料未及。

片刻之後,歡呼聲這才彷彿潮水一般響起來,個個激動不已。

「血屠,血屠。」

「血屠,血屠……」

聲音同時喊了起來,那聲音,讓人聽了熱血沸騰。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你怎麼可能看得穿我的劍道,這絕對不可能。」

獨孤傲天受傷之下,大吼大叫著,不敢相信這種的事實。

對於自己的這門劍道神通,他比起任何人都清楚,是有一個破綻,但是這個破綻十分小,一般的人,絕對看不出來。就算看出來,也絕對不可能知道自己在施展這劍道這后,有片刻的元氣間斷,這個傢伙,是怎麼知道的。

「井底之蛙,你以為區區的破綻,能騙過我嗎?」

血屠冷哼一聲,握著刀一步步靠近,目光落到楊心怡身上,等候她發號施令。

「殺了。」楊心怡冷冷道。

像這種殺人無數,壞事做盡的人,哪怕殺一百遍,都不為過。

獨孤傲天站了起來,嘴角里滿是血,帶著獰笑看著血屠,冷冷說道:「想殺我,別說你,哪怕你們在場所有的人,都沒有這個能耐。」

他一邊說,一邊從身上掏出一把短小的匕首。

匕首通體黝黑,上面穩穩看到有血色的紋路。

他將匕首抽出來,一束光落到半空,那裡馬上出現一道空間裂縫,一道光芒四射的人影從裡面走了出來。

此人身材高大,鶴髮童顏,飄飄然如同神仙一般。

「徒弟,叫為師出來,有何貴幹?」老者聲如洪鐘,氣勢如虹。

「下界化身,是下界化身。」場下有人尖叫起來。

(本章完) 下界化身是什麼,在場的人,沒有一個不知道。

魔淵當年的化身,遍布整個下界,無論是五界,還是亂星海四大星域,都有魔淵的化身。

這裡的人不知道要什麼境界才能使用化身,但是在他們眼裡,只有絕對的強者,才能使用化神。

在他們認識的人之中,只有魔淵跟五行尊者才有化身,這兩個人一個是魔族的大魔頭,一個是五界之中,成名數千年,被無數人傳訟,畢生嚮往目標的燕北書。

現在還有第三個化身出現,在場的人,怎麼能不震驚。

獨寵萌妻,老公太霸道 「師傅,徒弟無能,被奸人所害,他們要把我殺了,求師傅相救。」獨孤傲天連忙跪在地上,大聲說道。

「好大的膽子,那個不知死活的敢傷我的徒弟?」鶴髮老者悖然大怒,殺氣騰騰。

「是他。」獨孤傲天指著血屠,然後是楊心怡,還有無情。

「還有她,他,她……師傅,求你相助,只要你助我殺了他們,以後我就是五界之王了。」

鶴髮老者目光馬上落到血屠身上,喝道:「傻大個,你是自己了結,還是我出手?」

血屠臉色有些難看,但是並沒有畏懼,因為他知道,自己的師傅也在。

我的老婆是女神 「前輩是上仙,居然插手下界的事情,是不是太欺人太甚了?」血屠說道。

「我就欺負你又怎麼樣,誰讓我是上仙。」鶴髮老者指著血屠。

場下的人,全都看著鶴髮老者化身,個個內心都非常憤怒,但是全都敢怒不敢言。

下界化神的實力,他們最清楚不過,當初魔淵的化身,整個五界也只有江南王這個逆天的所在,才將他打敗,無視他的存在。一般的人,還真不敢輕視下界化身。

就在這時候,一道熟悉的聲音響了起來,唐寧終於還是忍不住站出來,喝道:「臭老頭,別以為你是下界化身就了不起,別以為我們不知道,你的化身雖然下界,但是也要遵守法則,實力不可能超過半步元嬰。」

「說得沒錯,像你這樣的下界化身,咱們師傅沒飛升之前不知道殺了多少,你當我們真怕了你不成?」無情也站了出來,大聲喝道。

「下界化身的實力,老衲也想見識一下。」金雞大師雙手合什。

「算我一個,我就看看,他一個化身能打幾個。」火國王火梵天站了出來。

「還有我。」

「算上我一個。」

接下來,正道之中,不斷有人站出來,表示支持江南城。

面對無數的人挑釁,鶴髮老者冷哼一聲,說道:「螞蟻再多,也只是螞蟻,老夫一隻腳都能踩死幾隻,不怕死的,你們都上來吧!」

鶴髮老者身上光芒大盛,如同一輪旭日。

那強大的氣勢,逼得周圍的修士,全都不由得倒退出去,個個震驚無比。

楊心怡感覺那氣勢,連自己都感覺害怕,連忙站了出來,大聲說道:「大家別衝動,都冷靜一下。」

魔淵的化身她見識過,面前的鶴髮老者化身,明顯比起魔淵化身強了許多。

難道這傢伙,實力比起魔淵還強?

她哪裡知道,並不是老者的實力比魔淵強,只是魔淵的化身太多,分散了實力,而這鶴髮老者只有一個化身,所有的力量都貫注在這化身之上,自然強大許多。

「前輩,做事情離不開一個理字,你是上仙,也要講道理吧?」楊心怡站出來說道。

「什麼狗屁道理,拳頭硬才是硬道理。」鶴髮老者冷傲道。

楊心怡壓住內心的怒氣,不到迫不得已,她都不想跟對方起衝突,因為這一戰,如果真的打響,無論誰輸誰贏,雙方肯定都會元氣大傷,她不想走到這一步。

「前輩,小女子的丈夫也飛升到仙魔界,他以前是五界之王,不知道前輩認識不?」楊心怡繼續問。

在她心裡,自己的丈夫是個人品不錯的人,如果在仙界有人認識,或許,他會給個面子,免起這場衝突。

「表姐,跟他那麼客氣幹什麼,跟他打就是,咱們這麼多人,還怕他一個化身不成?」唐寧喝道。

「小寧,不得胡說。」楊心怡連忙喝道。

周圍的人看著楊心怡,全都欲言又止,似乎對於她虛以委蛇的方法很不爽。

「你這小姑娘,態度還挺不錯的,你夫君叫什麼名字?」鶴髮老者問。

「江南王。」

鶴髮老者想了一下,從來都沒有聽過這到名字,又問:「他飛升多久了?」

「六七十年左右吧!」楊心怡回道。

「才六七十年,能不能凝結元嬰都難說。」鶴髮老者打量了楊心怡一遍,點了點頭說道:「小姑娘,我看你人不錯,修為也不低,長得也俊俏……這樣吧,你給我徒弟當老婆,這樣的話你們就不是敵人,我也不用為難你了。」

此言一出,全場一片嘩然,個個憤怒無比。

「前輩,我已經是有夫之人了。」

「師傅,我不介意。」獨孤傲天連忙說道。

「聽到沒有,我徒弟都不介意,你還擔心什麼。」鶴髮老者說完,話音一轉:「我跟你說,在仙界,沒有後台,連存活都困難,更別提進階,我徒弟有我罩著,以後前途無量,你那無能的丈夫,還是儘早甩了吧!」

葉雄在旁邊聽著,一直都忍住沒有站出來,因為他想等一個最好的時機,閃亮登場,到時候震驚全場,王八之氣外入,逼氣滔滔不絕。

但是聽到這裡,他再也忍不住跳出來,暴跳如雷。

罵老子無能,你特么知道這是對男人最大的羞辱嗎?

「老不死,你說什麼,我給老子再說一遍?」

「誰給你這麼大的膽子罵老子,活得不耐煩了嗎?」

葉雄整個人跳了出去,從拇指般大小,瞬間長成正常人大小,指著鶴髮老者的鼻子,破口大罵。

周圍的人徹底蒙了,半晌都沒有人反應過來,個個看著葉雄的化身,如同石化。

「天啊,是表姐夫!」最先反應過來的還是唐寧,第一個尖叫起來。

然後,周圍徹底沸騰了。

(本章完) 「徒弟見過師傅。」

「徒兒見過師傅。」

血屠跟無情首先飛了過去,來到葉雄身邊,激動地敬師禮。

「主人,你回來了,想死樂兒了。」安樂兒沖了出去,激動地說道。

「喂喂,那是我表姐夫,我表姐在這裡,你想幹什麼?」唐寧見安樂兒沖了過去,連忙上前攔住她。

「江南王,是江南王,他居然下界了。」

「怎麼可能,不是說界與界之間有法則嗎,他怎麼能下界的?」

「你傻啊,沒看見那是他的化身嗎?」

「天啊,江南王修成化身了?」

無數驚嘆的聲音,就像溫疫一樣,傳遍四周,驚呼聲就像沸騰的開水一樣炸開了。

在周圍修士的心裡,江南王不但代表著實力,更代表的是一種精神象徵。

「好徒弟,沒給我丟臉,你們先下去,我慢慢跟你們聊。」

「唐寧,樂兒,你們也下去,我先找這個不知死活的傢伙算算賬,慢慢再跟你們聚。」

葉雄說完,目光落向鶴髮老者,喝道:「你是誰,哪個勢力的?」

鶴髮老者狐疑地看著葉雄,覺得他的臉非常熟悉,但是一時之間又不敢確定。

「你又是誰?」他問。

豪門暖妻:總裁的頭號新寵 「葉雄。」

簡單兩個字,就像炸彈一樣,在鶴髮老者心底轟炸起來,讓他雙腳一軟,差點沒站穩。

天啊,葉雄,他就是葉雄?

他就是那個仙界之中,被稱之為萬年一遇的絕世天才。

他就是那個,把魔仙王左右臂魔淵跟魔樓都幹掉的葉雄。

鶴髮老者此刻瑟瑟發抖,都忘記了反應。

「問你呢,沒聽到嗎?」葉雄崩著臉,喝道:「哪個勢力的?大秦帝國,滄瀾帝國,百花仙域,還是天空之城?」

鶴髮老者突然轉身,狠狠一巴掌,直接甩在獨孤傲天的臉上。

獨孤傲天直接被打蒙了,捂住自己的臉,哭喪著道:「師傅,你打我幹什麼?」

「我不但要打你,我還想殺了你,你知道自己得罪的是什麼人嗎?」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