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做艾迪的圓球避了開來,跟着抖動了幾下,只聽見幾下咔咔的機械聲,本來圓潤的圓球冒出了兩隻手和兩隻腳,接着又冒出了一個正方體的腦袋,最後變成了一個方方圓圓的機器人。

機器人動了動腦袋:“知道了,喬治醫生。” 名爲喬治的年輕醫生眼睛裏這才浮出滿意的神色,摸了摸機器人的腦袋,他對着王九道:“你的家人已經接到你醒來的消息,正在往醫院趕來,海德維希先生,你應該很快就能見到他們了。” 眼見着自己已經交代好了一切,喬治便擡腳往外走去,在走到門口的時候,他聽到那

機器人動了動腦袋:“知道了,喬治醫生。”

名爲喬治的年輕醫生眼睛裏這才浮出滿意的神色,摸了摸機器人的腦袋,他對着王九道:“你的家人已經接到你醒來的消息,正在往醫院趕來,海德維希先生,你應該很快就能見到他們了。”

眼見着自己已經交代好了一切,喬治便擡腳往外走去,在走到門口的時候,他聽到那人淡淡的聲音。

“謝謝。”

喬治頓了頓,回過了頭,朝他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

“有什麼事情的話你可以來找我喔。”

王九頷首,繼而把視線停在面前的機器人身上。

艾迪:“你好,海德維希先生,首次見面,請多多指教。” 愛在黎明破曉前&愛在日落黃昏時 說着,他彎下了腰“我是醫療機器人艾迪,負責監控您的身體情況,現在的工作也包括照顧您的生活起居,如果您有吩咐的話可以告訴我。”

王九抿了抿薄脣,多日未進水滴的喉嚨已經有點乾澀。

“給我倒杯水吧。”

艾迪:“好的。”它很快就將水送到了王九的面前。

王九接過,小啜了一口後就放下了杯子,問道

“艾迪,現在是什麼時候了?”

艾迪:“宇宙歷3222年8月21日6點13分。”

宇宙歷?應該是這個位面的時間吧……他擰起眉,王二滾這傢伙又跑去哪裏了?

艾迪:“您還有什麼吩咐嗎?”

機器人發出的聲音打斷了王九的思緒,他仰起頭,輕輕擺手:“沒事了。”

“艾迪知道了。”它朝王九鞠了一個躬,重新變回了圓球靜靜地放置在牀頭櫃上。

王九的眼底有了一些難以掩飾的疲倦,剛甦醒的身體由不得他進行一段長長的活動,方纔的交談已經耗費了他不少的體力。

“九哥,我來了!”

在闔上眼的那一刻耳邊傳來了王二滾的聲音,由於有些忌諱艾迪的存在,此刻的王二滾選擇了隱身,除了王九之外沒有人能夠見到他。

所以牀頭櫃上的艾迪連一點反應都沒有。

王二滾手腳麻利地爬上了牀,一屁股坐在了他的身邊,爪子晃了晃王九的身體。

“九哥,我剛纔去這個位面逛了一圈,簡直被震驚了,你猜猜,這是個怎麼樣的世界?”

王二滾不在身邊,而此時他也未得到原主的記憶,想知道些具體的位面情況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剛纔與喬治他們的對話只能提供給他非常有限的信息,他到現在只知道自己身處一個科技高度發達的位面,自己的身份不低,姓氏是海德維希……除此之外,也就沒有了。

王九睜開眼:“你仔細說說。”

王二滾撓了撓臉,用驚歎的語氣描述着自己所瞭解的一切:“這裏是一個叫做塞西利亞的星球……”

地球歷2500年,一顆重約幾百多兆噸,面積幾乎是一個城市的大小的隕石落在了地球上。雖然科學家早早就預測到了這一事件,但卻沒有任何辦法阻止這顆能給地球帶來毀滅性打擊的隕石

到來。

無奈之下,各國政府啓動了方舟計劃,共同製作了一艘巨大的宇宙飛船,在上面放置了一些種子,動物,食物以及最重要的,人類的精英準備運送到目前發現的最適合人類居住的塞西利亞星球。

距離隕石到來的時刻愈來愈近,地球儼然成了一片現實的地獄,暴力,殺戮各種犯罪的行爲在每個角落上演。人們在爲自己生命的最後時刻而瘋狂,他們以一種癲狂的狀態着等待着隕石的到來,地球的末日……

洪水,火山,海嘯,這些災難聚集成一團向人類撲來,頃刻間,人類這個主導了地球多年的生物,不復存在。

“諾亞方舟”上的人們看着自己衛星所傳輸回來的煉獄畫面,家園的毀滅,只能流下無盡的淚水。

不過再怎麼悲傷,死了的人已經死了,活着的人還得繼續生活。人們開始在塞西利亞這個星球安定了下來,並繁衍生息。

塞西利亞特殊的環境,使得人類開始逐漸的發生了一些變化。不知何時,人們發現男性也可以孕育生命了!

科學家們一時間就開始對此展開了研究,經過一重一重的基因探索,再加上能孕育生命男性的數量慢慢增加,最後科學們宣佈,人類已經開始了一種適應性的進化,再過些時間,這種進化就會十分的明顯了。

果然,隨着時間的增長,人們驚訝的發現他們的基因把如今的人類清楚的劃分爲了三種。

lph、bt、omg三種類別。

【不在此詳細描述,有湊字數嫌疑,具體設定請觀看作者有話說】

……

原本的塞西利亞上一共有大大小小几十個國家,各國家每天之間因爲利益的交鋒和地球上沒什麼兩樣,到最後因爲外星人的入侵才停止了這種行爲,大國迅速合併了小國,大國和大國之間又實行了聯邦制,改名爲區,再之後制定了一系列的法規,口號一體爲團結……這樣的一系列的行爲才勉強抵禦住了外星人入侵。不過人們也確實被這次的事件嚇怕了,雖然區與區之間依舊有些不可避免小摩擦,但是卻也做到一致對外這點。

由於lph和omg的結合纔可以孕育出血統純正的lph和omg,所以一些血統至上這樣的論調在聯邦政府裏層出不窮。

近來年生育率的不斷降低以及omg的稀缺程度和特殊情況,使得聯邦針對omg制定了一系列的法律,omg在出生的時候必須上報政府,並由征服下派人員對其進行血統檢測,並在其發-情的前幾個月會根據聯邦主腦所記錄的基因匹配情況進行最“合理”的分配。並且明規定,omg只能同lph結合,如果違反,聯邦會剝奪omg的特權,清掃其記憶,在重置這個人後就會讓他徹徹底底地淪爲生育後代的工具。

……

lph?omg?王九用食指掐住眉心,不住地揉捏:“…這是個什麼樣的世界。”

聽完王二滾的描述,王九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

他皺着眉:“……omg的發-情期?”這是什麼鬼……

王二滾踮起腳拍了拍他的肩膀,用一種安慰的語氣道:“九哥,你這個身體是lph,安啦,不要擔心。”

王九嘆了一口氣,覺得越發疲憊了起來。他閉上眼睛,推了推王二滾的身體:“自己去玩吧,我休息一會兒。”

王二滾見他滿臉掩飾不住的疲色便乖乖的點點頭,然後輕手輕腳的溜下了牀,迅速地消失在了房間裏。

作者有話要說:lph:被指定爲領導者或戰士,相當於總攻。

omg:通常體型較小,個性較溫和,並且能夠懷孕。omg會進入發情期,並且在此期間對自身行爲幾

乎全無控制能力。omg們天生地需要lph跟他們滾牀單。【認爲是總受就行】

bt:可攻可受,生育率低下,通常代表你所熟知的普通人羣。

注:【地球歷2500年,一顆重約幾百多兆噸,面積幾乎是一個城市的大小的隕石落在了地球上……】此段靈感來自科幻電影天地大沖撞。

這個位面借用了bo設定,但是自己的私設很多,切勿別對號入座~世界觀太龐大【撓臉】我怕我駕馭不了呀…大家有問題的時候請提出來【憂愁臉】

這個位面的九哥身殘志堅,想着後面的情節我都快流下感動的淚水了。

半夏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4-09-1913:20:45

祭璃扔了一個手榴彈投擲時間:2014-09-1922:42:22

醉時分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4-09-1918:00:40

窩這是被泥萌包養的節奏呀hhhhh, 王九這一覺就睡到了午飯時刻,睜眼時就看見艾迪手裏拿着一個瓶子朝他走來。

艾迪將瓶子遞給了他:“中午好,海德維希先生,這是一號營養劑,您中午的食物。”

王九接過淺嘗了一口,說實話,這味道有點糟糕,不僅黏黏稠稠地,裹在喉嚨裏難以下嚥,最古怪的是還帶了一些些的鹹味。

王九喝了幾口就放在了桌子上,他擡手掀起旁邊的碎花窗簾,轉頭對着機器人道

“我想出去走走。”

艾迪歪了歪頭,在猶豫了片刻後爲王九找來了一個輪椅:“您想去哪裏?”

王九:“隨便吧。”

艾迪:“好的,請您放心,艾迪最瞭解醫院的機器人,一定會讓你滿意的。”

坐上了輪椅的王九朝他點點頭:“謝謝你。”

艾迪的電子眼閃了閃,語氣顯得無比的輕快:“這是艾迪應該做的,爲病人服務是艾迪最快樂的事情。”

說着,它操控着王九的輪椅,不緊不慢地跟在他的身後。

輪椅緩緩地行駛着,出了住院部的大樓。裹着清香的風吹拂着面頰,王九有看着眼前成片成片綻開的各式花朵,有些驚訝:“這裏是?”

艾迪伸出手,一片粉紅色的花瓣穿過它的手心,然後飄飄搖搖地落下:“這可是我們醫院的特色。”他的語氣很是驕傲“這些大部分是用儀器投影下來的花木,她們被永遠被定格在了自己最美的時候。而且爲了讓病人能身臨其境,我們還特地模擬的這些花的香味,看起來很棒不是嗎?”

王九將視線落在了遠處大肚子的男人身上,半晌才收了回來。他靜靜地注視着眼前的落英繽紛,開口讚美道:“確實是很美麗的景色。”

艾迪高興地揚起了兩隻細細的機械手:“我就知道,沒有人不稱讚這裏,對了,這裏還有更好的景色您要過去嗎?”

王九露出淡淡的笑容,問道:“哪裏是醫院最安靜的地方?”

艾迪愣了愣,以爲他是不滿意這裏。

王九用手壓着已經開始隱隱作痛的額頭,解釋道:“我想一個人靜靜。”

艾迪認爲自己雖然是一個機器人,可是自己非常理解他此時的心情,只不過機器人沒有人類那種憐憫的情緒,並且不會表達出來而已。

艾迪:“我帶您去前面的亭子吧,那裏很安靜。”

王九的臉色有些蒼白:“麻煩你了。”

艾迪把他送到亭子旁邊就離開了,這裏也確實如它所說的清清靜靜,連個人影都沒有。亭子很具有古地球天-朝的風格,亭頂東西南北各帶一個翹角,精雕細刻着一些花紋,亭柱硃紅,被淺色的木質欄杆圍繞着,更顯其風味。而前頭又是一片澄澈碧綠的湖,岸邊青草幽幽,綠樹成排,相比起剛纔王九所見的花木成林的景色又是另一番滋味。

婚期77天 這樣的景象可算的上是賞心悅目了,然而王九卻沒有那個心思去細細品味。

他握着輪椅兩邊的手攥得發白,指節處微微突起,此時原主的記憶如潮水般向他撲了過來,不斷地衝擊着他的腦海。這種像是有雙手在拉扯神經般的痛苦,饒是王九也不免得擰起了眉頭。

“九哥,你沒事吧。”

王二滾擔憂的熊貓臉出現在他的眼前,王九的身體有些脫力,他把身體靠在了後背上,輕輕地搖了搖頭:“一會兒就好了。”

雖然這是以前從未出現過的情況,但是原因王九也能猜個□□分,大概就是因爲太多陌生的知識一下子涌了過來,大腦來不及反應罷了。

等這種疼痛停止的時候,王九身上的衣服已經溼了大半,他緩緩地舒出一口氣,拍了拍腳邊王二滾的腦袋:“沒事了。”

王二滾用圓潤的臉頰蹭了蹭他的手掌,心中頓時鬆了下來,然後就開始跟他撒嬌:“嚶嚶嚶,九哥你嚇死我了,你要是出個好歹,我該怎麼辦吶!”

王九:“…我現在很好。”

王二滾用悲傷的眼神望着他,一副你不懂的表情:“看來九哥你就是離開不了我呀,唉,我以後就勉爲其難的跟在你身邊好了。”

王九揚了揚眉沒說話。

事實證明,這是極爲明智的。王二滾鬧了一會兒後放心王九不理他就覺得沒意思了,他打了個哈欠,爬上輪椅窩到王九的懷裏也就歇了。

見他消停後,王九慢慢地閉上眼睛,準備捋一捋這新得到的記憶。

原主全名奧斯頓·海德維希,有一個同父異母的兄弟,名叫西瑞爾,和他一樣是個Alpha,不過同奧斯頓之間的關係很是一般。其父親蓋理是塞西利亞聯邦的將軍,母親不詳,據傳言“母親”應該是個Bate,但是其姓名身份都不明瞭,所以真實性無從考證。

事實上,大部分的人都不相信奧斯頓會是個由Bate所生出來的Alpha,先不說Bate的生育率是多麼的低下。雖然他們能懷孕,但是生出來的大多是Bate,就算是生出了Omega和Alpha也會導致其血統的不純淨,這直接影響了後代的基因等級和綜合素質。

而奧斯頓的所檢測的基因等級爲第二級,在聯邦裏雖算不上最頂尖但也絕對是達到優秀的程度了,因此大多數的人們對這樣的傳言嗤之以鼻。

他們大部分都默認艾利克的母親是個Omega,只不過由於種種原因沒能和蓋理將軍在一起罷了。其中還爲他們腦補許多愛恨情仇,撇去這些零碎的東西不講先說清楚奧斯頓的具體情況。

聯邦一共設立五個州,每個州都設有一所自己的院校以用來培養自己區域的人才,並且每年都會向聯邦輸送一定量的人才,其中五大院校每年共同舉辦的各種大賽則成了評定人才的重要標準。

因而學生們都對此很重視,奧斯頓身爲其中一員自然也是不能例外。他剛入學時就迫不及待的想參加這一屆的機甲大賽,可是很可惜,處於中華州的聖帝安學院明文規定,一年級新生不得參加機甲比賽。

這個規定當然是出於一些學生的安全的比賽的質量考慮的,因爲老師在課上給上學期的一年級新生所教授的知識大部分是機甲的理論基礎,其中對於機甲的實踐課非常十分有限。只有下半年的時候,他們的機甲實踐課程纔會慢慢地增多,到最後大部分的課程就都是實戰培訓了。

不是沒有人提出抗議,認爲這完全是在浪費他們的時間,但是學院方面對此的態度十分的強硬,表示你們基礎紮實了嗎?機甲的系統背了嗎?按鍵在哪裏分清楚了嗎?機甲出現故障時應該做什麼?你丫沒學會走就想飛了!回去讀半年再說吧!

除了家裏有那個條件的貴族子弟,大部分的學生都是才接觸到機甲,所以面對學院的問話他們還真說不出反駁的話來。於是能怎麼辦,只得灰溜溜地回去乖乖讀半年書了。那啥,反正明年也不遲的……對吧?

在這樣的情況下,奧斯頓也只得按捺住急迫的心情等待着下一屆的機甲比賽,在此期間是靜下心來就當是養精蓄銳了。在奧斯頓熬成了學院新生裏一尊閃閃發亮的學霸大神時,新一屆的機甲大賽終於到來了,奧斯頓的將軍父親在此之前還特意送了他一款價值不菲的三級機甲。

這讓準備充分的奧斯頓信心滿滿,更實際情況也確實如此,他非常順利地打入了決賽,之後又在決賽中連刷了十幾個人,要知道,這可是三十人制的決賽,這麼以來,他就幹-掉了比賽的一半人數,還是以那麼輕鬆的姿態。

結果到最後,決賽就只剩下奧斯頓和其他幾個高年級的學生了。大家都十分的看好奧斯頓,卻沒想到在最爲緊要的關頭出了事故。

——奧斯頓的機甲爆炸了!

由於在場的人都是機甲室外面的屏幕觀看奧斯頓的這場比賽,所以很幸運的只是受到了小小的皮肉傷。而奧斯頓和他的對手兩人就慘了,雖然他手上那個SS級的保護手環及時開啓了防護罩,但是這樣的爆炸威力還是使得防護罩起了裂縫,傷害到了奧斯頓的身體,並因此導致了他雙腿癱瘓。但是相比起奧斯頓的雙腿,更慘的就是和奧斯頓對戰的那個人了,他被擡出來的時候氣都沒了。

五個學院上上下下都震驚了,這麼多年了,機甲大賽上雖說有一些流血事件發生過,但是造成的後果也從來沒有這麼慘重過,機甲突然爆炸?!這這麼了得!

幾個學院的高層們成立了一個調查小組後迅速的行動了起來,但是除了一些極其細微的蛛絲馬跡,他們什麼也沒有調查出來,這在他們看來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出於學生的安全考慮,五個學院商議了一下,決定把這一屆的機甲大賽暫時停止,等保證了學生的安全後再做決定,而那時奧斯頓已經被緊急送往了醫療中心。然後再醒來,王九就接收了這具身體。

王九又重新倒回去想了一邊,奧斯頓機甲爆炸這個時間點則讓他十分的在意。究竟奧斯頓的機甲爲什麼會爆炸?他凝眉不解。

不知不覺,他就在這裏坐了一下午,直到夕陽漸暮,不過他並沒有忽略背後那一道望了他背影很久的目光。

……

西瑞爾就這麼遠遠地望着他已經許久了,就這麼看着那橙紅色的餘輝落在他的身上,落在那在此時顯得有些脆弱和單薄的背上心裏不由得帶了絲絲的酸澀。剛纔已經問過醫生了,奧斯頓的腿治癒的機率很低。

同奧斯頓相處了那麼多年,他們之間的關係雖然沒有到達十分親密程度,但是他也確確實實地把這個兄長給放在了心上的,聽着每次別人在他面前提起自己的哥哥他也是與有榮焉。

可是現在奧斯頓的身體卻成了這樣,身爲旁觀者都覺得難過不已了,而以奧斯頓那深刻在骨子的驕傲。心裏的滋味肯定更是複雜的多……他動了動脣,想要走過去說些安慰的話,雖然他清楚地明白這些都是徒勞的。

西瑞爾往前挪動了一步後才發現自己腿已經站的有些發麻了,他俯下-身揉了揉,卻在擡頭的下一秒撞進了那一雙深不見底的漆黑雙瞳。

他有些尷尬的扯起了嘴角,發現自己醞釀了許久的話語一個字都說不出來,有些喪氣的垂下了肩膀:“奧斯頓…我,我來看你。”

王九微微斜着頭不留痕跡的觀察着眼前的少年,眼神掃過少年俊秀的面孔,頓了頓:“謝謝你,不過西瑞爾,你在這個時候這個時候可以出來麼?學院裏還有其他的比賽吧,你不是參加了藥劑製作比賽嗎?”

西瑞爾:“我向學院請了假。”他頂着面前人有些不贊同的目光,立馬又補上了一句“父親他同意過了。”

王九操縱起輪椅轉了個身,頷首道:“那就好。”

西瑞爾眼巴巴地看着他:“我來吧。”

事實上,他這個行爲完全是多此一舉。這個時代的科技十分先進,與之對應,像是輪椅這樣的醫療器械的進步也很大,雖不是到達了隨心所欲的地步,但是操作起來還是方便的很。不過王九與他有些閃亮的眼神對視片刻,便爽快地答應了。

西瑞爾小心翼翼地推着輪椅,忽然想起了兩人在這裏呆的時間之久,他摸了摸肚子,問道:“奧斯頓,你餓了嗎”

王九擡眸看他:“還好,你剛纔站在這裏怎麼久一定餓了吧。”

原來早就被發現了……西瑞爾在心中嘆了一口氣,抓抓頭髮:“不久不久,我也不是那麼餓,肚子也還好啦。”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