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穹回道:“現在是900點。你呢?”之前剛到這世界的時候他的積分只有700點,如果即時任務失敗了,他就會被扣900點,積分爲負,所以在做即時任務的時候其實他一直都很緊張,好在都順利完成了,現在生命有了保障,他也不怕再來一個即時任務了。

“1300。”胡詩嵐笑得有些得意。 “厲害。”章穹道,“我第一個次世界運氣好完成了主線任務,第二個次世界就不行了,扣了好多分。” “我第一個次世界沒完成主線任務,第二個次世界完成了。”胡詩嵐道,“第二個次世界主線任務積分多。” 兩人互相看看,都看向走在最前面的談蘇,胡詩嵐問道:“

“1300。”胡詩嵐笑得有些得意。

“厲害。”章穹道,“我第一個次世界運氣好完成了主線任務,第二個次世界就不行了,扣了好多分。”

“我第一個次世界沒完成主線任務,第二個次世界完成了。”胡詩嵐道,“第二個次世界主線任務積分多。”

兩人互相看看,都看向走在最前面的談蘇,胡詩嵐問道:“談蘇,你呢?”

談蘇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手錶,信息已在兩個即時任務和一個主線任務之後更新。

目前積分:1100。

目前排名:6(總28)。

門之碎片:黃(2片),紅(1片),藍(1片)。

護身符:無。

這一次的主線任務隨機到的是藍色的門之碎片,這還是她第一次拿到藍色的。

“1100。”談蘇隨口回道。

“才1100?”章穹看上去有些驚訝:“我還以爲你會更高點的。”畢竟他們三人已經在一起一段時間了,他可以感覺出她的厲害之處。

如果沒被蕭睿坑的話,現在她的積分確實會更高點。

談蘇沒有對章穹的驚訝做出迴應,她甚至沒有回頭,只是一邊警惕地注視着前方一邊問道:“你們第一個次世界都是一個人?”

“是啊。”兩人同時回道。

“那第二個次世界呢?”

章穹道:“我還沒遇到別的玩家就因爲即時任務失敗離開了。”

胡詩嵐道:“我遇到了一個玩家,我們一起完成了任務。”

談蘇有些驚訝:“你們的任務竟然是一樣的?”

“對啊!”胡詩嵐皺眉道,“怎麼,還能不一樣?系統不是說讓我們一起做主線任務嗎?”

“我在第二個次世界也是跟一個玩家一起做任務,但我們的任務有部分內容不一樣。”談蘇的臉色稍稍沉了沉,“最後他坑了我。”

“那你的運氣可真夠不好的。”胡詩嵐道,“我們那時候的任務是完全一樣的。對了,坑了你的那個不會是個帥哥吧?”她說完便嘲諷地笑了笑,“這是個看臉的世界!”

“不,他一點都不帥。”談蘇轉頭看了胡詩嵐一眼,卻沒有說更多。至於胡詩嵐說她上個世界跟其他玩家任務完全一樣她這一點,談蘇認爲這不太可能。系統總不至於就對她和蕭睿兩人另眼相看。但胡詩嵐看上去也不像在撒謊,那麼只有一個可能——對方玩家發現了兩人任務的不同,但沒有說出來,只是最後讓胡詩嵐贏了。談蘇記得上個次世界的最後,蕭睿收到系統的成功提示時,她並沒有聽到,只能從他回答“是”來判斷系統做出了提示。那麼對方玩家確實可能在胡詩嵐不知情的情況下將兩人任務不同的這點隱瞞過去,只要讓胡詩嵐先用門之碎片打開次元門離開,胡詩嵐根本不可能知道另一人的主線任務沒有完成。

如果真像她推測的這樣的話,那麼胡詩嵐遇到的這個玩家……到底出於什麼目的纔會損己利人呢?

心中雖然已轉過許多想法,但談蘇並沒有將她的猜想說出來。

三人說着話,走路的速度卻完全沒有慢下來。

章穹道:“如果我的男神也進了這個遊戲,一定是如魚得水。主線任務的題對他來說很簡單。”

“男神男神的,你男神到底誰啊?”胡詩嵐道,“到底哪個大作家,讓你這麼崇拜?”

章穹的聲音立刻興奮起來:“他是個推理懸疑作家。‘七宗罪’系列恐怖懸疑小說已經出了六本,‘隱形兇手’系列推理小說出了四本,他還在網上連載連載長篇小說,有一部已經做成了遊戲,還有一部要拍電視劇!”

“聽起來好像也就那樣。”胡詩嵐有點不以爲然,“我還以爲是什麼諾貝爾文學獎作家呢!”

章穹卻越加興奮了:“沒看過他小說的人,沒有跟他接觸過的人,不會明白他有多厲害!那一次籤售會,我是第一次跟他見面,結果他一口就說出我在哪所學校上學,還知道我在讀大二!”

“真這麼厲害?”胡詩嵐一臉不信。

章穹急了:“當然!當時去籤售會的人很多,我男神又不是隻說出了我一個人的,還有別人。”

“他叫什麼?”

談蘇忽然回身問道。她原本沒想加入他們的談話,然而從推理懸疑作家起,她就覺得似乎有種熟悉感,這才忍不住問了出來。

章穹一愣,不自覺地挺直了脊背道:“我男神就是二向箔。”

“二向箔?”談蘇重複了一遍,這應該是個筆名,她又問,“他真名呢?”

“啊?”章穹有些奇怪談蘇怎麼突然對他男神感興趣起來了,之前明明對他們的話題完全不感興趣的。

談蘇面無表情道:“他是不是叫蕭睿?”

“你怎麼知道?”章穹一臉驚訝。

“上個世界坑過我的人就是他。”談蘇淡淡道。

章穹愣了愣,隨即一臉激動:“他、他居然也在這個遊戲裏嗎?真是太好了!”激動之情稍稍收斂了些,章穹喃喃道,“怪不得……”他覺得談蘇這人很厲害,如果說坑了她的人是他男神,那就完全沒問題了,他男神就是有那個本事!

“等等!”

前方突然出現一陣異動,談蘇忙攔住身後兩人,一道躲在牆腳。

章穹和胡詩嵐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也都乖乖地靠着牆不動。

昏愛錯嫁 一個有些蹣跚的身影從路口走出,沿着跟談蘇三人所走街道垂直的街道慢慢向前走去。它的腳步很重,每走一步都像是在地上拖行似的。

三人很快就看清楚了那身影的模樣,眼中都有些驚異。

那是一個人形生物,卻絕不是人類,它身上沒有一絲毛髮,胸口似乎有一個大洞,皮膚直接裸.露在外,像是緊身衣似的套在那生物身上,它的雙手都被束縛在皮膚裏,整個上半身顯得極爲扭曲恐怖。

談蘇將身形壓得更低了些。之前她以爲這個光明世界是安全的,可現在看來,根本不是這樣,雖說整體氛圍沒有黑暗世界那麼危險嚇人,但危險依然存在。這怪物雖然看上去移動緩慢,但誰知道當它發現獵物的時候,會不會跑得飛快?

三人屏息靜氣,都只希望那怪物能儘快離開。

就在這時,怪物前方出現了另一個人的身影,他拿着一根粗.大的鐵棍,一臉猙獰地笑着向那怪物走去。那怪物並沒有如同談蘇所擔心的那樣飛快地奔跑起來,一直保持着慢吞吞的速度向那人走去。

當談蘇看清楚那人的模樣時,她忍不住再次壓低了身形,同時一臉嚴肅地對章穹和胡詩嵐比了個“噓”的動作。因爲位置的關係,章穹和胡詩嵐並不知道談蘇到底看到了什麼,然而見她表情凝重,他們也都更緊張了,不敢發出一點聲音。好在他們三人身前有障礙物,這裏又霧濛濛的,對方不容易發現他們。

那人和怪物的戰鬥結束得很快。那怪物只是看上去嚇人,事實上並沒有多少戰鬥力,很快就被那人打趴下了。不過那怪物最後噴出的鮮血有腐蝕性,那人身上不小心濺到了幾滴,頓時痛得破口大罵起來:“媽的,痛死了!”

他一腳踩在已經不動了的怪物背上,在它腦袋上用力碾了兩下,才啐了一口離開。

怕被他發現,談蘇過了好一會兒纔敢探出頭去,剛巧瞥到他的身影消失在一幢大樓之後,並且他似乎並不是一個人。

“他誰啊?”剛剛那人和怪物打鬥,並且最終勝利的事實震撼了胡詩嵐,她依然小聲地問道。

“他就是之前追殺我的那個玩家。”談蘇道。

胡詩嵐不可思議地說:“你居然能從他手下逃掉!”

“四肢發達了,就容易頭腦簡單。”談蘇並未細說。 慕醫生,你老婆又闖禍了 她又探出頭去瞧了瞧,對兩人道,“我們快點去旅館吧。”她是真怕路上再遇到什麼意外了。

接下來的一半路程,三人走得比之前更爲小心翼翼,生怕再跟那個可怕的玩家遇上。遇到了那種玩家,真的是有再好的腦子都沒用。

不過,談蘇倒很是佩服跟那玩家一起的其餘玩家。剛纔她沒看清楚,但可以肯定那喜愛殺人的玩家不是一個人,而是跟他隊伍的其餘玩家在一起。或許,其餘玩家也是同一類人,不然怎麼能混到一起呢?當然,還有另一種可能是,玩家中有人說服了那殺人玩家一起合作。不管是哪種可能,對方都不可小覷。

因爲這一路比較謹慎,三人到旅館時已經過去了二十多分鐘,確定旅館周圍沒有可怕的怪物或者玩家之後,三人才飛快地跑進了旅館。

【即時任務三完成,獎勵積分100點。】

三人還沒緩過氣來,胡詩嵐突然指着前方輕聲驚訝道:“那邊有人!”

三人立刻找地方躲了起來,談蘇忍不住想,不會這麼倒黴,又遇上那個殺人玩家了吧?

不,很可能系統給他們兩組人安排的是同樣的任務,他們不是運氣不好才遇到對方,而是在系統的安排下注定會遇到!

作者有話要說:感謝!!童鞋的手榴彈,親親你! 談蘇這時幾乎可以肯定,之前在學校裏隱約看到的人影,應該正是他們的對手玩家。估計那些人比他們先到學校,並且已經將學校探索過了,完成了系統發佈的主線任務。只不過在他們要離開的時候,他們三人帶着大批的晦暗異童來了,就這麼坑了他們——不過看樣子他們並未有傷亡。現在對手玩家的任務應該也是到旅館裏來,比他們早離開學校的對手玩家一定也早就到了,說不定還已經完成了這裏的主線任務,正準備走,於是又跟他們碰上。

“好像不太對……”章穹突然疑惑道。

談蘇收回思緒,聞言並未貿然探出頭去查看,只是小聲問章穹:“怎麼了?”

章穹道:“那邊的好像是兩個女人,我感覺不太像玩家。”

談蘇疑惑地皺起眉,小心地探身出去查看,剛巧看到兩個披散着頭髮的女人正在爭吵,一個年輕的女人撿了塊小石頭往那年老的女人身上丟去,然後轉身往另一個方向跑開了。而那年老的女人則披頭散髮地坐在地上,目光呆滯,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沒想到這裏居然有當地人。”談蘇道。不管是跑掉的那個,還是留下的這個,可都不像是玩家。那兩人衣服破舊,渾身髒兮兮的,就像是許久沒洗過澡似的。而他們這些玩家,身上的衣服都是乾淨整潔的,雖說不是原來的那套,但都很合身,很適合行動。而且,看這兩人的精神狀態,彷彿經過了不少折磨,顯得很萎靡,跟玩家的精神奕奕可完全不同。雖說每一個次世界之間並沒有休息時間,但每進入一個新的次世界,談蘇都能明顯感覺到身體和精神都恢復到了最佳狀態。

“我們要不要去問問情況?”章穹道。

胡詩嵐哼了一聲:“我看這老太婆已經老年癡呆了,能問出什麼?還不如自己去找線索。”

“可是我們不知道要在這裏找什麼啊。”章穹並未在意胡詩嵐的惡劣語氣,有些煩惱地說。

“你們先在這裏等等吧,我過去問問。”談蘇道。

章穹忙道:“小心點。”

談蘇點點頭,注意着四周,小心地來到那年老女人的跟前。

年老女人像是完全沒有看到談蘇,連眼珠子都沒轉動一下,仍是目光呆滯地望着前方,喃喃地念着什麼。

談蘇又湊近了些,年老女人的聲音才清晰起來。

“阿蕾莎……阿蕾莎……”她喃喃道。

談蘇一怔,隨即問道:“阿蕾莎是你什麼人?”

年老女人聽到阿蕾莎的名字反應很大地擡頭死死地盯着談蘇,同時撲過來雙手抓住了她的手臂,激動地說道:“你知道阿蕾莎在哪裏嗎?你知道我的寶貝女兒在哪裏嗎?”

“你是阿蕾莎的媽媽?”談蘇皺眉道。

年老女人木木地看了談蘇幾秒,又鬆開她,呆呆地望着前方道:“阿蕾莎,我的寶貝阿蕾莎……”

“阿蕾莎怎麼了?”談蘇又問。

年老女人沒再理會談蘇。

談蘇望了她幾秒,轉身離開。

“她已經神志不清,問不出什麼了。我們先四處走走吧。”回到章穹和胡詩嵐這邊,談蘇提議道,“不過……我們要小心點,小心對方玩家。”

雖說現在看到的人並不是對方玩家,但談蘇依然認爲自己剛纔的判斷可能性很高,所以特意提醒二人小心着點。

三人並未再驚動那個年老女人,從一邊的樓梯上了樓。

剛纔從外面看,這旅館一共有四層,因爲不知道線索在哪兒,三人只能採用最笨的辦法,一間間找過去。

對於線索,談蘇倒不擔心,她認爲到時候了,系統會給出提示的,她擔心的是會在旅館裏遇上另一隊玩家。那殺人玩家殺完怪後就走了,算起來對方領先他們三人足有十分鐘,只能祈禱他們已經完成了該做的事,離開旅館了吧。

“當這裏變成黑暗世界的時候,應該有一個不受侵擾的庇護所。”走上樓梯時,談蘇邊走邊說道。

“你怎麼知道?”胡詩嵐質疑道。

談蘇道:“剛纔那兩個女人,先不管那年長的女人是怎麼回事,那年輕的女人雖然精神不太好,但看上去還算健康。像她這樣的女性,如果整個世界都變成了黑暗世界那樣的危險情況,她一定沒辦法活下來。但看她的狀態,顯然已經在這樣的情況中生存了好久,所以我認爲一定有一個庇護所,在黑暗世界降臨的時候可以不受影響。這個小鎮之前必定遭受過重創,倖存下來的人說不定都在那個庇護所裏,只有當這世界變成光明世界時,他們纔會出來走動。”

章穹邊聽邊贊同地點頭道:“確實!”

胡詩嵐卻道:“如果還有很多幸存者,這個小鎮這麼危險,他們爲什麼不離開?”

“三種可能。第一種:整個世界都是這樣,不管逃到哪裏去都沒用;第二種:只有小鎮是這樣,但小鎮處於光明世界的時間太短,他們無法在黑暗世界到來前離開;最後一種:他們受困於某種力量,無法離開。”談蘇道,“這三種可能都可以解釋你的問題,我認爲這個小鎮中存在倖存者的可能性非常高。”

總裁,你好狠 胡詩嵐想了想,發現根本沒法反駁,只好哼了一聲道:“隨便吧,反正那些倖存者跟我們沒什麼關係。”

說完,她便越過談蘇,跑上了二樓。就在胡詩嵐剛剛踏入二樓的時候,系統的提示聲響起。

【主線任務之二:滅絕人性的火刑。本任務獎勵爲門之碎片。

本次任務總共有兩關,將由玩家談蘇,玩家章穹和玩家胡詩嵐共同完成。

第一關:隱藏的房間。此關中,玩家必須在20分鐘時間內按圖索驥找到隱藏的房間。時間到未找到,則本關失敗,主線任務之二失敗。

20分鐘倒計時,現在開始。】

系統提示聲音過後,談蘇三人只覺眼前一,就換了個地方。

他們三人居然回到了旅館的一樓,旅館入口的位置。而他們手錶上的信息,則換成了20分鐘倒計時。

談蘇向門外看了一眼,外面是雪白的一片,沒有光明世界中那些灰濛濛的煤灰。

“這應該只是旅館的複製。”談蘇道,“我們不用怕會遇上對方玩家。”

章穹和胡詩嵐兩人也看到了外頭的異象,點點頭。

胡詩嵐皺眉道:“那什麼隱藏的房間,要怎麼找啊?不會是要我們把所有牆都砸爛了吧?”

“我們沒有工具,時間上也來不及。”談蘇道。

她四下看了看,果斷道:“系統不會無緣無故把我們送到這裏,大家分開找找看有沒有什麼奇怪的東西,要快。”

談蘇說完邊轉身走向一個方向,開始細緻地搜索起來。

胡詩嵐眉頭一皺:“她當自己是老大了啊。”

章穹正要走,聞言回頭道:“你不覺得她當老大也挺不錯的嗎?她一直以來的判斷都很正確啊。”

“你已經被她迷住了!沒救了!”胡詩嵐嗤笑一聲,轉身走開。雖說一臉不高興,但她的視線卻也在雜亂的地上搜尋着。

這旅館已經很久沒人用了,年久失修,入口地面上髒兮兮的,滿是碎石雜物。

三人分散行動,各自搜尋着眼前的區域,不一會兒,胡詩嵐突然叫道:“你們過來看看,這是什麼?”

談蘇直起腰,轉身快步走去。

胡詩嵐手中拿着的是一塊碎石,沒什麼特別的,但碎石的一面有一塊特別的紅漆痕跡,像是某種圖案的一部分。相對於碎石的骯髒,這紅漆的顏色是嶄新的,像是才漆上去不久,彷彿還能聞到刺鼻的甲醛味。

談蘇立刻道:“馬上找有紅漆的碎石!”

有目標之後,三人找起來就快了很多。不一會兒,三人將一堆有紅漆的碎石擺放在一起,按照碎石的形狀嘗試拼湊,最後還真拼成了一個有意義的圖案。

那是一個十字架,十字架上架着一個紅色的人影,而十字架底下,烈火在熊熊燃燒。

“滅絕人性的火刑……”談蘇輕聲念道,這是主線任務之二的名字。她想起在主線任務之一時看到的視頻,那些人將阿蕾莎叫做女巫,而在中世紀,所有女巫被抓住後都會被架在十字架上燒死。

難道說,那些人竟真的兇殘地將阿蕾莎那樣的小女孩架上火刑架燒死了?所以阿蕾莎慘死後化爲怨靈,將寂靜嶺這個小鎮,甚至是整個世界變成了這樣?

談蘇收回思緒,視線再度落在紅漆畫就的圖像上。她突然發現,十字架下的火焰,形狀似乎有些怪異。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